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生哲理 > 短篇故事 > 洪武年的日记

洪武年的日记

时间 : 2019-09-25 02:17:52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河蚌赌徒    点击:Tags标签: 洪武年的日记
(原标题:洪武年的日记)
羊肉
   早上出门的时候,揍了家里那婆娘一顿,两个嘴巴子。娘们就是娘们,这都什么节骨眼上了,还敢收别人家的东西?!王大要不是有事求我,平白无故会送二斤羊肉过来?他平日里羊肠羊肝都没送过!我家穷归穷,可也没到揭不开锅。衙门的俸禄那都是按时发的,虽说十来年没涨过,但日子总也能过。这个月确实少了点儿,那不是因为应天府遭了灾吗?身为大明臣子,读圣贤书的人,自该主动为国分忧才是。捐了,我就捐了,匝地?妇道人家懂个屁,衙门大堂那儿,王主薄都跪了七天了,还是扒了皮的,一股子臭味腥气。贪?这时候贪?嫌我命长吗?王大这小子,看来贼心不死啊,这明显是给我挖坑来着,我迟早弄死他!羊肉?我让你再来我家骚。
  
   鼻毛
   曹知县鼻毛很长,不过,并不容易看到,因为他有更为蓬松的胡须。听说,这是今年官场最流行的须型,颇得文武官员喜爱,按照官服胸前补子图案,坊间称为“禽兽须”。不到一定级别,是不能整这个须型的,比如我们这衙门,就只有曹知县够格。像我,因为在典史的位子上资历够老,也只能蓄起一个鼻孔的毛,就这,还把新来的陈教谕羡慕得不行。当然,这跟美观没什么关系,关键是衙门里那味儿啊……邻县卫县令处死了一贪污的捕头,扒皮后在大堂晾了十天,董知府大悦,通令嘉奖;这不,我们曹县令说了,王主薄贪银2两,罪大恶极,扒皮楦草,当堂示众三月,以儆效尤。三个月,就这味儿,可不得管好鼻毛? verywen.com
  
   跳槽
   今天的陈教谕与众不同,他竟然戴着口罩,这是作死啊,县尊大人的脸都青了,鼻毛无风自动。就见陈教谕施施然掏出一份文件,放到县尊案上,道:“鄙人才疏学浅,不足以当此教谕一县的重任,最多也就是教得一二蒙童,还望大人允准。”然后,不待大人答复,转过身来,抖开一张纸:“这是鄙人全部身家,家里有糙米半袋,腊肉半斤,老婆孩子今年没买过新衣服,今年家里唯一添的新物件儿,就是我嘴上这口罩了,对了,目前尚欠房租俩月……上述皆为事实,愿意接受县上的离职审查。”其实,审查个屁啊,谁还不知道谁。难怪,前几天就听说,这厮在王记油坊那儿弄了个账房的职位,月薪翻番儿,还顿顿有肉。不只是我们这儿,听说邻县也有人憋不住,走了,都是些年轻人;像我这种老人,难啊,不当官,还能干什么呢?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竞争
   “有奶就是娘!”曹县尊拍着桌子骂道:“读书人的气节呢?!”
   我在下面唯唯点头称是,确实没什么气节,我们在您面前,连两管鼻毛都不敢蓄,再说了,您老丈人是什么人?你家又不缺钱。好在,他发了回火也就罢了,关键还是得谈正事儿。县上的国营酒坊最近赤字高悬,被几家民营作坊挤兑得奄奄一息,那酒坊掌柜天天跑来求援,要政策。
   “所有税费都给他免了,最繁华的朱雀大街就只许他一家开门面,他还干不过人家,还有脸来?”县尊满脸愤慨。
   “那是,那是,大人已经仁至义尽啦。”我附和道。
   “只是,那也不能不管,他舅舅是府上管国资的,县上的项目还得求人家。”县尊摇头道:“这样,你再派人去查查那几家私营酒坊的账目,用心查。”
   我领命而去,这是这个月第三次查了,估计,还是没用。人家的账房,一个赚我们这边十个的,都是从监察院重金礼聘来的老账房了,能查出来才怪。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垄断
   以前,县上还是有几个得力人手的,后来吧,都被人高薪挖走了。剩下的,都是我这种,不值得挖的;哦,也不能这么说,还有一些,是不差钱的,当然,那些人,我也指挥不动。加薪这事儿,年年提,但也没什么动静,一提,老百姓就骂。好吧,不提了,他们不知道,让一帮月薪三两的人,管理这三亿两银子的项目,跟一帮月薪三百两的人竞争,结果是什么。愿意干这位子的,要么是在别的地儿三两都赚不到的,要么,就是另有所图的。不管怎么说,国资还是要捍卫,那酒坊动不得,我们就去把王记油坊给查了,油与酒不同,事关民生,必须官营啊。县上府上媒体就地沟油的危害连发七天大字报,然后,在人民的欢呼声中,我们笑纳了王记。看着灰溜溜闪人的陈教谕,曹县令笑得很欢畅;而看着哭晕过去的王大,王记老板,我也笑了。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爷们
   “从此,我们就能吃到放心油了。”二小子大声背诵着课文,那是县上新编纂的。新提拔的教谕,是曹县的外甥,虽然,文化水平臭了点儿,但是,他不贪,他不差钱,在这里干个一年半载,就去府上了。不过,我不在乎他是否是留,让我高兴的是,王大走了。我割了二斤羊肉,提回家去,让老婆炖了,一家人吃得很开心,那味道,跟王大送的,也没有什么不同。日子还是这样过,要说区别,就是因为在油坊的事情上,办事给力,我被特许蓄两管鼻毛了,成为县令之下第一人。那天,去买羊肉的时候,一个年轻卖肉的,硬是给我打了五折,我想,他是把我当成县令了……衙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提款狂人”沦落记

下一篇:体验式养老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