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生哲理 > 短篇故事 > 真假“鸿门宴”怒对俏鸳鸯

真假“鸿门宴”怒对俏鸳鸯

时间 : 2019-09-27 18:26:41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聆雨    点击:Tags标签:
(原标题:真假“鸿门宴”怒对俏鸳鸯)
大清前御史钦差大臣温府,正逢腊冬,一日温老爷七十寿辰,前来给温老爷祝寿的不乏有当地的商界名流以及朝廷里的达官贵人,送礼的络绎不绝,温府一时热闹了起来。
  
   “亲家公,亲家母!别来无恙啊?梁某礼数不周,还望二老多多担待!祝亲家公寿比南山,福如东海!”此刻前来给温老爷祝寿的正是梁家的梁老爷和梁夫人。
  
   温老爷和温夫人见梁家备了厚礼前来,一时笑得合不拢嘴。
  
   “亲家公,亲家母,客气了!您二老依旧是如日东升,老当益壮呀!快快请入座。”温老爷连连鞠躬道谢。
  
   梁诺儿此时就在温府的后院,脸上却毫无欢心,一来担忧被自己爹娘问及自己在温家这些年的生活,二来自打嫁入温府她就日夜思念自己的父母,面对爹娘的突如其来,她心里有些徘徊不安。
非常美文

  
   这梁夫人,刚一进门就直奔诺儿心坎里去了,面见温夫人一时忍不住想要见自己的女儿。
  
   “亲家母,怎么没见两个孩子呢?”
  
   温夫人见梁夫人问起俩孩子,连忙安慰道:“亲家母!你就放心好了,这俩孩子好着呢!就在后院……”
  
   “诺儿——诺儿!”
  
   梁夫人因思念心切,一听闻温夫人说孩子俩在后院,就急着想要见梁诺儿和温公子。
  
   诺儿一听是自己母亲来了,顿时满泪盈眶,归心似箭的答道:“娘——娘,诺儿在这呢!”
  
   接着母女俩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
  
   “好了,好了,娘不是来看你了嘛……”
  
   梁诺儿见到自己的母亲,暗暗在心里数了数日子,母女俩倒也快有两个年头没见面了。这回,她铁了心要让自己的母亲在温府多呆些日子。 非常美文
  
   “娘,诺儿好想你!”
  
   “傻孩子,想娘了怎么不回苏州来看望为娘和你爹呢!”
  
   “娘,都是诺儿不好,让您和爹为我操心了……”
  
   温公子一听是岳父岳母来了,正从厢房迎了出来。一瞧,梁家母女正在深情叙旧,他站得老远不忍讨扰。
  
   忽然,这时候有一下人匆匆跑来向他传话:“公子!老爷叫你去一趟!”
  
   梁家母女一听,有人来了,这才发现温公子,俩人赶紧擦干泪水,母女俩这短暂的相聚,仿佛定格在了某一刻。
  
   梁夫人抬头面露笑容,对温公子说道:“靖儿,快过来,让我瞧瞧!”
  
   温公子疑迟了一会,先是悄悄向下人捎了句话:
  
   “知道了!回去告诉老爷,我马上就来。”
  
   这温公子,都说才气凝人,周围谁人无晓,而且武艺精通,他是温府的独子,也是梁家的唯一女婿。自从因自己上次和马府的事,他就一直未能讨得梁诺儿的欢心,此刻,正是他自己向梁诺儿以表真心的好时机。
www.verywen.com

  
   温公子故作一副微微一笑的样子,看了看梁诺儿和梁夫人一眼,一只手藏在身后不知拿了什么东西,只见他走近,突然两腿一拜,吐出一句话:“岳母在上,请受小婿一拜!”
  
   梁夫人见状连连将温公子扶起,细细看了看眼前这个彬彬有礼的女婿说:“靖儿请起,无需多礼。”
  
   “谢岳母!小婿给您备了一份薄礼,还望您收下!”还未等话落下,一个起身,温公子从身后掏出一只精美的玉手镯,“这可是关外来的好玉,诺儿,快给娘戴上!”
  
   梁诺儿挨着梁夫人坐了下来,从温公子手里小心接过玉手镯,将其缓缓戴在了她母亲的手上,梁诺儿见母亲特别高兴,她脸上终于露出了春天般的笑容。
  
   忽然,刚才温老爷派来的下人又来催促道:“公子,老爷和夫人等候你已经多时了,让你快去。”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行了,行了!”温公子听了显然有些不耐烦的样子,接着对梁夫人说,“恕靖儿无礼,还请娘容我先行一步!”
  
   “快去,这里有诺儿呢!”
  
   温公子这才退下,来到前面的厅堂面见各位宾客。
  
   如此一来,温公子总算给了梁夫人一个交代,令她母女二人放宽了心。这温老爷和温夫人见满堂宾客急着要见温府的公子,却又不好枉然推辞,这才出现了刚才下人催促的一幕。
  
   随着府上一阵吆喝传来——“拜见前御史钦差大人,小的德福绸庄李勤,祝大人同日月昌明,同青松长春!”
  
   当吆喝声刚落下,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温公子,给温老爷和温夫人总算吃了一颗定心丸。温公子向远到而来的宾客抱拳鞠躬,连连替父亲感激他们的挚爱之情。温公子的出现,令大家刮目相看,在大家眼里显得不但年纪轻轻,还颇有几分俊俏才华。

verywen.com


  
   “好了,好了,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众人一时见到这温府的公子,一个个就像抱了龙卷风,赞不绝口。
  
   在场的还有一人,那就是这沛县的县令张大人,想必其中的缘由还得从几年前的那场暴雨说起:
  
   据温夫人回忆,那天倾盆暴雨,温夫人正赶往沛县去探亲,谁知半路泥泞路滑马车不慎侧翻,将温夫人和一名丫头双双跌下马车,恰巧遇见了当时的新任县令——张大人正在巡查河堤工事。突然,这张大人得知远处疾驰而来一辆马车,想必是马受惊了,侧翻的马车里面坐着两个女人,张大人连忙叫人将马拦截了下来,没想到救下的正是温府的温夫人。原来当年这个沛县的新任县令,就是眼前的这位张大人,如果不是他,恐怕这温夫人当年早就一命呜呼了。
  
   在得知温家和张家还有这么一段过往之事,在场的所有宾客们纷纷议论开来,于情于理,温公子应当首先敬重张大人才对,可是,他却出乎了在场所有人的意料,并且没有拜见张大人叩谢登门的意思,反而无话可叙。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而此时梁诺儿就在温府的后院,正好在陪梁夫人闲奏古筝,温公子隐约听到梁诺儿弹奏的优美琴声,令他又想起了和马府的那个三小姐——马玉兰的前缘未尽。而眼下这位张大人,偏偏正是马府的大女婿,曾听马玉兰亲口对他说,这张大人当年一心为了自己的仕途,才攀附于马府,后来马府遭受朝廷迫害,家道沦落,他就认贼作父狠心逼死了自己的原配夫人,可谓是另起灶台又得主。而马府的三小姐马玉兰曾一心想要报仇雪恨,温公子想到这里,对这张大人的到来,恨得真是咬牙切齿。
  
   通过梁诺儿的琴声,听得出梁诺儿对温家这位夫君情真意切,一曲《红尘夏沫》,激起了她对自己爱情的美好回忆,也许这个冬天,正如温家公子当初赠与她的一首词一样:
  

verywen.com


   “——伊人在怀,月色倾洒,愿生生世世相守共白头……”
  
   晌午时分,温府的屋檐露出脊背,层层台阶水滴声,镶砌在了一起,似乎又让温公子的心回到了梁诺儿那里。
  
   那琴声传遍府内,阵阵悦耳,众人喜闻这温府的媳妇竟有如此琴艺,都不约而同的称赞不已。这一会,急匆匆的跑来一下人对温老爷不知道悄悄说了些什么,温老爷听后脸色骤然生变,连忙让温公子退下。
  
   温老爷陪同各位宾客装作解释道:“我儿今日身体有所不适,难为他今天有这份孝心,老夫感谢各位,自当罚酒一杯,来来来!喝酒喝酒,干了这一杯……”
  
   温公子似乎察觉到府里出事了,赶紧听从温老爷的暗示退下。
  
   众人一听,温老爷护子,罚酒还不在其子,一同举杯为温老爷捧腹哈哈大笑。随后紧接着上来两行舞女,开始纷纷起舞。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不料,后院果然听闻有人喊“——抓刺客”,把梁诺儿和梁夫人着实吓得不轻。温府的人把府里上上下下搜了个遍,终于抓到一个喝醉了酒的男子,嘴里嚷着执意要见梁家母女二人,被温府的几个下人绑来押到温老爷面前,听候发落。
  
   梁夫人这时一看,正是刚才想要轻薄自己女儿的男子,母女俩即刻相抱哭成一团。
  
   “岂有此理,来人啦!拉出去……”温老爷突然撂出狠话。
  
   “爹,且慢!”温公子去了后院扑了个空,又匆匆折身赶了回来。
  
   这时梁老爷听了,在事情原委还没弄清之前,顾虑此事以免节外生枝,便向在场的所有人加以劝解:“各位,容梁某禀几句也不迟,今天远到而来的都是宾朋好友。鄙人觉得此人只是喝醉了酒,待酒醒之后询问清楚,拉出去报官也不迟。”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温公子此时看了看梁诺儿,紧紧拉住梁诺儿的手跪在梁老爷面前。
  
   梁老爷和梁夫人见女婿执意不肯请起,便问何故:“靖儿,今儿的事不怪于你,爱婿赶快请起!”
  
   “小婿还请岳父大人降罪于我,是我没有保护好诺儿!”
  
   “难得爱婿你如此一片真心,做为娘的和你爹又怎会怪罪于你呢?”
  
   “不,即使您不降罪靖儿,诺儿也不会原谅于我!”
  
   “快起来说话,你爹他不明白,难道为娘我还不明白吗?你对诺儿一片真心!为娘怎么忍心看你受罚!”梁夫人说着缓缓把温公子扶了起来。
  
   倒是梁诺儿,坐在那儿一动不动,没有说话。此刻,忽然,一位酒后失言的公子站了起来,向温老爷连生抱怨:“难道你们温府就只有他梁家小女会弹曲吗?”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大胆狂徒!尽敢如此无理,尔等岂能容你在此胡言乱语?”这张大人一听,终于发话了。
  
   “你又是何人?这美人躲在后花园练琴,倒是有些可惜了,不妨让她陪本公子弹一曲如何?”
  
   “放肆!令公子为何要说出此等大逆不道的话?”梁老爷一听便质问此人。
  
   眼下温府的气氛异常紧张,不少人开始议论纷纭,有人说此人不知礼数,也有人说此人不过就是尔等小人之辈,还有人说君子以酒勿论德,而这酒,分明就是写在一个“性”字上。
  
   “来人!将此二人绑了,带回衙门审问!”
  
   关键时刻,倒还是这张大人管用,出门前都不忘带了捕头和侍卫。
  
   “是!大人。”
  
   随后此二人被几个侍卫绑了起来,准备带回衙门等候发落。
copyright verywen.com

  
   “张大人!不必动怒!”梁老爷一看此二人将被押走,还一味的努力劝解。
  
   “梁老爷,温老爷,还有在座的各位宾朋好友,今日你们不必为我担心!小的身为本县县令,这是小的应该做的。”
  
   紧接着,不知是谁人在温府门口大喊:“快跑——温府杀人了!温府杀人了啊……”
  
   此时的温府,却不知已被人误会是一场“鸿门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高兵

下一篇:老汉和谷田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