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父亲·豆腐·我

父亲·豆腐·我

时间 : 2019-03-15 03:43:50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天涯碧草    点击:Tags标签: 父亲·豆腐·我
提起豆腐,大家一定不陌生。它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食品之一,食用的方法比较多,可以用来炒、炸、烩、凉拌,吃起来别有一番风味。就这普普通通的豆腐,却和我有着不同寻常的情感。
   上世纪七十年代还是农业社,父亲在村子里除了干一些日常农活外,还在豆腐坊做活。豆腐坊一共有两个人,除了父亲之外,就是一个上了年纪的王爷爷。王爷爷主要掌握技术,父亲那时年轻主要干一些体力活。那时我由于身体比较弱,常常就被父亲带到豆腐坊玩。
   记得吃过早饭父亲就到磨坊和王爷爷一起捡豆子,主要捡里面的小土块、小石子。这活我是喜欢做的,听手拨豆子发出的响声,可没有耐心的我一会儿就跑了,在屋子外面的空地上玩一会,一会儿又跑到屋子里,有时还会把他们拣出来的小石头子装在一个小瓶子里不停地摇晃,听那叮铛叮铛的声响,那声音特别好听。
verywen.com

   父亲把豆子捡干净后倒在大水缸里,然后放上水浸泡,等豆子发胀了,就放在石头做的磨盘上磨豆浆,这时王爷爷就套上那头黑色的毛驴,接着给驴罩上眼罩。父亲手中拿着一个葫芦做成的大瓢,不断地给磨盘上添泡好的豆子,王爷爷坐在灶前吧嗒吧嗒地抽起了旱烟,我这时可开心了,忙着给他吹火。那是用蒿草编成的长条,只要点上一次,用的时候只需轻轻一吹,火星自然就亮起来了,就可以用来点烟了。
   毛驴戴着眼罩不停息地转着圈,脖子上的铃铛随着步子叮叮当当地响着。石磨不停地研磨着豆子,父亲不停地给磨盘上添加着豆子,隔一段时间也会加点水。这时我喜欢坐在灶台前的石凳上支起下巴听着铃铛声,等差不多能装一锅的时候,爷爷会卸下毛驴让它休息一会,接着就转入下一道工序了。
   王爷爷在那口大锅上已经架好了支架,那是一大块四四方方的纱布,四个角用绳子扎了起来,绑在一个木条做成的十字架上。父亲这时就开始烧锅了,王爷爷站在锅台边开始过浆,也就是把刚才磨好的豆浆通过纱布的过滤,滤去豆渣。只见王爷爷的两只胳膊左摇摇右晃晃,白白的豆浆顺着纱布的眼淅淅沥沥地流到了锅里,然后再把那些豆渣放到旁边早已准备好的竹笼里,那些豆渣晾干后就被送到饲养室喂牲口了。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父亲在下边用大火烧锅,王爷爷在上边过着豆浆,还不停地用水瓢舀去上面的白沫。两个人配合得非常默契,等锅里的豆浆完全烧开后,父亲就把这煮熟的豆浆再舀到一口缸里,父亲用一根木棍不停地搅拌着,这时是决不允许我上前半步的,主要是怕烫着我。
   过上一会儿,热腾腾的豆浆就渐渐凝结起来,软乎乎的,可以调成豆腐脑吃。王爷爷就会让父亲给我舀上一碗,拌上作料,那味道香喷喷的。
   等凝固的差不多了,父亲就会再次舀出来倒入几个铺上干净纱布的竹筐里,然后将倒入的半凝固豆腐一个个包起来,把纱布的四个角缠紧拧到一起,最后压上早已准备好的大石头放在一边,等完全晾凉,凝固后就可以在村子里卖了。
   第二天一大早,父亲和王爷爷各自推着车子去村子里兜售,父亲也会带上我走村串巷。那时候人们的收入有限,豆腐一般都是用豆子换的,父亲的吆喝就是“换豆腐哟——换豆腐哟——”那悠长的声音在村落回荡着,吸引着一波波村民来买。
verywen.com

   日子一天天的重复着,磨坊里,王爷爷、父亲,还有少不更事的我每天重复着同样的活计,我也一天天长大着。
   春雷一声响,农业社解散了,包产到户了,豆腐坊被村上的一家人承包去了。父亲离开了豆腐坊回家经营村上分的那几亩土地,我也告别了这个充满快乐的地方,背上母亲缝制的花书包踏进学校的大门成了一名学生,从此开始了我的求学之路。

上一篇:生日

下一篇:家有二宝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请原作者原谅!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