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扬州啊,扬州

扬州啊,扬州

时间 : 2019-06-16 14:29:59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临水斜衣    点击:Tags标签: 扬州啊,扬州
(原标题:扬州啊,扬州)
扬州,我轻轻地来了,又轻轻地走了。不忍,惊扰你千年的旧梦,此身无法久留,灵魂,愿在这里安放......
   ——引子
  
   (一)
   因了一种不可言传的向往吧,端午小假里,和孩子去了一趟扬州。一生中,有些人可遇不可求,有些事亦可遇不可求。多少年来,因大诗仙李白的“烟花三月下扬州”,三月时节,无数的游人,从天南海北,从四面八方,奔赴扬州,去赶赴一场桃红柳绿的约。而我,没有赶上这盛景。去时,扬州正烟雨蒙蒙,目力所及,一派典型江南水乡景色。粉墙黛瓦,飞檐翘角,两岸杨柳依依,舒卷飘逸。彼时,扬州一场盛大的花事已过,正是绿肥红瘦时节。
   “绿杨城郭是扬州”、“细雨斜风湿翠翘”。扬州之美,呈现出迷蒙婉约的气象。千百年来,美景、美文、美人架构起来的扬州,已成为国人心目中不老的传说。如一个美人,扬州不是平面的,而是立体的、丰满的。于世人,是一种全方位的、致命的吸引。如若说城内随处可见的亭台轩榭,是扬州这位美人的骨骼,那么满城杨柳则是美人飘摇的裙裾了,无边细雨则为美人织就了一副迷蒙的面纱。扬州之美,妙不可言!令人浮想联翩。想来此行,除了访古探幽,也可效仿一下康熙乾隆的风雅,享受烟雨下江南的情致了。心下,顿生细若雨丝的欢喜了。笔瘦意丰。扬州,允我轻轻揭开你薄如蝉翼的面纱吗?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扬州,向来是中国文人的一种情结。扬州,在隋炀帝的长堤春柳里,绿意葱茏了若千年;扬州,在徐凝的二分明月里,明亮皎洁了上百年;扬州,在李白的三月烟花里,空灵迷蒙;扬州,在杜牧的玉人箫声里,清音袅袅;扬州,在东坡的半壕春水里,柔波荡漾;扬州,在姜夔的桥边红药里,芬芳绮丽。扬州,是无数骚人墨客的心灵故乡,精神家园,是安放灵魂的一处寂然所在。“人生只爱扬州住,夹岸垂杨春气薰。自摘园花闲打扮,池边绿映水红裙。”我,不是文人。我,只是个爱做梦的女子。梦里梦外,尽是烟雨扬州啊!如若,出生地可以选择,我多想,做一个江南的女子,临水而居,浅吟低唱,暗度流年。
   自古至今,关于扬州的文字浩如烟海。然,我从未觉得有泛滥之嫌。未曾去过扬州的,有一个扬州梦,去过扬州的,有一种扬州情。每个人眼中、心中,都有一个自己恣意描摹勾画涂抹的扬州吧!烟雨扬州,诗意扬州,绮丽扬州。扬州,是一座雅俗共赏的城市。扬州情结,上至达官贵人,骚人墨客,下至贩夫走卒,市井村民,人皆有之啊!
www.verywen.com

   想起网上一位朋友说的,与一座城市谈一场恋爱,私下里颇有同感。扬州,是极易让人暗生情愫的。她像一位女子,朴素,安然,温婉,娴静,太让人心心念念,过目难忘,流连忘返,甚至乐不思蜀啊!如若说北京是大气的、霸气的,上海是潮气的、腥气的,扬州,则是秀气的、静气的。想来,一座城市,低调,内敛,却聚焦了世界各地的目光,委实匪夷所思啊!漫步在扬州的长街深巷里,历史的气息氤氲其间,竟恍然,自己是那个袅袅婷婷的女子,“深巷明朝卖杏花”,不知今夕何夕,一任芳华岁岁摇落。烟雨蒙蒙时节,站在七层楼上远眺,古运河像一条长长的纽带,蜿蜒在扬州的青砖黛瓦间。几度繁华,几番衰落;岁月更替,兴衰荣辱,历史的沧桑,遮盖不住那轮扬州上空的皎洁明月,阻挡不了那条古运河滔滔不绝的河水。站在河边,孔子发出慨叹: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愿与不愿,扬州啊,历史,永远滚滚向前。
非常美文

   绿树掩映下的扬州,可以说满目皆风景。小桥,流水,人家。马致远所营造的意境,在扬州若隐若现。烟雨蒙蒙时节,走在悠长悠长的小巷,亦有了戴望舒一般的期冀,渴望逢着一个撑着油纸伞的,有着太息般目光的忧郁的姑娘。可惜,未能得偿夙愿。然,刚发出一声叹息,这叹息就消失在小巷幽深的尽头了。去扬州,除了美景的吸引,美人的诱惑,也是心照不宣啊!扬州的女子,清丽婉约的,大街上并不寻常见。想来,扬州美人也大都“养在深闺人未识”啊!如若说真的古典水灵的,大都在游人如织、风景如画的旅游胜地。想来,美景美人,辉映成趣,相得益彰啊!美人,需要美景来衬;美景,需要美人来赏。除了瘦西湖上的美丽船娘,何园和个园里的导游,亦是有着古典美的扬州美人。她们身着统一色的古典服装,面容娇美,身形婀娜,莺声燕语。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她们娓娓道来,如数家珍,眼波流转,巧笑嫣然,游客如醉如痴,醉倒在这片山水画卷里,更醉倒在扬州美人的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间。真个是:爱江山,也爱美人啊!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二)
   去扬州数日,打交道的,其实也不乏“扬州美人”。网上预订的宾馆。初到时,扬州美人已经恭候多时了。形象,虽不至多么水灵,但真真软语呢哝,声音仿若能掐出水来。离开扬州时,打车去车站,恰逢一扬州美人司机,更是让旅途凭空添了些许色彩。然,印象深的,不是这些偶遇,而是瘦西湖上,与那位船娘的美妙邂逅。游扬州,如若不游瘦西湖,就不算来过扬州;到瘦西湖,如若不乘画舫游览,那也少了太多情致。船娘,瘦西湖上一道流动的美丽风景,妩媚了瘦西湖的那角晴空。一天一天,这些船娘驾船摇橹,在波光潋滟的湖面上来往穿梭的靓丽身影,无数次地融化在瘦西湖的水中,也无数次地摇曳在每一个观者的梦中。中国现代文学家郁达夫,以及在扬州长大的著名散文大家朱自清,均用不同的笔触描写过瘦西湖上美丽的船娘。水乡女子特有的清秀温婉,再加上文人画龙点睛式的渲染,瘦西湖上的船娘,穿过历史的烟雨,莲步轻摇,走出那幅历史画卷,脉脉含情地走到我们眼前来。“十年修得同船度”。我相信缘分,喜欢微雨瘦西湖里,这场遇见。不该忘记吧!弱水三千,谁能与你红尘摆渡? 非常美文
   扬州有三种人:商人、文人和女人。商人是扬州的骨骼,女人是扬州的血肉,而文人则是扬州的灵魂吧!历史上,尤其是康乾盛世,扬州有历史上富甲一方的盐商。除去因了闲情逸致,他们在扬州的风雅轶事,他们留给扬州的,更多的是奢华。他们一掷千金,挥金如土,用白花花的银子,打造了一座人间仙境,让扬州成了地地道道的“销金一锅子”,所以自古以来,就有“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之说。还有文人,如若没有唐诗宋词,没有“扬州八怪”,扬州或许只是偏居江南一隅的一座普通的小镇,即便风景如画,即便繁花似锦。没有文人的一咏三叹,扬州的明月,不会让人遐思;扬州的二十四桥,不会让人流连;扬州的玉人,不会让人夜夜梦不断。女人,更使扬州如水一样柔软。宝玉说,女儿家是水做的。而扬州,是一座水城,女人,水,扬州密不可分。掌中跳舞的汉代美人赵飞燕,三国时代的美人貂蝉,据说,都是扬州瘦马的祖先。还有大诗人杜牧笔下的“吹箫玉人”,朱自清笔下的“现代船娘”。这些或古或今的扬州美人,给瘦西湖的山水抹上了一层淡淡的蔷薇色。故,于扬州,商人造就了富庶,文人成就了风雅,女人增添了神韵。有生之年,去趟扬州吧!虽然,繁华已化成历史的烟云,逶迤而去,但,我仍然相信,去过的人,依旧会无数次“梦回扬州”。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关于扬州,断断续续地写了只言片语。扬州之行,除去去前的憧憬和喜悦,来时,亦有着淡淡的遗憾。因着没有赴李白的“烟花三月下扬州”之约,去时,扬州已是红消翠增时节。整座城市,满目葱茏,青翠欲滴。瘦西湖600米长堤两岸,三步一桃,五步一柳,想象中桃红柳绿,柳絮飘飞,如今也只有柳绿了,少了桃红,失了“颠狂柳絮随风舞,轻薄桃花逐水流”的意境。没有红红火火的热烈点缀,绿意盈盈,加之连续不断的细雨蒙蒙天气,瘦西湖冷清了不少,倒真显得瘦了几许。其实,相较游人如织,摩肩接踵的喧嚣,心下更喜欢这份清静幽然。久居闹市,红尘喧阗。出来走走,不就为给灵魂找一个可以安放的家园吗?游客,大都三三两两,随心而游。倒是大同小异,每个人手中的相机不停闪烁,想来,都想把这片湖光山色,亭台轩榭,九曲长廊,凝固在记忆的某个角落吧!当岁月漫漶,世事沧桑,不知道,当时的那份怡情养性,寄情山水的心境,究竟还有几人能体悟? www.verywen.com
   坐在游船上,几只漂亮的野鸭子尾随而至,两岸还有只有电视画面上见到的白鹭和不知名的灰鸟。船娘说,扬州是座宜居城市,这片瘦西湖的小岛上,栖息着成千上百只野生鸟,它们和这片丰美的水草,湿软的土地,生生相惜。一时间,想到了家乡那座海滨小城日照,生于斯长于斯,也会老于斯的地方。因了“蓝天、碧海、金沙滩”,早些年业已被评为“联合国宜居城市”了。然我,千里迢迢奔赴扬州,这里的人们,是否也会对我的家乡心驰神往呢?真个是“近处无风景”吗?
   弃船登岸时,看到一片大大的园子,那就是每年一度“万花会”的所在了。因了花事已过,只能想象一下万花争奇斗妍的盛大绮丽场景了。呵呵,有些许遗憾。不过,留点念想也是好的。毕竟,还有念可盼。再来时,一定早早和花儿做个约定,让它在三月的春风里等,等着那个远方的女子,和它一起分享,一场绯红的心事。不过,收获亦是颇丰的。那些动辄树龄上百年甚至几千年的古树,还是令我心存敬畏。浩浩宇宙,人类其实是何等渺小的存在啊!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无不沐风栉雨,历经百年,虽静默无声,但又仿若都在述说着扬州千百年来的烟雨沧桑......
copyright verywen.com

  
   (三)
   扬州之行,除了没有赶上那场盛大的花事——万花会外,还有一丝丝遗憾,没有感受一下扬州的月色。唐朝诗人徐凝的那句“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多么令人惊艳的诗句,几百年来,让无数人的思绪,缥缈在扬州那片无边月色里。其实,扬州的月亮,真的有别于异地吗?“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天上一个月亮,水中一个月亮,终其然都是一轮啊!徐凝所描摹的那片月色,想来是一种意境,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啊!当月亮升起,扬州沐浴在一片淡淡月色里,水汽氤氲中,更显如梦如幻。应该说这句诗体现了扬州的城市气质吧!淡雅,朦胧,婉约,含蓄。徐凝之后,杜牧又与扬州紧紧联系在一起。如果没有杜牧的那句“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千百年来,中国文人的脚步,不会一次次地踏上这片梦幻般旖旎的土地。“二分明月一声箫,半属扬州廿四桥”。因了徐郎杜郎两位大才子,扬州的意象,就再也离不开那皎皎月色、幽幽箫声、翩翩玉人了。而我,因了天气之故,扬州的月下情致,是没有领略到的。所幸,神游在无数骚人墨客构建的关于扬州月色的文学意象里,算是“望梅止渴”了吧!

非常美文


   归来已有些时日了,不知现在去扬州的游客,能否在月色如水的夜晚,站在二十四桥上,凝视波光粼粼的水面,遥襟甫畅,逸兴遄飞,意醉神迷。恍惚中,箫音袅袅,裙裾翩飞。人间仙境,不过如此尔。其实,也看过扬州的“月亮”,确切地说,是何园池塘里的那轮“水中月”。那是巧夺天工的园林设计师,人为制造的一枚“月亮”,像一枚时光的标签,几百年来印在何园的池塘里。几番阴晴圆缺,何园也是几度沧桑。
   其实,行走扬州,脚步,并没有踏遍扬州的长街小巷。时间所限,走马观花地观看了几处景点。代表园林最高艺术成就的何园,历史最悠久、保存最完整的个园,除了叹为观止,还是叹为观止。除了财富的层层堆积,亦是才气的累累呈现。透过每一处轩窗,依稀还能看得到曾经的繁华绮丽;转过每一处假山,依稀还能看得到昔日的刀光剑影。而今,一切都被“雨打风吹去”了,无数的人们,站在这里,抚今追昔,感事抒怀。如若说,园林是扬州凝固的艺术,“瘦西湖”就是一幅流动的画卷了,美不胜收,极赞欲何辞。
非常美文

   小桥,流水,垂柳,水鸟,亭,台,轩,榭,廊,阁,这些江南水乡特有的景物,以及瘦西湖的所有传说,和着美丽船娘缓缓的桨声,一点点浸淫了我的记忆。瘦西湖,一个“瘦”字,暂且不谈“瘦”的由来,亦足以引发人无限遐思。瘦,是现代美人追求的境界,“楚腰纤细掌中轻”之赵飞燕,已经引领时尚上千年了,而在这江南小镇,崇尚“瘦”的风尚,千年未改。一湖瘦水,潺潺流淌了几千年的诗意和浪漫;几杆瘦竹,淡淡渲染出扬州文人的节气和骨气。“瘦”,也是千百年来骚人墨客、志士仁人的形象标签,如”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坐镇扬州指挥时,仅用“盐和酱油当下酒菜”的爱国将领史可法,国难当头时,誓死不买“收买灵魂性质”的美国救济面粉的散文家朱自清,皆铁骨铮铮,一副民族气节,骨气也。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筋疲力尽之际,具有“中国十大历史文化名街”之扬州千年古街——东关街,还是召唤着我有些迟缓的脚步,有些疲惫的眼神。徜徉一下这条古街吧!名副其实,东关街是扬州城发展演变的历史见证,也是扬州运河文化与盐商文化的发祥地和展示窗口,距今已有1200年历史。今日东关街仍是扬州商业重地,汇集了当地传统色彩浓厚的手工艺、特色小吃和商业老字号。夜晚的东关街,更是别有情趣。这条老街,每一个铺面,每一处匾额,都处处透露出一种古典文化。每一个店面,我和孩子,都是兴致勃勃而入,恋恋不舍而出。里面的每一处布置,都是匠心独具,让人爱不释手。尤其是古色古香,色彩形状各异的各式彩灯,更让人目醉神迷。人困马乏之际,在这条街上大快朵颐了一番。在这里,吃也是一种文化。琳琅满目的特色吃店,真真让人目不暇接。最终,我们选了一处叫“江南一品”的餐馆。其实,于我,吃倒是其次,关键是,坐在这雅致的包间里,不仅仅用胃,而是用心去品味咂摸一下这无边的江南秀色,领略一下“秀色可餐”的别样意境。
非常美文

   ......
   扬州归来,已有一些时日了。心心念念,想把扬州印象连字成篇,细细想之,才觉意象纷繁,无从下笔。未去扬州时,扬州在“扬州八怪”的才情里,扬州在《行走中国》的一幅幅水墨画卷里,扬州在达官贵人的亭台轩榭里,扬州在骚人墨客的淋漓笔墨里,扬州在玉人的清丽箫声里;从扬州归来,扬州,就摇曳在我的梦里......
   一直觉得,与人相遇是一种缘分,与一座城市相遇,何尝不是一种特殊的缘分呢。扬州,扬州,这座史上的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如今少了奢华艳丽,多了清秀温婉。扬州,我轻轻地来了,又轻轻地走了。不忍心,惊扰你千年的旧梦。此身无法久留,灵魂,愿在这里安放。如若,自己是一朵漂泊的云,无数次飘过扬州上空的时候,化身成雨,一滴一滴,落在瘦西湖水的里,看涟漪一圈一圈荡漾开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一个城市的背影(散文)

下一篇:重庆夜九时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