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火热的夏

火热的夏

时间 : 2019-08-11 17:47:32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梅芷    点击:Tags标签: 火热的夏
1967年夏,也许老天受了人间热火朝天的影响,拼命把光和热倾泻大地。浦阳江受不了酷热,干涸断流。上街买菜,不用过桥兜圈子,直接从见底的河床过去,快捷又好玩。尤其是孩子,裸露的江底成了玩耍的乐园。小暑过后,孩子们不敢再在江里玩,大人禁止自家孩子跑来跑去,一不小心让流弹误伤,哭都来不及。
   7月15日,红总、联总在应山爆发大规模武斗,全城上下,笼罩在前所未有的恐慌之中。无论红总还是联总,都在指责对方挑起武斗,自己则是在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
   起码在城关,联总已全面控制一切。红总成员躲的躲,逃的逃,无法躲逃的,大多举手投降,并声明退出红总。
   应山的武斗被称为“7·15事件”,以红总惨败告终。它开了诸暨两派武斗之先河。没过几天,草塔、枫桥等地也相继发生武斗。联总节节胜利,随即宣称,红总全军覆没,诸暨境内已无红总组织存在。实际情况似乎也差不多,农村尚有些红总势力苟延残喘,但好像已不可能对联总构成任何威胁。
verywen.com

   炎夏空前清冷,午后,除了不知疲倦的知了聒噪,几乎很难听到别的声音。
   当然也有例外。
   冷不丁的,有人大吼:“抓红总啊!抓红总啊!”一时间,叫喊声,脚步声响成一片。我跟弟弟们也跑到门口看个究竟。
   许是大家太无聊了,想把日子过得有声有色点,总之,赶来“抓红总”的少说也有百余。有位老太太特别扎眼,也提着根木棍挤在人堆里拼命往前赶。
   这么多人同仇敌忾,漏网红总哪还逃脱得了?果真,一个戴眼镜的汉子被五花大绑推推搡搡地押了过来。有人好奇:“这人是哪的?”马上有人回答,口气很自豪:“是个红总常委,副县长!”
   这种事隔三差五发生一回,被抓的无一例外是常委副县长。
   八月初,又抓到一名副县长。联总战士将他弄到柏油桶上站好,再往水泥电线杆上一绑,晒在太阳底下示众。那么热的天,一动不动站在铁皮桶上,想想看,会是什么滋味?有个联总战士,不知道姓甚名谁,只听说绰号小老虎,实在看不下去,却又无计可施,便悄悄走到柏油桶前,安慰了副县长几句。谁想到副县长为了讨好对手求得宽恕,居然出卖了小老虎。于是,烈日下又多了只柏油桶,小老虎被他的战友打成了叛徒。不过,联总战士并没饶恕“副县长”,他的出卖,只得到了一个陪绑的人。 非常美文
   就是如此荒诞无稽。然而,还有更荒唐的呢。
   为了武装自己,人武部武器弹药库被联总接管了。也许头头们觉得自己的武装力量远远不够精良,怎么办?这时,有内部消息说,有列仅三节车厢的专车将经诸暨去南昌。据说这趟被叫做9997次的列车上有近50名解放军战士,每人装备最新式的武器。头头们乐坏了,把解放军的枪“借”来为我所用,岂不如虎添翼?
   于是,如此这般,这般如此,一切计划妥贴。
   8月23日,9997次列车果真从杭州直奔而来。火车到了诸暨,司机突然发现拐上了一条东向岔道,当机立断,紧急刹车。火车缓缓停在了运输黄沙的专线上。
   车门一打开,外面围着一群荷枪实弹的联总战士。
   解放军战士服从命令听指挥,坚决不动武。正中下怀,联总战士“护送”解放军进了当时的汽车站——车站早已停止运作。
非常美文

   9997次列车被截,立马引起巨大震动。国务院总理办公室先后三次电话,勒令立即无条件放行。杭州等地爆发大规模游行,抗议诸暨县联总“反革命暴行”。联总头头不以为然,我行我素,派出150名壮汉,三对一,将新式武器全部夺了过去。
   据说那新式武器必得用密码才能打开。也就是说,联总得到的只是一堆新式“烧火棍”。赔了夫人又折兵,白白坏了名声。
   挡不住舆论压力,联总最终只得搞了个仪式,欢送解放军和9997次列车重新上路。有意思的是,解放军战士排队进站时,见到联总架势,领头那位一个口令:“向后转!”全体官兵掉转身子从旁边的小路进了站。
   小道消息还说,领队的解放军是位少将,临走留下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一个星期后再见!”这话果真应验——又是后话。
   9997次列车事件发生后,人心惶惶,谣言四起。大家一致认定,联总这回闯了大祸。 非常美文
   气氛越来越紧张,天气却还是那么热。晚上在家里呆不住,我走到外面透气。
   乘凉的不少,大家摇动麦草扇说些与时局无关的闲话。见凤英站在台门口,我走过去想跟她说几句话。凤英是老三届,即诸暨中学67届高中毕业生。她处世谨慎,动乱的日子里,几乎哪都不去,只静静待在家里。凤英见到我,刚问了句“这两天怎么样?”冷不防的,后面蹿出一个人,二话没说狠狠地抽了她一个耳光。
   凤英顿时愣住了,足足怔了3秒钟,才大吼一声,哭着逃也似地奔回家去。
   是凤英她爸,他边回走边嘀咕:“都什么时候了,还来外头!”
   我摇摇头,做爸爸的怕女儿出事,我也回家吧,安稳点儿好。
   又有消息传来,浙江省军区已于8月28日对诸暨实行军事管制,城关被联总控制着,只能将军管委暂时设在枫桥镇。
   为免影响士气,联总采取了封锁消息的下策。我们都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发生了什么。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9月10日,太阳快下山了,远处忽然传来嗡嗡的飞机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不少人从沉闷的屋子里跑出来,连我都没能压制住好奇心,拖着沉重的双腿移上马路。
   飞机有点奇怪,不停在我们头顶盘旋,越飞越低,越飞越低。
   有个小孩突然压低了嗓子说:“飞机会不会扔炸弹啊?”
   没人理他,大家都有点紧张,更多的却是兴奋。
   飞机还在盘旋。
   “不好,飞机有东西扔下来了!”
   定睛一看,可不,飞机肚皮底下,出现了细小颗粒,正慢慢散开,映着夕阳的余晖,一闪一闪,像银亮的珍珠。
   “真有东西扔下来了!”有人开始欢呼。
   我站在原地,不明白是什么,小心点好,再说,我也跑不动。
   那珍珠还在一闪一闪往下飘,很快的,满天都是!
   “传单?”我正欲喊出口,有人抢先惊呼:“传单,是传单!”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果真是传单,飘飘悠悠,用铺天盖地形容,最恰当不过。
   大家跑来跑去抢拾。我也捡到了,它飘落在脚边,一个小纸卷,比铅笔杆还细。小心拆开,大多印着“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字样。其中有著名的《关于不准抢夺人民解放军武器装备和各种军用物资的命令》,即“9.5命令”。明显是针对联总夺枪事件的。
   正读着传单,突然传来刺耳的警报;与此同时,高音喇叭也响了,宣布全城进入戒严状态,命令大家不要捡拾飞机撒下来的“造谣传单”,已捡到的,必须火速上缴,否则严惩不贷。路口迅速出现了武装人员。谁都不敢再呆在外面,乖乖躲回家去。
   太紧张了,感觉到了一种刺激,像是在搞什么地下活动。
   很不愿意扔掉这些令人亢奋的纸片。怎么办?还是弟弟聪明,藏在煤筐里!于是,把传单原样卷好,藏进了煤球深处。

非常美文


   紧张地期待着搜查,结果没有。不无扫兴。
   飞机第二天中午又来了,照样先低空盘旋,而后,撒传单。
   这回没响警报和高音喇叭,荷枪实弹的武装人员也没出现。
   第三天早上,飞机来撒传单时,地面上的我们,已不像头天那么兴奋。当然,传单还是要的,有人开玩笑,捡去引煤炉也好。
   9月13日,飞机没来。有意无意仰头望天,天天撒一回,忽而不来了,真有点空落落。我们确实有点木,居然不曾深想,接下去会发生什么变故。
   也许神经已被旱热搞麻木了。邻居老人天天慨叹,天上不会也搞文化大革命吧,要么老天菩萨忘记怎么下雨,唉,热杀、旱杀算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幸福流转之女人篇

下一篇:『流年*分开修行』扎日沙巴的森林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