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与温暖,做些纠缠

与温暖,做些纠缠

时间 : 2019-08-11 18:02:07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琴儿    点击:Tags标签:
忽而,就是冬了。
   风,显见得凛冽了。太阳,温情而魅力。天,或晴朗的惹人怜爱,或阴霾的像在人的头顶扣了个锅盖。树,挥剑斩断了与叶最后的缠绵,枝杈骄傲的指向天空,倔强的可爱。整个春天和夏天乃至秋天都在窗外啁啾着梳理羽毛的鸟儿,不知藏到哪里去了。北方的冬天,内敛到慵懒甚至颓废。
   我猜想最出色的画家也没法描摹出时间确切的形状来。然而,春来了春花开了,冬来了雪花飘了,还有那棵曾经陪我们玩耍的小树长高变粗了,而当初几只土坷垃就可以轰轰烈烈打一仗的我们也做爸爸妈妈了,我们的孩子也开始依依呀呀的唱着青春的歌了。这样的变化,让你清清楚楚感觉到时间就藏在春花的花蕊里,时间还涌动在封冻的泥土里,时间是一条流动的河,而你,只能被它挟持着一路向前。 www.verywen.com
   眼角的纹路多了,也涂抹了眼霜保养着。但是我知道,没有一个人可以用任何办法和岁月抗衡。时间匆匆地流,梦一寸一寸地醒,失落有时候会像打翻了的调色盘,晕染出些错综晦暗的色彩来。每逢这样的时刻,就拉开记忆的抽屉,从过往的岁月里翻找些微笑回来——旧照片中我青春的眉眼,母亲生前用过的丝帕父亲留下的烟嘴,那年那月他写给我的青春稚嫩的情诗,儿子出生时穿的小衣裤,看一眼,摸一把,日子便从容温润起来。
   文字里的朋友说我是“江南杏花春雨”,说我一如我笔下的那一片月白色。我知道我不是,江南杏花春雨是怎样的娇媚柔情旖旎啊,怎么可能是我?月白色女子是诗韵,是画魂,是古琴上的乐音,我怎么可能是她?我相貌平平,我胸无点墨,我已至中年,粗茶淡饭养育的我,庸碌朴素生活的我,怎么会那么美呢?然而我还是笑了,笑得温馨而满足。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我喜欢极了小禅的散文。她的字,读得我心里一惊一惊的,她笔触抵达的地方,分明是那个藏而不露的我啊。她的字,刹那间就穿透了我的骨髓,渗透到我的血液深处。那些我潜藏了许久的隐约的热爱,被她灵动如狐的笔尖轻轻一触,便被剥葱皮一般剥离开来——爱也爱到无处藏身,薄凉也薄凉得惊心动魄。雪小禅,该不是传说中的九尾灵狐吧?这女人,她指尖拈花,她银碗里盛雪,她在文字的花园里,“宝马雕车香满路,风萧声动,满城繁华,玉壶流转,笙歌处处。”肃杀杀,浩荡荡,如一朵大丽花,开得茂盛而张扬。浓艳得醉目,又薄凉得透彻,她诡谲刁钻的文字,会撩拨起你飞蛾扑火的勇气,也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击碎你苦心经营许久的梦。这样浓烈的女子,必是倾心爱着爱情爱着生活的,这样的浓烈和艳美,我是真真喜欢并梦想拥有着的。 www.verywen.com
   我与小禅,自然是没法相提并论的。然而,牡丹有牡丹浓烈的快乐,小草花有小草花自由的幸福。先生上班孩子上学的时候,我会穿上藏了许久的红舞鞋,在合心的旋律里“鲜衣怒马”一回,也会换上各式旗袍,走走猫步,在镜子前“妖娆”一次,还会为了讨儿子的亲昵而冲着那小人儿故意撒娇乐呵一回。这个时候,心尖尖都是软的,矫情也好,做作也罢,只快乐给自己看。这个时候,觉得自己就是舞台上的名伶,水袖,水步,婀娜了身姿,委婉了唱腔,鲜活了笑颜,而岁月,是衬托我的红红的幕布呵,是渲染我的迷离的灯光。人生如戏,生活中,我一直都是台下看戏的人,我一直都心甘情愿的为我的亲人、朋友的精彩快乐的鼓着掌,我只是在生活的空隙里,偶尔,做回自己的戏子,又何不倾情演出呢?有人说,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那么,梦有多长,戏,就该有多长吧。 copyright verywen.com
   晨,摸儿子的小脊背唤他起床,做了早餐看他吃,倚在门框与他挥手,看他淘气快乐的身影蹦远。然后搂着先生的腰边看他洗漱边逗着乐,只为了用我的笑脸驱散艰辛工作以及复杂的人际关系带给他的疲倦。又去车站送分别了八年才见一次面的军官表弟,刚刚叮咛祝福挥手作别,回头就有学生围住了我,小丫头小顽皮们红扑扑的小脸蛋满溢着遇见我的惊喜,问我什么时候来学校,说着竟哽咽了,泪珠儿蹦出了眼眶。拽拽他的耳朵摸摸她的脸,还拉他和她在胸前抱抱,说一定来一定来,心动,无法言说。
   突然想,今生,以梦为马吧,爱着,憧憬着,信马由缰着,挥鞭疾驰着。
   恍惚觉得,心中有一朵花,噗,绽开了一瓣,又绽开了一瓣。那花儿,怕是我悠长悠长的梦吧。
   二、
   年龄愈长,诉说的愿望却是愈淡了。偶尔,遇到了温暖的人,正欲倾开了心与之攀谈,却在他人的匆促里转换了话题,临了才发现,想说的话原来还都掖着。也是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繁杂与难言,有多少时间可以顾得上聆听你呢?而且,说了,又有什么用。于是,更加的不善言谈,只默默地铭记又遗忘着日子里的喜怒哀乐。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用尽了各种办法,终是甩不掉疾病的跟踪。身体不适,心情也会晦暗个一塌糊涂。有人说,缺什么千万别缺钱,有什么千万别有病。偏偏我就摊上了这难缠的事。病久了,家里的人也跟着烦心,不忍再添乱,病情加重的时候,便自个短了精神,更加缄默。
   “疾病是弹簧,你弱它就强。”隐约记得这么一句,虽无奈,却也不坐以待毙,适时运动着,毛泽东“敌进我退,敌疲我打”的游击战术的确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我就是以此为理论依据跟疾病进行着拉锯战——腰痛得紧了,就躺着。痛得轻了,出去散步散心,偶尔,也会跟着跳舞的姐妹学几个舞蹈动作,自得其乐着。这样,竟有了点“烈士暮年”的悲壮。
   清晨的菜市场是最生动的。刚摘的的黄瓜还带着刺,淡紫的茄子带着点滴露水,绿得惹眼的香菜、辣椒,嫩嫩的小白菜一应俱全。市场边上被精明的菜贩子把守着,别看那菜水灵灵的,菜上的露水都是人造的呢。我一直往里边走,买菜是幌子,更重要的是领略夏的丰盈。朴实的大妈秤菜时秤杆总是翘得高高的并一定要我看,我不看,只笑着递钱过去,还帮她算算账,告诉她我有的是时间,慢慢来。真正种菜的人,嘴和手都是笨拙的,慈善是写在脸上的,哪里忍心跟他们讨价还价呢。市场里还有从树上刚摘下的鲜花椒、新鲜的桃子、带着花边的向日葵,呵,丰盛极了呢。只是,买多了我拎不动,只好馋馋眼睛了。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出得市场,有卖水果的农民跟市场管理人员吵架。为维护良好的市场秩序,市场管理员也真的不容易,可是,有话不能好好说嘛,卖菜卖水果的农民,挣点钱也不容易,呵斥毕竟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和气生财,和气也能生出好心情来呢。
   苦闷的时候,常去小树林走走。蝉撒着欢儿叫,这边有,那边也有。不大的林子里,似乎有好几百只蝉,你应我和,特别热闹。我仰起脸,在枝叶的缝隙间搜索,想看见那微微翕动的薄薄的翼翅,想看见那可爱的欢呼着的精灵。蝉噪林幽,树木似高擎的伞,阳光从枝缝里漏下来,蓝天被切割成形状各异的碎块,愈发惹人喜爱。眼睛都累酸了,竟没看到半只蝉的影子。索性闭了眼,聆听。虽看不见蝉,那精灵的模样却是极清晰的。小时候,蝉在树上静歇,哥哥蹭蹭蹭爬上树,蝉还没回过神来,就成了我们的囚犯。我们围成一圈儿,用手指摁蝉,蝉不乐意,却也叫了,不久,便死了,眼睛却不闭上,真正的“死不瞑目”呢。怜惜是有的,可是孩子的忧伤总是短暂的,不大工夫,我们的眼睛又盯上了树上的那一只。细想想,总是有些小生命,会在孩子们的好奇心里夭折的,这便是成长的代价吧。 verywen.com
   那时候,我们喊蝉“拧车子”,村里人都这么叫。起源是蝉“吱儿,吱儿”的叫声,像极了妈妈手里拧细麻绳的“拧车子”。蝉在枝头“吱儿吱儿”的叫,村里的奶奶姨妈们在阴凉的树荫下“吱儿吱儿”的拧纳鞋底子的麻绳拉着家常,树叶在阳光里泛着光在微风里婆娑,乡村宁静而温馨。听着蝉鸣,仿似看见了父亲的旱烟袋母亲的微笑,暖暖的,鼻子又莫名地酸。
   天气一天赛似一天的炎热,烦躁也会从脚后跟生出来的。还是平静着吧,说不定明天,俺就甩掉疾病的尾巴了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风有风语

下一篇:“汪汪”的过去以往和现如今眼目下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