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剃个头吧

剃个头吧

时间 : 2019-08-11 18:04:14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康铁江    点击:Tags标签: 剃个头吧

   《剃个头吧》
   外出旅游,行前便想到要收拾利索一点,至少剃剃头刮刮脸,别太邋遢有损咱鹤城的形象,至少咱也算鹤城名人儿吧,然而不巧的是行前竟忙得没时间去理发店,只好把剃头安排在旅途中,但旅途匆匆,参观、游览、换车、住店……,一直到了江西上了井冈山,才算歇下来喘口气儿,此时的头发已经长到了乱蓬蓬、非理不可的程度,在井冈山宾馆吃罢晚饭,想到剃头,可街上竟找不到理发店,只好寻到一家美容、美发中心,门面不大却也干净,一问人家说也可以剃头,便被劝坐在椅子上。
   一位年轻的小师傅,留着男女不分的奇特发型,耳朵上塞着耳机,正听着现代舞曲,踩着鼓点摇头晃腿地来到面前,前后端详着我这一头乱发,似乎在拟定合理的修理计划,嘴里咕噜着听不大懂的方言,虽然一路上没少接触江西老表,但听其方言终不如听普通话顺溜,其实自己也没拿剃头当回事,沿袭了十几年的小平头,只要剃短一些就行,没什么特殊讲究。小师傅虽然心不在焉,但剃个平头当没问题吧,不想深究剃头方案,自顾闭目养神,这些日子跑得太疲劳,头上的事情就拜托小师傅了。 verywen.com
   果然这小师傅身手不凡,用电推子齐边儿、用剪子打薄,又是梳又是理、又是搓又是洗,一通忙活儿,几翻折腾之后,自我感觉这头应该剃得差不多了,待偷眼往镜中观瞧,我的天呐,自己都快认不出自己了,整个换了个模样,不知道这小师傅用的什么手段,竟让我这满脑袋的头发都立起来了,这发型是目前某些年轻人中较流行的,那些街头嬉皮士就这模样,头发根根直立,似怒发冲冠的架势,倘若不顾及年龄可也罢了,可毕竟已经知天命,脸上轻浅的皱纹和头上些许的白发,似乎与这发型不太“配套”,我正琢磨的当口,再看那小师傅已经在收拾工具,准备撤退了。一时间有些发急,心里埋怨自己的草率,怎么就能误入这美容美发厅呢?井冈山市就真没有剃头的地方?也埋远怨小师傅的不负责任,选择发型也应该参考年龄,拎着这“怒发冲冠式”的脑袋出得街上,岂不让人当精神病。 copyright verywen.com
   赶紧趁小师傅还没收拾完东西,说明我的意图:本人的要求只是将头发剃短,然而这小师傅正在为他的杰作陶醉呐,嘴里咕噜着方言,似乎在向我解释剃这头型的理由和必要性,他似乎听不大懂普通话,对我的要求也不太理解,与其反复磋商,才逐渐有了沟通;这根根直立的“怒发冲冠式”不适合我这年龄,我只要求剃短就行。他满脸的委屈,极不情愿地用江西话嘟囔着;晓得了、晓得了,不就是剃短嘛,剃那种犯罪分子的发型……,真让人哭笑不得,剃头竟得当一回犯罪分子,再解释可能更糊涂,只好勉强应允、点头称是,他立刻从工具箱里拿出一块垫板,套在电推子上,从前到后又从后到前,刷刷几下,尚未等我回过神儿来,直立着的头发已经纷纷落地,只留下紧贴头皮的头发茬,再从镜子里看去,“怒发冲冠”倒是没了,出来一个活脱脱的犯罪分子,心里埋怨这小师傅的莽撞,你倒是手下留点情,头茬稍长一些,留些斯文在上头,这可好就差没把头皮都剃下去,剪去的头发已经接不上了,后悔无益随它去吧,反正也是出门在外没有熟人,不怕有人笑话。付了五元钱的理发费,拎回一个犯罪分子的脑袋。 www.verywen.com
   塞翁失马、安知福祸,后来的几天里,这头型倒也好处多多,且不说降温少出汗,讲卫生洗头方便,就是到各旅游点,我往那儿翘腿一站,好些人便绕着走了,大概他们心里嘀咕;看那头型就不象好人,可得离他远点儿,咱心里这乐,反倒端着肩膀抄着手仰脸朝天,那眼神分明是说;看这头型没有?犯罪分子的!刚从局子里出来,我怕谁!其实也是外强中干,江西老表给剃了这么个犯罪分子的头型,我也徒呼奈何。
   生活真象万花筒,不经意就变幻出一个新图案。
  
   《由笑话想到的》
   前些天有位朋友拿来本医院的病志让我看,按说这朋友也是知识分子,“难道连字都不认识了?”当翻开本子一看我也作难,虽明知是汉字,既认不出个数,又连不成句子。朋友见我沉吟,以为病情变化,脸上变颜变色。最后我只好直言相告:此病志我“翻译”不出来。都说医生写的字不好认,其实要我说,故弄玄虚的成份有之,更主要的是没学好汉字,由此想起两则笑话。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说是乾隆外出游玩,见到好多石人石马,这东西学名叫“翁仲”,却有一随行的翰林学士错说成“仲翁”。乾隆听后龙心不悦,随口念出一诗:“翁仲缘何变仲翁,只缘窗下少夫功。从今不许为林翰,贬去江南做判通。”乾隆故意将诗的每句后两字念反,以嘲笑这位文理不通的学士,只因一字之差,让皇上炒了鱿鱼。还有一则笑话,说是有三位秀才,路过文庙,看匾上的字,一人读作“文朝”,又一个读作“丈庙”,二人争执不下,第三位上来劝阻,说不妨查一下“字曲”(典)仍不见“文朝”和“丈庙”,于是商量找苏东皮(坡)评理,这苏东坡为此写诗一首:“文朝丈庙两相疑,二人争执更希奇,白字先生翻字曲,后来问我苏东皮。”
   笑话归笑话,可这文字语言却代表人的脸面,前些日听人闲聊,将“造诣”念成了“造脂”;将“酗酒”念成了“凶酒”。好似白米饭里掺上了几粒沙子,嚼着有些硌牙。虽然不用担心让上级炒鱿鱼,却给人留下了“只缘窗下少夫功”的印象。 www.verywen.com
   单位每年都进行外语考试,职称晋级也以考外语为标准,却从不进行汉语水平考试,其实在这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用的最多的是汉语。当然,如果有能力、有精力多掌握几门外语是好事,但是倘若连门诊手册都写不好,外语再好也难免让人产生一丝本末倒置的遗憾。练好汉语是基本功,应该提高到净化民族文化的高度来认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落在时光里的碎碎念 ——在时光里的碎碎念

下一篇:儿时的玩具 ——乡村风情系列之四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