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流年*清水洗尘』你是我的暖

『流年*清水洗尘』你是我的暖

时间 : 2019-08-11 18:27:09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李娟    点击:Tags标签:
【你是我的暖】
   在凤凰古城一家名“亦素”的咖啡馆,我坐在花窗前品茶,读书。一抬头,就看见沈从文笔下的沱江,清凌凌的,如绸缎一般。
   吊脚楼升起袅袅的炊烟,几只白鹭蹲在木桥上,仰头四处张望。一叶孤舟泊在江面,仿佛一个漫长的等待。
   翻开沈先生写给张兆和的信:“梦里来赶我吧,我的船是黄的。尽管从梦里赶来,沿了我所画的小镇一直向西走。我想和你一同坐在船里,从船口望那一点紫色的小山。”
   字字如明玉,心心念念。
   “梦里来赶我吧”,只有深深爱着的人,才看到什么都想到她,想和她共有一双眼睛,一双耳朵,一颗纯净的心。世间一切美好,要和她一起分享。醒着梦里都是她,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在水边读沈先生的书信,常常无端的惆怅和感伤,坚硬的心一瞬间柔软了,化为沱江里一泓清流。想起凤凰水边他孤单的身影,那一刻,他有了兆和女士,就有了爱,有了一位温柔的知己,就如同沐浴在人间的四月天里。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沿着清幽幽的石板路,走进小巷深处,去看望沈先生。在沈先生故居看见他们年轻时的照片,沈先生潇洒俊朗,英气逼人,兆和女士穿一件旗袍,温婉优雅,气质如兰。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她是《诗经》里走出的女子吗?有美一人,宛如清扬。
   乘上一艘木船,沿沱江顺流而下,去听涛山看望沈先生。两岸横着苍苍的翠微,吊脚楼将伶仃的脚伸进江里,水清澈的令人忧伤,湘女的歌声如燕子掠过水面。就听见沈先生轻声地低语:“三三,你若坐了一次这样的木船,文章一定可以写得好多了……”“三三,我一个人在船上,内心无比的柔软伤感,三三,但有一个相爱的人,心里就是温暖的。”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verywen.com
   此刻,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原来,好文字不在气势磅礴的的作品里,却在云中锦书里,在人世小小的悲欢里。那里有刻骨的相思,深深的懂得,幽幽的情思,才是尘世间真切的温暖,碧玉一般泊在心里,又如一件纯棉衣衫,贴心,暖心。真正温暖你我的,不就是这样的书信吗?
   在七里香开满江畔的春天,我读到尘世间最美的情书。
   张学良和赵一荻女士举办婚礼时,两人都已年过半百,他们的年龄加起来已经超过一百岁,教堂里鲜花、掌声,众人云集,祝贺一对生生世世的恋人。有人让张学良讲几句话,良久,他对赵一荻说:你是我永远的姑娘。
   我读着,一刹那,泪湿了眼角。
   她等着,从朱颜玉貌到老去鬓白,终于盼来这场等待了几十年的婚礼,才做了他的白发新娘。他记得,初相遇时她的模样,清丽脱俗,倾国倾城。初见时,是春水映梨花。如今,她老了,执手相看两不厌,他依然爱她,爱她,苍老的脸上光阴的留痕,他们携手走过漫漫人生,风雨坎坷,她与他共度几十年寂寞的幽禁生涯,不离不弃…… copyright verywen.com
   爱,是在老去鬓斑时候,他依然唤她,我永远的姑娘……
   他深爱着的女子,在世人眼中老了,而在他心里,永远不会老去。
   有一种爱情,与光阴无关。
   画家黄永玉的文章写到一代名士张伯驹先生。一次在西餐厅,黄永玉遇见张老,只见他孤寂索寞,独自坐在一张小桌旁用餐。桌上几片面包,果酱一碟,红汤一盆。张老用餐后,从口袋里取出一条小手巾,将涂上果酱的几片面包细细包好,而后缓缓离去。当然,老人手中的小包是为妻子潘素带回的,情深至此,让人伤感。
   张老一生钟情艺术,珍爱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琴棋书画无所不精,他又是慧眼独具的文物鉴赏大家。至今收藏在北京故宫博物院的西晋陆机《平复帖》、李白《上阳台帖》卷、杜牧《张好好诗》卷……皆是他一生的心血。他以倾家荡产的代价收藏历代书法珍品,而后,全部捐赠国家。可是,暮年的他仅靠着每月八十元的退休金清苦度日,与妻子相依为命。他曾提笔写给她:素心花对素心人。精神世界的相知和懂得多么难得,俩人一生徜徉在艺术和精神的世界里,比翼双飞,琴瑟相和,肝胆相照。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爱情是什么?是他为老妻带回家的那几片面包,浮世里最后的爱,就在一粥一饭里。那么动人,暖心。
   他们的情感干净透明,温暖彼此。原来人世的喜悦天真到了如此境界,和一个简单的人倾心相爱,一心一意,痴情不悔,直到天荒地老,多好!
   傅雷先生说,爱情于天地茫茫而言,实在是小。可是,我说,在荒寒的尘世间,温暖你我的除了爱,还能有什么?
   初夏的夜,窗外虫鸣如流水。我读完他们的故事,在稿纸上写下一句话:你是我的暖。
  
   【一生一信】
   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有一位白发的老婆婆,八九十岁了,她每天清晨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站在家门前,向着山下崎岖的小路张望着,等待着……只有村里人知道,她是在等丈夫回家,一等就是七十多年。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她的丈夫叫杨才连,他们结婚刚刚三天,他就参加红军走了。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他走时,拉着她的手说,战争时期,通讯不便,要是有人说我死了,你不要相信,等着我,等我回来。
   他们是一对青梅竹马,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情深意重。他临走,走了几十里的山路,去山下的县城买了一面镜子给妻子,也用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那面镜子,照见她年轻时的模样,如山上的桃花一样娇艳美丽。他身着戎装,戴着军帽,英姿飒爽。
   以后的几十年,这面镜子,就成了她唯一的念想。她每天对着早已锈迹斑斑的镜子,洗漱打扮,梳理那一头乌黑的秀发。长发为君留,可是,他走了几十年,音讯全无。似水流年里,镜中照见的,还是他一身威武的戎装,俊朗的脸庞。然而,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流光容易把人抛。镜子里的人却一天天的老了,花样容颜,在光阴的河流中,渐渐的枯萎、憔悴、凋零。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从青草到飞雪,从春花到秋霜,光阴是一把最无情的利剑,让多少青丝化为暮雪,让一对深深爱着的有情人,生死离散。
   思君令人老,在无边无际的思念里,她的发如雪,鬓如霜。她孤独地守着一座老屋,守着几亩薄田,守着贫寒的家,也守着他们一生的诺言。
   直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一天,部队的首长辗转千里,寻找到了这座小山村,找到了她,带给她的是杨才连烈士的烈士证书。
   在破旧的小屋里,坐在小凳上的老人神情端然。因为她不识字,部队的首长念给她听,上面写着,杨才连同志于一九三五年在某场战役中壮烈牺牲,以身殉国。原来,她苦苦等了几十年的丈夫,早已战死疆场。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她听着,用一双苍老的手,一遍遍抚摸着烈士证书上的字迹,几乎抚摸着他英俊的脸庞。她并不哭,神情安然,回答道,他没有死。他说过:“要是有人告诉你,我死了,不要相信……”只因为,他是她的丈夫,谁的话都不可信,只有他的话,她信。 verywen.com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任岁月变迁,沧海桑田,只有他的话,是亘古不变的誓言。
   在电视上,看着风烛残年的老人,忍不住潸然泪下。
   原来,尘世间只有朴素真挚的情感,最是动人心魄。
   想起少年时,读路遥的小说《人生》,书中有位白胡子的德顺爷爷,会唱一曲曲苍凉缠绵的信天游“只要和我那妹妹搭对对,铡刀剁头也不后悔”。德顺爷爷讲起他年轻时爱过的女子,那个女子已死了几十年了,他却说:“我死不了,她就活着,她一辈子都揣在我心里。”
   是的,白发婆婆的心里也一辈子揣着他,她活着,他就永远活着。她还说:“我们俩人是同心,因为革命而同心。”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她用一颗炙热的心,将寒冷的尘世捂热。她为真情,守候了长长的一生,九十五岁时安详地闭上了双眼,去天上和他团聚了。
copyright verywen.com

   我忽然明白,有一种爱情,能超越时空与生死。
   有一种爱情,是一生一信,也是天上人间。
  
   【《诗经》里的爱情】
   烟花三月,有一位女子要出嫁了,婚期就在桃花盛开的季节。女子脸上的云霞比陌上的桃花还要艳丽。再资质平平的女子,一生中总有这一天是艳若桃花的吧。
   有人说,桃花是开得最静的花。我以为,桃花的嫣然与热闹哪是画笔可以画得出的?陌上桃花开遍,桃林深处走来一队送亲的队伍,老人牵着孩子,小伙子们推着车子,人人面带喜气。车上装满新娘的嫁妆,从家具、被褥,到锅碗瓢盆,无一例外都贴上一个大红的喜字,像是过年时候蒸的大白馒头,每一个馒头上顶着一个红圆点,透着俗世的喜悦与和美。坐在车上的新娘子一定也是喜悦如莲吧,仿佛人生二十年漫长的等待就是为了这一天。此刻,她破蛹化蝶,犹如一只艳丽的蝴蝶沐浴在春光里。
非常美文

   童年的时候在乡下,有一位长我十几岁的堂姐。堂姐出嫁的时候,也是烟花三月,微风拂面,桃花遍野,我的衣袋里装满香甜的糖果。幼年的我,跟随着浩浩荡荡的送亲队伍,从桃花林中走过,内心的喜悦如冲天的喜鹊。
   桃花盛开的时节,父母送她出嫁,去夫家做他的妻子。从此,她仿佛一只大雁,垂下一双飞翔的翅膀,落了下来,落到了泥土中,在泥土中生根、发芽、开枝散叶。“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此后,她不再做梦,即使在梦里也没有了飞翔的翅膀,她放下梦,放下浪漫,和他踏实地过起寻常百姓的日子,早出晚归,细心照料,一双勤劳的手操持一家人的生活,直到花样容颜在岁月的河流中褪去颜色,乌黑的秀发有了根根银丝。时光是一把多么凛冽的雕刻刀,任红颜老去,白发如霜。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江南的人家,若是生了女儿,一定要酿几坛女儿红,深埋在酒窖里,待到女儿面如桃花,长大成人,将要出嫁之时,才取出深埋二十年的女儿红,盛情款待好友宾朋。那尘封二十年的是酒,还是芬芳浓郁的血脉亲情?父母举起酒杯,看见女儿脸上的烟霞比波光潋滟的酒还要艳丽。此时,父母的眼中有了点点泪光,“之子于归,宜其家人”。宜,即是和顺美满。此后,你不再是父母膝下任性撒娇的女儿,你就是他的妻子,要端庄贤淑,勤俭持家,相夫教子,与他和和美美地过日子。他们期待女儿的生活,似一幅徐徐展开的幸福画卷。
   桃之夭夭,繁花一场,人间一场盛大喜悦的婚礼。人生的幸福从今天开始吗?我宁愿相信是。
   最长久的幸福,莫过于平凡人家的幸福,那柴米油盐里相濡以沫的深情,抵得上多少花前月下,海誓山盟。相爱至深的一对人儿,能够白首不相离的太少太少。古人说,情深不寿,过于情深的两个人往往爱得太苦,太艰难。而一粥一饭里的恩情,则是细水长流的幸福。 verywen.com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契,是聚合;阔,乃离散。死生契阔,我们将它交给命运,离合聚散哪是我们能做主的?可是,苦苦深爱的两个人,偏偏还要说,我们永远在一起,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哪怕光阴老去。
   《诗经》三百篇,关乎男女情爱的故事,所占篇幅不少。所以,孔子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是的,《诗经》三百篇中,情思绵绵,却了无邪念。美好的情感,如三月的桃花,芬芳、纯净、无瑕。
   《诗经》是一曲千年的歌谣,一百次读它,就有一百种滋味,一百次心醉。一部《诗经》,写尽人世的喜悦团圆,悲欢离合。如馥郁嫣然的桃花,铺满尘世的每一个角落。让我在烟花三月翻开这部时光书简,读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看桃花开遍陌上,将春天藏在心里。
  
   注:
   1、《你是我的暖》获得“孙犁文学奖”第一届散文大赛作品;刊载于《读者》2012年第18期;转载 于《嘉峪关日报》;入选《2012年高一语文课外阅读材料》。 www.verywen.com
   2、《一生一信》刊《意林原创》2012年第12期
   3、《诗经》里的爱情》刊发2010年8月12日《西北电力报》、刊2012年4月26日《廊坊日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瞧,咱一家子·散文真经典

下一篇:只是回忆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