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探母

探母

时间 : 2019-08-11 19:20:49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兰花悠悠香    点击:Tags标签: 探母
最近很是懒惰,屈指算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去乡下看望老母了,每每心里思念也只是借着电话问一个安。
   记得下雪天的那个上午我与母亲通的电话里再次问起母亲的身体和家事料理的难易。母亲要我放心,说她很好,让我不要牵挂。我说天气这么冷,又下了雪,我回家来看看吧。母亲着急的絮叨着:千万不要回来,你一说回来,我反而乱得慌,晚上都睡不好。你看看,雪地上冻着,路上又不好走,乡下冷,电视说这是28年未遇,再弄一个伤风感冒的不合算。我说不会的,我可以多穿一点。再说您不是也在乡下吗?母亲对着电话大声嚷嚷起来:我是习惯了的,你不行。忘记上次你回来之后发热咳嗽的事情了?我说很好就是真的很好,你不要担心,顺便和弟弟他们夫妻俩也说一句,不要回来,他们这么忙,回来干什么呢?听着母亲一叠声的不要,我的心里似乎也放下了几许不安,于是要母亲一个人在家当心,什么时候需要我回来的话随时电话里说,我随叫随到。母亲说知道了,再说我也不是一个人在家,不还有租房的吗?你们有什么不放心的?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在距离那个下雪天之后不久,母亲在电话里告诉我说已经好几天没有上菜市场了,今天去了一次菜市场,那个挤呀真的吓人。我问那几天里吃什么呢?母亲说几个租客抢着抬了菜给她吃呢。话毕嘿嘿笑着漏出一句都是烂冻疮害的,这几天不能下水,只能厚着脸皮了。我连忙问手怎么啦?不能下水总是很严重了,我还是回来一次吧,替您洗洗刷刷的。要不干脆来我们家。母亲回绝道不要,你还要上班,你帮得了一天还帮得了长久?来来去去的麻烦,我能行。需要的话我会说。
   放下电话之后,我的心便有了丝丝隐痛的感觉。是夜失眠,我的耳边老是响着老母的那几句话“挨过去了就行的。人么,那能够那样娇贵?活着就好。”我的眼前也老是闪现着母亲蹒跚着踽踽独行在老街那条车流不息的街巷里的情景。都说养儿为防老,如今的老母已是奔八的老人了,自从父亲走后,这一年多来,为了不拖累我们,她一直在做着一个人的坚守。孤独而寂寥的日子,力薄而艰难的挨度,我没有想过老母日常生活中许多想象不到的尴尬和为难,总是在母亲一味的很好里安慰着自己:既然母亲说好就是真的好。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母亲真的如她所说的很好吗?我的心再也放不下。第二天,我决定无论如何要去看望母亲一次。我做好了调休的准备之后与母亲通话,电话里的母亲气喘吁吁,说是刚刚晒了被子,我脱口而出等我回家替您收。母亲马上着急起来:哎呀千万不要回,你床上的被子都没晒呢?都说了不要回,听话。我说,被子不要紧。这一次我一定要回,我都安排好了。母亲口气里露出丝丝无奈又带点宠溺的口吻道,唉,不听话那就回吧,你呀。真的想回也早点说么,那样我床上的被子就不晒了,就晒你床上的了。
   放下电话,准备好了出发的东东我开始吃中饭。碗刚刚捧上手,母亲的电话又打过来了,这一次是问什么时候出发,叮咛不要乘错了车子,说是老家通往桥北的大桥已经炸了,得走南路。我呵呵笑着满不在乎道:我知道的。母亲对着电话嗔怪着“瞧你,不要大意了。”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一点钟上了车,我还在心里笑着老母的多事和唠叨,都多大的人了,这老母呀,还把我当孩子。谁知道一小时后我惊觉自己真的乘错了车,上了一辆河北边的车子。恰好这时母亲的电话又到了,问我怎么还不到?还有多长时间?我尴尬的“嘿嘿”着压低了声音告诉母亲还真的上错了车,这下绕了大圈得晚点到家了。母亲对着电话唉唉唉的,看看我说的,我就知道你个马大哈,还叮嘱了你,你还是错了。说罢又问我大概到了什么地方,接着就听到她在问那些房客有关路线的问题,后又嘱咐我在什么地方下车会相对便捷。说罢,嘴里不断的叨叨着这样得绕多少路啊?这样两只脚还不得走痛?叫你不要回不要回偏不听。我安慰着母亲说不要紧的,我会想办法。手机刚刚放下,母亲的电话又来了,这一次母亲要我不要慌,不要乱走,说是已经托了房客丽萍,要我在二桥的那个地方下车,丽萍会等在那里的。

www.verywen.com


   终于到家了,母亲见到我的第一眼说,这下放心了,要你不要回,犟着不听话,看看,要不是丽萍,今天可怎么得了?你们这些孩子一说回来呀我就担心,我要想,上车了没有?路上怎么样?走到哪里了?有时候一着急电话还总是拨不通,就像刚才,一拨电话就是拨错了。要看到你们到了,我的这颗心呀才放得下。所以说你们不回来我反而放心。
   放下了零零碎碎,稍事整理,母亲又盯着我看了许久道:嗯,今天下午先歇歇,倒是胖了点,脸色也行。我环顾外面问“妈,您被子收好了?”
   “你电话里一说要回来,我就收了自己床上的被子把你床上的被捧出去晒了晒,虽然说时间不多,毕竟见了太阳的被子会松泛暖热些。这不,太阳阴下来了,我先捧进来了,你歇歇后铺了吧。”
   这个下午母亲很是开心,一直笑着,她要我坐下给我说了许多房客们的事情,她告诉我谁家给了什么吃的,谁家替她做了什么,要我好好的谢谢人家。随后又说了些左邻右舍的事情,感觉上,母亲积淀了许许多多的话在这一刻找到了倾诉的对象。期间又不时问饿了吧?吃点什么?说的同时便不时的站起,一会儿拿了云片糕说这是新鲜的,一会儿拿了煮鸡蛋说是该饿了。这一刻,在母亲的心里眼里,似乎回家的不是她几十岁的女儿,而是小时候玩累了玩饿了的小不点,几分宠,几分爱,又是几分得意和欣慰。
verywen.com

   短短的半天一个晚上在流水般的速度里溜走了,凌晨,听到我一声轻咳,隔着一张床的距离,母亲又问昨晚上暖不暖?接着又絮叨着这里比不得你们那边,房子高朗、冷。我就怕你睡不暖再冻一个伤风。直到我回答说都比我家里暖之后,母亲似乎才放下了一夜的担心。母亲在问了我之后已经起床了,她要我多睡一会,并说要去菜市场看看。我说不要去了,那边太挤,家里吃的不是都有吗?老人家说,今天星期六不会太挤,你难得来一次,你喜欢吃小灶豆腐和小虾米,我去买一点。我说,不要啦,要的话,我不会自己去买呀?母亲又道,整个菜市场只有一个老头买这个品种,你不认识哪里找去?听话,多睡一会。
   母亲执意一个人去了菜市场,我也连忙起了床,美其名曰回家要替母亲洗洗衣服什么的,那能够再懒床呢?母亲是昨晚上终于换下了一身衣服,还老大不好意思的对我说,其实这衣服我也是可以将就着洗洗的,既然你来了,那就换换。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衣服洗了大半,母亲提了满满的两手东西回来了,大冷的天,母亲的鼻尖上渗着细细的汗滴,一件外罩敞开着。可见是拼了大力气走了不短的路,兜了大半个菜市场的。见到我还在洗衣服,又不放心地问兑了热水没有,接着又要我放下手中的活先吃她买来的早点,嘴里咋乎着“乘热,乘热。衣服等会洗。”
   早饭接着中饭,中间几乎连接得没有了空隙。我的饭碗上堆满了母亲认为好吃的东西。中饭后稍事休息,母亲就在催着要我早点走,我说不急,我多陪您一会。还有整个下午,您还怕我摸不到家?母亲笑着道你看也看了,洗也洗了,这下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老实说你到家了,打来电话了我这颗心才会安生。好说歹说又坚持,母亲在中午12点三十分赶着催着又陪着我出门了。
   母亲和我走上了街头的路边。等了很久,车子没有到,我让母亲先自回家,终是不愿。母亲说,不着急,我陪着你说说话,看你上车了我再走不迟。
copyright verywen.com

   车子久等不至,而我的内心里是再也不忍老母站在这西风的凛冽里陪着我受冻了。于是我决定直接去车站等,那里起码不会让母亲牵累了。母亲沉吟了许久后说,嗯,去吧,这么长时间也不见一辆车子过来,还是稳妥点。上了车你就给我一个电话,到家了再打一个。
   我一路向南走着,母亲亦步亦趋挥着手。于是我闷着头一路向南疾行。谁知道走出很远了,当我慢慢的放慢了脚步回望的那一刹间,母亲还站在车来人往的熙攘里,侧身向着我行走的方向。这时候的老母手搭凉棚,花白的发丝在风中摇曳着不安,她的眼睛在细细的搜寻着。在老母牵牵绊绊的不舍里,我的耳边蓦然响起“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的轻吟。这一刻,我多想对着母亲高高的喊出:我亲亲的母亲,您是这个世界上最爱孩子的妈妈。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心至如归·散文真经典

下一篇:勇气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