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子产遗爱

子产遗爱

时间 : 2019-08-11 19:56:33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艄夫    点击:Tags标签: 子产遗爱
(原标题:子产遗爱)

   子产遗爱
  
   郑子产有疾,谓子大叔曰:我死,子必为政!唯有德者能以宽服民,其次莫如猛;夫火烈,民望而畏之,故鲜死焉!水懦弱,民狎而玩之,则多死焉!故宽难。
   疾数月而卒。大叔为政,不忍猛而宽。郑国多盗,取人于萑苻之泽。大叔悔之,曰:吾早从夫子,不及此。兴徒兵以攻萑苻之盗,尽杀之,盗少止。
   仲尼曰:善哉!政宽则民慢,慢则纠之以猛;猛则民残,残则施之以宽;宽以济猛,猛以济宽,政是以和。《诗》曰‘民亦劳止,汔可小康;惠此中国,以绥四方’,施之以宽也。‘毋从诡随,以谨无良;式遏寇虐,惨不畏明’,纠之以猛也。‘柔远能迩,以定我王’,平之以和也。又曰‘不竞不絿,不刚不柔;布政优优,百禄是遒’,和之至也。
   及子产卒,仲尼闻之,出涕曰:古之遗爱也。
  
www.verywen.com

   上录之记载,摘自《左传?昭公二十年》。其译文如下。
   公元前五二二年,郑国的执政大臣子产生病了,自知余日无多,就对郑国的一位贤臣子太叔(姓游名吉,郑简公、郑定公之时郑国之卿)说:
   我快要死了,我死以后,必定是你继任我的官位执掌我们郑国大政。执政的方法,大致是可宽可猛,只有那些很有德行的人,能够使用宽政,使百姓服从。猛政,虽然不如宽政,但它可以较快地奏效,并且,不需要执政之人很有德行。猛政是比较严厉的,犹如烧起了火,火势猛烈,老百姓看着就害怕,不敢接近,所以,很少会有人往火里钻进去找死的。宽政如水,水性柔和、低弱,老百姓便对水轻视,并去玩弄水,没料到水深,就会有不少人被溺死在深水之中。所以,宽政是很不容易行使的。
   子产的病,连续了几个月,然后,就去世了。子太叔真的成为子产的继任者,执掌了郑国大政,他不忍心实施严厉的猛政,奉行宽政。使郑国之内,出现了很多作奸犯科的盗贼,聚集在芦苇塘里。子太叔对他的宽政表示后悔,说: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我早点听从子产他老人家的话,就不至于落到现在这一步。
   子太叔就拿出了严厉的手段,调集了步兵,去攻打各个芦苇塘,把藏在那里的盗贼全部杀死。从此,郑国之内,作盗为贼的现象就立即减少了。
   后来,孔子得知,表示了赞赏,说:
   这是很好的啊!行政宽柔,百姓就会怠慢,怠慢了就用严厉的行政方式去纠正百姓的怠慢。严厉地对待百姓,会使百姓受到伤害,伤害了就要实施宽柔的进行缓和。用宽柔调节严厉,用严厉调节宽柔,这样,政事就能调和。《诗经》里的诗篇《民劳》说,“老百姓们已经很辛劳了,差不多可以稍微安康。那就要赐恩给中原地域之人,进行推广用来安定四方”,这指的是实施宽政。“不要放纵随声附和的人,并以之约束不良之人。应当制止残暴侵夺的人,因为他们不怕文明的礼法”,这是用猛政来纠正。“安抚边远柔服近邦,用来安定我们王的领土”,这是用和平来安定国家。另有诗篇《长发》说,“不争强不急躁,不刚猛不柔弱。施政平和宽裕,各种福禄全都聚集”,这是社会和谐的极致地步。 非常美文
   对于子产的死去,孔子在听到这消息时,流着眼泪,感伤地说:
   子产他的仁爱,是古人流传下来的遗风。
  
   被孔子誉为古之遗爱的子产,又被清朝初期重视经世致用之学的王源誉为春秋第一人。
   姬侨,字子产,又字子美。是郑穆公的孙子,故又称为公孙侨。生年无考,虽然如此,《左传》关于子产的记载,甚是丰富,大致如下。
   公元前五六五年,郑国的公子发(郑穆公之子,子产之父)、公孙辄领兵入侵蔡国,俘虏了蔡国司马公子燮,郑国之人都很为之高兴,当时年纪尚少的子产却说:我们这个文治不好的小国居然搞起了武功,这会招来更大的祸患,如果楚国来讨伐我们,我们能不顺从他们吗?顺从了楚国,晋国就会发兵而来,那么,晋楚两国夹击我们,从今往后,至少将会是四五年之内不得安宁。
   公子发对子产发怒。半年之后,竟是楚国真的发兵进攻郑国。郑国只好与楚国讲和。公元前五六四年,晋国进攻郑国,郑向晋人求和。因为郑晋在结盟过程中表现的不顺从,晋国进攻郑国。不久,楚国也进攻郑国,郑国再次与楚国讲和。 copyright verywen.com
   公元前五六三年,郑国内乱,少年老成的子产便很周到地设置了守门的警卫,配齐所有的职员,关闭档案库进行慎重收藏。子产完成了防守的准备之后,让士兵们排成队列,阵势齐整地出动,进攻叛变者,平定了内乱。于是,公子嘉(姓姬名嘉,字子孔,郑穆公之子)当权,企图独裁,制作盟书,规定官员各守其位,听取执政者的法令,不得参与朝政。大夫、官员、卿的嫡子不肯顺从,公子嘉准备诛杀他们,被子产阻止。子产请公子嘉烧掉盟书。公子嘉不同意,子产以众怒不可犯,专权不可行之理劝下公子嘉,烧掉盟书,局势方才安定。
   公元前五五四年,由于公子嘉独断专行,公孙舍之(郑穆公之孙)、公孙夏率领国人杀了公子嘉。公孙舍之主持国政,公孙夏听政,以子产为卿。
   公元前五五一年,子产出使晋国,以理据充足的外交辞令,达成了郑晋两国的友好。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公元前五四九年,范宣子主持晋国政事,诸侯朝见晋国的贡品很重。郑简公(姬姓名嘉,郑僖公之子)去晋国,子产让公孙夏带信,劝范宣子不要担心没有财货,应当担心没有好名声。范宣子就减轻了贡品。
   因为陈、楚合兵攻打郑国,郑国人怨恨陈国。公元前五四八年,公孙舍之、子产率领七百辆战车夜袭陈国,攻进了陈的都城。公孙舍之、子产命令军队不要进入陈哀公的宫室。陈哀公派人献出宗庙礼器。郑国军队将民众、兵符、土地都归还陈国就撤兵了。子产向晋国奉献战利品,晋国的士庄伯质问郑国伐陈的理由,子产谨慎措辞,从容而详细地作出回答,使晋国接受了战利品。此事在后来受到孔子的赞赏。
   郑简公赏赐公孙舍之、子产,子产推辞,郑简公坚决要赏,子产接受了三个城邑。
   公元前五四七年,楚国入侵郑国。郑国防守城虞的皇颉战败被俘,印堇父被楚人献给秦国。郑国以财货向秦国请求赎回印堇父,未能得遂,按照子产的计议去做,使印堇父获释。 www.verywen.com
   楚国再次进攻郑国,郑国人准备抵御。子产让人放弃抵御,说晋国将与楚国讲和,楚康王的小人本性,贪图虚名,逞血气之勇,因此冒昧来这一趟,不如让他称心回去,就容易讲和了。楚军进入南里,拆毁城墙,俘虏了九个郑国人,就撤兵了。
   公元前五四五年,蔡景侯从晋国路过郑国,受到郑简公招待,蔡景侯表现得不恭敬。子产预言蔡景侯今后不免会有祸难。第二年,蔡景侯和儿媳私通,被太子杀死。
   子产随郑简公去朝见楚国,搭帐篷而不筑坛,说郑是小国,小国见大国不应筑坛,以免招祸。公元前五四三年,子产去陈国参加结盟,回来之后,预言十年之内陈国就会灭亡。到了公元前五三四年,陈国果然被楚国灭了。
   郑国又发生了内乱,公孙黑(姓姬名黑,字子皙,郑穆公之孙,子驷之子)带领驷氏的甲士攻打并放火烧了伯有(姓姬名霄,字伯有,郑国之卿)的家,伯有逃了出去。子产收葬了伯有氏的死者,也要出走,被罕虎(公孙舍之之子)劝止。伯有带兵打回来,遭到驷氏攻击,死在街市上,子产给伯有殡葬在斗城。驷氏想要攻打子产,被罕虎阻止。接着,罕虎把郑国大政交托给了子产。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郑国大夫丰卷准备祭祀,请求打猎去获得祭品,子产不答应,丰卷很生气,就召集士兵准备攻打子产。子产打算逃亡,罕虎驱逐了丰卷,子产请求不要没收丰卷的田地住宅,三年以后让丰卷回国复位,归还田地住宅。
   公元前五四二年,子产陪同郑简公去晋国,晋平公由于鲁襄公的丧事,没有接见他们。子产派人将晋国宾馆的围墙全部拆毁以安放自己的车马。士文伯责备子产,说:我国政事和刑罚不够完善,到处都是盗贼,因此修缮宾客所住的馆舍,加高大门,围墙增厚,现在您拆毁了围墙,让以后别国的宾客怎么办呢。子产说:由于我国地方狭小,夹在大国之间,而大国需索贡品又没有一定的时候,因此不敢安居,尽量搜索我国的财富,以便随时来朝会,现在我们带着财礼而来,碰上贵国执事没有空闲,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接见,如果不拆毁围墙,这地方放不下财礼,如果能够向贵国奉上财礼,我们愿把围墙修好了再走。士文伯向朝廷,晋平公赶紧接见了郑简公,礼仪有加地举行隆重的宴会,回礼更为丰厚。
非常美文

   子产在政事上选贤而任,起用能决断大事的冯简子,有文采的子太叔外貌秀美而内有文采,了解四方诸侯的公孙挥。郑国人在乡校里议论国家政事,大夫然明想毁乡校,子产不许,说:人们议论政事的好坏,他们认为好的我就推行它,他们所讨厌的我就改掉它,这是我的老师,为什么要毁掉它呢!
   罕虎很想起用自己宠爱的尹何,将他的城邑交给尹何管理,被子产以宠之则害之的道理劝止了。公孙黑企图强娶公孙楚的未婚妻未遂而作乱,子产放逐了公孙黑。
   公元前五四一年,晋平公生病,郑简公派子产去探视晋平公病情,晋国大臣叔向请教子产,子产引史据典,侃侃而谈,受到叔向的赞赏,晋平公因此赏赐厚重的财物给子产。
   公元前五四零年,公孙黑想要除掉游氏,没有实现,驷氏和大夫们想要杀死公孙黑。子产从边境急速赶回,劝服公孙黑上吊自杀。 verywen.com
   骄纵的楚灵王不听伍举劝谏,子产得知,说:我不担心楚国了,楚王在位不会超过十年。后来,公元前五二九年,楚国发生内乱,楚灵王被迫上吊自杀。
   公元前五三八年,子产制订丘赋(征发军用品的制度,以一方里为井,十六井为丘,一丘出一匹马、三头牛),受到国人指责,子产认为百姓不能放纵,法制不能更改,在礼义上没有过错,不怕别人非议。不予变更丘赋。
   公元前五三六年,子产铸刑书,遭到晋国叔向的反对,予以拒绝。
   公元前五三五年,郑简公又派子产到晋国探望晋平公的病情,韩宣子接待子产,子产建议晋国祭祀夏郊,晋国照办了,五天以后,晋平公病愈,将莒国的两个方鼎赏赐给子产。
   公元前五三二年,晋平公死了,罕虎带着丰厚的财礼去参加晋平公的葬礼,子产劝罕虎不要带财礼,罕虎不听,结果,罕虎带去的财物未能赠给晋国就被庞大的运送队伍用光了。 copyright verywen.com
   公元前五三一年,罕虎为了参与诸侯对救援蔡国的商议而出行,子产说:走不远的,蔡国小而不顺服,楚国大而不施仁德,蔡国已经不能救援了。
   公元前五三零年,郑简公去世。郑国人为安葬国君而清除道路上的障碍,准备拆毁游氏的祖庙,子太叔让人以不忍毁掉祖庙的理由暂时不要拆,子产就让人避开游氏的祖庙。
   公元前五二六年,郑定公(姓姬名宁,郑简公之子)招待前来访问的晋国大臣韩宣子,子产告诫大家不要发生不恭敬的事。韩宣子一副玉环的其中一只落在郑国一位商人手里,韩宣子向郑定公请求要得回那只玉环,子产不同意,说:这玉环不是我们郑国公家府库中保管的器物,我们的国君管不着它。子太叔、公孙挥对子产说:韩宣子也没有太多的要求,您为什么爱惜一个玉环呢。子产说:韩宣子不是奉命出使求取玉环,所以,不可满足他的私人要求。韩宣子就向商人购买玉环,已经成交了,商人希望韩宣子告知子产,韩宣子去跟子产说,子产认为那玉环事关郑晋两国名誉,韩宣子只好把玉环退给了商人。

verywen.com


   郑国大旱,派人祭祀桑山,砍了山上树木。子产剥夺了砍树之人的官爵和封邑。
   子产死后,郑国的男子舍弃玉佩,妇女舍弃缀珠的耳饰,在民巷中聚哭了三个月,娱乐用的乐器也都停了下来。
  
   从史料中,可以很显然地看出,子产是个少年之时就已明智达理,成年之后老谋深算,颇有预判能力,其预言多次得到准确的明验,在外交上很有一套。他的治政,敢于制丘赋,强加征纳,不怕民众指责;铸刑书,明示刑法,拒绝反对。可见,是比较强硬的。
   但他去世之后,却使国内民众举哀三月。这就在于他在使用猛政的同时,运用着宽政,能够宽猛相济。并且,他是视民如子的。因而,得到民众的爱戴。
   “视民如子”的政治主张,出于然明之语。公元前五四八年,晋悼公的宠臣下军佐程郑死了。因为然明在去年有预言程郑靠得宠登上高位是活不久的,这个预言的明验,使子产开始注重然明,向然明询问有关施政的方针,然明回答说:要把老百姓看成是自己的儿子一样,见到不仁不慈的人,就要诛戮他,好像老鹰追赶鸟雀的去诛戳恶人。 verywen.com
   子产听了,很是高兴,就把这些话告诉了子太叔,说:以前我见到的只是然明外表的面貌,现在我才了解到了他的内心原来是很有见识的。
   子太叔向子产询问为政之道,子产说:政事好像农活,从白天到黑夜都要想着它,要想着它的开始是怎样的,又想着要让它取得好结果。有了好的想法,从早晨到晚上都要照着好的想法去做,所做的事情不要超过所考虑成熟了的想法之外,就好像农田里是有田埂,一个想法就是一道田埂之内,这样,过错就会少一些。
   子产的治理政事,大致地与他所说的相符,主要表现于让城市和乡村有所区别,上下尊卑各有职责,田地四界有水沟,庐舍和耕地能够互相适应,对人民征收财产税和土地税,听从并亲近忠诚俭朴的官员,推翻那些骄傲奢侈的卿大夫。治政一年,路上行人会听到歌谣在唱:计算我的家产,收取财物税;丈量我的耕地,征收田地税;谁杀死子产,我就帮助他。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到了第三年,路上行人所听到的歌谣,是在赞诵:我有子弟,子产教诲他们;我有土田,子产使之增产;万一子产逝世,谁来接替他呢?
   子产在国家机器的修理、改良方面,是用猛;在国家机器的运作方面,是用宽。因为,当时的郑国,七穆(郑穆公有十三个儿子,其中七个在郑国担任了主政的职位并世袭,成为良氏、游氏、国氏、罕氏、驷氏、印氏、丰氏)专权,多次内乱。在这种宗室乱政的情况下,行政唯宽是不可能的;例如,丰卷准备攻打子产,子产打算逃亡,罕虎驱逐了丰卷,后来,公孙黑作乱,子产就放逐了公孙黑。而唯猛是不会受到民众爱戴的。
   国家机器的修理、改良,在于政令有所改革,必须推行以猛,不因指责、反对变卦。政令颁行下去了,那就只能是行得通就够了,千万不可进一步严厉,演进为苛税重赋;因此,国家机器的运作起来了,要宽。并且,猛不可仅仅限以制赋征税上的压榨百姓,相应地予以便民,也要以猛的方式去落实;例如,使田地四界有水沟,庐舍和耕地能够互相适应,大旱之时惩罚砍树之人。也就是说,非但宽猛分成两个方面,还要讲究猛中有宽,这才是更为妥善的宽猛相济。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古人教育子女,讲究的是严父慈母互相配合。一个唱黑脸,去纠正子女的错误之处,一个唱白脸,使子女享受温情。爱子女,并非唯宠不责,爱一旦仅仅以宠的方式进行表达,就会溺爱,溺人于宠爱之中。因此,宠子实为害子。
   能够遗爱于后世的,必定是严慈相兼、宽猛相济的爱,而不是不分善恶、是非、对错,一味进行袒护的宠。
  
   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三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上学路上

下一篇:吉凶无常 智者少祸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