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岛上外省人

岛上外省人

时间 : 2019-08-11 20:09:34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辛予    点击:Tags标签: 岛上外省人

   一路上相伴而行,多日的“形影相随”,导游李先生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是一个身材瘦高、性格开朗的中年汉子,戴着一副细框眼镜,举止斯文而利落,说起话来有板有眼,介绍景点和相关典故就像数来宝,不时还插科打诨地来上几句风趣的话,很逗乐。
   在车上,他看到我们犯困,忽然拍拍手,说:“给你们讲个好听的爱情故事吧!”起先大家也没怎么在意,听着就是。“一个男生,一个女生约好了会面的地方。到了夜里,他俩进入了夜总会。忽然警车开来,明亮的车灯照见,在一块接一块、一排连一排的石碑当中,那儿有两条人影。巡夜警察以为是坏人,立即停车,悄悄包抄过去。谁知到了跟前一看,嗐!人家男女恋爱,正在搂抱热吻呢!” verywen.com
   我们都听懵了。怎么回事?夜总会竖有很多石碑?
   这时,李导指着窗外——车子正经过一个大墓园,旁边立着一块接一块、一排连一排的墓碑。“那晚,男生和女生就是在那儿约会的。”他说。
   我们这才回过神来,随即哄然大笑。旅途的疲倦,就此散尽。
   相处熟络了,我们与他简直是无话不谈。当他告诉我们,他今年已经踏进56岁时,我们无不吃了一惊,还以为他刚过四十呢!
   原来他念过专科的航运学院,服兵役时当过海军,生性爱好运动,从业后多次跳槽,最后进入旅行社当了个导游。常年的奔走,他踏遍了海岛的山山水水,所以炼出了坚实的体魄。视野的开阔、心情的舒畅,使他显得神采奕奕。看得出来,他特喜欢导游这个职业。
   他说,他虽然出生在台湾,却是个典型的“外省人”。他的祖籍在贵州遵义,父亲作为校官来台(退休后已谢世),是个“荣民”。因此,他就是荣民的后代。

www.verywen.com


   说话间,车子路过嘉义附近的一处街道,路边一片楼房住宅,大门上头支着“荣民之家”的标牌。他立即兴奋起来,指点着那儿,给我们介绍荣民的历史、现状和一些逸闻趣事。
   他对我们说,“荣民”就是“荣誉国民”的意思。其实,它的真正含义就是青一色的退伍老兵,也是几乎青一色的非本岛籍的“外省人”。1949年,超过120万大陆人背井离乡蜂拥而至台湾,除了60万军人,大量的随军眷属没地方可住,被安置在岛上各地的学校、寺庙、农舍或牛棚里,有的还自行搭建了临时住所。这些居住点,就称为“眷村”。眷村并非真正的村子,而是军人家属特定的居住地,也是台湾最早的社区。由于搭建的房子极其简陋,最初只是以茅草和竹子为主要材料,一来台风,房子就被吹得东倒西歪,再加上没有下水道系统,一下雨就淹,因此眷村又被称为“竹篱笆”。据统计,当时全岛共有眷村约800个,眷户近10万家。 copyright verywen.com
   这是很不轻松的话题。据我所知,当年涌到岛上的数量庞大的外省人,长期处于一种相当复杂的精神状态中。他们来自大陆的不同省份,操着南腔北调,带着不同的记忆和创伤,却有着极其相似的落魄经历。对往事的后怕、对现状的彷徨、对生活的愤懑、对故乡的思恋、对前路的迷惘,构成了他们共有的心理特征。作为军人,他们大多是被抓来的的庄稼汉,扔下锄镐扛起枪,打仗的时候是盾牌,是炮灰;打完仗,用不着他们了,是建设的年代,他们又变回了锄头和铁镐。他们退伍后,干不了什么科技活儿,又不能无所事事,只好去开山,去架桥,去修路,去干最重、最苦、最累的活——我们去过的太鲁阁,那东西横贯公路最险要的路段,就是他们在坚硬的石崖中生生敲凿出来的。他们中的许多人,错过了青春的年华,无法找配偶;而到他们垂垂老矣时,回首看去,却仍然是孑然独身,一片苍凉……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我不由得想起了前国民党大老于右任在晚年写下的那首诗《望大陆》: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惟有痛哭!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故乡不可见兮,永不能忘。天苍苍,海茫茫,山之上,有国殇。”
   这首诗发自肺腑,字字泣血,确是感人至深,催人泪下,正是以前那些老于海岛而不能跨越海峡的外省人们的心境写照啊!
   李导对眷村的介绍还在继续。眷村的生活苦中也有乐趣。初来乍到的外省人作为“难民”,为环境所逼迫,于是各家各户设法谋生糊口,走街串巷,或早上卖些豆浆、油条和烧饼,或傍晚兜售馒头、花卷和汤面。他们来自五湖四海,各地拿手的风味小吃都别具特色,诸如四川的担担面、湖南的臭豆腐、云南的过桥米线、陕西的羊肉泡馍……久而久之,南北风味小吃也受到了眷村外人们的欢迎,就这样逐渐广泛地推向了社会。有言道:“台湾小吃,天下闻名”,其中就有眷村外省人的功劳。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眷村更有令李导深感骄傲之处——那就是从眷村走出来的名人。他数出了一大串名字,这些名字我们听来耳熟能详:有举足轻重的政界人物,有著作等身的文学泰斗,有光彩闪烁的歌艺明星,有频繁出镜的媒体人……
   听着李导的话,我深有感慨:过百万外省人到台湾,数十年来,书写了眷村的传奇,改变了台湾的结构,光彩了台湾的岁月,也影响了台湾的历史。可以说,不了解眷村外省人,就难以了解台湾的今天。尽管眷村现在大多已经拆除,老兵也逐渐凋零,外省人都流进了社会各界,但眷村的故事是不会泯灭的,相反随着时光的推移,它在台湾人的记忆中将历久弥新。无庸讳言,当今台湾的政治生态环境仍有蓝绿分野,海峡仍是烟海茫茫,可是,恰恰是这些“外省人”及其后代,成了联结两岸的最坚实的桥梁和最坚韧的纽带。

非常美文


   幸好,一水之隔半世纪之后的两岸,人们已经可以往来。台湾人可以随时踏上大陆的土地,大陆客也能够迈进海岛的铁门——至少像我们这样的民间人士如愿以偿来到了台湾。
   我问李导回过老家没有,他说回过遵义一次,到大陆却有多次。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眼中露出深情而憧憬的光芒,说:“这些年大陆的变化真大!将来我还想再到遵义去看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风·语

下一篇:守护信念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