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甜甜的黄花菜

甜甜的黄花菜

时间 : 2019-08-11 20:40:42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戈比    点击:Tags标签: 甜甜的黄花菜
小时候,村子邻居家的菜园里,栽种着一片黄花菜,在众多蔬菜里特别显眼。每年到了七、八月份,黄花盛开,飘来阵阵芳香。那花葶稍长于叶,基部三角形有分枝,苞片披针形,总状呈花序,一般花期持续40—70天。主人有时做饭前,偶尔都要去采了那黄花菜,放在锅里烹调,吃起来鲜嫩而清甜。
   我无论是牵着家里的老黄牛,还是背着割草的小背篓经过此地,都要深情地向菜园里的黄花菜,深深瞥去一眼,脑子里闪现着主人采菜的丰韵和吃饭的甘甜,难免在嘴里咽下一口涎水。当然,邻居主人也常给我们家一把黄花菜,母亲做了吃个新鲜。虽然,人人都知道黄花菜是一种高档的食用菜,但村子里却没有多少人家去栽培,怕麻烦而且不像白菜、萝卜那样吃起来出数。因此,邻居家菜园子里的黄菜花,就成了小山村里的稀罕物,人见人爱。
   17岁那年,我当兵到了东北黑龙江省,部队驻守在嫩江平原的一个小镇子里,这里属于被称为北大荒的地带,1958年十万官兵开垦北大荒后,如今的北大荒已成为北大仓,片片良田波澜壮阔,阡陌交织,色彩斑斓,人欢马叫,一片繁荣昌盛。而在道路两旁,青山脚下,黄花菜混织在绿草地上的花丛里,如播撒的一般。因它植株高大,有的可达1米以上,每丛近100多枝花朵,在百色花丛中婷婷玉立,特别引人注目。我当时惊叹,东北真是块宝地,她的丰腆肥沃不仅仅是:“狍子成群用棒打,野鸡双双飞回家,抓把黑土捏出油,插根筷子也发芽”,而且植物种类也相当丰富。
非常美文

   这么名贵的花菜,在野外荒原上遍地都是,开得自由自在潇潇洒洒,无需打理,无需人去经管,相比之下,家乡邻居小菜园子里的那一片黄花菜,可谓是小巫见大巫了。
   如今在北大荒呆得久了,也就不觉得大惊小怪了。每当在黄花飘香的季节,部队休闲时间里,我总要领妻携儿去草甸子里采摘黄花菜,说去采黄花菜,倒不如说去重温旧时当兵时的生活情景。
   当兵那阵,我被分配到连队炊事班做饭,到了这个季节,司务长就领了我们去山丘脚下或山坡、荒地、白桦林边去采摘黄花菜,回来用开水笊了,放在连队操场上去凉晒。司务长是个大学生,边采黄花菜边给我们讲,黄花菜是黄花的别名之一,它的学名就叫黄花,别名还有叫金针菜、柠檬茸草。它在北大荒为什么能枝繁叶茂,是因为它喜阳,适应土层深厚、肥沃、湿润及排水良好的土壤,宜在海拔2000米以下的地方生长,东北的水土,尤其是北大荒的地理条件,正好适应了黄花的生植要求。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这天,在采菜休息间隙,司务长看着一眼望不到边的金色黄花,心潮澎湃,激动的不知道怎么好,大声说,我给大家朗诵一首诗,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鼓掌欢迎,他已激情的对着广袤的旷野高声朗诵起来:“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完了问大家怎么么样,朗诵的好不好,显然,司务长是冲着“战地黄花分外香”的诗句朗诵这首诗词的。还没等大家说话,班长用蔑视的口气说:“不怎么样”。
   班长是个文学爱好者,对司务长不分诗词的原意,胡乱抒发诗情而诘问并提出批评,他说,这不是毛泽东同志的诗词《采桑子?重阳》诗嘛,能和眼前的黄花对上吗?毛泽东的这首诗词是1929年10月写的,抒发的是红军革命战争时期的伟大情怀、以及“不似春光,胜似春光”的乐观主义精神和伟大革命气魄。重阳节是中国老百姓传统节日,古以九为阳数之极,九月九故称“重九或重阳”,习俗于此日登高游宴,喝菊花酒。显然“战地黄花”是对秋菊的描绘,但也不乏是对红军战士的比拟。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经班长这么一说,司务长觉得在大家面前丢了丑,没了面子,就红着脸僵持着说是借借伟人的词句,在这里抒发抒发个人情感,逗逗大家乐乐而异,反正在这偏僻荒原上没有人知道,大家全当是主席写我们现在黄花溢彩的景象吧,何必那么认真呢。班长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于是大家笑笑又都各自去采摘黄花菜了,各人想着各人对黄花的联想和赋予它的含意,至于谁想着采黄花菜以外的事情,那就不得而知了。
   记得当时连队办了一个周报,有八开纸那么大,起名叫《战地黄花报》,插图是一朵已经盛开了的而另一朵却是即将要开的黄花。小报用油印腊纸刻成,发放到班里,上面刊载连队学习、训练和日常生活等一些内容。大家最在意和特别感兴趣的是小报上的表扬稿件,人人都想找找,看看有没有表杨到自己,当新兵那阵,个个都想进步,把表扬和嘉奖看得特重,除了工作训练表现突出外,都在暗暗的做好人好事,互相比着,谁也不甘心落后。小周报虽然没有省、市及国家级报纸那么漂亮正规,但那时在还没有电视机的情况下,战士们业余时间就是开班务会,学习毛主席语录和报纸。因此这张小报,战士们是爱不释手,没事了都在那认真地看、读或摘抄上面的好文章,好字词,有的内容班长还要组织在班务会上进行学习讨论。同志们把小报纸整理得平平展展,和其它报纸一起挂在班里的报架上,很别致也特别显眼。 verywen.com
   我送走了一批又批的战友,如今已经到了不惑之年,关于采摘黄花菜和《战地黄花报》都已经成为过去的事情了,而如今黄花菜却依然盛开在北大荒的沟沟坎坎,山脚林边。
   我在想,现在年轻的士兵们,在我们采摘过的黄花地上,是否还继续采摘着这种黄花菜呢?愿黄花菜带给每个来自异乡的人,留下一个甜甜美美的梦乡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怀念王老师

下一篇:守候,终成殇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