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悬天壶口

悬天壶口

时间 : 2019-08-11 21:32:27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第广龙    点击:Tags标签: 悬天壶口
(原标题:悬天壶口)
悬天壶口
  
  
   黄河之水天上来。一路奔流,浩荡千里,唯独在这片有情的高原上,黄河,才从九天之高,扑进了人间的万丈风尘,才义无返顾地倾入了这千古的壶口啊。
   我就觉得,来到壶口,我准备了一生的喉咙,才真正能吼唱出血脉的大音,我也终于明白,在我的身体里,只能涌流着黄河,我的喉咙,就是我的壶口。我的每一寸情感,都可以在壶口失却平稳,而追求大气地泼洒。壶口,我已尽含了天地之音,在壶口,我歌唱黄河,已有了你的肺活量。
   位于晋陕大峡谷的壶口,让一条中国的黄河,民族的黄河,壮大了声威。我知道,发源于青藏高原的黄河,是加入了雪水和涓涓细流,才粗大了脉管,才有了大地上的九曲十八折,才有了一腔黄河水的起伏和开阔。我怎么能不认为自己就是黄河的一条支流呢?我又怎么能不认为自己就是另外一个壶口呢?壶口啊,扑到你面前,我头发更黑,皮肤更黄,我扩开双臂,也就扩开了黄河两岸的群山!我更加明白了苦难的民族,为什么会有不死的精神。黄河要向前,那怕跌入壶口;生命要坚持,那怕只剩下一粒盐。我的耳畔,又回响着《黄河大合唱》的旋律,最直接的表达.原本就是生命本身的原物,不需要修饰,不需要灵巧,却有着无限的艺术打击力,却已穿越了创造的极限。谁能说,呈现本身,不是一切 非常美文
   壶口的两岸,是无边的高原。这些年,我用我的一双脚,走遍了它的荒凉,也走遍了它的肥沃。我曾只身进入寸草不生的大漠,却也在口舌生烟,步履劳顿时的关口,看见远方一抹淡淡的绿色,在烈日下摇曳。那简陋的房舍前,赤精身子的几个孩子,欢快地跳跃着,污脏的脸上,绽开了烂漫的笑。房舍后面,有一小块农田,热成一团火球的男人,正奋力地翻耕着。会有收获么?到这里的人,可能都会这么暗暗发间。但家还在这里,睡梦还在这里,叹息和挣扎,渴盼与向往,都让认命的心肠,把温暖绵延下去,不息不绝。正是这生命的硬度,让我理解了随便的一处院落,男男女女有那么多唱不完的信天游,说唱便唱了,张口便唱了,这多是祖辈传下来的,也少不了眼见耳闻的即兴发挥。我也更理解了那在自家的树下做针线活的老奶奶,那一张脸都像形了干旱的高原,却能有着年轻人的心性,却能无遮无掩地说起曾爱过她的男人.还常把羊群,赶到窑畔的土坡上,一遍又一遍张望。我还理解了那美不胜收的窗花,怎么会有这么多不重复的花样,甚至超越了生活,而发挥出想象的极致。我还理解了那踢踏腾跃,摔打万状的腰鼓,热了前胸后背,黄土大道,都似乎直立了起来。看到这场面的人,谁能不愿意放纵一回呢
非常美文

   是的,当我在黄土高原上,还原于生命,像一棵被千刀万砍依然绿染春色的柳树,扎下根,不愿走的时候,我是时时能感觉到黄坷,或离我近,或离我远,正携泥带沙,粗矿豪放地奔流着。我是时时都听见了黄河咆哮的水声,在高原上滚动,击荡着所有活物,甚至是一把莽麦,一颗土豆,甚至是一场难得的大雪,一只静卧在山顶的根雕一般的鹰隼。
   而壶口,正是黄河最大的水声啊。
   不到壶口,我如何知道什么叫拿得起,放得下?不到壶口?我又如何真正理解壮烈的内涵?因黄河而有壶口,又何尝不是因壶口而引来了黄河呢
   我到壶口,才觉着,我早就该来了。我到了壶口,才觉着,我一直是为壶口活着,今生今世的路上,壶口已与我相随而成一体啊。为一个壶口,我恨不能把语言用尽,恨不能把整个的人生,都变为壶口。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正是四月天气,温度又骤然升高,且多日不见落雨,峡谷里热生风,风起尘,打在脸上,疼疼的,摸一把,手上沾满了沙粒。巨大的河床,全是石板,硬硬的,有切割的痕迹,便想一定是汛期的黄河水冲刷的结果。先见到的是宽广的河面,从远处流来,觉着河水并没有多少厚度,再仔细看,方才了然是河床太宽,河面伸展的余地太大,才使黄河减缓了流速,让我错误地判断了黄河的流量.当我再走近,乍觉一凉,水沫如雾如烟,扑到脸面上,壶口一下子兀立在我面前,让我浑身紧张,让我手足无措,只是傻愣愣地呆立着,被巨大的轰鸣声震撼着,半天才回过神来。只见数百米宽的河面,受惊般被礼紧了身子,无所选择地从几十米高的石壁跌落而下,源源不绝,全窝进了极窄极深的石槽,就像茶壶注水。这正是壶口取名的来由。
   我有意走远,顺石槽之上的石台往下游走去,只见刚从壶口流出的河水,打着千万个旋涡,飞快地明灭着,碰撞着,似乎煮沸了一般。涌流了一程,似乎是乏困了,黄黄的拥挤在一起,不再流动般,或者像是被固定在了石槽里,要凝结成一段固体物似的。我选择了一处凸起的石帽,缓缓坐下,我不急于回头。我刚才短暂地目击了壶口,迅速走开,我担心壶口的壮观我如果一下子感受不完,会造成感管的浪费。我是要选一个我认为的静处、远处、佳处,独自一人,仔细地观赏、回味我朝思夜想的壶口啊。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黄河啊,我在同你一道,纵身壶口
   黄色的瀑布,飞流而下的壶口瀑布,像是被扯拉着,又像是被推操着,把一道黄色的布的大幕,抖落开来。激荡的黄河水,咬啃硬石的黄河水,是在献身,又是在再生,重重地奔赴着,猛击着,暴发着,这时候,天地间,只有壶口
   我慢慢走着,一步一步向壶口靠近,我的胸膛,已快要贴上壶口了。我觉着,我是壶口的另一半,我要和壶口对接,壶口便完整了,我也就大美了。
   出了壶口的黄河,怎么能不奔流到海呢?到了壶口的我,又怎么能不张扬崭新的人生?我的前方,也有大海,在等待着我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仕与文学

下一篇:秋思两章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