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拜年——“败”年

拜年——“败”年

时间 : 2019-08-11 22:06:01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郁李仁    点击:Tags标签:
“红萝卜,蜜蜜甜,看到看到要过年”,很遥远的童谣,让年的记忆充满清纯和憧憬。那时候,对于过年最值得期待,可以面对满桌子的好肉好菜大快朵颐,放肆地饕餮,可以着上崭新的衣裳,去三姑六婆家理直气壮地讨要压岁钱,尽管那时的压岁钱不是很丰富,能够一次性地从某个人那里获得五元以上的钱儿,算是遇到“财神爷”了——这种记忆,是经过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走来的人对于年最回味绵长的记忆。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现在每到过年,便似乎让人心老去了十岁,喧嚣的世事,让年的滋味渐渐充满苦涩。说实话,我是越来越憎恨和惧怕过年了,一是因为年味逐年地在淡漠,对于它的趣味性和期待值就像一对老夫老妻一样,没了激情;再有就是因为由过年衍生出其他与年根本无关的一些所谓习俗、礼仪的东西,开始腐朽了年的本质,披着年的外套,却衬着许多虚浮、假意的东西,好像过年越来越过得言不由衷。
www.verywen.com

   过年,照理说是走亲访友、联系温情的最好时机。以前,一瓶简单而朴素的酒君子汁,从东家拎来,到西家摆摆,就这样你来我往地“流通”着,省去了诸多逢迎与吹捧,摒除了无数世故与圆滑。无论将这瓶包装粗狂但满含真挚的酒提到哪一位亲友家,等到开饭时,就可以拧开瓶盖,斟上几盅,推杯把盏,说些客套但不虚伪的话,彼此互赠祝福、吉言,其情陶陶,其乐融融。
   在现而今眼目下,由于世界越来越凸现多元化性质,貌似独剩“过年”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还在努力支撑着泱泱中华对传统习俗的传承(尽管还有清明、端午、中秋等几个节日,但是它们的节日气氛已经愈来愈淡化得比过年还迅速、严重,尤其在年轻一代的身上,这些节日逐渐被漠视和忽略)。过年最彰显中华礼仪的方式,那就是各色各样各种人物之间的“拜年”活动。但是,如今这拜年,却时时让人难以为情——去拜早年,生怕打乱主人原有的计划和安排;去迟了,又耽误人家的休息与活动。硬着头皮去了呢,稍微坐一下再走,却被人家视为敷衍;多坐一会儿吧,确又无久坐的话题。要是干脆不去呢?嘿嘿,不出多久,彼此之间就会滋生生疏感,自己倒觉得好像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亏心事,在人前抬不起头;去了呢?有时又觉得自讨没趣,十分尴尬。最为让人难受的拜年,是去了几次都被主人不在家而吃了闭门羹,下次去时,还得先打个电话“预约”。总算登上了大雅之堂把拜年的心愿了啦,宾主坐定寒暄之后,保证不出一支烟的功夫,主人就似乎不将心思用在叙情谊、侃大山之上了,一定会岔开话题问你喜欢娱乐麻将还是斗地主等等之类的赌兴上去。于是,管你口袋里有钱没钱,只要议定了赌注的大小,就可以玩他个天昏地黑、日月无光。几个小时下来,不要以为牌局散了,钱输了,就可以觉得这年已经心安理得地总算拜过了。这个时候,宾主间绝对立马会讨论谁输谁赢、输赢有多少,有时为几个小钱算不拢,必将有一场面红耳赤的争执,貌似不审查出一个子丑寅卯,就是人性的假丑恶的表现——拜年本意是联络感情,这下坏事了,凭空因为这一场“盛情难却”的手板心痒的赌博,押上了感情赌注。 verywen.com
   有些时候的拜年,还会拜出扫兴和尴尬。尤其是给同事之间拜年,精心准备了一些好烟好酒去登门,首先还得经过小区保安一番政治审查之后,才得以靠近某幢楼某扇门,摁响门铃之后,门怯怯地倒是给开了,伸出一个高度警惕的小脑袋,冷冰冰地问你找谁?经过一番身份阐述并且用“乖巧”、“聪明”之类的语言“行贿”之后,才得以脱掉鞋子进屋,原来是主人派这个不谙世事的小家伙守家。要不有的家庭就是留着连方向都辨别不清楚的老人在家,还分得出你这个拜年者是张三还是李四?还有的家庭,干脆连血缘关系的人都木有,剩一个连留不留你在此吃饭都不能做主的保姆在家。伤不起啊,乘兴而来的拜年,虽然没有吃上闭门羹,但是这样的“冷暴力”似的接待,尴尬得自己有说不出的苍凉感。
   还有的拜年方式,比做贼还难受,多见于下级去给上级拜年,也偶见于有重要事情相求于人的拜年。一般白天不便去登门造访,捱到夜间才能出动,并且在去之前,还得事先进行一番“侦探”或者平时就早做准备,已经收买、厮混熟悉了领导住处的门卫以及其他熟人,打探领导的出入行踪,掐准时机,方可见机行事。行事的时候比去盗窃还狼狈——把那拜年物品藏着、掖着、守着、躲着,并且东瞅瞅,西望望,甚至连偶尔路过的车灯闪烁,都得立即扭头或遮住脸,深怕被人认出。唉,把拜年都拜得如此见不得天日,哀哉之极。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拜年的物品,现在也不再是单纯的烟酒糕点了,身份地位的高低,直接决定拜年物品的档次和“内容”。某些时候,无论你是贫贱富贵,欲想通过拜年这方式去有求于人,那就得打肿脸充胖子,厚着面皮,在手上能拎着的物品中,夹带一些内容更丰富的东西,或者干脆在衣服的内袋里,预备一个厚厚的信封。当然,信封里可不是什么慰问信之类的简单物事了,至于具体装着的是神马?我不说,你懂的。
   自从通讯和互联网发达之后,拜年的形式也就超越了俗套,花样有了一些翻新——既然都嫌在现实中拜年麻烦和繁琐,那就借助无线遥感和宽带的高科技去了一番心愿吧。也就是说,只要不是当紧的拜年,就不需要现实的物质体现了,都去虚拟的世界里用文字、图片、表情拜年,既方便又快捷,还少一些尴尬和麻烦。尤其是远在天涯的亲朋好友,借用这样的方式传达了温馨和情感,也算是一种心灵的慰藉。但是,凡事过犹不及,这样的方式一旦滥用了,也丧失了它的真情实意。比如同处一条街道的亲友,平时都懒得走动,过年也不去串串门,也借助短信拜年?甚至,一些人懒得极致,把收到A君的短信祝福,连落款的名字都不更改,就从他的手机里飞向C君,而C君却对A君一点都不熟悉,人家收到这样的短信犹如收到诈骗短信一样,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真是科技越敏捷发达,人类的情感神经却越来越麻木退化了,科技发展得越是全面,人与人的关系却越来越生疏、片面了,又一次伤不起啊! www.verywen.com
   腊肉熏了,“扬尘”扫了,楹联贴了,烟花买了,新衣购了,年货置了,在外的亲朋好友回来了,在上班的发奖金了、放假了,我也短信发了,QQ空间祝福送了,春晚也看过了——反正开心与不开心,有钱没钱,“兴”年也好,“败”年也罢,“告花儿”(方言,指乞丐)都要过个年,像挤牙膏一样,咱们就“挤”出一点欢乐,过年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一蓑烟雨,俩俩相望

下一篇:云雾林中行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