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北欧散记·飞过俄罗斯

北欧散记·飞过俄罗斯

时间 : 2019-08-11 23:00:59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燃烧的火把    点击:Tags标签:
(原标题:北欧散记·飞过俄罗斯)
豪华的“空中客车”,满载一舱不同肤色的游客,沿着从北京到波罗的海西岸的斯德哥尔摩航线平稳飞行。窗外,一朵朵白云,在舒展的机翼下银光闪烁,缓缓地向后慢移。透过云层,皑皑白雪覆盖着苍茫广袤的大地,好一派“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雪域风光,真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起毛泽东的雄风浩气,天地绝唱。江河、山恋、城镇、村庄,如一幅巨大的木刻板画,随意勾出的几道线条,信手泼洒的几点笔墨,抽象而又生动,单调而又深刻。山川、河流、平原、峡谷,从这遥远的长天云空俯视下去,却原来是那样的瘦骨嶙峋,那样的粗放原始。
   飞机,缓缓地向北飞行。茫茫天际,滔滔云海,山河大地,冰川雪域。虽是平生第一次坐国际航班,上机前的那一份新鲜与激动,很快就在枯燥乏味的空中旅途中消失得一干二净。尽管客机很大,舱内也很宽敞,但相对对我们生存的大地,它不过是一方狭小的空间,终归是一个拥挤不堪的流动处所。在这方小小的空间里,除了一张张大同小异的陌生面孔外,单调沉闷得让人胸闷气短,而机身漫不经心地轻轻摇摆和微微颤抖,更是催人昏昏欲睡。好在熟悉的悦耳音乐响了起来,让我从迷迷糊糊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非常美文


   这是一首俄罗斯歌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在轻轻的音乐声里,播音小姐清脆的声音轻柔地告诉我们:“本次航班现在飞行在俄罗斯的上空。”然后,一座座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名字,像跳动的音符,从播音小姐柔情似水的声音里,跳进我的想象之中。只是她的语调是那么的亲切与甜美,那么的自然与得体,那是空姐们特有的语气与音色。在这漫长的空中旅途上,这语气与音色,如荒漠沙滩上流过的一泓汪汪清泉,给人以极大的安慰和愉悦,疲倦乏味的心绪顿时活跃起来。也许,空姐们天生的善解人意。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这首歌曲我们太熟悉了。在我们人生的道路上,我们曾经唱着它走进青春,走向生活,走过坎坎坷坷的风雨人生。那浓郁的异域情调,那凄美的离愁别绪,那让人挥之不去的淡淡伤感,又总是洋溢着一份悲壮。而在那一份悲壮中,又似乎流淌着一腔壮士的豪气与激情。静静流淌的小河,夜色宁静的花园,朦胧淡远的郊野,清风如丝,月华如水,加上忧伤沉默的心上人儿,这一个比一个美丽而又深刻的物象,让我们每一次唱起,一半是无限温情下的千般眷恋,一半是一种神圣的声音召唤所激发的悲壮情感。可以说,我们是从包括《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在内的许多优秀的俄罗斯歌曲中认识俄罗斯,认识前苏联的。尽管那个时代我们没有赶早。我们是在远离炮火硝烟的岁月里,是在和平的阳光下,唱着这些忧伤的歌曲,从艺术的角度,认识一个曾经声震欧亚大陆的俄罗斯,认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而此时此刻,我正俯瞰着她那袒露在机翼下安祥而又寂静的万里雪原,抽象而又具体,清晰而又朦胧地想象着她的过去和现在。此刻,我飞行在俄罗斯的上空。 copyright verywen.com
   对于俄罗斯,尤其是她的前身苏联,处在我这个年龄段上的中国人,说不清是什么样的情感,美丽杂乱如一团麻花,那是曾有过发自内心的向往与赞美,那也是曾有过不必忌讳的仇视与憎恨。再以后,则是一种深深的惋惜与莫明其妙的怆然,最终还曾有过“杞人无事忧天倾”的自作多情。虽然,至今我还无缘踏上她的土地,无缘目睹她的一草一木,一沙一石,但她无疑早已在我以及我们的记忆中,留下了永远也难以磨灭的烙印。有时我也曾问自己,这到底是理性的必然,还是感性的火花,抑或是二者兼而有之?因为毕竟是山水,千里边界线上的干戈玉帛,历史长河里的恩恩怨怨,让我们始终相依相偎,也让我们始终关注着这块土地上的风吹草动,关注着那个强大民族的强盛与兴衰。可以说,世界上没有哪一个国家,能让我们如此倾心与痴迷。此刻,我飞行在俄罗斯的上空。 非常美文
   天空太阔大,也太苍茫,隆隆的马达声在万里长空如山涧的流泉轻轻呜咽,如竹篱草丛间的秋虫丝丝低鸣。机翼始终僵硬地伸展着,巨大的身影投射地白色的云朵上,象展开翅膀的雄鹰,乘风缓缓地翱翔于云海天际。也正是在此时,我好像感受到这飞机并不如我们想象的那么神奇,无所谓箭一样地直插云霄,风一样地掠过沧海,而像是极为艰难地向上攀越,向前爬行,并伴随着淡淡忧伤的俄罗斯歌曲,时而钻出云层,看破大地冰封千里,雪裹莽原;时而又隐入云层,看天外那一轮永远不落的太阳,释放着鲜红而又冰冷的辉光。
   “田野小河边,红莓花儿开……”。又一首充满着离愁别绪的俄罗斯歌曲在机舱里回荡开来,且把我的思绪带出了舱外,在想象中的“田野小河边”流连忘返,仿佛灿灿烂烂的红莓花儿,正怒放着一缕缕温馨。那个美丽动人的俄罗斯姑娘,挂一脸淡淡忧伤和脉脉羞涩。那河,是冰雪覆盖的伏尔加河,抑或是其它我们不知名的美丽小河?在我们青春的岁月里,我们曾经唱着这首有几分凄迷伤感的歌曲,幻想着生活的春华秋实,憧憬着人生的幸福与未来。在那时的意识中,似乎所有的俄罗斯姑娘都像红莓花儿一样美丽多情,一如中国戴望舒笔下那幽长雨巷里那朵丁香花,媚而不俗,艳而不妖。我们就这样认识了俄罗斯,认识了前苏联。随着岁月的流失,这种认识不仅变得生动丰厚起来,也变得沉重深刻起来,因为不仅看到了她的辉煌,也看到了她的世俗,甚至阴暗。此刻,我飞行在俄罗斯的上空。

非常美文


   历史教科书告诉我们,彼得大帝一如中国古代的秦始皇,既雄才大略,又残忍暴戾;叶卡捷琳娜二世一如中国唐代的武则天,才华过人,也风流过人,让古往今来的天下女人平添了几分伟岸,也让古往今来的天下男儿少了几分丈夫气,至今还多多少少耿耿于怀。但终归是他们成功地规划出自己的国家版图,拓展了边界疆域,一个原本漂泊游离在伏尔加河流域的梦,在这一男一女的先后编织下,最终成为一个庞大的封建帝国,横跨了欧亚大陆。再以后,是至今为我们所敬仰不己的列宁以及毁誉参半的斯大林,把马克思与恩格斯在苹茵河畔描绘的理想社会变成现实,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诞生了。而我们自己饱经忧患的古老国家,也由此受到启迪与鼓舞,向着光明,向着太阳,从血与火的洗礼中昂首站了起来。尔后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是共产主义这面鲜红的旗帜,把两个具有不同历史文化传统,不同民族心理的国家召唤到一起。中苏关系浓墨重彩,亲密无间。自古重情重义的中国人,用自己最朴实也是最生动的语言词汇,把苏联称之为“老大哥”,足见我们父辈的纯朴与真诚。但共同的理想与信念,终究代替不了各自的民族与国家利益,“小弟弟”总不能永远让“老大哥”牵着手走路。在“小弟弟”有过几次自己的主张后,“老大哥”不耐烦了。但“小弟弟”并不因为“老大哥”拉长了脸孔而卑躬屈膝,我们开始“反修”,并最终由口诛笔伐到刀枪相向。千里冰河,烽火狼烟。在那个剑拔弩张的岁月里,我们自然而然地跟着自己的领袖,为捍卫原本属于我们的共同理想与信念的纯洁,在今天看来确有几分荒唐的“反修防修”运动中摇旗呐喊,冲锋陷阵。尔后,这场轰轰烈烈的“反修防修”运动,演变成为捍卫国家的领土与主权,捍卫一个民族尊严的军事对抗。再以后,是二十多年的冷淡季,“小弟弟”与“老大哥”如同仇雠,不得不用卧薪枕戈来对付虎视眈眈。而我们这些曾经为“老大哥”歌唱,也曾为“反修防修”冲冲杀杀的年轻中华儿女,再也很少把热情的目光向北遥望。但不可理解的是,九十年代初期,当一个曾与美国争霸世界几十年的苏联,一夜之间成为遥远的往事时;当绣着斧头镰刀的鲜红旗帜,一瞬间从飘扬了半个多世纪的克里姆林宫城头悄然滑落时;当开辟了人类历史一个崭新纪元的执政党一夜之间沦为在野团体时;当千百万曾是这个国家的管理者、统治者的共产党人,在一声令下全都变成前朝遗老时,我们原本已经冷却的心境本能的热血涌动起来,苦苦的也涩涩的,别有一番滋味。我们更多的是怀念她曾经有过的强大与辉煌,与我们曾有过的“兄弟”之情,而曾有过的不快已无所轻重了。于是乎,无限的同情与深深的惋惜,一时间充斥了我们的全部思维空间。也许在那一刻,无数善良的中国人,都会自然在感慨万端,难道是卫星上了天,红旗真的要落地了吗?如果说当初这样讲是出于政治论战的需要,那么今天的惨淡现实,不能不让我们共同为这奋斗的理想与未来的不幸而痛心疾首,只有我们共同的敌对势力在拍手称快,弹冠相庆。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苏联也好,俄罗斯也好,系在我们心底的这份情结,无论恩怨几许,都是难以解得开的,更不用说从心头抹去了。我们盼望的是我现在身下的这块土地,能够尽快地重振她曾经有过的雄风浩气,象过去一样的繁荣富强。尽管这种繁荣富强曾给我们以巨大威胁,但曾有过的共同政治信仰与社会制度,又使我们坚信,那和平的阳光啊,最终会照耀两大块山水相连的土地。此刻,我飞行在俄罗斯的上空。
   飞机在厚厚的云上飞行,象是被柔软如棉的云朵托了起来。云朵的下面,是阳光普照的白天或风吹雪飘的黑夜,是浩瀚的戈壁沙漠或喧闹的城镇乡村,都任由我的思绪信马由缰,纵横驰骋。
   舱外的阳光妩媚而又亮丽,静静地洒满一天云海。机翼不时地轻轻摇动,摇出一道道银色的辉光,象夏夜的蓝天上闪烁的星斗。伊尔库次克、新西伯利亚、莫斯科、圣彼得堡,这一座座或属于俄罗斯或属于前苏联的著名都市,在嗡鸣的机声中。在白色的云层下,未曾与我们蒙面就悄无声息地过去了。除了播音员留下的一个个美妙音符,除了一首首俄罗斯歌曲那悦耳动听的优美旋律,我们实在是什么也没有看见,一切都在想象之中,都在听觉之中。也许世界上最美的地方,永远是未曾去过的地方,能想到的永远比能看到的美好。当这一座座城市的名字从我的耳边飘过时,我的想象自然比那些欧式高大生硬的大厦楼群,比那熙熙攘攘的车流人群生动鲜明得多。在这份想象里,除了这块土地曾有过的大潮起伏、兴衰更替外,更多的是伏尔加河的渔夫船歌,是我们年轻时的偶像卓娅与舒拉、保尔·柯察金,是我们为之崇然起敬的大师普西金、高尔基等一张张鲜活的面孔,一双双闪着智慧目光的眼睛。他们给了我们有别于自己民族传统的文化养份,让我们的情感变得更加生动与丰富,让我们的思维空间变得更加宽阔与深邃。此刻,我飞行在俄罗斯的上空。

verywen.com


   飞机在哥本哈根机场短暂停留后,又重新折回俄罗斯的上空向北飞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再一次响起,“长夜将过去,天刚蒙蒙亮……”。但是,我们从下午四点多钟由北京登上飞机,十多个小时过去了,而黑夜一直没有到来,东方与西方的时间差异,让我们一直向着太阳,在光明中穿越飞行。这近一万公里的空中旅途,近三分之二的时间都消磨在俄罗斯的上空。在这漫长的时光里,我一直沉浸在对身下这方辽阔疆域的过去与未来的怀念与想象之中。
   此刻,我飞行在俄罗斯的上空。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五日于瑞典斯德哥尔摩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流年*凤鸣梁溪』云鬓花颜金步摇

下一篇:生病也是一种财富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