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江湖最后一个大佬

江湖最后一个大佬

时间 : 2019-08-11 23:43:22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孤舟蓑笠    点击:Tags标签:
(原标题:江湖最后一个大佬)
“江湖最后一个大佬”是句戏言。本文实际与涉黑题材无关。我有言在先,就是担心您看了失望。
   今天(腊月初四)是我小舅舅八十岁生日。今天一大早,我在中南罗莎店订购了一个蛋糕,然后乘540公交,驱车来到红钢城108街坊我小舅舅的住处。上楼的时候,我舅妈正对邻居讲:“你看,老王的外甥真的来了!”我舅舅也在门口迎着我:“我以为你只不过是说说而已”。对我的如约到来,老人们显然还是期待的。
   我是在今年中秋节例行看望我小舅舅时,得知腊月初四是他生日的,今年恰逢是他80岁。如每次离去时一样,那次他也是不让我走,总说还要谈一下。于是我对他讲,腊月初四我会来为您祝寿的,待时咱们舅甥爷俩再叙,小舅舅这才肯放行。睹今日情景,我在想,今天得亏没有其他事耽误失约。否则,小辈说话不算数,嘴里不说,老人家内心会感到失望的。
verywen.com

   我小舅舅在武钢退休多年,解放前参加工作,退休金可拿百分之百,膝下一儿一女,称得上儿孙满堂。老俩口都有退休金,其经济状况不算富裕,也不算拮据。我打上十岁起,就开始从汉口江汉关花1角5分钱,乘轮渡到蒋家墩(彼时还没有红钢城这个地名)给小舅舅拜年,几十年没间断过。只要我工作过单位司机都知道他家地址。其实,他每次盼我去,主要是想与我聊聊天,说说往日那些事儿。经济上并不需要我的什么资助,有时,我给他带点什么礼物的话,他像打架一样的要给我扯上半天。
   我小舅舅是个率真的人,他曾经是我武汉一中校友,武汉沦陷时,一中曾被日寇占据,小舅舅失学后,就在花楼街拿点油条烧饼,一清早就沿着河边拿到租界上去卖,贴补家用。有次在日租界(现何济蛋厂)附近,日本人拿了东西什么都不给,(此时日军已开始走下坡路,当兵的基本上是用香烟、日用品换烧饼油条。)他就跟着撵,被日本大兵一大背摔在地上不醒人事,他现在耳背,估计与此有关。

verywen.com


   武汉一解放,他就参加了“革命大学”,那时,全国还没解放,他是工作队员在襄阳搞土改。我看过他年轻时照片,相貌堂堂。后来,不晓得是受苏联小说(《叶尔绍夫兄弟》《茹尔宾一家》等)影响,还是怎么的。他迷恋当工人,而且要当钢铁工人。于是他先后在太钢、武钢工作。他属于那种只专不红人物,不热衷于政治,只钻研业务。说你还不信,文革以后他才写申请书加入中共。他从来就是单位技术骨干,喜欢搞技术革新,担任最高职务就是班组长。我小舅舅虽念书不多,可也是个爱学习的人,工作几十年,最爱买的就是书籍。我当年参加高考以及各种应考,是经常上他家去拿书的。可是,他就没有想到去当个干部,哪怕是当一个像我这样的七品以下的小干部,那他现在就是离休干部的身份了。离休收入至少要比现在翻一倍。
   即使是认定他是解放前参加工作,也是曾经历一波三折。起初,组织上说档案上没记录,他也是个执着的人,他到省图找出当年报纸(有关于革大的报道。)后来,组织上又要他找证明人,好的是与我舅舅在一个点工作的一名女同志健在,(后来是我军一名高级将领的夫人。)她毫不犹豫在北京为我舅舅出据证明,尘埃方才落定。

copyright verywen.com


   不要说什么是命运,一切似乎都是早已注定了的。
   小舅舅也不应该遗憾,顶他职的我的表弟,单位派他到过日本、德国,小伙子也争气。现巳是武钢股份冷轧厂副厂长,高级工程师,也是名处级干部了。每次去他家,小舅舅都会把印有他儿子职务、职称的名片拿给我看,舔犊之情,溢于言表。
   在我父母嫡亲的直系兄弟姊妹中,在这世上现在就仅有我小舅舅这个老人家了。在我父母去世后,这一二十年来,我相继送走我在西安的大舅舅,在武汉的小叔叔(我们叫幺爹),去年又送走我的小姑妈(幺)。他们都是长寿之人,享年都是八十开外。因此,我开玩笑称我这位在红钢城小舅舅为“江湖最后一个大佬”,他既感慨亦欣然。
   随着我自己年龄一天天变老,我变得愈来愈有点怀旧。逢年过节,多少年来我都要去看望我父母辈亲友。
   在茫茫人海、芸芸众生中,我会突发奇想,除了我父母和兄弟姊妹,在这世上只有这些人与我血缘最近,这是件很偶然的事情,也是件很神奇的事情。 verywen.com
   且我打小,也得到过长辈的关爱。更重要的是,我从他们那里知道许多我父母的一些尘封的往事,把我想象的棱角,抹成思念的弧线。随着岁月流逝和我年龄增长,我父母在我脑海中形象不但没有模糊,反而更加鲜活。如今天小舅舅就告诉我,抗战时,我父亲在汉口杨子街东亚酒店做帐房先生时,曾偷偷与新四军做过生意,有次事发日本宪兵队到酒店来抓人,找到跑堂问某某何在?跑堂咬死说不知道此人,被宪兵队痛殴一顿。其实,我父亲当时并没跑远,就在旁边站着,从容淡定自若。据说,事后我父亲给了一大笔款子这位跑堂叔叔。是要感谢他!否则,今天就可能没有我们兄弟姐妹。
   多少年来,我父亲从来没有对我们讲过这些事,可能是因为他觉得他不是搞政治的料,在商言商,往事不足挂齿。我们只知道父亲有位汉阳奓山念私塾的张姓同学,抗战时一直在汉阳附近打游击,觧放后官至统战部副部长,建国初期,曾到武汉来,在汉口中山大道工商联宴请父亲和刘万青先生等汉阳奓山老乡吃过一次饭,仅此而已。
copyright verywen.com

   我感谢我的长辈,我也很感谢我的父母,是他们让我对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来路,看得日渐清晰、真切起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缺了角的年

下一篇:听评书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