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国际会议

国际会议

时间 : 2019-08-12 00:12:47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康铁江    点击:Tags标签: 国际会议

   《兵检琐记》
   每年11月份都去做一段征兵体检工作,颠颠簸簸半个多月,忙碌之余便想起好多事来。
   按说我家也是行伍出身。爷爷早年当东北军,与日本人打过仗。许是有这血统的关系,从小就羡慕解放军,那威风凛凛的神气,曾是少年时崇拜的偶像。后来赶上文革,书没念完就让下乡,去的是军垦农场,据说也算当兵,归沈阳军区统辖,没去前确实高兴过一阵子。谁知到那儿一看,才傻了眼,大呼“上当”。虽叫兵团战士,却“真正军人的不是”,别说刀枪,连军装都没有,一年到头只是种地,这叫什么军人?
   当了几年兵团战士,忽然上头分来了征兵名额,这可是去当真正的解放军,谁都想去,可“僧多粥少”,几百知青才两三个名额,和选状元差不多,需群众评议,基层推荐,领导审批,医院体检,层层选拔。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当兵不但可以跳出农场的“苦海”,还将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都想去,可名额有限,能参加体检也够荣耀了,有次陪别人去体检,扒着征兵体检站的窗户往里张望,羡慕得直喷舌头。那体检大夫身着白大衣,一脸神圣。被检者拔着腰板儿,一身豪气。自叹命苦,连参加体检的可能性都没有,原来这“可以教育好子女”和“戴帽地方”没多大区别,没资格当兵。后来过了当兵年龄,也就死了这条心。 verywen.com
   倏忽间廿年过去了,虽不再想当兵,却无意之中成了执掌大权的检兵医生,每年11月征兵开始,便要吃上半个多月的“军粮”。兵检不是件轻松工作,欲寒乍冷的天气,坐着四面透风的吉普车,跑遍7区9县,一个地方没坐热,又得挪地方赶奔下一个体检站。中国人有好客的秉性,接风送客都得喝上两盅,本来工作紧张,再加上酒精一掺和,更觉得这“当兵吃粮”是个艰难事儿。
   这些年当兵虽不似前些年红火,但有些地方仍要争抢这有限名额。虽然本人只是个“编外的兵”,但也得守规矩,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不合格的兵不能过关。为此经常得提防别人的纠缠,躲躲藏藏,风餐露宿半个月不得安生,尽管没有真正入伍当兵,却也体会到了军旅生涯的不容易。
  
   《当免之礼》
   中华民族素称礼仪之邦,从两千多年前孔圣人的克己复礼,到如今提倡的精神文明,都与“礼”有一定关系。礼的内涵十分广泛,似乎包括礼貌、礼节、礼物等等,可见送礼并非一定是物质上的往来,逢年过节去探望一下,也应该是“送”礼的内容。倘若非得带上糕点、罐头,这礼物的交往反倒让人际关系淡漠了。当然,办事情、走人情,那份礼自当别论,只是说亲朋友之间的往来,这送礼的事儿还是免了的好,“君子之交淡如水”,古训不可违。
copyright verywen.com

   一位朋友的孩子考入妻子的学校就读,曾多次来家以求照顾,其实如今上学都是凭分数,考分够了无需特殊照顾。来家时每次都带点礼物,弄得我极不好意思,无功受禄寝食不安。中秋节便买了两条活鱼回送。以补往来之情。谁知中秋刚送去活鱼,国庆节人家又踏上门来,翻出几倍地花钱,又是蛋糕又是水果。却之不恭、受之有愧,本来没给人家什么帮助,即使有帮助也是份内的事儿,自在情理之中,可一送礼就成了买卖关系。且不知人家做何想法,这两条活鱼似乎成了催人家送礼的要帐单。早知如此,当初就不应回送那两条活鱼。
   春节将近,我在发愁。妻子家较近的亲戚只有一个舅舅,可送礼却是一种灾难,当年姑舅两家只是互送一份,倒也无妨,如今孩子们各立门户,自然加入到送礼的行列里来了。都说是孝敬老人。舅家五个孩子,外加舅妈要送过来六份礼,这边两个孩子加姑姑,要回送三份礼,这三份与六份的价值力求相等。于是每逢春节,罐头、糕点、鸡鱼泛滥成灾,这通折腾一般要持续到二月二前后才能处理完毕,结果糕点长毛、水果烂掉时有发生,我曾提议召开一次“姑舅联席会议”,将送礼的事做一明确规定,形成红头文件下发各家,比如规定一律改送贺年卡,或直接送人民币,一则便于存放,二则免得浪费。经济实惠强似送蛋糕、罐头。提则提了,但没人响应,年关将近,又在跃跃欲试地准备出去送礼,愁煞人也。 非常美文
   礼尚往来,人际交往必不可少,逢年过节相互探访、拜年,礼节过去也就是了。礼物还是免了吧,居家过日子,“礼”多人也怪。
  
   《国际会议》
   北京发来一份会议请柬,邀余参加一个国际学术会议。这几年类似的会议铺天盖地,有的是挂羊头卖狗肉名不副实,有的是借机旅游纯为赢利,此次被告知一定是国际的,好奇心唆使应邀前往。
   此次国际会议的确不同凡响,两千多人的大会,一多半是来自全球各国不同肤色的外国人,国内学者仅占三分之一,游弋在老外的人群中,充耳听到的都是外国话,心中不免感叹;按说咱也不笨,倘有这语言环境,不出一年外语不也得呱呱地?然而感叹尚未说出,烦恼便接踵而至,一进会场就有点儿发傻,不但会议交流、发言提问都是外语,连会场通知也一色儿的外国话,其实前年去深圳开国际会议,就曾遭遇过这般尴尬,但那只是半天,一咬牙就挺过去了,回来大发了一通牢骚,声言再不轻易参加国际会议了,谁知道好了疮疤忘了疼,如今又上了“圈套”,这次可是四天呐!开会听不明白,就注意观察会场情况,原来听不懂的大有人在,会场前三分之二基本都是黄头发的外国人,后面、墙边儿才有那么几小撮黑头发,看来也和我一样,并非文明礼貌,而是语言障碍,不好意思往前坐,此刻心里不免有些忿忿然;八十年代开国际会议,知道大家才疏学浅,外国人讲学时备一翻译。九十年代社会进步了,大会多是同声传译,戴上耳曼就解决问题,进入新世纪,大概觉得中国都融入国际社会了,不应该再有语言障碍,一切都取消,然而,对大多数国人来说,外语水平还达不到这一档次,本人近年就不止一次地在中国人的“国际会议”上撞这钉子,实在有点儿伤自尊,一则埋怨自己不争气,乍就没学好这外语呐,二则埋怨大会太有些不顾及中国人的感情,因为毕竟还有三分之一听不明白外国话的中国人。 copyright verywen.com
   虽然是在国内开会,但外国人多,中国人成了“少数民族”。生活上要照顾大多数,饭菜都是西方人的口味,头一顿感觉挺新鲜,第二顿就有些发腻了,再吃下去便不是滋味了,五颜六色的色拉、果酱虽然好看,可吃到嘴里却味同嚼蜡,甚至反胃、恶心,真羡慕人家外国人,怎么就能吃得那么津津有味,难怪前些年有出国回来的同学谈感受,说要喝洋墨水,得先学吃洋面包,吃饭是留学生最先遇到的难题,果如其然,这“洋饭”真的很难咽,当初只是听说,此次竟不期而遇,来了把切身体会。在家时只有够档次的客人,才肯邀到西餐厅请吃顿西餐,此刻自己都奇怪,这东西怎么可以待客呢?一时间竟怀念起曾经发誓:一口都不想再吃的方便面来。
   与外国人厮混了几日,并非一无所获,自我感觉外国人的文明值得我们学习;两千人一起就餐,虽然是自助餐,也需要排队,此刻便显示出中国人的“聪明才智”,见有人缝就端着盘子挤进去,叨上一盘子就走,外国人对这加塞儿,似乎不屑一顾,有人缝也不去钻营,于是最后排队等候的都是外国人。餐桌也能分出国界来,可能是经过饥荒的缘故?总怕不够吃,眼睛大肚子小;或者是西餐中看不中吃?口味不对总要剩下一些,或者是家大业大浪费点没啥,习惯啦,国人餐后总是杯盘狼籍,残汤剩饭。而碗里仅剩下嚼不烂的骨头,甚至连盘子都舔得精光,甭问那一定是外国人所为。大会在长城举办开幕式,人多厕所少,一看厕所里人不多,一则内急、二则习惯挤着上厕所,便不管不顾地闯了进去,待回头一看,原来人家外国人都站在厕所外面排队呢,出来一个进去一个,不像中国人站在人家身后面等,顿觉惭愧得无地自容,赶紧转身退出来,到后面排队,这也许就是“淮南为橘、淮北为枳”的故事吧。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开会没听明白,但好像出了一次国,受到一次“国际主义教育”,也算不枉此行,免得有朝一日真的出国开会,让人家老外笑话咱是屯老二进城。当然没有学术交流的国际会议,多少有些遗憾,吃一堑长一智,再有这国际会议还是绕道走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美丽的神话

下一篇:过年·通书·打蜡烛 ——《带雨的云七十年感怀短文700篇》第684篇过年、通书、打蜡烛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