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我的知青生活

我的知青生活

时间 : 2019-08-12 00:29:40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第三女神    点击:Tags标签: 我的知青生活
(原标题:我的知青生活)

   知青,这个让现在的年轻人听起来感到遥远和陌生的词汇,在我们这一代不少人的心里,至少是在我的心里,感觉仍然是亲切的,甚至是美好的。
   1974年5月,我在我们当地一所知名度最高的中学(1942年由中共创办)高中毕业,随即便作为我市第三批(也是首批应届高中毕业生)知青,被统一安排到××公社××大队插队(即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应该说,这是我走出校门、走向社会的开始。记得那一天是5月25日,市里在当时最大的也是最好的一个剧场召开欢送大会,几百名脸上写满稚嫩的应届高中毕业生,胸戴大红花,兴高采烈地、充满憧憬地与前来送行的父母们共同坐在会场上,聆听了领导热情洋溢的讲话。我作为知青代表在会上发言,表达了我们到广阔天地去大有作为的决心,之后便带着行李乘上统一安排的解放牌大汽车,在喧天的锣鼓声和高昂的口号声中,离开城市,离开父母,离开自己的家,奔向各自的知青点所在村。

www.verywen.com


   按照当年上级的政策要求,一般是把知青安排在经济状况比较好的村子。因为在这之前我们这里已经接收了好几批省城来的知青,实在没有更多的条件好的大队可供安排了,所以我们这批知青被安排的大队,有不少都是经济状况不太好的,而我去的这个大队,实话实说应该属于比较穷的。后来知道,那时全大队的一个工值才7分钱,棉花亩产才17斤。村子里不通电,村民照明还用煤油灯。就是这样一个村,在全公社还是好的。当时的大队“一把手”,是已经当了19年党支部书记的38岁汉子,为人正直,作风正派,原则性强,执行上级的指示不折不扣,很坚决——这大概是尽管不是富村、却被确定为知青点的重要原因之一。
   村里没有经济力量专门为知青点建房子。刚到村时,我们被临时安排分别住在学校和学校对面的两所房子里,后来则让我们搬进了曾经的小公社(当时的公社大体上相当于更早时期的区,区下一级是公社。后来撤区并社,人们习惯上称原先的公社为小公社,以区别于当时的公社。我插队的村曾经就是原先的公社驻地,当时的公社相当于现在的乡镇)的公房里。3个男生都是单间,3个女生共住两间,另有一间专做厨房。尽管没有电,但这在当时是相当不错的了。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我们这个知青小组只有3男3女6个人,我是组长。因为都是同一所学校的同级同学,尽管不是一个班,但彼此认识,互相熟悉,年龄相仿,有共同语言,相处融洽。按照政策,我们的户口随迁到村。在村里,我们是集体户口、集体生活,所需粮油蔬菜由大队提供,6个人轮流值周在家做饭。别看我们原先在自己家里大都做过饭,但现在要独立完成每天6个人的伙食,还是有一定难度的,有时则不免闹出笑话。当时农村还是用大地锅做饭,需要烧柴禾,而我们过去谁也没有烧过。一次一位女同学值周做饭,赶上阴天柴禾潮不好烧,灶膛里光冒烟不起火。她怕被别人看到后笑话,就把厨房门窗全都关上,结果弄得满屋浓烟,呛得她两眼流泪直咳嗽,待我们收工回来饭还没做好。一个同学做手擀面,一共擀了6剂,切面条时面剂已经干了,切不成面条,结果我们吃了两顿面疙瘩。还有一次包饺子,错把醋当成酱油调了进去,结果大家吃得也挺香。我因为家中只有两个兄弟没有姐妹,父母上班工作忙,我年龄很小的时候就自己动手做饭、洗衣服、做家务,所以做个家常便饭还行,但我不会炒菜,因而大家都喜欢吃我蒸的馒头、我做的面条,不大愿吃我炒的菜,好在那个时候一周也炒不了几回菜。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我们几个人都被安排在村里新组建的林业队(也叫林场)干活。林业队包括我们在内共有20多个人,大都是年轻人,队长年龄稍大也就30来岁,还有一位年长一些的大队干部坐队。林业队主要负责在村西一片坡地上种树,地里有三间房子是队屋,队屋离知青点大概五六里路。我们每天早饭后带着午饭步行到林场,午饭在林场热一热,下午收工后回知青点吃晚饭。在林场,我们跟其他人一样地干活,坡地上挖坑栽树(梨树、桃树、苹果树),树空里种植药材(生地、菊花、红花),锄草、施肥、浇水;还试种了几亩墨西哥小麦(比一般小麦的收割期晚半个多月——这些说起来挺简单,干起来可真不易。栽树首先得挖坑,因为地力较差,树坑需要挖得足够大;积农家肥,既不能怕累,还不能嫌脏;浇水,因为是坡地,水流不过去,需要从井里打水再挑过去,一桶一桶浇到每个树坑里——这对于我们这些刚出校门的学生来说,既是个不小的力气活,更是个不小的考验。手上磨出泡、肩膀被压肿,那是常有的事,更不用说腰酸背疼了。但我们都挺过来了。以至后来有公社干部到村里来检查工作,都分不清谁是知青、谁是本村青年。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因为曾经是公社驻地,村里有个学校,周边一些村子的孩子也到这里来上学。那时尚未实行计划生育政策,来上学的孩子还真不少,虽然只是一所设在村里的学校,但小学、初中、高中都有,小学每个年级三个班,每个班50多人;初中每个年级两个班,每个班40多人;高中每个年级一个班,每个班30人左右。当时的学制是小学5年,初、高中各2年。有段时间,学校里急需一位代课老师,经过慎重考虑,村党支部选中了我,我很自信地接受了任务。学校安排我负责高中一年级数学、初中二年级生物和小学五年级音乐共四个班的教学。为了做好工作,我骑自行车回母校,找自己的老师借数学课、生物课教具;我不懂乐器,学校也没有教学用琴,我就教学生们乐理知识,教他们学识谱、学唱歌。尽管我从没教过课,但那一个学期,我所带班级的学生们,普遍反映我所教的内容听得明白、记得牢靠、印象深刻。代课期间,正赶上公社组织中小学生文艺汇演,因为我在初高中时参加过学校文艺队活动,还参加过市里的演出,所以这个任务当然地落在了我的身上。经过一番精心准备和认真排练,由我改编、5个小学生演出、反映少先队员学雷锋做好事助人为乐的小话剧和我与一名女教师合作演唱的男女对唱“祖国一片新面貌”,演出时赢得阵阵掌声,双双获奖,为学校、为村里争得了荣誉。 copyright verywen.com
   插队期间,市文化馆曾经抽调包括我在内的30多名城乡文艺骨干组成业余文艺队伍,到地区参加汇演并到各个县市巡回演出,我在原来歌舞、戏剧的基础上,学会了说相声。之后,市里又组织我们到各个公社和有关的大队去巡回慰问演出,我又学会了说山东快书。这些节目的演出,都深受观众欢迎。虽然下乡演出条件很差、很艰苦,需要我们自己迈开双脚,用地排车拉着服装、道具、乐器、行李,自己装台、卸台,住学校教室、机关会议室,睡地铺,但我们都很高兴。
   作为基干民兵,我曾被公社选派到市武装部参加迫击炮培训班。经过半个月的培训,我熟练地掌握了有关迫击炮的基本结构、拆卸、组装、瞄准、射击等要领,考试成绩满分,并有幸在最后的实弹射击时,除了每人试射一发炮弹外,又让我加射了一组三发急速式,即把第一发炮弹装进炮筒、撞击射出后,再把第二发炮弹装进炮筒、又撞击射出,再把第三发炮弹装进炮筒、又撞击射出。这时,就看见三发炮弹按照先后都在空中飞行,飞出三条大大的弧线,然后“轰、轰、轰”依次击中目标。培训结束,我带着配发公社的一门迫击炮回到了村里,并在之后公社组织的各个大队基干民兵会议上,作了迫击炮有关知识的讲解。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在村里,除干好农活外,我们还配合上级的中心工作,办黑板报、写标语、搞宣传,帮助村里人割麦子、打场、挑水,我还帮助一个人家修理过缝纫机。村里人待我们也都挺好,叫我们到他们家里吃饭,送给我们蔬菜、水果,听说我们谁家里有事需要回城,主动借给我们自行车。
   大队安排妇女主任分管知青工作。妇女主任姓唐,我们比照村里的年轻人,都叫她二大娘。她没儿没女,待我们就像待自己的孩子,我们都感到很亲切。有一次我出工时忘记了关窗子,突然下雨淋湿了被褥,她知道后不仅从家里拿来了被褥让我用,还拆洗了我的被褥。还有一次我不小心摔进水沟,弄湿了棉衣裤,她让我换上了二大爷的衣裤……这虽然都是小事,但对于我们这些远离父母照顾、刚刚走出校门、还不到20岁的年轻人来说,感觉是很温暖的。
   我在村里一共只待了16个月。小平同志第二次复出的当年9月,按照国家政策,大队党支部第一个推荐我上了铁路某电务学校,我从此离开了这一生中时间虽短却受益匪浅、感情纯真亦温暖身心、足可以称之为第二故乡的地方,开始了我人生的第二阶段。在铁路上摸爬滚打了10年之后,我调回了家乡,在市委机关工作了13年,然后在一个实行省下垂直管理的执法部门担任了11年一把手,现已退出领导岗位。
非常美文

   后来得知,另外5个同学,一个男生第二年参军当了兵,复员到某部门工作,又乘改革的春风下海做起了生意,掘取了第一桶金后,转行做起了文学网站主编;另一个男生返城后分配到供销系统,两个女生进了一家大型国企,另一个女生卫校毕业分配到一家有着百年历史的大医院。其中一男一女成为了夫妻。
   这是一段历史,一段令人难忘的历史。
   这是一个记忆,一个难以忘怀的记忆。
  
   (2013-01-25)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大马哈鱼在哭泣

下一篇:眼泪与钻石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