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回首 

回首 

时间 : 2019-08-12 02:05:25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木伯    点击:Tags标签: 回首
(原标题:回首 )
——“八国集团”四个人
   人的一生由很多偶然构成,一个很小几率的偶然发生以后就变成百分之百的必然了。但是所有的偶然也都在一个固定的必然框架内,很少甚至完全不能跳跃。就如同一个人一生会搬几次家换几个工作,而一般只有一个家乡一个国家一样。然而,也有个别例外。以下这四人就是四个偶然构成了四个特色的历史,从他们身上折射了一个世纪的世界变化,仅仅这四人简直就构成了八国集团。尽管特殊,也算一个代表,品位一下更觉世事的沧海桑田。
   历史似乎已经太久远了,可也不过五六十年,似乎不该被遗忘。记得一个伟人说,如果经历历史的人在体味历史可悲的时候,后人不觉其悲反觉可笑,那么就意味着这段可悲的历史还会重复发生,以便让那正笑的后人也感觉一点可悲的味道。但愿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回不去的家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安先生当年是东北某企业职工,作为一名朝鲜族同胞享受祖国大家庭的温暖。三年困难时期,这企业饿死不少人。安先生就勇敢跨过鸭绿江回归了朝鲜,甚至自己的老婆孩子也留在了这边。至于当初对他们是否有过什么承诺,他自己是为了一个什么理想,还是为了一口活命的口粮,已经无法考证了,反正现在这边的人们早已构成了新的家庭,过着和13亿人相似的日子。
   四十年过去,早已没有了安先生的音讯。忽然接到一封从朝鲜发来的信函。信的内容无从得知,安先生的现状大概也可以揣测的到吧,只是不知道如今的家人还能为他提供什么帮助?面对滔滔的鸭绿江水,面对来往的鸭绿江大桥,除了叹息,还能干什么?就是鸭绿江水枯了,就是安先生还有当年的力气和激情,他还能回来吗? 非常美文
   堵不住的墙
   杰克曾是一位东德援华建设项目的专家。在中国工作了三年,与很多中国人都有着很好的交往。当然,作为东德派出的专家,大概首要条件也要是一名共产党员。那年头,他们也参加中国党员的党支部会议,甚至帮助讲解原版的马克思著作。
   三年结束时,他离开中国回“家”了。后来知道,回的家并不是东德,而是一墙之隔的西德。他是如何实现这个目的的,东边是否还有什么亲人,西边的日子过得怎么样,当然没人刨根问底。至少知道他是费了很大周折的。不知道在大墙这边,他是否怀念自己的故乡。而如今大墙拆除了,杰克还会回故乡看一下吗?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身份,带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呢?
   忘不了的情
   小李庄最近得了一笔横财---从台湾送来200万元,专程送给村里改善交通条件并建个校舍。后来村里人才知道是李二癞子办的好事。当然这个名字现在谁也不会叫了,统一改称“李先生”。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李先生是当年的国民党兵,随国民党队伍逃到了台湾。在当兵前他已结婚,但没孩子。父母和妻子都没挽留住二癞子的心,还是抗起枪走了。村里人本来对他也没什么好印象,当兵以后的事就都认为死了。自然老婆也改嫁了,而且在文革期间也遭了些罪,不过还活到了现在。
   就在人们已经淡忘这个名字的时候,这老头找回来了。还带着一个台湾出生的女儿。第一次只带了些礼物给村里的百姓,还知道一样的叔叔大大婶婶的称呼,大家尽管高眼相看,也并没特殊礼遇,呆了半天就走了,甚至没有吃一顿饭。
   然后就是给了这笔钱,然后就是很快第二次回乡了。不知道是他的身份变了,还是长相变了,这次县政府和乡镇各级领导都来了,还要热烈接待。老头面对那么多领导,磕磕绊绊也不会说什么话,吃了顿饭就坚持回村来,还在村里住了两天。
www.verywen.com

   问老头为什么送钱,老头说到村子的路太难走,汽车都过不来,不修一下咋行?问为什么还要修学校,老头说看着前妻的孙子孙女们还有没上学的,觉得对不起他们。如果自己当年认字,就不会是现在这样子了。问他两岸统一的意见,老头说当年也都是中国人,怎么就这么狠心,互相就是你死我活的打仗。现在不打仗了,再也不能打仗了。如果中国发展胜过台湾了,那统一还有什么难度?问对大陆的看法,老头说当年八路的队伍有百姓支持,而国民党队伍只是几个有钱人出力,当然八路会胜。现在八路掌权也这么多年了,看村子比当年也好不了多少。一个政权不为百姓谋利,怎么能得到百姓支持,怎么长久呢?你们的钱上印着毛泽东,我们的钱上印着蒋介石,不都当钱花吗?钱有什么用,给村里修修路建建校,那是积德啊。
   家就是家。当年心野,说当兵就走了,对不起父母妻子。现在有点钱了,年岁也大了,还是想家啊,就是家不好,也是家啊。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跨不过的洋
   一个掌管50亿元资产的企业老板和一个美国街头饮料店的东家,似乎很难联系在一起,可这确是同一个人。
   当年的老板也是个知识分子,应该说懂得技术,应该说了解企业状况。只是当技术员变成老板以后,身份变了,眼睛高度变了。原来坐板凳和邻居下棋称兄道弟,现在隔着奔驰玻璃就不认识了。原来一间不到二十平米的小房看着老婆野开心,现在二百平米的别墅没有几个小密怎么能满足?原来拿钳子扳子的手面对冰冷的机器,现在拿话筒的脸对着的是人们的微笑和闪光的摄像机。原来知道亩产500斤就是好收成,现在属下完不成亩产万斤就要受罚了。
   这样几年下来,老板派头来了,劳模、先进、代表的荣誉也来了,兜里的钞票也跟着来了。只是在他自己来的同时,企业的金库越来越瘪了,职工的队伍越来越散了,工程的机器越来越烂了。看着一切已经不可挽回,最后,老板的身份也不要了,换成一张出国机票了。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如今,拿着洋文的护照,看着货架上的饮料,晒着美国的阳光,偶尔打个盹,不知道是觉得终于达到目的了呢,还是怀念曾经当老板的岁月?
  
   文 / 木伯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江山散文】我的诗与思

下一篇:你给我的凄美的爱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