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联盟★散文』花脸与流浪

『联盟★散文』花脸与流浪

时间 : 2019-08-12 03:27:00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香尘    点击:Tags标签:
【花脸】
  
   花脸是我家里曾经养过的一条狗,浑身雪白,惟独脸上有黑、白、黄三种颜色。整张狗脸以白色为主,黄色两圈围住了眼睛,黑色从额头一条粗线至鼻梁。
   母亲一直说我家是狗肯呆的地方,村上以前到现在活过最长寿的三条狗都是我们家养的。它们分别是花脸、流浪、大黄。花脸是在我出生后半年开始养的,一直活到我上小学二年级,因为当时禁止养狗而被屠杀了。流浪到我们家已经是条活了好几年的大狗了,是我三年级时某天父亲去卖菜回来时它跟着父亲回来的,它在我家过了七八年的光景后在某天失踪了大概又去别的地方流浪了,再也没回来。大黄是我读初一时亲戚家硬送来的,它将近活了十二个年头,可惜也不是寿终正寝的死去法。
   花脸是哥把它从它刚出生时那个主人家的孩子手中救回来的。那家人家的母狗下了五只狗崽,等养到狗眼睁开会走路时,主人只留了一只,把其他四只交给孩子送掉,没人要就扔掉。那时侯肯养狗的人家很少,被人养的狗也都没模没样、皮包骨头,哪有多余的东西给它们吃。哥看到花脸时是在托儿所,那家的孩子把四只小狗带到了托儿所,它们被大孩子们残酷地折磨着。哥说他们把过年放剩下的鞭炮塞进狗耳朵里放,一只在经受了两次后七窍流血而亡,一只被炸烂了耳朵后奄奄一息,还有一只正在受刑时,花脸趁孩子们不注意,偷偷躲到了三岁的哥哥脚下。哥最后用五颗玻璃弹珠换了花脸,然后他抱着它一整天,怕一不留神那些说话不一定算话的孩子炸了花脸。 www.verywen.com
   花脸起先在我们家不叫花脸,哥一直叫它汪汪。哥说我三岁那年的某天,不知打哪儿学会了大花脸这词和意思后就指着原先叫汪汪的花脸叫起了花脸,以后家里人就开始花脸、花脸地唤它了,而汪汪也欣然接受了我赐给它的这个名字,仿佛是一种荣耀,从此它跟我比跟它的救命恩人我哥还要亲密。我哥一直不肯承认花脸比较跟我亲的事实,他说那是看我小,他就命令花脸每天跟在我屁股后面的,这叫保护,懂吗?
   花脸是母的,一般母狗在两年后就成熟了,会交配、下崽。我家的花脸在它那时候的狗儿当中是鹤立鸡群的。因为总是我走着,温柔娇小体态的花脸前前后后优美水灵地打转跟着我,而尾随着的总有好几条村上比较壮实的公狗,说壮实其实是皮包骨头,只是骨架比别的粗壮些罢了。花脸是确确实实丰腴的,皮毛油水光亮,我和哥是从不让它饿着,自己有好吃的总会分它点。母亲说花脸是很特别的,因为它一生都没有下过崽,而当它想下崽的时候却因为死亡的到来而被终止了。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这句话也能用到狗身上,花脸一生后面总有几只痴情的狗追随,它的美丽或许在那些狗眼里散发的是皇后级的魅力吧!若干年后,每当我回想起花脸,我就疑问:花脸是否存在着它幼年的记忆,它是否有着沉痛的心灵创伤,是否恐惧着自己姐妹的故事在下一代被残酷地重演,是否因此而封闭了自己母性的一面? 非常美文
   因为花脸的魅力,其他孩子甚至很大的孩子都不敢欺负我和我哥,那是有例子的。我家有亲戚是住在市区的,每次来我们家时总会带许多好玩的东西,哥哥因此而拥有许许多多美丽的玻璃弹珠。一年级时他央求母亲给他做了一个半透明的纱布口袋,每天往里面装上不同花色、大小的弹珠子,挂在胸前炫耀。他太小不懂得类似钱财不可露白、怀璧其罪等这些个道理,结果没几天被几个五、六年纪的大孩子给盯上了,他们在学校里抢光了他当天带去的宝贝,还被威胁着放学后回家把弹珠全带了给他们,来幼儿园接我时眼泪还没干,脸上还有个很深的巴掌印。每天花脸都会送我到幼儿园,再在放学时在门口等我。回去经过大操场时,看见那些大孩子们正兴高采烈地打弹珠,我冲上去拿了一把说那是我哥的,一个孩子推了我一个跟头,我痛得哭了起来。这时候,花脸窜了过去,一口咬住了那孩子的裤管,撕扯起来,旁边的一个孩子见状过来想踢开花脸,追随花脸的狗儿看见花脸受侵犯,当即纷纷扑了过去……那些孩子没有受到狗对他们任何肉体的伤害,不过受到精神的惧怕,不只是惧怕我们,惧怕更甚的是回家怎么向父母交代,那个时候做一条裤子不是很容易、随便的,这也是他们成长过程中懂得不可欺负弱小这个道理所付出的代价。 www.verywen.com
   花脸在我童年是我最忠诚的守护者,它陪伴我的时间比我父母、我哥及我的朋友多得多。没有玩伴的时候,我就训练花脸跳山羊、抢球,和它比赛跑;寂寞的时候,我就找个能晒到太阳的草堆半坐半躺,一手搂着忠实蹲在我身边的花脸的头,我专注着发发呆、唱唱歌或对花脸自言自语。有一个草堆是我和花脸最喜欢也经常呆的,它靠近小河边,在很多草堆的包围中,外面是看不见的,总是小小的我和小小的花脸在草堆之间的缝隙钻来绕去才能到达的。在河的对岸能一目了然望见这个草堆,我和花脸能一目了然看见小河的清澈、对岸田野的葱绿,太阳能一目了然看见我和花脸懒洋洋地窝着。后来,这个草堆竟成了我出卖花脸并使它惨遭杀害的罪证。
   那一年,因为很远的村子某家的狼狗咬了自家主人的孩子,那个孩子不幸得了狂犬病死掉了。人们不知是出于害怕还是什么,就开始了禁止养狗的运动,想养的话就带狗去打针,一针要二十元钱。二十元可是一家四口人一个月的伙食呢,只能图个温饱的时候,村子里谁家肯为一条狗命花钱?花脸再怎么被喜爱,家里也没能力留它了。因为一条狗犯的错,而使全部的狗面临被人类残酷屠杀的命运,是否人拥有的权利太过大了,轻易就更改了他们认为低贱的狗的命运。如果有比人更高级的事物存在,而有一个人做出了让他们觉得有危险的事情后,他们决定全部屠杀人类时,那些低贱的人会不会后悔他们曾轻易主宰并屠杀了狗的命? www.verywen.com
   花脸开始恋爱的事情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它看上了村子东边文艳家的狗,那条狗叫小马。小马是洛阳来的,文艳的大伯上山下乡去了洛阳,小马是文艳去她大伯那儿玩时带回来的。因为洛阳有个白马寺,加上比起村子里土生土长的那些狗儿,它是英俊非凡的,所以就叫它小马了。美丽的花脸这些年或许就是为了苦苦等候这位未知的远方的意中人的来到。二年级的时候,花脸跟着我的时间越来越少,我总能在田野里或堆柴禾的场子里看见它和小马嬉戏的身影,一个雄姿风发,一个小巧玲珑,极为和谐恩爱的一对。
   小马和花脸是同一天死的。小马是早上,孩子们上学去了以后,它的主人亲手把它吊死在一刻老树下。我不知道花脸是否看到了这一幕,我不知道花脸那时刻是怎么度过的,我只知道它或许是考虑到了自己的命运,或许想静静回想小马,它大半个白天躺在了那个草堆里。 www.verywen.com
   放学回去后,母亲说花脸上哪儿去了,一天没看到,去找找看。我没想到那些卑鄙的大人竟盯梢我这么个小孩。我看见花脸的时候,它毫无生气地躺着,眼睛仿佛曾流过很多的泪,红红的。我伸出手抚摸它,它也没如以前那般欢快地回舔我的手。我正想着花脸到底是怎么了的时候,两个被大人利用的男孩来到了,并不顾我的撕打喊叫,抱走了它……
   我远远看见他们抓了花脸扬长而去,那时候仇恨痛苦占满了我的心,我哭喊着,诅咒着他们,却无能为力。我像受了伤的动物再次窝进那个草堆,为可怜的花脸流起悲伤的泪。文艳说她家小马早上就死了的时候,我明白花脸和我躲在草堆里的原因是一样的,它为小马,我为它。
   父母亲说,没办法呀,自己养的实在下不了手,可也不能阻止别人的强制执行吧。那个从我手中抢走花脸的隔壁的孩子皮猴兴奋地对我说,我看见你家的花脸是怎么死的,他们把它绑在树上,用榔头敲死的,扒了皮准备烧狗肉吃呢。你知不知道你家花脸被剖开肚子时,发现这只不下崽的母狗肚子里竟然有三只刚成形的小狗,他们说是奇闻呢……我和哥把说得眉飞色舞的皮猴和另外一个男孩痛扁了一顿后,回家哭了很久。以后,那个我和花脸共同的草堆我一次也没再去过;以后,不管什么地方,我看到狗肉肯定会呕吐不止。 verywen.com
   我长大以后,看到嬉戏的狗儿,就忍不住想起花脸、小马和他们未出世的三个孩子。我想着花脸死的那一天心肯定早死了,我想着自私的话那时候的花脸应该正想求死,我想着为了肚里的宝贝,为了好不容易敞开的母性,花脸肯定极其不愿意死的。人安慰人总说,为了孩子应该好好地活下去啊!可他们却没有让一条怀着孩子的狗,一条想为着孩子活下去的狗好好地活下去啊!
  
   【流浪】
  
   流浪如它的名字,它的确是一条喜欢流浪的狗,它具备了许多因流浪而形成的独特气质:孤独、桀骜不驯、深藏不露。
   我一直无法把流浪当成是真正自家养的狗。
   很久以前的某年某天,是寒冬时节,父亲去卖菜。那时候卖菜是起得很早的,大概凌晨两、三点就起床,父亲要骑自行车三个多小时从郊区骑到市区的小菜场里卖,自行车得驮一两百斤的蔬菜呢。父亲说那天他卖完所有的菜已经是八点多钟了,就选了个小吃摊坐下,要了碗热腾腾的羊肉面。吃到一半的时候,觉得腿边有什么东西在磨蹭,他低下头看到了流浪——一条黑白杂毛、摇摇晃晃站立着的大狗。父亲说他那时就觉得流浪的独特,因为它并没有抬着头用乞求的眼神望父亲,而只是无力依靠着父亲的腿歇息着。那一根根突出的肋骨和深深扁进去的肚子,父亲知道这肯定是条饿了不知道几天的狗了。出于可怜,父亲扔了点吃的给它,流浪这才抬头望了望父亲。父亲说吃吧,好添点力气去找食,流浪这才吃了起来。流浪跟着父亲,父亲起先是不知道的,路骑了一大半才发觉,怎么赶也赶不走,无奈把它领回了家。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自从花脸死后,我家甚至整个村子都有一年多不闻狗吠了。母亲说父亲这不是把一条狗往黄泉路上带吗。全家骂它、追着赶它依然没有把流浪赶跑。父亲说它这算是认命了,我们也没办法,看它的造化吧。我不太喜欢流浪,因为它占了花脸的窝、饭盆,而它却和花脸一个天、一个地的没法比。它倒是蛮喜欢这个新家的,我拿扫把赶它,它非但死赖着不走还咬了我一大口,我左手的食指至今伤痕还在,是个犬牙交错而成的之字形。
   第一年我诅咒流浪被那些坏蛋抓了杀掉,可它很机灵,每次都顺利逃了。或许以前它的经历使它拥有比常狗更敏锐的嗅觉和感应,以后的几年里,如果我们发现好几天流浪没现身了,那说明这几天肯定有捕狗杀狗的人在村里走动过。我不可能知道流浪去了什么地方,干了什么,不过每次流浪回来的样子是不一样的。有一次,流浪离开了很久,大概有两个多月了吧,父亲说它肯定到别的地方落户去了,本性难移啊。父亲没有说准,流浪回来了,样子特别凄惨。我首先注意到的不是流浪有多脏多臭,而是它的屁股上赫然插着一把大叉,周围的毛都被血粘着,引着很多苍蝇附在上面,流浪没走进我家大门就趴倒了。父亲说流浪肯定是强撑着想回来和我们大家告别的。

非常美文


   流浪活下来是个奇迹,也归功于它拥有的特别顽强的生命力。流浪受伤的样子让我想起了花脸的死,我终于原谅了它对我的伤害。我去卫生院要了一大瓶消毒水和黄纱布,每天放学后就替流浪擦拭、上药。我以为我对流浪的照顾它应该感恩戴德的,至少能有花脸对我的一半好吧。好了的流浪看我的眼神是稍微温和了,它依然不摇尾巴,依然不肯让我摸,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不由让我感叹它的有个性!
   太有个性的流浪有一点至今对我们全家来说是一个迷,那就是它的性别。它时常的失踪,这让我们只顾惦记着它的存在,它是否会回来的问题,而让我们忽略了性别问题。它喜欢孤独地与一切事物保持距离,包括它的同类,因此在我家的八年里我们从未见过有哪家的公狗或母狗和它在一起呆过,这也使我们注意不到它的性别问题。更有趣的是,常听别人问别人你家的狗是公的还是母的,却从来没有人来问我们流浪是公的还是母的,我们因此也懒得知道流浪的性别问题。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我的家对流浪的一生而言,或许只是个比较熟悉安全的旅馆。八年的时间,几乎有五年它依然东奔西跑地在浪迹各处,仿佛是它生命本身的一部分。如果狗也存在着各种什么家的话,那么我想流浪肯定是旅行家;如果狗旅行家划分的话,那么流浪说不定如人当中的大旅行家徐霞客了,因为毕生都是在旅行着的。
   毕生都想旅行着,所以流浪在我家这个客栈呆了八年后终于头也不回地踏上新的旅途。也或许后两年里,大黄的到来让它感到我们一家人对它的关注太不够而失望了;也或许逐渐年老体衰的流浪并不服老想证明自己依然还有活力,想把生命再次推向辉煌吧,这比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精神是更上一层楼了。总之,流浪继续流浪去了,而我们一家真的没有关注太多,只以为它如以前一样离开些日子会回来的。很久以后,父亲说流浪大概死在外面而没能回来了吧,我固执地坚持说它肯定如突然想来我家般突然想离开了。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我很羡慕流浪。它未知的结局常让我回荡:在阳光下慢悠悠走着的流浪,前面是茫茫的无边的,或许是田野,或许是房屋;后面是被它征服而无撼了的生命旅程;抬眼是蓝天白云的辽阔;脚底是土地水泥的厚实;身上是阳光清风的洗礼……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招魂

下一篇:散文《为生命呐喊》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