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风影流光里的牌楼口

风影流光里的牌楼口

时间 : 2019-08-12 03:36:46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潮仙    点击:Tags标签:
风影流光里,伊人独立;似水年华中,为爱痴迷……
  
   ——题记
   牌楼口,是一条古街的名字。我从小就是在这条古街里长大的。记忆中的牌楼口,很苍老,也很破旧,低矮残颓的瓦屋,苔痕斑驳的墙壁,狭窄幽深的巷陌……在年年岁岁的风影流光里,诉说着它的历史。
   古街为什么叫牌楼口?事实上,那里早已没有什么牌楼,只有十余株泡桐,夹道而植,枝柯交接。从小,我就听坊间的老人们说起这个街名,演绎着不少美好的故事与传说。
   相传明嘉靖年间,古街上兴建起了一座颇具规模的寺院——泰山殿。寺院因为毗邻京杭大运河的渡口,因而香客终年络绎不绝……建成以后,寺院高僧频出,信众甚多。加之该河渡是方圆三百里地方的漕运要道,“运河经济”的繁荣,成就了泰山殿的兴旺。据史料记载,当时寺内,殿阁重重,斗拱飞檐,金碧辉煌,气势宏伟,佛道合一,塑像千余,河水萦绕,绿荫盖地;寺外,松林苍翠,菜畦如茵,是明清时期名播江淮的巨刹。后来,清乾隆皇帝下江南时,路过此地,因惊叹于寺院的宜人景色和恢宏气势,曾欣然题下“天下第一名山”的匾额。一时间,泰山殿更成为江淮一景。自此,香火更加繁盛,商贾亦纷繁云集,成为了小城的中心。据说,牌楼也正是那时候竖立起来的。因此,古街得名——牌楼口。我儿时就听老人们说过许多关于牌楼口的美丽传说,什么观音娘娘送子老妪,玉皇大帝显灵治病救人,董永和七仙女下凡到此处为子嗣祈求平安……现在回想起这些点点滴滴,知道都是些市井的笑谈趣话,只是内心里一个又一个魂牵梦萦的美梦。梦醒了,就发现所有的风影流光都己消逝不见。 非常美文
   上个世纪的五、六十年代,由于大火的蹂躏和人为的洗劫,泰山殿逐渐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就连那牌楼也在“文化大革命”中不复存在,只有这街名,隐约着历史的背影,提醒着它曾经一段光辉的岁月。
   童年记忆中的牌楼口,很静,静得可以聆听邻家屋檐上的落雨声,可以感觉风吹窗棂的呼哨声,可以读懂“华灯一城梦,明月百年心”的诗句。悠久的佛家文化,深厚的历史积淀,赋予了古街祥和、淳朴、善良的民情,那时居民间的关系很是融洽与热络。一个四合院居住的几户人家,不仅相濡以沫,而且休戚与共。邻里间互帮互助,不分彼此,就像一个大家庭,年长的慈爱可亲,年少的乖巧懂事。院子里几乎家家都有夜不闭户的习惯。难怪如今一碰到搬家到城郊高楼居住的老街坊,总免不了彼此感慨一番寄居高楼的不便与陌生感。
   我的家就坐落在泰山殿原址的东山脚下。我的太爷曾是这里富甲乡里的士绅,拥有近百亩的土地和百十间的房产。在解放前夕,太爷为了躲避战火的侵扰,乱世的蹂躏,变卖了田产家当,收拾了黄金细软,拖拽着全家老小离开了这里,去外地谋生。 非常美文
   岁月更叠,四季轮回。看窗外,云卷云舒,花开花落。叹人间,悲欢离合,阴晴圆缺。二十年后,我的父亲又辗转回到了这里。三十年后,我的爷爷也从外地退休重新回到了这里。四十年后,爷爷长眠在了祖屋西厢房的大床上。
   爷爷去世以后,我们一家便搬离了牌楼口,逐渐地,祖屋成了一处杂草从生的废园。
   风影绰约,模糊了谁的弹唱;流光飘忽,扰乱了谁的情殇。庭院中,桐花飘落了一岁又一岁,萱草吐绿了一年又一年……是谁的冥想,渲染了游子的诗行;是谁的悲伤,濡湿了离人的衣裳!
   成家以后,我有许多次打牌楼口经过,发现街道上看到的大多数是些古稀老人,他们静静地坐着,静静地看着孩子们一天天走出古街,看着古街一天天走向没落……我不知道应该快乐或忧伤,但我心中所清晰的是走在街巷里回家的感觉。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东西南北的现代气息正在冲击着宁静。牌楼口似乎已经定格在人们的记忆之中。有一天,牌楼口会完全成为遥远的记忆吗?
   近两年,地方政府为促进本地旅游业的发展,加强了老城区的保护,并投入资金对牌楼口重新进行了一些整修,翻建,正极力打造“牌楼口民俗文化”一条街。目前,己初见成效。牌楼口不仅吸引了不少外地的观光客,同时,也吸引了不少原住民回迁。牌楼口正在恢复往日的生机。
   久违的牌楼也被重新竖立起来了。这高耸的牌楼,是古街的图腾,诉说着古街的过去、现在和将来。这古老又年青的牌楼口,是我们城市的眼睛,也是时代变迁的见证。
   日前听说,地方政府还有了重建泰山殿的计划。
   风影流光指间弹,古寺牌楼明月心。
   昨夜,在梦里,我又见到了爷爷。梦见他老人家正摇着蒲扇,在自家庭院的梧桐树下乘凉,那么气定神闲,那么怡然自得……爷爷,你是否正在祖屋里等着我们回家?人和物,已非当年模样,美好与忧伤,蓦然回首旧梦乡!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此时此刻,我伫立在袓屋的庭院中,抬头仰望一方晴空……
   “岁月啊,你带不走,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兴亡谁人定啊,盛衰岂无凭啊,一页风云散啊,变幻了时空。聚散皆是缘哪,离合总关情啊,担当生前事啊,何计身后评……”风影流光里,是毛阿敏在清唱一曲《历史的天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散文诗歌创作散论

下一篇:泉城观趵突泉之涌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