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流年*紫色雨露』它们·他们·神们

『流年*紫色雨露』它们·他们·神们

时间 : 2019-08-12 03:42:20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王必昆    点击:Tags标签:
1.它们
   在马鞍底,大地上的它们很自由,想怎么活就怎么活,想怎么长就怎么长,一切全凭天性。它们是植物,它们是动物,它们是大地上的生灵。
   这是一个没有统治者的自然王国。
   水,土,阳光,成就了它们。水是山有多高,水有多高的水,源于高山的水源,密如血管的河流,清冽甘甜的山泉。土是山岭、山谷之土,或厚或薄,或肥或瘦,覆盖在大地上,包裹在石岩间。阳光是灿烂的阳光,绚烂多彩,照着天,天成蓝色,照着云,云成彩云,照着大地,大地成绿色。
   马鞍底没有尘埃,它们没有尘埃,尘埃都落在寂静的大地上,大地上的一切生灵都是透明的。唯人类的心中飘荡着尘埃,只有少数人心中的尘埃能落下。
   马鞍底是绿色的世界,是它们的世界。大地上或森林,或草地,或庄稼,随四季变幻着丰富的绿色,有草绿、翠绿、黄绿、粉绿、浅绿、中绿、橄榄绿、丛林绿,绿绿相映,细微得难以分辨。最熟悉它们的是马鞍底的少数民族山民,他们活在它们的世界里,从小耳濡目染,大多能认识一二百种植物和几十种动物。即或这样,所识数量也仅仅是它们的一部分,还有多少不知名的动植物默默地繁衍着,成为这个王国里不受干扰的生命。 www.verywen.com
   人类把地球上的它们分为了名贵的、低贱的,然后大肆砍伐、猎获名贵的,垦毁、践踏卑贱的,直至它们濒临灭绝,再去圈定国家保护植物和动物。幸存于边疆,幸存于偏僻的马鞍底,成了北回归线附近的生物基因库,成了地球上的一片净土,使它们得以繁衍生存。
   在马鞍底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生长着它们中的一些名贵者。比如红豆杉、桫椤、福建柏、鸡毛松、鹅掌楸、红花木莲等,都是国家一级、二级保护植物。比如巨蜥、蟒蛇、眼镜蛇、蜂猴、穿山甲、凹甲绿龟、岩羊、麂子、白鹇等,都是国家一级、二级野生保护动物。而以箭环蝶为主的珍稀蝴蝶资源,已被地方立法保护。长在原始森林中的各种名贵兰花、药材、草果、香菌、木耳、白生、竹笋、蕨类等野生植物,也非常珍贵。
   我喜欢它们,尤其它们中的植物。植物柔弱,却又坚强,大胆。植物易折易砍,抑或烧毁,但不悲伤,不自杀,只要根系连着土地,又能癒合伤口,继续生长。植物比动物更大胆,敢于在阳光下生长,在悬崖上投生,跟随季节的轮回,自生,自长,自衰,自落。花开迷漫,落地成佛。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每一株植物都是令人敬畏的,生命和世界就在那一枝一叶上。正如《华业经》所说:“佛土生五色茎,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老子》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在原始森林中,古树有荣有枯,荣的任它荣,枯的任它枯,一切道法自然,这就是生命的秩序和真谛。
   也许陌生的动物会给人恐惧,而陌生的植物却让人欣忭。我在马鞍底的森林世界,就看到了许多稀奇的植物。在拉灯河峡谷,生长着远古而来的高大乔木桫椤、董棕,枝叶繁茂,恍惚闪动着侏罗纪时代的影子,这些植物曾是恐龙嗜好的食物。而在山顶上,高高地耸立着几棵孤傲的大树,定是望天树无疑。前些年我到西双版纳州勐腊县补蛙自然保护区,认识了望天树这一树种。望天树又名擎天树,1975年才由云南省林业考察队在西双版纳的森林中发现。该树是森林中的“巨人”,高可达80米,常常比周围大树高出几十米,很易辨认。有关资料说望天树大多分布在东南亚一带,在中国只有西双版纳的补蛙和广纳里新寨至景飘一带的20平方公里范围内才生长,它是热带雨林的标志树种,是国家一级保护植物,是云南特产的珍稀树种。后来我到红河州绿春县坝溜一带的李仙江漂流,一边属绿春县,一边属普洱市江城县。那一带的李仙江沿岸也有不少望天树,从江面仰望,更是直通九霄。这次在金平县马鞍底乡拉灯河二台瀑布的山崖上,又看到了几棵刺破青天的望天树,可见望天树在滇南的河谷森林里仍有踪迹,只是植物学家尚未发现罢了。
copyright verywen.com

   就在拉灯河的峡谷中,我看见一个彝族妇女和一个少年从高山上拖着几根10多米长的藤条下山,原来这就是编制藤椅的原材料。已剥皮,光滑,结实,柔韧。经他们介绍,我在悬崖边认识了这种能做家俱的藤本植物,比拇指粗,嫩绿色,无叶,全身长满尖刺。混杂在丛林中生长,完全就是一根长着绿色刺身的藤条。寻找藤条不易,砍刺条、剥刺皮不易,拖藤条下山崖更不易。我不知勐坪的那母子,那天找到的几根藤条能卖多少钱,供孩子上学又要找多少藤条。我庆幸认识了藤这一植物,坐藤椅睡藤床的人,有几人知晓这是深山中刺身的白藤、紫藤呢。而在马鞍底乡石头寨,我还见到了边疆人常吃的臭刺毛这种植物,灌木,枝头上发出细嫩的绿叶茎,闻之奇臭,吃之异香,可切碎煎鸡蛋,或配小米辣生拌,实属山珍。
   在马鞍底,我看到了许多鲜艳的苔藓,有绿色,有青色,有黄色,有红色,有黑色,颜色浓密,如油画一般。最喜欢拉灯河畔、石头寨等地岩石上的黄色苔藓,金黄,棕黄,青黄,砂黄,交错分布,渐次变幻,毛绒绒,细密密,一片一片地贴在潮湿的岩石上,很远就闪着金属的光泽。以前只见过绿色类的苔藓,却不知马鞍底的山中连卑微的苔藓植物也如蝴蝶一般艳丽。苔藓种类很多,但我们常见的很少,只有在原始森林里,才会有各种苔藓。树干上的苔藓多为墨绿色,岩石上的苔藓颜色就很多,不知是否与苔藓吸收了岩石中的矿物质而致颜色变异有关联。一个地方连苔藓都这么漂亮,可见造物主真是用心良苦。 www.verywen.com
   马鞍底的植物是异常丰富的,动物当然就少得多,这是大自然的原初状态,也是食物链决定的。人为的动物园里,植物少,动物多,就违背了大自然动、植物的比例关系,动物也就不可能活好。城市里,全是人群,植物少,动物少,且非野生,失去了自然状态,人也就活得不自然了。相比植物而言,动物凶残,好动,却又胆小,喜欢隐蔽在丛林里,让人和其它动物都看不见,威胁不到,生命中唯有植物可以信任和依赖。
   传说中马鞍底是有很多种类的珍稀野生动物的,但我们见不到,相互也不想见到,谁对谁都会构成威胁。在马鞍底能见到的最多的动物,是鸟类、蝶类以及虫类这些小动物。幽静的森林中,偏远的山寨里,到处可见自由飞翔的各种鸟,干净,自由,觅食容易。号称中华蝴蝶谷的马鞍底,自然是蝴蝶的天堂。蝴蝶的一生很短却很美,盛妆出场,为花醉,为舞痴,从美开始,到美谢幕,犹如一台舞蹈,唯美,利落,不求漫长。在马鞍底山上,我看到一个壮观的场景,几百只黑蚂蚁在搬运一条将死的大蚯蚓。前面有探路开导的十来只蚂蚁,后面又有压阵保驾的十来只蚂蚁,两侧有尾随替换的几十只蚁群,而更多的上百只蚁力,则是从头到尾拖咬着二三十厘米长的大蚯蚓,使蚯蚓周身全咬满蚂蚁,形成一条细密的恐怖的蚂蚁链。那巨大而笨拙的蚯蚓很无奈,不时扭动一下禁锢的身躯,抖落掉几十只蚂蚁,但狂欢的蚁群瞬即蜂拥而上,各就各位再次咬紧蚯蚓的每一个部位,浩浩荡荡地把这巨大的战俘朝家押运,那战争的场面着实让人震惊。我想到了一位女诗人的博客签名:像蚂蚁一样工作,像蝴蝶一样生活。这样的心态和想往,在云南马鞍底足以实现。

非常美文


   它们在马鞍底,跨越时空,过着生命最原初的生活。它们是马鞍底的主人,是地球的幸运儿。它们,永远是一个未知的领域,永远暗藏着解不开的生命密码。
   我若迷惑,必因你的笑靥。
   2.他们
   他们是马鞍底的原住民,他们有苗族、瑶族、哈尼族、彝族和汉族,他们有18000多人,分散居住在星罗棋布的村寨中。
   他们是农耕者,活在人类古老的农耕文化里。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他们在梯田里种稻谷,在旱地里种包谷、苦荞、马铃薯,还在菜地里栽白菜、青菜、铁头白、萝卜、小米辣。他们养牛犁地,养马驮运,养狗作伴,养猪、鸡、鸭、鹅、猫热闹,也宰食。他们的寨子有鸡鸣狗吠,炊烟萦绕,有红白喜事,民族节庆。他们是大山的子民,靠山吃山,但求温饱。他们善良,朴实,勤劳,坚韧。他们不会为扶不扶跌倒的老人而犹豫,讨论,争执。他们没富可炫,也不哭穷。他们不吃白钱白米,不取不义之财,一切凭劳动所得。他们胆怯,羞涩,不会为不爱的人宽衣解带,不会被金钱遮蔽了双眼。他们的寨子很小又很老,是一个无头无尾的故事,流传着各种各样的民间传说。他们常为死去一个老人忧伤半年,常因女儿出嫁欢乐数月,也为一个坠地的娃儿激动几天。他们的男人要养家糊口撑门户,女人要结婚生育理家务。他们一生的路只有两条,不是上坡,就是下坡,他们没走过平路,就像城里人未爬过山路一样平常。他们的一生都在山脉上劳作,累了就跟牛马说说话,比较昼夜的长短和庄稼的好坏,还有那些丰满羞涩的瓜果豆菜,以及挂在田野和山寨里的笑容。他们简单地生,简单地活,简单地老,简单地死,像水墨画一样简约舒张。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他们不是大地的主人,也从来没有把自己当作大地的主人。他们敬畏大地,崇拜一切自然的神灵。他们对大地索取的很少,大地给予他们的却很多,有森林,有河流,有蓝天,有湿度,这一切生命之源滋养着他们。他们是大地的守护者,而不是破坏者。他们对大地不贪婪,只索取很少的一点。他们不砍伐森林,不开采矿藏,不截流发电,让大地肌肤完整,自然轮回。他们只开垦一些梯田,栽种一些坡地,对于河水,也只引一点舂水碓推水车,用竹沟引一些回家饮用。他们的村寨接满地气,身体接通地气,吃粗粮,干粗活,任凭天地养活。他们喝点自酿的包谷酒,吃点山上的野菜,这样生活就很有味了。病了,找点草药来医治,有什么病,山上就有什么药,只要用心,就能治愈。
   他们是山中的隐者,马鞍底并不因他们有人知,却因蝴蝶、森林、瀑布等为外界晓。它们引来了山外的我们,打破了马鞍底他们和它们的沉寂。据金平的老人说,过去红河两岸全是如马鞍底一样的森林,后来逐渐毁林种橡胶、香蕉、芭蕉等,虽然增加了几代人的收入,却让子孙后代没有了原始森林。西双版纳、河口、勐桥、蛮耗等地都是这样,无尽的橡胶林已经改变了大地的生态。马鞍底的拉灯河等河流,已被我们截流搞水电站,我看到那些裸露的河床,暴晒着满沟的石头,这无水之谷,还叫河吗? verywen.com
   我们是大地的破坏者,是大地的罪人,是贪婪的化身。我们不但自己贪婪,还引诱纵容诸如马鞍底一样偏僻山区的山民贪婪。如果把马鞍底的森林变成橡胶,把五台山的河流变成电站,我想蝴蝶谷也就没了,五台山瀑布也就断流了,马鞍底的他们也就哭了。
   他们确实是贫穷的,但请不要以脱贫之名来美化我们的贪婪。你对大地索取的越少,大地将给予你的越多;你对大地索取的越多,大地将给予你的越少,直至发怒。
   我敬畏大地,敬畏马鞍底的他们。
   我若思念,必因你的背影。
   3.神们
   马鞍底是蝴蝶谷,也是众神之谷。这里的世居民族苗族、瑶族、哈尼族、彝族都是虔诚笃信万物有灵,崇奉多神,他们信仰的自然崇拜、图腾崇拜、祖先崇拜,一直沉淀着原始宗教的色彩,浓厚而热烈。这是一个天、地、人、神共处的世界,上至天,下至地,到处充满了神灵。

copyright verywen.com


   苗族信仰万物有灵,崇拜自然,祀奉祖先,盛行巫术。一块巨石、怪石,一个岩洞,一棵大树,一片山林,都体现着灵性,因而对其顶礼膜拜。很多具有灵性的自然现象,都有相应的神,如太阳神、月亮神、风神、雷神、雨神、山神、谷魂等,这些神是善鬼。此外还有恶鬼,如东方鬼、西方鬼、母猪鬼、吊死鬼、老虎鬼等。
   瑶族祭祀寨神、家神、山神、风神等,对神灵顶礼膜拜,搞什么活动都要占卜吉日,祭祀神灵。
   哈尼族对天上的日、月、星辰充满敬畏,“摩咪”是至高无上的天神,居住在虚渺的太空中,时时关注着地上的人,掌握着人间的一切。而在大地上,还有山神、石岩神、地神、树林神、水神、火神等。
   彝族崇拜各种自然神灵,天有天神,地有地神,日有日神,山川、风雨、雷电等,全都有相应的神灵主宰。
   我漫游马鞍底的村寨,几乎都有一棵祭祀的龙树,也就是神树,谁也不能损坏。我在老寨看到的情人树,在拉灯河二台瀑布看到的大榕树,以及五台山很多奇形怪状的大树,其实都是神树。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因为万物皆附有神灵,所以马鞍底的少数民族对神灵保持着敬畏,使大地上的山林、河流、村寨、巨石、动物等千百年来完好如初,没有受到人为破坏,维护了大地的尊严和形象。
   马鞍底是众神主宰的世界,大地上的事物都有神灵保佑。神们主宰着大地上的一切生灵,主宰着它们、他们的命运,让森林更茂密,河流更清澈,梯田更肥沃,村寨更温馨。
   马鞍底的大地是幸福的,居住着神们、它们和他们。大地需要众神的护佑,大地需要众人的敬畏。人需要尊严,大地和神灵更需要尊严。而我们更多更广的大地,早已没有神灵护佑,没有人的敬畏。人类主宰的大地是痛苦的,毫无休止的建城、修路、开矿、截流、毁林、污染等行为,无疑是对大地的戕害。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等待,一场殇

下一篇:岁月如歌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