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蜀山诗话

蜀山诗话

时间 : 2019-08-12 04:08:40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牧雨    点击:Tags标签: 蜀山诗话

   我从小在山里长大,看见母亲穿过脚印的针线,父亲挑起姊妹目光的扁担,每天都想象着道路。
   当时我一直穿着那件旧衣服,守着一片山岗,守着一个谎言,看落叶,忧伤的在膝盖,沉沉的睡去。每一次,夜雨在小村秋叶般静美落下,这时,我会想有没有一个人,在这样的天气,这样的时刻,把我想起,无论是悲痛的,还是幸福的。我不否认,自己曾经伤害过很多人,也为很多人所伤害,无法否认很多时光,就在这样的疼痛中,流逝。
   很早就被这盛大的气场所感动,那些明丽的眼神,犹如晶莹的器皿,陈放了来自太阳的光辉,陈放了来自枝上飞走的夜枭,和石头上悲怆的啼啭,陈放了来自我文字需求的平素,让诗句,在夜晚,久久不能入睡。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后来,看见过孩子闹醒早晨的清脆,于是,就站在水上,放牧着雨,放牧着心,写自己喜欢的苹果、羽毛、羊群、石头和点心般精美的小镇……
   那把黑色的老雨伞,放在书柜的上面,那个手机号码已经停用,那条雪花围巾,已深藏梦。遥远的小村,我不再需要那么多的回忆,在掌心,可以敝帚自珍的记忆,,越来越少,包括那个秋日,认识的女子,已被更香的文字,牵走,她骗走了我长时间的感触,伤害了我,行走笑着的时间。
   我就是这样,迷津在精神起点,为清流的聒噪,为干净的木门,寻求证词。把晾衣杆断裂的声音,把深夜的关门声,那些很有质感的宁静和矜持,很有质感的语气,堆积没有路人的岔口。去迂回地越过沉没的木盆,去给打上封条的院子,送上春联,包括石头和青草的遗骸。
   我努力走在去文字灵魂的路上,尽力保护着一个永远醒着、永远微笑并痛苦的灵魂;尽力坚守一个在夜域里,注视着背影、血液、水桶的灵魂……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我接受上帝的惩罚:守着夜。内心的激荡,一如往昔,总从每一个音符的转换中,听出时间的信息。在一些不合时宜的忧伤中,把爱,虚构成一场逻辑混乱的电影,在接受伤害的旅程,把对方遗忘。
   把言词,放在各种伪化的面罩,把心,泊在离真正的门最近的地方。让文字的容貌,变得明亮起来,眺望跛者的飞翔中,跌落荒凉无言的水域,碎裂次等的心灵。实际上,我只是危坐在风物的对面,收录一些临窗的姿势,也知道,自己只是为诗而存的耳朵。因为我, 总是那么很单纯的,去面对文字与文字碰撞,写下的心情不属于时间,只属于一些元素而已。
   用词,去释放生命的有限;为世界的沉静,造句;在格子上,走下我的回声……
   陌上,是一堆流浪的思想,我飞行在自己的路上,查找着燃烧的时间,查找每夜内伤深重的月,从蚂蚁群,安放璀璨的嘴唇。很多时候,都伪装成一棵奄奄一息的树,站在低矮的山坡上,眺望羊群, 眺望夜雨打湿的日子。总是很徒劳奔走于梦,用弯曲的小流,养育小村,安之若素的夜,检阅白衫上的泥点,借文字的火把,验证自己的落寞。

verywen.com


  
   二
  
   这一生,总是从一段悲情,转到另一段悲情,总是在自己的世界里,转来转去,总是微笑着面对许多离开,与放弃,.没有很多夜晚,却总是希望它都飘着雨,在蕙的风中,去放牧雨, 放牧心,把影子,刻在与心对话中,品着,每一页呢喃……
   蒹葭在摇曳,我站在一页纸上,接受沉落和穿行,接受天雨的拒绝,我的船行至在静谧的中央,为你,我已经横渡了今年的夏天和秋天,线路一直困扰在一片脉络不很清晰的叶,曾经多次,以一个影子的身份,路过你的河谷,最终,得到的, 是现在的寒意。
   常常漫过乡下的每一路朴素,那些仓促而灿烂的影子,那些阳光两旁的草庐,那恬然的寂静,那一朵飞花,那一叶新绿,那背着山脉的人群,那对着孩子一起恸哭的女人…… 在平淡中,都给予我醇厚的诗心,与苦守的意志,于是,我就开始把那些泪流满面的蟋蟀声声,码在渐次老去的台阶。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我是和十月的一个下午,度过有你的时光,那时候,一种爱,在人群中寂静。犹如飘散的古琴,在祥和的天际,吹起行人破旧的衣衫,我们坐在一片手掌的下面, 和几滴雨,守着断裂的街道,守着流过我们脸颊的笑容。我给你讲起,我那些不合时宜的抒情,遭到的嘲笑和冷遇,给你讲起,我用通过语言的舞蹈,打扮一个往事的囚徒。你傻傻的笑我:为什么一定要用哭泣和撒娇的方式,沐浴文字呢!
   这么多年,我在遥远的南中国小村,做着文字的梦。
   再度想起那些年的情景:秋日,午后,刺眼的阳光,流动的车窗,洁净的落在眼睑, 也包括你齐及腰间的秀发,和白皙的脸庞,都在一一上演,像一场琐碎而冗长的电影,一幕幕走完, 我的每一个夜晚, 让我唯一学会的,就是用白天与黑夜的对话:去勤奋的攀登历史的雕像,去倾听陈旧的跃动;把那一声寒夜的叫卖,那一句村野的俚语,把秋夜影子落下的声音,放在自我悖反的语言结构。然后面对一扇窗,抽着烟,喝着茶,花掉每一寸时光。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蘸着夜色,为自己的心,码一个图案。
   尘俗中,每一天,于我,都在更新存在的意义,沉寂在一次次中和谐,我便像很多穷人, 没有很多文字的出生,却遇见很多的人和事。现实也好,幻想也好,诗歌的世界,一直在昭示我,让我彻心的去透视每一段相遇,把孤寂的心灵投入梦幻,用典雅的言词再塑诗歌的版图,与顾城, 与骆一禾 ,与海子,凭吊凋谢的事物,倾听被时间湮灭了的语言。放弃了许多许多美好的眼神,也放弃了许多修复的楼层,像水蜘蛛, 划着时间,走在自己的路上……
  
   三
  
   没再给忧伤,施肥,但依然如秋水般,在雨夜,疯长。
   常常坐在自己的村口,弟弟和妹妹在我身边,玩的很开心,我在一个人的思想里,想那些相依走过的苦与穷,想那些阳光下曝晒过的灵魂,和汗水洗过的石头;等着晚归的父母,看他们的扁担,挑起辛酸,把一种卑微的纯粹,在渐次黑暗的日子,留给了他们的孩子;也想起那些遥远的城市 ,咖啡,和雪茄,在夕阳下休闲,他们在享受着他们喜欢的日子,和我们的泪滴。 copyright verywen.com
   牵念的河流,依然在《天国的女儿》里,泛滥。
   今天,太阳在秋水,枯黄。一直知道,现在,虽已是一个男人,依然像一个走不出自己的孩子,坚持在尘世的阴影,爬行,将梦,印在感官,恐惧而欣喜地穿行于尸骨成堆的河谷,用雨夜,去开辟存在的内心,建立一个澄澈的会所。戴着语言的面具,去讥讽那些碰伤我记忆的人群。
   虽然你努力的说过,会把我带离诗句的河岸,会给我许多希望,可这一切,都被季节泊走了,余下的,只有时间,是我唯一的干粮,我放在手心里,慢慢的数,就像端在手里木盆,里面掩埋了一轮弥足珍贵的秋月,始终保持静谧的心,不要它在荡漾中,丢失。
   知道,不能忘记很多,比如,眼眸,和唇角的阴影,想过,给你留下,2012更多更美的善良,以及2012 鲜花飞翔的声音。可夜,刚刚深一些,就听见雨和树叶落下的声音,我又再次陷入文字的沼泽,很幸福。
www.verywen.com

   巴山苦雨中,我刻写着一对深邃的眼神,把她邮寄给彻痛的誓言。
   常常把羞愧,插进裤包,努力保护自我的语言制作方式,游弋勇气和敏感之间,整理紊杂的语象面貌,执拗地向生命情感的深度推进,穿行在你纯净的眼神,像痴情的老少年,分享等待的幸福,在凌乱的灰尘,去思念,希望再有阳光,能从你唇边,悄悄挪开损意的部分,即使,在睁眼的瞬间, 我会惊疼你,也希望你,在遥远的我们的世界,亮着孔雀的光泽,脸上落满光点,勇敢着,走在萋萋的小径,走进关注的目光,身边定然会有流过草原的风景。
   文字的余香,在掌心里,发出悲怆的哑语,一个思念着的名字,已幻化成黑色的液体,静静地远流。抑郁的风中,你就是这首情诗。
   我从不指望,用心去维系一个抗争的脸庞,反复的发出刺耳的尖叫,也不会面临丢失,而顾影自怜。路灯绽放,喜欢独自步行一段路,或者在突然的一瞬,为爱,挪不开脚步,并不自知会想起什么,也许只是为曾经的某个片段,或者热泪盈眶起来,不去回避某些不可名状的事物,比如:虚幻、飘渺、难以琢磨…… 不去在意怎么掌控液体的文辞,即使生命的舵,离开掌心,也不感到恐惧,漫无目的的液化,也不感到孤独。
www.verywen.com

   就这样,定居温柔的骗局中,保护文字的湿度,琐碎和繁复地去罗列生活,为诗,寻找出路。
  
   四
  
   听说已经是初秋了,我的森林还没有凋谢,窗外的落叶,并没有惊散我的句子。
   在南中国的小村,思念,比孤独还沉重,那些渐行渐远的时光,冲着我,毫无戒备地飞奔。对面,街道传来的音乐,仍是最爱的那一支《I love You》(Ivana Spagna),这么多年了,都不曾改变,就像熟谙多年的习惯,如影随形,不经意间,成为生命的一部分。事实上。不曾改的还有一些,比如,突然袭上心头的宿命感,烟雾缭绕中,缓缓绽放的忧伤,在暗夜的掩护下,开出灿然的花朵,一滴滴摔碎,于雨声,无奈的回旋,给予我,视觉和感觉的诧异,让我思考境外隐匿的剖白,“读月,月成诗,读你,你成诗”,居然想在一首诗里,叫醒的一个名字,把梦,点亮。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这个八月很穷苦,我还是很放肆地微笑着,一样勤苦地放牧着我心,我又抽烟了, 抽得很醉 。
   那年仲夏之夜,在十分腼腆的笑容中,毫无戒备地与你相遇,最终,你从我诗歌版图离去,带走的,除了一种向上的姿态,还有飘逸的念想。几年后,我依旧飘零,隔着千山万水的灯火,隔着雨夜的梦境,隔着一年又一年的苍老,也许,早也无法辨认你的容颜,也许,我们再也不能谋面。
   这么多年,一直蜗居在遥远的小村,把那年的情景,再度想起:不知道,你现在在哪里,什么时候会来,现在的我,习惯了和寂寞对话,长久以来,学着诠释许多面孔,习惯了在许多摆布中,失去和自失,扶起倒下的瓶子,灌满生活的泥水,把一个自我统治的词条,写进血液。
   白天与黑夜的背后,一直都那么想着你 。匆匆流失的记忆之外 ,那种源自心底的风雨 ,久久不肯停止,不想把这一切告诉你: 邂逅与思念 ,只在擦肩的一刻,结束 。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父亲的镰刀,还放在屋檐下。泰坦尼克已经沉入海底,打捞起来的,也只是生锈的故事。织女洗澡的那河流,听说,也没从前那么清澈,只是牛郎的草坪还郁郁青青。
   行走的思想,的确是生命的支柱,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希望自己像秋叶,能静美的悄然落下。每个这样的夜晚,都渴望着去一个岛,孤独的看自己的夕阳,每个清晨,生命又完好无损, 因为我没有落叶那样的勇气:我还有很多问题,需要找到答案,就像一张脸,漂浮双重性格间,由一支半燃着的烟,陪着我,陪着我灰飞烟灭后,挖出文字的油层。
   也许这就是我的命运吧,像那支烟一样,会急迅燃烧,又会急迅消亡,在遥远的小村,守着夜 ,每天都带着潮湿的思想入睡 ,总会想起一些人 ,也被一些人想着 ,可是我知道 :我只是被时间,埋在水上的人。

非常美文


   总是天真的想:如果天亮了,我还活着, 我一定去点燃,你为我流下的泪,为你,做一道菜,(里面一定有这一段心伤的芳香),等你来(我,能为你做的,就是把这雨夜,写长一些)……
   一个人的时候,总看见手指那边,你的肘托着嘴唇,总看见手指那边,凹凸下陷的时光,和你无力的悲伤。碎裂的花,滑过我身旁,带着芬芳,把意象推上绞架,接受敬意和鄙夷,我学会适应唧唧歪歪的指点和辅导,矛盾也好,尴尬也好,这是现实,文字必经的路口。
   文字,也必须学会在世俗,好好活着,但是,我,不会变成没有思想的植物:有雨,有夜,有光(阳光也好,月光也好),就可以和自己文字,完成光合作用 ,不去管窗外,是否会有漫不经心的眼神,是否会上演什么喜剧。
   www.verywen.com
   五
  
   在南中国的乡下出生,小时候,只有冬天才穿鞋,我的文字没有出生,我就有很多故事。
   很多年前,一个腊月初八的夜里,原本四川是很少下雪的,那夜,却下了一夜的雪,我就出生在那个贫血的山村,那个贫血的家庭。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岷山溪友

下一篇:感恩婆婆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