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母亲的懊悔

母亲的懊悔

时间 : 2019-08-12 04:10:04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牧云    点击:Tags标签: 母亲的懊悔
(原标题:母亲的懊悔)
母亲的懊悔
   1979年冬天,在我们蓝田县小寨乡又开始掀起修“红旗渠”的高潮,即“引岱工程”。岱峪水库及“引岱工程”作为国家投资的大型饮水工程,始建于1958年8月,水库位于我们小寨乡下岱峪村。
   记得那年冬天,父亲还是我们队的饲养员。饲养室有一个土炕,他晚上就睡在饲养室。因为修“红旗渠”来的民工很多,住宿紧张,父亲给队长说,让两个民工和他晚上住在饲养室。那两个民工是安村乡韩家寺人。一个脸很黑,父亲叫他“黑羊娃”;一个个子较高,脸比较白净,父亲让我们叫他大哥。父亲从家里为他们拿了一床被子,母亲很不高兴,说父亲多事,对不认识的生人菩萨心肠。
   这两个民工很快和父亲成了好朋友,父亲每天把火炕烧热,两个大哥从工地回来,卸掉一身疲惫,睡得十分舒服。若我们家蒸红薯,父亲也给他们用手帕包几个热红薯。羊娃哥一边吃,一边眉开眼笑。那个大哥也乐呵呵的,帮父亲给牛拌料。我们家当时八口人,总是吃黄糕馒头,就是用包谷面和黑麦面混合蒸的馒头。红薯很多,可是我不爱吃,吃多了胃做酸。那两个大哥看到我们家吃的困难,有时从工地上回来,给我们带几个小包子,是用粉条和萝卜包的素包子。我感觉美味极了,吃一小口,留一部分,等饿了再吃。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几个月过去了,那段活干完了,他们就换了另一段工地。他们住在引岱工程指挥部,那儿新盖了许多工棚。羊娃哥人勤快,管理民工灶。那个大哥比较精明,管理库房。虽然距离我们家远了,可是两个大哥从家里去工地时,还是顺路到我们家坐一会儿,和父亲说几句话。他们那里粮食多,有时从家里给我们带几个白馒头。他们过年回家,母亲也让他们带一些姐姐拾的“地软”。
   1982年春天,母亲在河边的责任田里种了许多南瓜和笋瓜。瓜苗长出来后,母亲给地里施腐熟的牛粪。人勤地不懒,那年结的南瓜和笋瓜很多,笋瓜一个个像胖娃娃,南瓜一个个像一个大盆子。我们家虽人口多,但一个南瓜也要吃几顿,也不能天天吃南瓜和笋瓜。母亲愁啦,到镇上卖。我们家距离焦岱镇七八公里,再说农村人不稀罕吃那个。怎么办呢?恰好,羊娃哥休假从家里来,说他在工地管灶,让父亲每天把南瓜或笋瓜装在袋子推上去。他们是大灶,有多少带多少。我们家距离引岱工程指挥部只有三四公里路。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第二天一大早,父亲从地里摘了几个大南瓜和笋瓜,装了一蛇皮袋子,推着车子送去。吃中午饭时,父亲还没回家。母亲嘀咕,是不是人家嫌带得多,或者民工吃不惯。正在门口自言自语,父亲回家了,说羊娃哥让他在灶上把饭吃了,带他到水库转了一圈。羊娃哥说父亲带得少了,几百个工人,那些不够,附近的村民都不种菜,即使种一点,也是自给自足。
   从那天起,父亲几乎每隔一天都推一袋子南瓜和笋瓜去引岱指挥部。羊娃哥过几天给结一回账。父亲很高兴,认为他的忘年交朋友很重义气。母亲也懊悔当初舍不得给人家盖那床被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流年』生命的阵痛

下一篇:我梦中的白桦 ——羊虹散文集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