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流年*紫色雨露』老寨寻踪

『流年*紫色雨露』老寨寻踪

时间 : 2019-08-12 04:51:33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王必昆    点击:Tags标签:
1.老寨·情人树
   滮水岩瀑布前有三个哈尼族、彝族寨子,距瀑布最近的是滮水岩,稍远的两个是黄家寨和老寨,构成一个三角形,梯田相连,相距很近,都属于马鞍底乡中寨村委会。在老寨寨子头,滮水岩和黄家寨寨子脚,有两棵情人树,被村民们视为神树,流传着一段爱情的千古绝唱。
   老寨的几个哈尼族老人在情人树前向我讲述了这个民间故事。相传在远古时候,滮水岩寨子有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小伙子叫拔龙,小姑娘叫白子,他们情投意合,相爱多年。可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白子的父母却狠心地将女儿许配给远方寨子一个未曾谋面的有钱男人。早已在滮水岩瀑布前私定终身的拔龙和白子,听到此事后心急如焚,茶饭不思,白子天天以泪洗面,不多天就行销骨立。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他们约定在滮水岩瀑布相见,手牵手顺着太平河走到老寨寨子头,看着远处滮水岩的家,相拥着想出了一个私奔的计划。到白子出嫁那天,新郎带着迎亲队伍敲锣打鼓地来到白子家,拔龙这时混进了迎亲队伍,趁人不注意就拉住新娘白子的手,朝着村外跑去,送亲的队伍发现不妙即紧跟在后面追赶。拔龙和白子手拉手逆太平河边一路狂奔,朝着山上奔跑,当他们爬到滮水岩瀑布顶端时,却发现已经无路可逃,而送亲队伍眼看就快追到他们身边了。这时拔龙和白子毅然相拥着纵身跳下激流汹涌的滮水岩瀑布,顷刻冲进了太平河。拔龙和白子的爱情至死不渝,感天地,泣鬼神,动乡亲。人们在太平河的深潭里找到了他俩的尸体,把他俩合葬在滮水岩寨子脚、老寨寨子头的那块草地上。第二天,这座新坟上神奇地长出了两株相拥而生的黄心树和柏枝树,人们相信这是那对去逝的恋人爱情的化身。在哈尼话中,“拔龙”即黄心树,“白子”即柏枝树。黄心树学名长蕊木兰,濒临灭绝,为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 www.verywen.com
   远处看,这只是一棵古树,走近看,才看出是不同树种的两棵古树,从小粘连生长,树干相拥,枝叶相交,长成一棵。恰似相拥相摩,互诉衷肠,如胶似漆的恋人。两棵古树的树根盘根错节,苍劲蜿蜒,长满厚厚的苔藓。树根间有几圈被树根卡死的石块,那是曾经围着保护树根的,多年后竞被生长的树根卡住了。这两棵相拥而生的古树要几人才能围抱过来,而黄心树和柏枝树都生长缓慢,其树龄至少几百年甚至上千年。老寨一个80多岁的哈尼族老阿婆说,她还是小孩时见到的情人树就是这样粗大了,她曾听她奶奶说小时候见到的也是这般大。
   这两株情人树,几百年来一直被老寨、滮水岩、黄家寨三个寨子奉为神树,得以一代代保护下来。据说三个寨子的青年新婚时,都要到情人树前祭拜,祈求树神保佑他们相爱一生,白头偕老,这样的婚庆习俗已不知延续传承了多少代人。三个寨子都没有离婚的现象,偶有想离的,也必须到情人树前祭拜诉说,但往往祭拜后又不离了,高高兴兴回家去。 非常美文
   因为爱情,有了一个古老的传说;因为爱情,有了两株古老的神树;因为爱情,有了一个神灵的庇护;因为爱情,有了哈尼人、彝人一生的幸福。当爱情由一种生命状态转化为另一种生命状态时,它将由神灵护佑,获得永恒的复活。对美好的爱情,我们都有一个生命深处的美好愿望。梁山伯、祝英台之变成蝴蝶,拔龙、白子之变为树木,让爱情以另一种生命复活,这是感动了神灵。无论如何,我坚信,有关拔龙、白子情人树的传说,一切都是真的。
   被爱情滋润着的两株古树,贴得那样紧,长得那么美。每一枚叶片,都散发着爱神的光泽和气息,扩散在马鞍底的秘境里。当植物被赋予情感,而这情感单纯得只有爱情时,这样的植物就飘溢出纯洁的神性,我们会看到它会生长得越来越完美,越来越苍翠。
   相爱的人,应该在自己心里种下一棵情人树。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我若痴恋,必因你的牵手。
   2.石头寨·古茶树
   寻着这远古的茶香,我漫游到了马鞍底乡南部最边境的石头寨,这是地西北村委会所辖的一个彝族寨子,属仆拉支系,直接与越南接壤。到石头寨寻访,是因为历史,一片生长在中越边境地理细节上的古茶树群落历史。
   石头寨生长在一座石头岩子上,到处是长满青苔的巨石,石头空里生长出30多户人家,石头缝里又生长出3800多株古茶树,构成了一个独特的古茶树群落包裹的山寨。这些野生的古茶树,生长得并不规整,自然林立,遍布山头。据说树龄很大,都是几百年的古茶树,最老的可能上千年。大约因为树种的原因和茶树生长缓慢的因素,面前的百年野生古茶树并非想象的那么粗大茂盛,多数只是三、四米高,有的10多米高,分叉不开,枝叶簇拥着朝天生长。古茶树多是碗口大小粗细,虽不甚粗大,但枝干却都苍劲结实,古韵依存,枝叶翠茂,一派生机盎然。我去的时候是秋季,古茶树的叶片虽然依旧翠绿,但已长老,不适宜采摘。却发现树上长有不少椭圆形的茶果,形状及大小像油茶果,于是摘了几枚茶树果和茶叶,放在身上,熏沐藏匿的浮躁。 copyright verywen.com
   这片野生古茶树属于石头寨,属于仆拉人,分归到各家各户。石头是沉睡的,寨子是沉静的,这些古茶树也极其安静与隐忍,藏着很深的年轮,像山石一样让人不知底细。大地上那些漫长的生命,仿佛没有历史,远离了人类的历史。古茶树长在斜坡峭岩上,却是那样挺直,像石头一样可以倚靠。这些常年雾霭浸润的古茶树,活得如此仙风道骨,苍老淡定,却在每个春天都要发出新芽,长出嫩叶,普济石头寨的众生。我抚摸着每一株古茶树,膜拜着每一株古茶树,真想在这寂静的树林里,沏一壶老树新茶,独自坐一个下午,跟古茶树说说话。
   我若不语,必因你的沉思。
   3.荔枝树·天生桥
   荔枝树是马鞍底乡地西北村委会的一个自然村,因村里有一棵很大很老的野生荔枝树,古人就将荔枝树作地名、村名延续下来。
   荔枝树村直接与越南交界,山河相连。荔枝树对面是越南的高山,称鸡嘴岩、大黑山,山脚即是中越两国界河龙脖河,当地老百姓将其分段称之为马过河、牛过河。龙脖河发源于中越两国的界山五台山北麓,其上游到地西北汇集。一座大山,一条小河,隔开了两个国家,中国这边的是荔枝树、石头寨等彝族村寨,越南那边的是岩头寨等苗族村寨。这一带两国都是哈尼族、彝族、苗族、瑶族等少数民族,世代居住在高山、河谷里,古有往来,语言互通,多数人都会讲几种少数民族语言。据说马鞍底乡因与越南接壤,自然有外事交流,前些年县上专门给马鞍底乡政府设了一个外事岗位,来了个学过越语的大学生,跟着乡领导去越南,可翻译不了,也派不上用场,两国的民族干部都直接用民族话交流。马鞍底乡与越南接壤的迤底乡、瑶山乡常有友好互访,直接说苗族话、瑶族话,喝包谷酒即可,无须翻译。 copyright verywen.com
   就在荔枝树村龙脖河上游,有一条以裂缝峡谷为国界的秘境,堪称天下国界奇观。这本是一道隘谷,却称“天生桥”,感觉欠妥。寻问当地老人,方知细尾。原来“天生桥”这个地方,苗语本叫“水破岩”,原来的称谓与地形奇观非常贴切。为方便中越两国边民交往,1965年中国政府用钢筋水泥在隘谷上架起了一座小桥,才改名为天生桥。这本是一座石岩山,却在石岩上形成一道宽不到两米深不见底的峡长隘谷,或者说裂缝更准确,因为它太窄、太深、太幽,还达不到峡谷的宽绰。裂缝底部的深渊有河流穿过,急流湍急,冲出隘谷口后形成了瀑布,气势喧阗,令人目眩心惊。这条百余米长的峡谷裂缝,就是中越国界,两边矗立着中越87号国界碑。由于峡谷裂缝太窄,胆大者可一步跨过去,故有“天生桥一步跨两国”的说法。苗语叫的“水破岩”真是贴切形象,这巨岩就是利如刀剑的龙脖河水划开的一条裂缝,峡谷裂缝是山岩深深的伤口,谷底的河水就是大地喷涌的血浆。 verywen.com
   马鞍底天生桥的这条峡谷裂缝,是大地美丽的一道伤口,幽深的谷底河水咆哮,隘口前的瀑布彩虹相连。我久久地站在峡谷的边缘,神的光芒几乎灼瞎了我的双眼,我不知道大地为何要用如此方式,斩断,却又相恋。难道山岩只为给流水让路,甘愿在自己的身上豁开一道伤口,让流水寻梦远行。或是水与岩的千古纠缠,恨的伤痕,爱的记忆,如滮水岩,如水破岩。我再次看到了坚硬的水,柔韧的石,在大地上缠绵。
   我在远离都市的大地上漫游,或许只是大地的一个旁观者。大地的心事,只有大地知道。任何自然美景,本是大地老去的伤痕,如石林、土林、沙林、峡谷、裂缝、瀑布,都是大地伤痛的另一种记录。
   我只看到,原来大地一直在带着巨大的疼痛飞翔,不言不语。
   我若哭泣,必因你的伤痛。
   4.马苦寨
   马鞍底的寨子是开在山坡上的苦荞花,只要有一坡阳光,一条溪流,就扎根耕耘,自然生长。那座神性的五台山,从山麓到山顶,都有很多山寨隐藏在山坞、山窝、山包中,被山岚瘴气掩映在迷离的山旮旯里。沿着从马鞍底去马拐塘的崎岖山路,我们发现了一个藏在森林中的山寨,一个叫马苦寨的哈尼族村子。

非常美文


   刚修好路基的乡村公路出奇地颠簸,拐弯抹角,险巇难行,也难怪要叫“马拐塘”、“马苦寨”,可见马走都艰难。随行的乡干部说这叫“五紧公路”:眼睛要盯紧,牙巴要咬紧,手杆要捏紧、屁股要夹紧、脚杆要蹬紧。驾驶员还要加一紧,方向盘要抱紧。刚听音,原以为是武警修的公路,听完明白,走过更明白。这样的山路,显然走路要比坐车舒服得多,也安全得多。
   到达村口,但见郁郁苍苍的原始森林中,点缀着几十户人家,构成一个疏散的村落。细细欣赏,森林,翠,密。天空,蓝,近。白云,洁,嫩。河流,清,缓。山寨,散,旧。风,和。日,丽。鸟,鸣。山,幽。房子多为瓦房,石墙,板瓦。石是黄色、红色、青色,自然色泽,瓦是青色,烧制形成。也有红砖墙,青砖墙。也有蘑菇房,土墙刷白,茅草腐黑。整个马苦寨,就是五台山森林绽放的微笑,释放的野花,光着屁股的孩子,由森林的襁褓抚育生长。这里没有规划,一切由神而谋,自然形成,却又错落有致,互不干扰。这里很贫穷,几百年来一直过着清苦的日子,没有一件奢侈品,却又奢侈得村前寨后都生长着红豆杉、桫椤、董棕等国家级保护植物,流经村寨的河水清得可以直接饮用。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我到马苦寨的时候,正值秋前,天气炎热。马苦寨的孩子们大多光着屁股,裸露在阳光下嬉闹,连小女孩也赤身玩耍。他们沐浴着阳光,沐浴着河水,一个个晒得黑油油的,散发着简单的快乐和健康。这样的童年,干净得像阳光一样,却早已成为我们久远的记忆,成为都市的孩子无法想象的生活。屋前晒着包谷,有鸡在偷食,麻雀也在偷食,遇人经过,鸟禽并不惊慌,仍在捡食。每户人家的门槛一侧都抠一个洞,不明何意,请教寨中老人,原来是留给鸡、猫等动物的通道,担心主人锁门外出干活回家太晚,让鸡呀、猫呀的可以先从门槛洞进家,不用在外等候。哈尼人对小动物的关爱竟想得如此细致周到,这样的人性温暖得让人眼湿。我们看见寨子里有一家在盖房子,但见全村的哈尼汉子、哈尼妇女都去帮忙,男的劈石、砌墙,女的拌砂、和泥,累得汗流浃背,还不忘用哈尼话打情骂俏,让苦活少些苦闷。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森林里的马苦寨,散发的是人类最原初的气质,是人、神、大地最原初的秩序。大地最原初的秩序,是没有破坏一词的。只有远离破坏,大地才有运转一切美丽的秩序和心情。这里的哈尼山民不主宰森林,更不主宰大地,他们只是大地的局部,森林的局部,一个极小的局部。他们可以坐在柔软的大地上,与一片树叶冷暖相依,与一朵山花迎光绽放,让季节模糊,任光阴荏苒。
   马苦寨,一个森林中的山寨,一个安静的村庄。大地喜欢安静的村庄,众神喜欢安静的孩子。
   我若微笑,必因你的轻舞。
   5.石洞
   离开马苦寨,沿着山岭上无序颠簸的乡村公路前行几公里,就到了五台山腰另一个森林里的村寨石洞。石洞村同样属马拐塘村委会所辖,是一个瑶族寨子,这里同样森林密布,只不过村寨在山坡上,看上去较显眼,不像马苦寨那样隐蔽在森林丛中。 verywen.com
   石洞村的水源甚好,远远就能看见村后的山崖上挂着两条银链,那就是五台河第三台、第四台瀑布。瀑布水一路踏歌而来,从寨子后侧的大石板上薄薄的散散的铺开一层,缓缓流淌下山,极富水之柔美,雨季涨水时,又成另一番壮观景象。
   就在这大石板流水边,布满一台台的水碓房,沿斜坡由高而低,由远而近,弹奏着水碓遥远的歌谣。碓房很小很陋,用竹片盖成,能容纳一个水碓和一个人、一只箩的位置。竹门掩着,并不锁。我拉开竹门,见石碓臼中正在舂米。碓房外连着水槽,河水流满水槽压下去,碓房内碓脚抬起来,水槽内水满溢出升起来,里面碓脚舂下去。如此反复,水、碓合作。说是一天能舂一担谷,并不需要人照看,早上背谷来放入碓窝,傍晚来背米即可。最底脚的一间水碓房很漂亮,打石脚,砌土坯墙,盖青板瓦,装木板门,很牢实,雨也潲不进屋,碓房不潮湿,用一辈子都没问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有感而发

下一篇:江南印象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