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十字架

十字架

时间 : 2019-08-12 05:26:08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刘夫人    点击:Tags标签: 十字架
深夜,楼上传来撕心裂肺的嚎叫,还伴着咚咚的砸门声。
   清晨,楼下传来救护车的声音,几个人架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走向救护车。女人双手死死抓着救护车的车门,嘴里发出呓语般的呻吟,回过头,盯着楼上一扇窗户——窗户上有一个男孩的脑袋,看见女人,马上用窗帘挡住自己的头。不甘心的女人,嘴里喊着“圆圆……”
   面前的女人,从前是一名裁缝,现在,大家都说,她是一个疯子。
   有人把女人的头使劲往下一按,塞进车里,迅速关上车门,女人在里面使劲敲打,模糊的车窗,映出女人模糊的轮廓,披散的发丛里只露出一双失神无助的眼睛。
   救护车开走了,楼洞口还站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默默地望着车开走的方向,脸上滑下两行清泪。
   有人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昨晚又折腾了吧?我们都听见了,这下好了,送走了,你就和圆圆好好过。”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男人嘴里喃喃地说:“能好好过吗?能安心吗?我这辈子都解脱不了”。
   他的目光往上移,看见儿子映在窗户上扁扁的脸,晃了晃手,示意儿子下来。过了许久,儿子都没下来,他只好上楼。刚走到门口,就听见从门里传出的哭声,一打开门迎面一个枕头扔过来,紧接着一个烟灰缸砸过来,躲闪不及,他的额头流血了。他捂着额头,血顺着指缝,流下来,流到脚上,流到地上,他嘴里诺诺地说着:“打死我吧,我是个罪人,死了就解脱了。”
   施暴者跑过来:“爸爸,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我打120。”
   “算了圆圆,咱们家够丢人了,再别让人笑话。”孩子紧咬着嘴唇,捡着地上的碎片,不小心手被划破了,他看着自己手上,留着和爸爸额头上一样的血,放声痛哭。
   父子俩互相扶着站起来,从写字台的抽屉里,取出纱布、酒精,互相擦洗伤口,上药、包扎。他们的动作都很娴熟,这个家受伤是常有的事。儿子给父亲包扎完,把父亲扶到床上,父亲用带着血迹的手,拉着儿子的手,哽咽着:“儿子,都怪爸,把这个家毁了,让你被人笑话,瞧不起,爸恨自己,都是酒害了人。” copyright verywen.com
   房间里安静得只能听见,墙上的座钟滴答滴答的声音。男人开始打扫卫生,男孩趴在窗台上发呆,窗外的阳光明媚地洒在地上,看起来很温暖,然而不知是谁,把忧伤悄悄放在这个十三岁男孩的心口。
   没有母亲的房间,安静又杂乱。父亲把房间收拾干净,走过来问儿子:“你想吃什么?”
   男孩摇摇头:“我不饿,我想睡一会。”
   父亲关上门出去了。男孩心里在想:妈妈现在干什么,吃饭了没有。
   男人,坐在床边,对着妻子那台已经掉漆的老式缝纫机,默默心碎着。
   这是一台“牡丹”牌缝纫机,是当初他送给妻子的。过去的点点滴滴,都被妻子缝纫在一针一线里。
   那时,他是一名工厂的车工。有一天,他下夜班回家,碰到了下夜班被流氓纠缠的她,血气方刚的他,打跑了流氓,送她回家,在有光亮的地方,他偷偷地看了她一眼,眉清目秀。他的心动了一下,他已经二十八了,还没对象,厂里倒是有中意他的,可能他的骨子里,还是有点小情调,不想找一个单位的,整天朝夕相处,觉得没意思。他问了她的传呼号,还问了她的名字,知道她叫季琳,也没对象,在曙光服装厂上班。 非常美文
   分手时,他对她说:“以后上完夜班,在厂门口等我,我把夜班和你调成同一天。”她听了脸红了,但没有拒绝。
   恋爱的时候,他总是想给女友送点啥,她总是说:“等以后,你送我一台缝纫机。”
   他问:“为什么?”
   她说:“以后你只能穿我做的衣服。”
   一年后,他们结婚了,结婚的时候,他真的给她买了一台分缝纫机。
   又过了一年,他们有了儿子。这时,季琳单位的效益不好,她被裁员了。
   他对妻子说:“没关系,以后我养你。”
   妻子说:“我有手,我们一起把日子过好。”
   他们租了一间店面,买了一台锁边机,一台熨烫机,就把生意做起来了。妻子的手,真的巧,当他穿着笔挺的西服,厂里的男人无不羡慕;儿子穿着,用他的旧衣服,翻新改做的小西服,神气得在小朋友面前晃着头说,我妈做的。连老师都说,你妈真能干。
非常美文

   店里的生意在妻子的打理下,红红火火,三口之家的生活,被妻子调理得,像针线筐里五颜六色的彩线那般姿彩。
   熟人见了他:“你好福气呀,娶了个好媳妇。”他嘴上谦虚着:“没有,没有。”心里得意着。
   其时的他,过着一个平常人的幸福生活,高兴的时候,他还在心里感谢着,那个被他打跑的小流氓。
   也许是日子过得太舒服了,比起厂里其他男人,他过得太安逸了,心底偶尔会有无聊的感觉。每逢调休的时候,就会被一众好友拉去喝酒。慢慢地,他发现酒是个好东西,心里烦喝,高兴也喝。妻子苦口婆心的劝解,他都当成耳旁风。渐渐的妻子不说了,和他的话也越来越少。
   有一次,酒桌上有人挖苦他:“你活得真滋润,头上都长了绿草了。”他气得把那人打了一顿
www.verywen.com

   回到家,他对妻子说:“你以后注意点影响。”
   妻子白了一眼他:“我干什么了?”他感觉血往上涌,捣了妻子一拳。妻子被吓坏了,怔怔地看着他,任凭眼泪在眼睛里滚动。
   都说,谣言止于智者,他不是智者,喝了酒就更不是,好像一个月里,不喝酒的日子没有几天。他每天都喝得昏昏沉沉,泡病假,打老婆,打孩子,成了习惯性动作。
   有一天,喝得醉醺醺的他去店里,看见妻子和一个男人谈笑风声。他吼了一声,那个男人吓得,拿起还没改好的衣服就跑了。
   他走过去,揪住妻子的头发,厉声质问:“你们大白天干什么,有多高兴,把老子不当回事。”
   妻子的脸煞白,她颤抖着:“我给他改衣服呢……”
   “犟嘴,敢跟老子犟嘴!”一拳捶过去,妻子的眼睛肿了,他越打越兴奋:“说,不说,老子今天弄死你!” verywen.com
   妻子说:“有本事,你打死我,我早就不想活了!”
   “你还嘴硬。”他一把将妻子搡过去,妻子的头,撞在墙上。顺着墙上留下一股殷红,妻子倒在地上,没有声音,此时,他的酒彻底醒了,慌忙跑过去,捧起妻子的脸,“季琳,季琳,你醒醒。”
   妻子在他的怀里纹丝不动,好像睡着了。他发疯似地抱起妻子,向医院跑去。
   后来,妻子醒了,流着口水傻笑,目光呆滞。医生问:“你叫什么名字?”
   “圆圆。”那是儿子的名字。
   医生指着他问:“这是谁?”
   “李军。”
   李军是他的名字。
   医生对他说:“可能以后就这样了,也许会好,尽量不要让受刺激,不要让她想起痛苦的事情,不要单独外出。”
   妻子不再做衣服了,因为她疯了。
   每天中午,十一点半,下午四点,她都准时站在儿子的母校门口,她的记忆还停留在儿子上小学的阶段。
非常美文

   夏天下雨时,孩子们都走光了,雨中只有她湿漉漉的身体在发抖。冬天下雪时,过往的行人都能看见校门口孤独的雪人,他和传达室的大爷,都告诉过妻子:儿子现在不上小学,上初中了。
   可是,她依然风雨无阻,守候在小学的门口。
   她也去厂门口等他,穿着他的皮鞋,他问:“你怎么又来了?”
   她说:“你不是上夜班吗,我接你来了。”
   有人从他们身边经过,有人叹气,有人发笑:“活该,遭报应了吧,人家这下解脱了,以后啥都不做,他还得管,管一辈子,神经病是不能离婚的。”也有人忧怨:“疯了也好,以后就不受罪了,也不知道痛苦了,就是可怜了孩子,以后谁当媳妇呀。”
   什么样的话,他都听到了,就像风一样呼呼吹过。
   妻子,也不吃肉了,每当他给她夹肉,她都会尖叫:“血,有血!”之后,他们吃肉的日子也越来越少了,哪里有钱呀。

verywen.com


   吃饭时,她总会把饭端到缝纫机上吃,吃完了,把缝纫机擦得干干净净。
   妻子的病,没有向医生说的那样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开始打人了,当然从不打他和儿子。他要上班,不能天天陪她,每天上班时,也是魂不守舍,总在担心,她是不是烧了开水,把一大袋洗衣粉泡进去,会不会,把水龙头拎开,让家里发生水灾,或者点火烧东西。一个人挣钱养家,妻子三天两头出的状况,给别人赔的医药费,各种损失费,他的生活一塌糊涂,蓬头垢面的,最要命的是儿子变成了和他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陌生人。
   也有人对他说:“你老婆,可能没疯,是装的,她都问过我你现在工资多少。”
   他仿佛听不见来人的话,出神的望着远处,因为他看见远方有个男人的背影,背影驮着,一个大大的十字架,艰难地走着。
   当然,也会有另外一种场景,映入眼帘:老式的缝纫机上,坐着神采飞扬,踩着缝纫机的妻子,他站在一旁穿着针,打着下手,儿子不在家,他去外地上大学了。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他笑了,也许就是前世的因,才要承受今天的果。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这一场,年轻时的颠沛流亡

下一篇:传奇孟良崮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