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疯娘

疯娘

时间 : 2019-08-12 05:48:06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文君    点击:Tags标签: 疯娘
这是大年初一,夜里做梦去了青城后山。山路陡峭,被人阻挡,不准通行,梦被惊醒。
   醒来不禁暗自伤心。人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此话一点不假。昨儿个大年二十九,一大早就为去往何处团年而纠结。女婿的父母和姐姐、姐夫远从青海、北京回来,就一周假期,想见小宝宝,大年二十八就把女儿母女俩接回了绵阳。
   下午我和小侄女在姐姐家团年,晚上回到自己家,小侄女的爷爷奶奶不停地来电话让小丫头回去过年。两老人养育了三个儿子,都在高原工作,年关竟无一人能够脱身回家陪伴,边塞维稳工作重要啊,就盼着小侄女能够回家陪陪他们。
   姐夫直肠癌手术后已经扩散,他想回重庆老家走走,他本来说带上我和我那瞎眼的母亲一起去,可我还在住院,他们只好带上我母亲出发了。
   晚上我和小侄女商量好,让她回去陪陪爷爷奶奶团团年,守守夜,我自己把着家具、扶着墙壁在家能够走动,实在不行就去夫家。夫家四姊妹都已回来,他们也能够照顾一下我的。想是这么想,可老公离开三个年头了,前两个春节,带着女儿回去替老公尽孝。可夫家从没人主动叫我们回去过,心里一直忐忑不安,怕不受人待见。那时候仗着女儿在,女儿又有了宝宝,夫家的血脉啊,他们不会拒绝的。可现在自己生着病,知道女儿走了,也没见谁叫我过去,心里自然伤感了些。
www.verywen.com

   其实,我是了解这家人的,毕竟相处了二十多年,他们都是秉性善良的人,只是不善言辞表达,也不善主动与人沟通,对谁都是不冷不热的,一旦有事,又都会全力相助的。当年我车祸,他们就是轮流守候在我身边的。只是今非昔比,夫君不在了,我一去,触景生情,引起他们对兄长的怀念,那也是他们心中无法触及的痛。
   内心越发纠结,就想一个人去往青城后山,买上一篮子鲜花、水果,坐在墓碑边与夫君说说话,独自一人过完这年。于是翻身起床,一阵眩晕袭来,才想起自己是病人,大过年的,怕是没有出租车愿意在墓地等候一个病人到天黑,更关键的是那一百多级台阶,我怎么下去,又怎么上来啊?难道爬着上下吗?心里一酸,哭了起来。抽泣声惊动了睡在身边的小侄女,她动了动,我赶紧止住哭泣。还是别做这样疯狂的举动吧,虽然自己在网络里是有名的疯娘,“不疯癫不成活”,如果真去了,孩子们知道后会为没有陪我而内疚不安的。

www.verywen.com


   小侄女把我送到夫家,当我又一次替夫君尽孝时,公公不接受。我说:“五百元虽然不多,但是我的一份孝心,他不在了,我依然是你们家的媳妇啊。难道你们不认我了吗?”眼圈一红,哽咽声起。
   我知道这份孝心很少,可我也就这能力。每月的退休生活费,帮女儿拉扯着宝宝,本就拮据,现又住院,预交的都是妹妹帮我借的,每天一千多元的药费,退休人员在三甲医院就医,只能报销百分之七十,这一病就是一两个月,偌大的缺口,到哪里去想办法啊。他们更不知道的是,我天性倔强,我满心的苦楚,宁愿借助文字宣泄,也不开口向身边任何人叫苦。这也就造成了许多在文字里走近我的朋友知道了我的实际情况,你一把,他一把,拉扯着我一路走来,从冬天走到了春的边缘。
   说到倔强,说到文字,还真要感谢我小学的老师,感谢网络,感谢诗歌,感谢那些让我成为疯娘的人。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小时候我天性顽皮,不逊于男孩,上房、爬树、打架,反正小孩子做过的坏事都有我的份,正值文化大革命期间,以我语文老师夫妇为首的造反派,前往区公所占领通讯部门,其原因是我父亲是保皇派。
   记得父亲说过,当时的县委书记陈靛青被造反派揪下台,天天被拉出去游斗,曾给陈书记当过通讯员的父亲悄悄指点他:“你不是有理发手艺吗?背上理发工具去各单位义务为民服务,看你与工农兵打成一片,他们也就不会老盯着你不放了。”果然,这之后游斗的时候,那些受惠过的群众也开始保护他。
   区上就那么几个人,闲谈中知晓这是父亲的主意,为此,决定把总机从保皇党手里夺过来。父亲还是那句话:“人在总机在,要想夺总机,除非我死。”
   造反派的目的自然没有得逞,学校还得继续上课,这下有得我受了,上课一做小动作就被赶出教室,一有过错就留学校,回家免不了一顿“竹笋炒肉”,一天三顿打啊,用父亲的话说是:“白天白打,黑夜黑打。”可怜我的小屁股,现在想起来还痛哦。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一天,我和一男同学打架,两人都朝对方洒墨水,我把他打得大哭。等上课铃一响,我从课桌下面花着脸钻出来,看见语文穆老师黑着一张脸,用极其厌恶的眼神盯着我说:“你个白货氏,长大以后绝对是个女二流子,滚出去!”
   站在教室外面,我心里暗暗想:你不让我上课,我偏要考最好的成绩,写最好的作文。你说我是女二流子,我偏就做个好女儿。印象最深的是,年年考第一的我,在小学毕业的前夕,学校才恩赐我一条红领巾。现在想来,还真要感谢穆老师,要不是她那鄙夷的眼神刺激我,我的作文怕是在班上很难一直保持第一,因为,那位右派叔叔的儿子也写得一手好作文。
   二00四年春天,侄子送我一QQ号。因为车祸伤及视神经,眼睛弱视,我一直拒绝电脑。当时夫君所在的电信公司,每人配备了一台,夫君除了上网斗地主,电脑就一直闲置在家。侄子送我这号,帮我在网络里寻找到一名叫寒江雪的网友,这是一个刚工作不久的中文系毕业生,聊天很有诗意,好在总不在线,常留下一打油诗就去车间检查工作。于是,我把字典搬出来,把自己胡诌的打油诗标上拼音,再一个字一个字敲上去。有天家里停电,我写好的回复没法发出去,就坐车到几里外的叔伯弟弟小眯家,借他电脑一用。 copyright verywen.com
   小眯身患先天血友病,因为家族遗传病史,传儿不传女,他从没放弃过对人生的追求,娶妻生女,赡养母亲,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他三姐还把女儿徐含静托付在他家读书。我必须记住这孩子的名字,是她的话让我下定决心走进网络的。
   那天下午,小眯把这小丫头从电脑游戏里叫下来让我去打字。小丫头满心不高兴,当我在陌生的电脑上急出满头大汗也打不出一个字时,讷讷地说道:“静静妹,帮姨妈把这些字打上去好吗?”小丫头极不情愿坐上位子,低声嘀咕:“讨厌,自己不会打还玩电脑。”
   我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42岁的人了,被一孩子数落,这老脸可真是挂不住。我强笑着等她打完,并致以感谢后逃也似回到家,说给夫君,他哈哈大笑,说他来教我五笔。看他自己都糊涂,还教我,也不怕把我教成老糊涂。得了,还是自己捣鼓吧。随即,我把字母、声母抄下来贴在电脑上,一个指头一个指头慢慢在键盘上寻找对应的按键…… www.verywen.com
   我一直相信,世上没有做不了的事,只看你有没有心去做。就这样,我用一指禅功闯进了网络,闯进了论坛,而后,闯进一个诗歌临屏群。记得那时候每周都有同题临屏,题目一出,群里鸦雀无声,我几分钟就写好一首,发群里,也没人吱声。
   那时候真是无知亦无畏,我用那些连打油诗都不是的文字,在一群诗人中间混,且得意洋洋。群里一取名疯汉的人,诗歌写的很好,我找他说话,他爱理不理的,我就取名疯娘与之对应,以便引起他的注意,得到他的指点,而他的傲慢、尖酸刻薄又激起了我的好胜心,你说我不是写诗的料,我还就偏要写。即使现在我和他已经成为了好朋友,他依然对我的诗不以为然。这倒无所谓,文字也有秉性,不同的性格自然无法交融。
   《山西青年》杂志社的编辑部主任任晋渝老师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他为我制定了一套奇异的教授方式,让我这个连什么是意象,什么是张力,什么是留白都不懂的山野村妇与诗歌接触,于是,我这疯娘便在网络诗坛疯疯癫癫大闹起来。这些年来,我依旧不懂什么是诗,但是我知道,这种深入灵魂的方式,是我生命中最需要,最渴望的一种方式,它能让苦难变成财富,让悲伤变成良药,让爱成为人生的支柱。 非常美文
   这不,在这个寒冷的春节里,我又一次用文字点燃起生命之火,即便家里就我独自一人,即使我无法去往后山,我也已经和那些爱我的人、我爱的人,一起在文字里相互取暖了。还有那些曾经鄙视我,惩罚我,冷漠我,扶持我,拥抱我的人们,当他们从我的脑海走过,我的内心便已充满了感激:疯娘何幸啊,上苍让你们用不同的方式来指点我,引领我,让我终于回到了灵魂的家园……
   这个春节,我并不孤单。
  
   2013.2.10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节约用水,保护水资源

下一篇:玉米涅槃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