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年之旅

年之旅

时间 : 2019-08-12 05:50:07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哪里天涯    点击:Tags标签: 年之旅
都说是腊八粥一喝,人就糊涂了。糊里糊涂的就到了春节的那一天,也就是说,过了腊八这一天,人们都忙着准备过年了,该置办的就老早的着手。因为置办,所以要花钱。一年来的辛苦,也就随着置办的物件,从指缝间流向了各个商场,肥了等待已久的老板手里。
   寒冬腊月,白天短,这说着说着的,年的脚步就越来越近了。我对年的感觉,可以说根本就没有感觉的,甚至可以说,有点怕年的到来。不说花钱,就是花钱,也得跑来跑去的,总不能等着别人给你送来吧。就算有什么网购,送货上门之类的,自己的生活还真没达到那样的水平。周围的村人、同事什么的,也都说着过年越来越没意思了之类的话。自己想想,也确实如此。
   记得小时候,成天的盼着过年。过年的时候,就有好多好吃的,还能挣亲戚们的压岁钱,也老早就念叨着“吃白馍,砸核桃”的歌谣,觉得是那么的幸福。而现在,也是有压岁钱的,比那个时候多得多,有的孩子过个年甚至挣几千块钱的压岁钱。好说的,年幼的,当然父母就给保管着了。大一点的,有给自己攒着的,有和三朋四友挥霍的。但不知是因为爱着孩子,还是害了孩子。那时候,母亲准备的新衣服,试了又试的,别提有多高兴了。可现在呢,也是生活确实好了,每天都穿着新衣服,不小心破了的,也不会去补,扔了就买新的,节俭的,就到裁缝部贴个花什么的,点缀一番,让本来就来不及穿烂的衣服多了另外的趣味。每年收拾房间的时候,妻子就会说,哪来那么多的旧衣服的,扔舍不得,穿又不时兴了,真是烦人。那时候,村里在过年的时候,还会绑一个很大的秋千。看着大人们在秋千上荡来荡去,上飞下窜的,宛如空中灵巧的燕子,多带劲啊!那时,一个村子里也就那么一两台电视机,逢年过节的,一股脑的涌在别人家里看电视,说说笑笑的,好不热闹。现在,哪家没有个电视机,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也是别有一番温情在其中了。有的年轻人,为了不和父母在看电视的时候有冲突,家里也就多了一台电视,各看各的,岂不是更好。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腊月三十,也就是除夕了,鞭炮声老早就响了起来,门神、对联什么的,装点着洗刷的发亮的大铁门,春节的喜气便在每家每户的小院里弥漫开来。祭桌上丰盛的糕点,诱人的水果,厨房里飘荡的香味,酒桌上甜蜜的亲情,都在唱响新年的欢歌。除夕晚上,有一个重要的活动,那就是分家另过的儿子要回到老屋去看望年迈的父母,弟兄们聚在一起,炒几碟菜,喝几口酒,延续着久违的亲情。就算老人不在了,弟兄们也要聚一聚的。去村里的商店买东西,碰上了五爷,颤巍巍的称了一斤花生,一斤葵花子。旁边的张六就问:五爷,我三叔没回来啊,让你来买?五爷没听清,张六就大声的又问了一遍,五爷说:没有。张六就说:五爷,你回去吧,钱我付就行。五爷愣怔半晌,也许把人还没认清,最后就轻轻的“哦”了一声,提着东西走了。我说:张六,你可真是活雷锋啊!张六说:唉,人老了,真可怜啊,儿子离得远。我也叹了口气说:是呀,这年过的,有人过的舒坦开心,有人却是过的难过啊。商店老板也随声附和道:这都说是养儿能防老,可老了老了,儿女又在哪儿?大过年的,人回不来也不知道汇点钱回来。我说:就算汇钱,老人大字不识的,取都不会取。张六说我:你这是忠奸不分。我说:我在这儿就是把天下的不孝子孙骂个狗血喷头,又有何用,村里多你这么几个大老板什么事都解决了。商店老板继续附和:是呀是呀。张六就“呵呵”的笑着,给我发烟。我接过烟,又闲聊了几句,也提着买好的东西回了家。 www.verywen.com
   十二点快到了,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歇息了一阵的村子又被鞭炮声唤醒了。看来,人们的兴致还是蛮高的。那个时候,从小一起玩大的伙伴晓峰还在我家坐着,我和妻子就陪着他,一边看春晚,一边聊天。这时,强民却摇摇晃晃的进来了,说:看你家灯……亮着,以为……有人在打……打麻将呢。晓峰说:今晚三十,你不看望你先人去,找打麻将的干什么。
   强民说:我……就是刚从我……我父亲哪儿……过来的,对面的……那麻将馆……不知道……有没有人玩?
   晓峰说:那你给四叔打电话呗。
   我不……知道号码啊?
   我给你说。
   强民就掏出了手机,按下了晓峰说的一串数字,发出去了按在耳朵上停了一会儿,把手机摊在手上,耸耸肩说:关……关机了。
   妻子在旁边笑着,事后我问:你笑什么?妻子说:晓峰说的是玲子的号码。我就笑着说:幸亏关机,不然,玲子两口子非打架不可。据说,强民还不死心,第二天大年初一的,找到四叔跟前质问,为什么大过年的关手机。四叔说没关,强民就说,那你就是换了号码,怎么不告诉我。四叔说没换。强民就掏出手机让四叔看,四叔说,我看不见,你给我打过来,看我的手机响不响。强民就按了个重拨键,电话通了,但四叔的手机没响。电话那边,一个娇滴滴的女人“喂”了一声,吓得强民一声也没敢吭,赶紧的按了个“结束通话”。四叔在旁边望着强民的囧样,笑得一脸的皱纹越发的紧凑起来。 verywen.com
   强民又拨打了几次,还是关机,就一边把手机往兜里塞,一边叨咕着:这死老汉,还不到十二点,就把手机关了。然后,强民就一屁股蹲在椅子上,跟着我们神聊了起来。晓峰看着时间不早了,就起身告辞。强民也立马站起来告辞。还好,我还真怕他把这儿当成自己的家呢。
   我们村子本来是依着一条柏油马路的,近几年,发展的比较快,柏油路的另一边,也批了不少的庄基。赫然形成了另一个村子的样子。柏油路上,车来车往,而紧靠柏油路两边的庄子,因为有两家规模还算不小的商店,所以,这里就成了村民娱乐的场所。去年,村里组织的锣鼓队和秧歌队还是挺热火的,可今年就忽然的沉寂下来。听消息比较灵通的人说,原来有的村民把锣鼓家什的,私自的放在家里不往出来,说是大公的东西也有自己的一份子。再加上一些妇女什么的,是非比较的多,东拉西扯的,村干部也没那么多的闲工夫,也就自行的瓦解了的样子。倒是自乐班唱了两个下午的戏,还算是带来了几许热闹的气息。但没有了锣鼓队和秧歌队,村民还是可以娱乐的。你瞧,柏油路两边,你家门上支几桌麻将,他家门上围着里三层外三层的掷色子的,大把大把的钞票一会儿跑到你的腰包,一会儿跑到他的腰包。家里添置了崭新的麻将桌的人家,更是热闹非凡。吃饭晚点的,急急忙忙的走进去,看着人家已经稳坐钓鱼台了,只能遗憾的说一句:又没赶上趟。闻讯而来的喜欢赌博的外村人也来凑热闹,企图捞点外快。据说,曾经有一位哥们吧,把卖了果子的钱说是去县里存,路过一看有这么好的娱乐,就踊跃的参与其中。结果,卖果子的钱三打五除二的,就溜之大吉了。那哥们还幸灾乐祸的说:就当今年树没结苹果。有时,一言不合,就你一拳我一拳的,又是吵又是骂的。围观的人乐呵呵的劝着架,有资格老点的,比较的德高望重的,就说:大过年的,算了吧,都是耍呢。然后又劝另一个人说:那家伙喝了点酒,你就忍忍吧,他弟兄们多,好汉不吃眼前亏,算了吧。那个人就拦了一辆车,临走时指手画脚的说:你家伙不要太张狂!看着这些热闹的情景,我很佩服乡亲们的潇洒。是呀,一年更比一年强了,难得平时能这么热热闹闹的聚在一块。我也真想参与其中,但我没有那么多的钱去耍。我站在柏油路上,看着到处洋溢的新年的喜庆,一个人枉自孤独。妻说:你看,今年买车的人真多,就咱家,一年一个白渠渠。我想着也是,自己也不知给多少个买车同事啦,乡邻啦的放炮,喝人家的车的喜酒了。但我也不想和妻子一块的望洋兴叹,就笑着说:那么多的车有什么用,来耍钱都开着个小车,走个亲戚都堵车,还不如我蹬个二轱辘快呢。妻说:你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今年你给我学车去。我说:行,今年我给咱先去学车,学会了我逮着谁的车就开谁的。妻说:美死你!想的美!瞧把裤裆想扯了!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年就这样的渐渐远去了,回到家的,在外工作,或者求学的,大包小包的在柏油路上等着班车的到来。来送他们的父母可怜兮兮的站在一边,叮咛着乡音乡情,没有离别的眼泪,只有幸福的欢笑。怎么能不欢笑呢?孩子有出息了,在外边干上了事,父母是由衷的高兴啊。
   家家户户门上的对联、门神依旧鲜艳喜庆,年的味道还在一些顽童间或的一声爆竹声里,依然蔓延着,承载着新的希望,新的旅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玉米涅槃

下一篇:北大荒的文化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