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我和我的父亲

我和我的父亲

时间 : 2019-08-12 05:58:43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唯梦随心飞扬    点击:Tags标签: 我和我的父亲
父亲走了,带着他的牵挂,遗憾和不甘心,永远的离开了我们。成为了我们记忆中的一部分。
   父亲是一个勤劳的人,也是一个不拘言笑的人。不知为啥,从小我就很怕他。父亲也是一个苦命的人,年轻时为了我的爷爷,放弃了两次参军的机会,而永远的留在了农村。【当年和他一起参军的人全都转业到了城市。在爷爷的观念里,当兵就是去送死的】。而母亲常年多病,父亲成了家里的顶梁柱。
   在农村,重男轻女的观念依然存在。我的出生虽然没有影响到什么,可是当妹妹的呱呱坠地,却给家庭蒙上了阴影。当听说又是一个女娃时,二伯拿着算盘,当着父亲,母亲和爷爷奶奶的面,拨弄着算盘,说什么今后的社会是九女配一男,养女娃有什么用。【二伯有三个儿子】父亲沉着脸,不停地抽着闷烟,一句话也没说。母亲则不停的流着泪。才三岁的我害怕的躲在外婆背后,不明白这些大人都怎么了。随后,他们决定把我跟妹妹当中一个送给别人家养。在母亲的坚决反对下,我和妹妹都留了下来,谁也没有被送走。
非常美文

   从那时起,父亲少了笑容,有时还不停的唉声叹气。母亲生下妹妹后遇上大出血差点死去,虽然被外婆用小偏方救活了,可从此体弱多病,家里家外全靠父亲支撑着【这些事都是长大后听父亲闲聊时提起的】。又过了两年,弟弟的出生,终于将家里阴霾的气氛给赶走,重新迎来了欢笑。
   慢慢地我们该上学了。也许是我天资聪慧,成绩一直都很好。小学时,我就看完了中国四大名著,而且还能说得头头是道,而我的作文一直是全校第一。在老师和周围人的眼里,我将来一定是一个有出息的人。可在父亲的眼里,我就是一个书呆子样。因为我最喜欢的就是书,吃饭看,走路看,晚上躲在被窝里打着手电也看。时常跟着书中的人物一起哭与笑。为这事,我被父亲训了无数次。妹妹做事麻利,能干,深得父亲喜爱。逢人就夸妹妹,从来不提我,就算我考了好成绩也一样。渐渐地,我对父亲产生了怨,觉得他偏心。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天有不测风云,在我初中快毕业那年,母亲得了风湿心脏病,几个月就住了两次医院。当时农村医疗条件差,医生说,上大医院动手术要好几万,还不一定能医好。好几万对我们家可是一个天文数字,母亲只好在家养病。懂事的妹妹刚上初中,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主动退学了。那年夏天,我考上了高中。拿着录取通知书,我做出了痛苦的抉择。望着撕成碎片的录取书,我伤心地哭了。无情的现实摧毁了我所有的梦想。回到家里,我故作轻松地告诉父亲说没考上,母亲眼里露出失望,父亲没吭声,可我从他脸上看到了解脱。我和妹妹的辍学也没有挽救回来母亲的命,那年,母亲还是离开了我们。
   中年丧妻,对父亲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人一下子仿佛老了许多,变得沉默寡言,成天与烟酒做伴。而我们则乖巧的看着父亲的脸色做事,生怕惹他不高兴。后来,村里好心的人看父亲一个人太辛苦,劝他再娶,父亲征求了我们的意见。当时,在电视里和人们经常谈论里,觉得后娘都是坏人,所以,我们三姐弟坚决反对。为了我们,父亲放弃了这个念头,和我们相依为伴。【现在我们才觉得,当年的我们太自私了,断送了父亲可以获得幸福的机会】。 copyright verywen.com
   后来,村里人陆续出外打工,看着他们回来时好像很有钱的样子,我也开始向往外面的世界,加入了打工潮流中 。本来以为,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可出来后才知道,外面的世界也很无奈。我就像一个机器人,每天重奏着吃饭,上班,睡觉三部曲。一两年才回家一次。忙碌的生活渐渐地忽略了在家乡孤独的父亲。
   直到前两年,我的腿患了骨髓炎,做了手术才重新回到家里。父亲看着消瘦的我,心疼地埋怨我在外面为啥不照顾好自己。随后,又不停地劝慰我凡事看开点。和父亲在一起,常常提到当年的往事,父亲总是满怀内疚,说“谁叫你生不逢时呀,要是晚出生几年或者现在,我就是变卖家当也得让你们读书,希望我的女儿能够上大学,我也颜面有光。我对不起的就是你妹妹,连初中也没读完。你们都是我的儿女,怎么会偏心呢,可当时的条件不允许啊。”望着两鬓斑白,辛苦半辈子的父亲,我后悔了我的自私,也消了心中的怨。 copyright verywen.com
   可确不知,当时的父亲已经身患重病,还在担心着他的儿女。当医院的确诊书上写着肺癌晚期,当医生宣布还有一两个月可活,我和妹妹呆住了。父亲辛苦大半辈子,还没来得及享受儿女的福,就要离开了【父亲还不知道病情】。我们忍着悲痛,把父亲带回家中,骗他说没有大问题,就是太累了,需要休息好就可以了。于是,躺在病榻上的父亲还在计划着明年的生产。
   随着病情的加重,父亲开始怀疑了,逼问着我们说“我就是死也要死个明白,”当我和妹妹哭着告诉他实情时,父亲呆了一下,说:“就这样死了真还有点不甘心。”随后却反过来劝慰我们,说人迟早有一死,没什么大不了,放心不下的就是弟弟。
   那年冬月,父亲睁着眼睛,带着他的牵挂,遗憾和不甘心,永远地走了。【弟弟没有赶回来,父亲临死也没有见着他最牵挂的人】。现在的我,每每想起父亲,总是满怀内疚和深深的自责。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流年』奇异恩典

下一篇:如今这事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