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流年』窗子·阳光

『流年』窗子·阳光

时间 : 2019-08-12 06:32:51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也许爱是最美    点击:Tags标签:
【窗子·阳光】
   你说,我们每天都会站在窗前,或者从一面窗子下走过,每天都会沐浴着阳光。我说,即使阴云密布,我们与阳光的距离也没有拉长。
   此刻,我正对着窗子,面向太阳。阳光些微有些刺眼,依然舍不得拉上窗帘。特别的原因,办公桌不得不暂时挤在窗前狭小的位置,但因为我与窗子没有了距离,可以直视外面那些不属于我的一切,我欣喜万分。更何况,窗外的阳光是别人夺不走的,永远有我的一份。
   我的欣喜,绝不是因为我在窗前是别人眼中的风景,或别人可以成为我的风景,只是因为窗子和阳光。
   窗,带来了室内的光明。阳光透过窗子,瓶中的花就变得耀眼闪亮,人的表情便富有而多情。而我所感受的不只是这些,可是,又是什么呢?
   记忆里的乡村,窗子是木格子的,在文学的感觉中,比城市里铝合金的材质唯美得多,哪怕斑驳不见色泽。或许它本身就是取了大自然最本质的色彩,你根本无法描绘。只是那些窗子,要么很高,年少的孩子跳几下也难看到外面,只能把目光移到从高高的窗子射进来的太阳的光束上,因为灰尘,却也云烟缈缈,似琴弦微颤,满足了几分好奇;要么很窄,看见外面的世界,却难以尽兴;要么糊了纸的,再急,也只能感受一些微微的亮光。在昨日的乡村,装了玻璃的窗子是很少见的。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那么,这一刻我的欣喜是因为窗子是玻璃的,透明的,只挡了灰尘风意,却挡不住其它吗?原来的办公室,一面墙都是玻璃窗,我却从未欣喜过。
   我完全可以站在外面,感受阳光的存在,因为没有什么能遮挡住太阳,也没有人能阻止我走向太阳。可是不知为什么我却喜欢站在窗前去感受阳光,而且是这并不宽的玻璃窗。
   房间太窄了,还好有这么一扇窗!
   简单的一句话,使心中的一切明了,因为曾经站在故乡的窗前却无法亲近外面的世界,无法完全与之有心的融合,存了万般的期盼在内心深处。我,终于可以与窗子这样地无距离,走近了窗子,也可以尽享外面阳光下的风景。更因为这窗子是有形的,有限的,它让我感觉到自己与外面世界的距离而又在我渴望得到时把外面的世界推在我眼前。这是压抑之后解放的轻松,可以不费力气地亲近本以为无机缘走近的风景。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隔着玻璃窗的世界,其实很美。或阳光灿烂,或阴雨绵绵,飞花投窗也好,黄叶流落也罢,行人匆忙向前……那是浅浅的线条的波动,窗前的人,有心走近,心意也是淡淡的,不会刻进记忆中。
   读过很多关于窗子的作品,却都没有我要的理由。那些作品里的窗子走得太远,飘得太高,我不愿去追逐,也不想靠近。
   喜欢透明的玻璃窗,简简单单的理由,只因窗子让我看到了外面的世界,看到了外面世界表面的快乐与无法延伸的伤感。从这扇窗,我可以看得很远,再远它也只是高楼的轮廓,马路的伸展,人身上之衣的色彩,我不想无缘无故刻意地去想窗外的风景里正在发生的故事
   没有窗子,冲出大门,可以遇见一切。阳光,甚至于其它未知的一切可以来得很容易,况且在许许多多的屋子里,要冲出去,连门槛也不需迈。但是,当你没有太多的时间,若是你因一些心事、琐事,止步于屋子里,那么站在窗前会对窗子心生感激……
www.verywen.com

  
   【春寒·戏场】
   冬天没有过去,路边柳树的枝条,远远的有些绿的感觉传过来,仅仅是感觉而已,寒冷阻挡着行人那一丝追求与探索的欲望,也就没有真实的语言表述在这里。真实的是近处的枝条遗弃着温情与委婉的处世之道,依然享受着冬天的给予,简单明了指向自己的天空,并无意好事与人指点春天的踪迹,迎来送往,随你之意。
   戏台子搭在路基边的低洼处,有很美的唱腔,越过人,穿过田地,借风,借台下观众脸上的表情传递过来,只是戏词已被这层层媒介敲碎了散开,有叮叮当当,丝丝缕缕的韵味,却无具体可论的情感。
   或许,不仅是过路客,台下那一片观众也未必是为了这戏中的情节与情感。远远地看去,所有的观众,目光所聚之处是戏台,走近了,才发现他们的目光却给了身边的人。
   一个身材瘦弱矮小的女子,抱着几个月大的孩子,女子的头发简单地用一个红色的皮筋扎着,不零乱,却无光泽,犹如未饱蘸墨汁的笔,写来出的字,有意为之,却终因少了方法与最精心的酝酿而显得苍白,单调。再思下去,就只有“流浪”一词的含义了。不过,实质并非如此,你的目光投向这位女子,她的目光却给了孩子,孩子初涉人间的微笑当然只回馈给怀抱他的母亲。至于那台戏,则只是这微笑的背景而已。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一位老人则在竭力把陷在坑里的机动三轮车拉出去,车上一两岁的孩子,望着爷爷的姿势张着小嘴在笑。两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子,站在人群外,脸红红的,好似是身上粉红的衣服映红的,目光远了戏台不知落在哪里,或许收藏在心吧。
   热闹中,菠萝是甜的,甘蔗是甜的,糖更是甜的,人们的快乐也是肯定的。巩义市豫剧团的演出带来这些肯定,相信有过辉煌历史的豫剧,人们是喜欢的。
   这里的观众显然不是来自同一个村子,这里是位于两个大城市之间,被称作“运粮河”,“运粮桥”的地方。这样的名字是来自历史的,今天运粮是绝不会需要这条河的,转眼四周,因脚步懒惰,也看不到河的影子。
   看戏的人们还穿着最寒冷季节的衣服,坐在三轮车上,拖拉机上,还有的蹲在地上,站在石头上。他们肯定感谢这台戏,用心感谢,但却把目光分散在戏台下面的各个角落,有时在戏中,有时在戏外。观众并不寥寥,寥寥的是从头至尾专注的目光。
verywen.com

   来自城里的小女孩说,看着心寒,走吧。女孩心寒的理由并不是台下一群人的衣着,她知,农民种粮是穿不得干净衣服的;在田里吹风看戏,也不必跑大商场专门买件体面的衣服。看习惯了,你家的,我家的,虽是破的但干净的就行。她心寒的是乡村的娱乐如此简陋,竟然到了萎缩在荒草,黄土之上的地步。她为这些捧场者心寒。而城里的影剧院越来越舒适,在家里想看什么,打开电脑就可……
   还有,那个卖鞋的摊子,最贵的十几元一双。在从城里出来的过客眼里,这个价格与金钱无多少关系,自然就不会站在摊前犹豫,只会把它当作一幅久远的,已经沉静了的画。
   只是,这幅画并不是静的,脚下飞起的尘土,也沾染了过客的鞋子……
   感到心寒的,或许不只是这位女孩。台上唱戏的人会不会因为这些观众的漠视而有些失落,也有些心寒呢?艺术家们需要的并不是这表面的热闹,那么传统文化的空间又该在哪里?怎样才能重新拥有往日的荣耀,能够比得上今日韩剧的气势?……青黄不接的何止是地里的庄稼啊……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春寒中的戏场,虽无可辩驳地昭示着乡村娱乐的简单,但简单中的快乐却是纯粹的。纯粹中,这台戏也只是快乐的媒介,他们只是借了这个戏场拉家常话春耕,说是娱乐更是休息,或许这整个就是春耕前的序曲。
   仔细听戏词吧,若是你听清了什么,或许就有了春天的感觉。冬春寒暖,若随天地,更随你心。乡村的娱乐就是如此心寒的简单,简单也很好的……写到此,一声春雷响起,雪雨同来……
  
   【花谢·花飞】
   天晴得好,我却把独自流浪的歌循环,不停地循环;桃花正艳,我却只见花谢花飞染阶前,《葬花吟》又飞满天……
   于是,固执地,我要这个空间里没有音乐的伤感,我要这个空间里没有你的声音,我要这个空间里也不要有我的影子,只留下我的心,高高在上地望下来,不冷不暖亦不需表示温度的数字,眼前只是一个自然的空间。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自然的空间,水流无声,花飞无语。我来了,站在桥上,依栏望花谢花飞,却无人看见我的存在,我也把那些人影看作花儿在舞动。栏无尘,谁人擦了去?又是谁修饰了我眼睛望去的方向,把距离一词横在路上?是我,是我的固执,隔开了视觉,知觉,感觉的目的,只喜欢流浪,流浪至风起时,一切都不存在。落絮轻沾,也会轻去。
   走走停停,目光落水,船走目光滞留;花落肩上,人走花飘落。谁与谁有缘?谁与谁无缘?世间的终点与起点分属你我,还是只与他人有关?我想,若我走了,选择了一个终点,再美的说辞,它也不会是你的起点。所以,即使在无声的空间,这一份缠绵也无法由我一个人的固执决定结束。那么,我继续走我的路?
   前方的路上,叶不让花,挤花落;枝却托叶,托起一年四季的相聚与离别,托起又一年的匆匆伤痛。那花下的人呢?哪里有葬花的空间给她!而我,可否只做旁观者?我说,我可以的,你却摇头,我清醒,你也清醒,世界上最无力的就是语言,你喜欢虚幻继续,我也不喜欢现实。现实,无非就是此刻的花飞花谢,还有阳光的来去。
www.verywen.com

   阳光,笑着谁的痴情,又是怎样随意地掠过,转轻地离去。世间一切难抵一次微笑的力量,谁说苍老与新生形同陌路?经历生命的沉重,经历那一次次风来雨去,才会见笑意自然,才会有最真的相遇情节。不必拿缘分一词作为相遇的理由,更不必拿可能的什么决定此刻的心情。
   叶绿了,花继续艳着,满树枯枝,也可以有一枝花的风光。即使满世界尘土飞扬,也会有我不要方向的方向。何况花开满天,花飞满天,那方向飞得比花还远,远在天涯,在你脚步落下的起点,近在天涯,在你风起云涌的心境里。
   最无私的是阳光,最无情的依然是阳光。没有绝对的词义,亦没有永恒的你我,即使我在黑夜里依然可以看见光亮,在最幸福的时刻也不会放弃对黑暗的思考。风来了,就来了,雨,我早已在等着欣赏。眼泪给你,给他,还是给伤感的音乐?自己不需要,这本不是释放,亦不是遗憾什么,或许只是春天的一场雨落在脸上,是春天馈赠给我的一个有使用期限的道具。可惜我不是演员,早已出了这场戏。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一遍又一遍,叹过,哭过,其实还是“花落人亡两不知”的好。此刻,雨来了,满地落花,葬也难……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寒冬山水

下一篇:秦岭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