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那年、那月、那些人

那年、那月、那些人

时间 : 2019-08-12 06:50:37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香山红叶红    点击:Tags标签:
忙碌了一个上午,难得盼来半天休息。走出家门想去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行走在宽阔的街道上,目视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不经意的一瞥,却见街角处有三个熟悉的身影扑入眼帘。还未看清她们的脸,就被她们一下子拥在了中间。其中的一个姐姐,竟然在大庭广众下把我抱了起来,还在原地轮了一圈。因此还招来了路人们惊诧的目光。“呵呵!这不是我以前工作的同事姐姐吗?”真没想到,我们分别了二十年,竟会在这个春光明媚的午后同时不期而遇,真是缘分。看着这三张熟悉而灿烂的笑颜,我的心不仅涌起一股甜蜜的暖流。那些曾经的往事像闪烁的荧屏画面一样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把我的思绪拉回了那年、那月、那些人……
   那一年毕业后,我被分配在一个小镇医院工作。这个小镇距离婆家有三十多里的路程。那时的交通不方便,也不能天天回家,所以只能是在单位住宿。单位给分了一间宿舍,还给配备了一个液化气罐。我自己又准备了一些锅碗瓢盆等生活用品。就这样恋恋不舍的告别了新婚七天的老公,来这里过起了独身生活
verywen.com

   初次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单位,我很少说话。很多时候都是在默默的做事。而他们特别喜欢开一些粗俗的玩笑。我的性情本来比较保守,又加上年龄小比较腼腆。所以经常被他们说的面红耳赤,但这并没有阻止哥姐们取笑我。时间久了,我却发现这帮哥哥、姐姐们不仅热情大方,而且真诚善良。很快我也融入了他们这个集体之中。
   这个圈子中我的年龄最小。在工作中,什么重活、累活我都抢着干。经常主动的为哥哥、姐姐们清洗大衣。来到这不长时间就得到哥哥、姐姐们的喜欢和爱戴。每逢佳节和大礼拜的时候,姐姐们都会主动为我顶班,让我回家和老公小聚。如果谁有个头疼脑热的或是身体不舒服了,我们都会抢着为其顶班,并且大家会结伴前去探望。两个罐头,一袋水果,一句温馨的话语,一杯清茶都是关怀满满。谁都不会因为多干一点活而斤斤计较,谁也不会为多上一天班而心生幽怨。大家在彼此协作、彼此关爱的过程中早已形成了一种浓浓的亲情。
非常美文

   那个年代,大家的生活过的都不富裕,一个月只有几十元钱的收入。日子清苦,别说是吃肉了,就是青菜也很难见谁买过。土豆、白菜和萝卜自然而然就成了人们餐桌上的美味佳肴。每隔几天,我宿舍的门口就会出现一袋土豆,两棵白菜或是一个萝卜。这些都是哥哥姐姐们从自家给我拿的。虽然只是一点小菜,但却承载了兄弟姐妹们的一片心意。我从小就比较喜欢厨艺,烧得一手好菜。每当饭口的时候,香味就会顺着门缝飘到走廊,这帮哥哥姐姐们也会像馋猫一样跑到我这里来蹭饭。就是粗茶淡饭,也会让这帮哥哥姐姐们吃得津津有味。大家其乐融融的就像一家人一样。欢声笑语洒满整个小屋。有了这帮朋友的相伴,我这个离开老公的孤独女人也不会觉得清苦了。
   小镇只有贯穿南北的一条主街,哥姐们的家都住在街的最南端,而单位和学校又在最北端。每天早上哥哥们送完孩子上学后就来单位。他们站在楼下喊我的小名,我便跑下去和他们在明媚的朝阳下打羽毛球。这是个农村卫生院,病人晚上都不在这住。值班的时候就非常清闲。有的时候我们也会聚在一起下棋、织毛衣、聊天等。如若听到有患者来的脚步声,我们就会立即投入工作。九一年的时候,单位举行了一次旅游,而我们这些好玩份子又恰巧分在一组。我们有幸一起结伴去看过大海,在海滩上打水仗,捞鱼虾。也一起去登过千山,站在山顶之上,手牵着手大声歌唱,总之我们这些人走到哪里哪里就有笑声和快乐。 copyright verywen.com
   医院是一栋二层小楼。医生的值班室和病房都在楼下,二楼是财会、院长、宿舍、护士值班室等后勤办公的地方。晚上下班的时候,整个二楼除了我一个住宿生,就是值班护士。每逢阴雨天气就停电。这个时候就是我最难熬的夜晚。好在有这帮兄弟姐妹的关照,才让我度过了一个个漆黑的夜晚。记得有一次,外面风雨交加,电闪雷鸣的。屋内漆黑一片,整个二楼就我一个人值班,又没有患者。我吓得卷缩在墙角里索索发抖!越想越害怕,正在那哭鼻子呢!这时一个熟悉姐姐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我像见到救星一样,迫不及待的打开房门,扑到姐姐的怀里大哭起来。姐姐一手拿着蜡烛,一手轻轻地拍着我的后背说:“妹妹!别怕!姐姐来陪你了。”那一夜姐姐没有走,一直陪我到天亮。以后再遇到这样的天气,姐姐们就主动调班来陪我。每一次在我最困难的时候,都会得到她们的热情相助,这份热情和关爱一直围绕着我。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那一次,我患了重感冒,发了一夜高烧。头昏昏的起不来床,就这样一个人在宿舍里躺着。望着空荡荡的宿舍,不仅有些孤独和伤悲,泪水不自觉的往外流。肚子饿的“咕咕”直叫,想做点吃的,可是浑身无力。正在这伤心呢!这时一个姐姐推门进来了,手里端了碗面条,里面还卧了两个荷包蛋。我一见就调皮地说:“姐姐真是及时雨啊!”姐姐说:“瞧瞧你那点出息,脸上的泪还没干呢!一碗面条就乐了。要不是我听他们说你病了在宿舍里,我还以为你休息回家了呢!以后有事说一声,别在那饿着。”听了姐姐的话,心里暖暖的。
   就在我要调走的前期,突然接到父亲的电话。说是老公得了急性黄疸型感染,非常严重,正在传染病院救治。接到电话后,我就和院长请了几天假,准备去护理老公。哥哥、姐姐们听说了,当时就都跑到我的宿舍来安慰,并每人掏出钱来让我拿着。还嘱咐我不要着急回来,安心护理老公。班他们都会替我顶上。需要用钱就吱一声,不许自己扛着等等。我虽然经济很拮据,也不会要哥哥姐姐们的钱,但这份真诚和善良的心意还是让我感动的热泪盈眶。

copyright verywen.com


   九二年春节过后,他们都知道我要走了。表面上谁都没有提起,而是用他们最淳朴的方式默默的为我送行。那时每一天都有一个姐姐在家里亲手准备一顿丰盛的晚宴,其余的兄弟姐妹都去作陪。就这样的欢送宴一连持续了一周。在临行的当天,院长哥哥和及全院的同事自己掏钱在最大的饭店,为我举行了一场正式的欢送宴。那一天,我的心情极其复杂,可以说是喜忧参半。喜的是我终于可以和分居两年的老公团圆了,忧的是我不舍得离开这些真诚而善良的朋友。因此有生以来我第一次喝酒,而且是一口一杯,连续喝了四、五杯啤酒。喝得有点微醉,最后是由哥哥和姐姐两个人亲自护送回县城的。至于后来老公是如何设宴感谢他们我却全然不知了。只记得临行前哥姐们在车下站成一排,一个一个和我握手、拥抱告别,汽车开动的那一刻,我们都流泪了。
   在离开他们的二十年里,哥姐们若有机会也会偶尔的来看看我,但毕竟太忙,都没时间,所以相聚的机会几乎没有。我虽然离开他们了,但我对哥姐们的感激之情却从没因时间和环境而改变过。无论他们的家人、亲戚、朋友还是邻居,只要来县城办事,有用到我的地方,我都会给予热情而周到的帮助。虽然我离开他们已经整整二十年了,但那年、那月、那些人却永远篆刻在我的生命里,一生都不会忘记。

copyright verywen.com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南方雨季

下一篇:秋随心动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