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正在流失的热情

正在流失的热情

时间 : 2019-08-12 07:09:43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李锦恒    点击:Tags标签:
(原标题:正在流失的热情)
近日的太阳好像躲起来了,从早到晚整个天空都是雾蒙蒙的,搞得心里面一团糟,如被某些东西堵着,满满的。有风,一阵儿东北吹来,一会儿西北吹来,手不敢轻易伸出衣袖,片刻功夫就被冻得发僵,冰冷的知觉最为明显,时间稍微久一点全身都无法忍受。以致每天醒来,打开电脑的第一件事情先要把天气状况查清,最高温度多少,最低温度多少,什么风向,多少风力,琐琐碎碎每天都要看上数遍方才安心,穿戴整齐鼓足勇气下楼,生怕看不见一丝一缕的阳光。尔后在楼下稍等片刻,就在这个唯一一个通向城市四面八方角角落落的公交站,乘坐不同的公交车,去向不同的地方,工作也好,做事也罢,走街串巷,总是很晚归来,日日如此,循环往复,身心俱疲,不堪负累,也许正是因为行走路上的风景不同,剩余的一点点坚毅的信念,还在脑海深处闪耀着光芒,终没有半途而废。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只是,更加怀念故土,一个黄河南岸不起眼的小村庄,一个冬季有暖阳的地方,无须穿太多的衣服,也无须每日考虑柴米油盐,每日里可以素面朝天,内心坦坦荡荡。忆及这些我便更渴望回归那种安谧的田园生活,完全可以忽略鸡毛蒜皮堆积起来的烦忧。很多时候,我常去思考,迷惘之中苦苦地追问自己,若是生命永远这么奔波下去,何时才能结束?终点又在何方?会不会在某一天所有的信念和守望轰然倒塌?那时的我,或许还是不知该往哪里走下去……
   一
   掐指算来,我在这座北方的城市游荡了十数年,接受了黄沙滚滚而来铺天盖地的壮观和困扰,却也早已遗忘故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习惯,渐渐爱上都市的快节奏生活,很多事情总是享受着心安理得的高效率,富裕的时间越来越多,却总是迷茫四顾,空闲下来究竟要干点什么,才能不让落寞的表情爬上脸庞,避免风霜和雨露刻上深深浅浅的印记,那将成为无法抹去的忧伤和疼痛,于我而言,将更加卑微和屈膝着来面对世界。走过每一条街道,我都会搜寻曾经过往的点点滴滴,那些洋溢着温暖抑或是深藏的冷峻,由胸膛传入指尖,热烈和凄凉的感觉互不相让,在体内左冲右突,毫无收敛之势。那一时刻,我会身不由己地驻足停留,不自觉地仰望天空,渴望头顶有蓝蓝的天空,飘着白白的云朵,还有那一飞而逝的鸽群。这些都是自然的,温暖的,潇洒的,带有暖色调的。而那些沉默的冰冷的金属构件,是属于冷色调的,除了给人心灵瞬间的震撼,便是莫可名状的质疑,偶尔还会嘲讽。所有,便组成了单一的城市,由简单的复制到笼统的抄袭,毫无特色,甚感处于混沌之中。 非常美文
   我,每天作为一个行色匆匆的过客,在城市熙熙攘攘的人海里浮浮沉沉,跌跌撞撞,用双脚丈量着每一寸土地,却总在陌生而又熟悉的巷道里弄迷失,在夕阳涂抹最后一层暗红的时候,多少产生一丝丝清醒的念头,那是归家的指引,否则将在黑夜中沉沦。一个方向,一个终点,都充满着希望,也夹杂着失望,相互交织的矛盾和纠结,让心灵无法体味岁月给予和夺走的平衡与和谐。或许这就是人生的宿命,老天不会带来恩慈,幸运不会前来光顾,蔓延的忧伤不断地袭击,痛苦的煎熬不停地汹涌,将我毫无缘由地地团团围住,无法抽身,不得前进。
   忘记不了盛夏的雨里,有我奔跑的身影。脚下的积水,没过我的鞋子、我的裤管,浸湿我所有的衣物,我弯下腰用眼睛搜寻可以躲避的地方,生怕雨水打湿抱在怀里的背包,里面存放着很多单据,那是我向公司领导证明出外工作的依仗,我每天的工作就是回收那些单据,每一张都代表着数十万元的金额,于我来说都是天文数字。先是需要不同的客户签字盖章后由我汇总,然后逐层朝着上面的部门递交,若是在我手中遭到雨淋或者造成水湿,很多数据和签名盖章的印迹就会模糊,就失去了用于双方账务进行核对的价值,后果是我承担不起来的。或是一株树、一隅墙角、一根线杆都是我最渴求用来防护的工具,最好的是防风又防雨的一幢大楼的大厅或是一家商户的门脸,一切等到雨过天晴方能赶路。简单地用手梳理下头发,将之前的狼狈不堪尽量减少到最低,在去拜访另一个客户之前,做到这些至关重要。对于我自身的形象,从开始的无所谓、被动改受、习惯接受到重点修饰,颇费了不少时日和精力。慢慢地,我熟悉了出外工作的各种环境,琢磨出自己的一套穿着——出差就要衣着整洁搭配自然,无论是出入客户办公室或者厂房都无须换衣,也减轻了出差带衣的负累;若是周边办事,如需搬运货物,就穿一些旧衣作为工作服。时间久矣,就感觉自己如一个装在套子里的人,或者说自己是“变色龙”。那种需要关注每一个细节的费心之处,待到事后都令自己惊奇。这种变化最初带来的认真和敬业的确让我感受一些得意,慢慢就觉得生活需要那么多的嬗变,的确让人身心都有所改变,缺了一重洒脱,少了一点悠闲,多了几丝烦恼,添了一份惆怅。

www.verywen.com


   前几天的一场中雪,扑簌簌地落了一天。早起六点多,出门的时候,天空灰蒙蒙的一片,让人心头倍感压抑。我转了两次公交到达港区门口,等候了四十多分钟,九点十分才有出租车愿意进港,但索价比以往要高出几元,也无所谓了,提货的车辆八点已到指定位置。一个上午需要去两个地方装货,下午必须卸到指定的工厂。时间一分一秒都很紧张,如是因为我的迟到肯定会影响整体的计划。等我到达港区的堆场,大地苍茫,鲜有运输车辆驶过。我在一垛垛大大小小的集装箱间的走道里穿行,寻找我们待装的货物。那一刻忽然觉得我是一个破坏者,那么纯美的东西,雪白的路上留下我一串又一串乌七八糟的脚印,所有的美感瞬间被我打破了平衡与和谐。雪花在北风里打着旋儿,落在我的身上,钻进我的衣领,冰彻骨髓。我在高高低低的货柜里,转悠了二十分钟方寻觅到存放物料的货柜。喊来运输车辆停好,我从车子一侧慢慢爬进高栏的车厢,再从车厢通过另一侧高栏攀爬进集装箱,进行物料的清点。一双手片刻变得乌黑,待到货物装到车厢后,我又从货柜里小心翼翼地爬出。落到地面,手和耳朵已被冻得生疼,急忙抓起一捧雪团在手中擦拭污迹,手心的温度溶化了一捧又一捧的雪。司机和工人喊我去温暖的地方,而我站在雪地上许久,环顾四周,大地苍茫,天空灌满了铅色,一片庄严肃穆的景象。我想在那一时刻,唤起内心久违的激动,让内心荡漾起微微的涟漪,用纯洁的雪来映照灵魂的纯粹。

verywen.com


   二
   昨夜时至夜阑,酣梦淋漓之余,不期然遭遇从未有过的胃疼,手抚无数次依旧难以忍受折磨,仰卧之间顿觉胸脯起伏不定,酒醉呕吐的感觉强烈地袭来,残存的睡意就被驱离得支离破碎,瞬间便无影无踪。我强打起精神,拉动窗帘,昏黄的路灯透过来,映照着阳台上残留的雪,一片惨白,让暗夜中摸索起床的我眼前有了几丝光亮,同时一股清冷也禁不住漫上心头。不敢有大的动作,侧着身从床头为自己倒上一杯热茶,捧在手中,轻轻缀吸。热流缓缓通过喉腔进入肠胃,压住了里面的翻腾之势,不多会儿浑身就开始冒出暖暖的毛毛汗,顿觉有通透之感,甚是舒服。此时的窗外,没有一丁点儿月光,整个天空更显得乌蒙蒙的。侧耳倾听,楼下早已无半点人声,整座城市也在沉睡。不远处的街道偶尔传来过路汽车的喇叭声,打破一阵静寂。我拿过手机来看时钟,恰是凌晨二点三十八分。这是一个非常尴尬的时刻,堪称失眠的同等滋味。难捱的夜晚,孤独的人儿,期盼无比的睡意迟迟不来。于是,披衣下床,打开电脑,随机播放着一曲又一曲的轻音乐,缓缓聚拢心神,想着白天空暇时在脑海里构思的文字,此时却像在跟我捉迷藏一样,跑来跑去,我却不知道要打一些什么出来。几分钟过后,我便没有了兴趣,写作的冲动和热情不知不觉间就抵消了。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这几年来,我鲜有文章面世,不是说不会写,也不是不能写,很多时候都是遇到大脑空白的情况。事后,自己安慰自己,暂时放下,或推托几天。如此再三,很多不错的灵感便被舍弃或者遗忘。时间久矣,便什么都记不起来,更中断了写作的念头。不敢自夸,有时也会去想,会不会少了一些精彩的文字,或者浪费了很多独特的创意。遗憾之后,便剩惋惜。这样的经历一次次上演,仅有的耐心被磨损殆尽。与文友的交流,更是少之又少,喜欢沉静的生活状态,喜欢一个人默默地阅读文字,不招摇不声张,由着心性由着眼神的跳动。不喜勿读,不喜关闭。小小的鼠标在我手中,任意畅游网络江湖。
   写作的十年间,悲哀地发现竟然找不出哪一篇是自己的代表作,更谈不上成名作。虽然也曾大言不惭地四处放话,散文诗歌小说都有所涉猎,杂七杂八地发表也有百篇开外,但内心里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哪些还是弱项,哪些还亟待提高,哪些是死活不敢碰触的环节,哪些是构思了数年提纲都写了数稿,充其量仅仅是拿文字来满足内心的空虚和失落,借此来慰藉,甚或作为吹牛的资本。 verywen.com
   蓦然回首,我在文学道路上摸爬滚打的情景依稀闪现,那些走过的脚印深深浅浅,深藏着心血和汗水,也寄托着我太多的梦想和渴望。刚写作那会儿,年少轻狂无知无畏,光顾所有知名的文学网站,推销那些现在在我眼里顶多算是分行的文字,在论坛随意粘贴,只为得到一份鼓励和赞美。倘有批评之声,毫无忍耐之心,便会前去驳斥,一副争强好胜的样子,辩论到最后才发现自己的都是不靠谱的奇谈怪论。可笑之余,多少有了点自知之明,逐渐收敛一些,进而反思,提高才是目的。
   当了几年网络文学论坛的版主和编辑,开始的那份热情和激动全部回馈给了作者和读者,认真地评论和写编者按,生怕哪里出现一点小瑕疵,搞得以为自己都是专业领域的,是个人物,也有不少文友把我当作老师看待,处处尊敬的不得了,满足我不少虚荣心,而且很快就膨胀起来了,指手画脚高谈阔论,毫无尊重他人之意。尽管这些都是源自我的内心世界,无人窥视无人得知,但当一切没有了新鲜感,对文字产生了审美疲劳的时候,那份狂热和主动衍变为冷淡、漠不关心,直至毫不过问弃之一边。一些网站的文集好久不再发文,新浪网易等博客很长时间不更新一个文章,有时遇到一些在网络上相熟的文友问询,便随意编造一个借口,不是推托说工作太忙就是家里事情繁琐,不能顾此失彼。这种蹩脚的理由除了自欺欺人之外,丝毫没有可取之处,只是我自己搪塞自己,自己在泯灭写作的热情和坚持。一篇文章我能够写上几个月,甚至写上数年,断断续续的思绪随着岁月变幻不断地升腾、降落、跌落尘埃、跃起等一连串而又往返回复的状态,与原先的思路虽无大的区别,但很多细节之处,乃至脑中谋划好的部分段落确已呈现另一种局面,甚难达到曾经的理想状态。每一次开辟新文后不间断地写出数百字上千字后,热情冷却,便被搁置,在电脑的某个角落被遗忘。兴起,捡拾起来,读着那些文字倍感陌生和凄清,无从下笔,心头更添黯然之意。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现在登陆文学网站,走马观花之后,便迅速关掉浏览器,偶有兴趣,顺手抓起几个应付了之。粗鄙的文笔、漏洞百出的故事情节、毫无诗意和内涵的分行、流水账或无病呻吟,整个读下去就感觉到前言不搭后语,鲜有亮点,这些更是让我缺少阅读、编辑和评论的原动力。本想刺激一下对文字的敏感和情绪,却让我更加失望,自身的惰性慢慢滋长,有时竟再也不去想那些于己无关的文字,让大脑不再充斥那些乱七八糟的信息,应尽的网络职责统统抛在了脑后,丢弃在寒冬的风里任其飘零。
   三
   缘于写作,于这座城市结交到诸多肝胆相照的朋友。前些年偶然一次聚会闲聊中,坐于身边的朋友交谈半天颇感投机,询问对方从事何种职业,他就卖起关子让我猜测,我随口说了教师、企业管理者、公务员等职业,他都轻轻摇头。或许怕我尴尬便透露出来,在某青少年机构担任心理咨询师,平时喜欢舞文弄墨。对于心理咨询师,我并不陌生。前些年刚到这座城市不久,便报考了,由于时间仓促加上很多名词一时半会理解不了,未能过关。后来,从事不同的职业后少了继续研究的乐趣,也未再报考。他听我讲完,便向我发出邀约,闲暇之余可以在他们单位感受下心理咨询师的工作氛围,等报名机会来了争取过关,以后就能把工作关系留在他们的单位。当湮灭很久的梦想重新散发亮丽色泽的时候,求索的欲望陡然升腾,年底我就拿下了国家三级咨询师,在朋友的照顾下,专门负责青少年心理问题的咨询和解答。
verywen.com

   我循规蹈矩的开展自己的工作,每每看到家长带着自己的孩子前来咨询,就拿出十二分的耐心,一丝不苟地和家长一起探讨孩子的学习、早恋、家教等常见问题,让家长们焦急的情绪逐渐缓和,让学生狂躁的心理逐渐平复,让他们自认为很神秘的心理学全部转化为现实中普通的事例,打消内心积存的顾虑,向我不设防地倾诉,我则从每个人倾诉的语境、声调、眼神等进行一一判定,给他们还原出孩子在日常生活中种种表现时的心理活动,进而告知他们哪些是有益的,哪些需要孩子自己纠正的,哪些需要家长来协助的,彼此要把对方当成朋友一样看待,相互包容学会理解,有事情可以商议甚至谈判,家长的“一言堂”会对孩子的心理造成逆反趋势,时间越长,孩子的成长很可能会进入畸形发展。当然,后面的这些话不是危言耸听,我仅仅作为某些暗示或警告,让家长对孩子的管控既要松又要紧,全在于日常生活点点滴滴的细微观察与和谐相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缓缓流淌的经年

下一篇:爱情我有心栽花花不开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