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草与花

草与花

时间 : 2019-08-12 07:12:05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熏衣草的微笑    点击:Tags标签: 草与花
(原标题:草与花)
喜欢草的青翠,也喜欢花的妩媚;向往着草的清香,也向往着花的芬芳。
   或许想要的就是这样草一般青翠清香,花一般妩媚芬芳。
   不能用苍白的文字给这种希冀贴上标签,失去追求完美完满完善的心情。
   喜欢看微风里青草摇曳着生命,柔弱而又坚强;也喜欢欣赏阳光下鲜花张扬着颜色,含蓄而又热情。
   或许追求的就是这样一种生活,宁和而又繁华,简单却又多姿。
   人生,很多事都无法安排,美丽也往往在于一刹那间。既然上苍注定自己是一株草,也许就不该强求花的色泽。无须猜测草的孤独,花的锦绣,我们要的只是草有草的宁静平和,花有花的多彩多姿。
   就像三原色,一种颜色就是一朵花蕾,一种生命,一片景色,一个世界。没有盛开因为清水;没有鲜活是因为没有出生……只有三色齐全,世界才会美丽。与其奢求每种生活都是绚丽的,不如多一些不一样的生活。或许这才是上帝真正的安排,世界因此而美丽动人着。那就让我做一株草吧,不再渴望花的颜色。当微风拂过,你会听到我唱歌的声音,直穿到你的心底。

非常美文


   美丽从今天开始,自然的清香的我如草。
   《孤雪》
   一个人在市区,漫无目的。
   风很大,吹起我的衣角,吹乱我的长发。
   眼里都是人,漂亮的衣服,整洁的店堂。我只是穿越,没有任何目的。看,也只是不经意的看一眼,很快眼光就越过所有,向着下个视点看去。
   这样一个冬天,居然下雪了。
   象我的心情,散乱地在空中飞舞着。好象根本不知道该去哪里。
   可是,颜色却白得让人心疼。城市不怎么干净的空气毕竟没有污染到它,不仅让人的心刹时温暖了起来。路人好象都注意到了,三三两两地停了下来,指指点点。不知怎么的,心居然骄傲了起来。仿佛那雪就是自己,城市空气中没有污染的自己,孤傲地飞舞着自己,风越大,心情越疯狂。
   不去用手接它,惟恐自己的手碰脏了它,美丽的东西哪里是抓得住的,转瞬即逝。

verywen.com


   很快,雪停了。我也走累了。进了一间咖啡吧,要了一杯很烫的热咖啡。
   握在手里,很真实。不再有雪,美丽的,短暂的,有点虚幻的。
   也许,生活就是这样,美丽的总是短暂的,有点不真实的。而需要的,却是手里的那杯热咖啡。
   《父亲的铜钥匙》
   想起父亲,记忆里总想起父亲的那串铜钥匙的“叮叮”声,仿若父亲此刻正从我身边轻轻走过,一如生前对我微笑。
  
   小时候家境不好,但是家里的各种钥匙也是相当要紧的事物,都是由当家的父亲收藏着,尽管箱子里、房间里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但是看着父亲那串铜钥匙,我还是忍不住羡慕,想象着有一天自己可以像父亲一样佩戴在裤腰上,一动就发出清脆的声响,完全不顾自己是个女孩子。
  
   当我渐渐长大,终于要读初中的时候,父母终于放心我一个人独睡了。我拥有了自己的房间。记得那天父亲从他的裤腰上解下那串铜钥匙,摆弄了几下,从中找出一把,拆下递到我手里,不忘记嘱咐我:“小心保管着,别大意弄丢了。”大概父亲的记忆里,我从来都是一个马大哈样的假小子。但是对于这把钥匙我却珍视得很,紧紧拽在手心里,感觉着还带着父亲体温的钥匙,那刻我真的感觉到自己长大了。 verywen.com
  
   没过几天,父亲又自己动手给我做了一张书桌,同时给其中的一张抽屉装了把锁。我清楚得记得当时父亲犹豫着想给我一把钥匙,把多余的两把钥匙挂在他的那串铜钥匙上,但是思索了一下看了一下正委屈地看着他的我,终于还是把所有的钥匙都递给了我。我笑得开心极了,明白这是父亲对自己的信任,明白父亲把做人的责任交给了我自己。
  
   结婚后,我们买了新房住到了镇上。装修是父亲一手打理的,因此新房的钥匙自然父亲也有。但是刚结婚那段,每次父亲到我家里来总是要先敲门,只有我们不在的时候他才自己用钥匙开门,把替我们从乡下新鲜采摘出来的蔬菜放好离开。
  
   直到宝贝的出世,父亲是那么深爱着我的宝贝,有时候甚至会招来我隐隐的妒忌。他每天下班开始长时间在我家里逗留,直到有一天终于决定搬出来与我们同住。这个时候,他不再敲门,每次听到父亲熟悉的脚步声后总听见他摸着钥匙开门的声音,那刻,我的心宁静而又幸福。

www.verywen.com


  
   父亲因为身体不舒服,暂时搬回乡下去了,由母亲照顾他。一个星期后,妹妹陪同父亲去医院检查,回来后我们都想对他隐瞒他的病情,他倒是很坦然。直到最后到上海复查,老公说看的是专家门诊,挂得那么大的字“肝癌专家门诊”,父亲一准知道了。可以父亲还是那么坦然,后来跟妹妹说起,才知道第一次检查回家的路上,父亲就把我家里的钥匙交给妹妹,说:“这个钥匙你还给姐姐吧。”原来父亲是早知道自己的病情了,只是担心着我们的担心,就一起跟我们来演好这场“戏。”
  
   父亲终于匆匆走了,离他最心爱的孙女三岁生日不满两个月的时候,甚至因为匆忙,来不及看一眼他最爱的小宝贝。在给他整理遗物的时候,我总觉得少了什么东西。在几个月后,我神情恍惚地收拾着老家的东西,在打开一个抽屉的时候,我突然又看见了父亲的那串铜钥匙,它安安静静地躺在抽屉里,始终不会知道它的主人早就到了一个遥远的国度,并且不再回来。它再也不会有父亲温热的体温,我握着这串铜钥匙,像个孩子似的痛哭起来……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小 将

下一篇:宁波二日游随想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