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新春小品文两则

新春小品文两则

时间 : 2019-08-12 07:14:46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摩高    点击:Tags标签:
(原标题:新春小品文两则)
守候,也是一种美
  
   慢慢的,慢慢的,年味浓了,新春的脚步近了。雪花轻舞起来了,灯笼红起来了,熙攘的人群穿梭在街巷,爆竹声不经意从街角远远传来。看那天空,暗暗的,低低的,它笼罩着世间的生灵,无论你是快乐,忧郁,沉静,激扬,都被它包容着,俯视着。人们驻足在路边的商棚,看看春联,选选贺卡,摸摸窗花,让一天的纷扰烟消云散,肆意感受着这片刻的安逸。隐约的远山是那么静谧深稳,鸟儿早躲起来了,华灯也静悄悄的,傲立的群松碧柏,冬青法桐,犹如年关的守护者,陪伴着孤独,引领着执着。
   我,一个人,漫步在回家的路途,路过喧嚣的人群,穿越幽寂的转角,那里的繁华不属于我,但我却能感悟其中的意境。也许,我想的没错:寂寞,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寂寞。
   回到家中,迎接我的依旧是紫铜花架上那盆优雅的吊兰,每当我带着一身的疲惫,带着淡淡的哀愁,回到自己的港湾,它总是那样静静的等待着我,不露声色,毫无张扬的等待着我的触摸。舒卷的嫩叶慵懒的依偎着垂纵的柔蔓,不喜,不悲,不在乎主人心中的酸甜。打字的时候,它总在墙角轻轻的等候着,仿佛能看透我的心思,懂得我寄寓魂灵的笔端。依旧不喜,不悲,不在乎主人内心燃起的星星点点,永远超然物外,安详,自然。我承认,我也许不如一盆花,或者,因为我不是花,所以无法感知花的世界。 非常美文
   又是一年,韶光飞逸,沙流指尖,多少凄迷的往事浮沉脑海,多少无谓的离合翻涌心田。我的人生经历了一个个岔口,一次次波折,真实的感知尘世中情谊的纠结聚散。我不断的告诉自己,前方的路毕竟还很漫长,尽管免不了坎坷,少不了羁绊。不抛弃,不放弃,即使受到嘲笑误解,也要坦荡,也要义无反顾的默默承担。我不指望谁的怜悯,因为我知道情不是一种刻意的给予;我不期盼谁的施舍,因为我知道爱不是一种无心的敷衍。焦灼的心灵也曾游走在孤独的枕边,明天的美好却一直印记在沧桑的容颜,是什么?让我站在时间的戏台上,俨如一个特立的舞者,不问既往,但求无愧,刹那成就了那份低调的尊严。
   若即若离,亦浓亦淡。人们的内心都变的脆弱敏感,竖起身上的尖刺,努力抵御每一次不熟悉的侵犯。其实只有自己知道,那只是一副面具,一场故作聪明的表演,可内心啊,总是免不了那份幻想,免不了激起原本纯洁的情感。由于渴望真情,所以才困惑,才刻意装作无所谓的试探,我本善良,情动于中,可浮躁的尘世总蒙蔽了那曾经清澈的双眼。是啊,也许,封心锁爱是出自本身的柔弱,只因无法驾驭的人心让自己缅怀那记忆深处的逝水流年。坚强的背后,只怕再也经不起浓情陶醉,一颗带着伤痕的心再也经不起那些随口轻浮的谎言。 verywen.com
   人,因为无法完美,所以注定要经历磨练;爱,因为无法完美,所以必须让自己装满勇敢。人,难的不是重新开始,难的是敢于面对过去。或许是因为那曾经满怀欣喜的付出,却落得无可奈何的结局;或许是那曾经令人痴迷的快乐,却发现那一幕幕已成为梦中的昨天。梦里的飞花啊,你凋零在哪里?是否在街边转角那个温暖的咖啡小店,浓情的味道啊,还依稀记得当时那让彼此悄然心动的誓言。十指相扣,幽迷的烛火,燃烧的爱焰,曾以为那就是今生的永远。而现在,一个灯下的照影,一副冰冷的容颜,一首熟悉的情歌,一场远去的哀怨。我笑了一下,告诉自己没关系,而且依然坚信,只要不放弃心中的美好和执着,幸福总会到来!
   守候,也是一种美!
  
  
   一只铜火锅
  
   年底了,去奶奶家里大扫除,当清理到储物间时,我意外的在一个破旧的橱柜里发现了那只铜火锅。

非常美文


   这个铜火锅的确很旧了,但完好无损。它分量很重,中间是个圆锥行的烟囱,是用来放置木炭的,那时的火锅不靠底火不靠电,全是由这个放木炭的烟囱提供热量。烟囱四周环形的区域就是用来盛汤涮肉的地方,和今天的火锅的实用面积相比显得有点局促。一对儿铜质的锅把手,再有就是被烟熏火燎出来的黑色斑痕。
   看着这个古董,我的思绪不禁又回到了从前。
   八十年代末那几年,我很喜欢过年,因为喜欢过年的气氛,还有过年的美食。记得那时候,一到小年儿,我的叔叔姑姑们就陆续往奶奶家送年货:后腿儿,香肠,活鸡,活鱼,牛羊肉,当然还少不了各种蔬菜和干货。到了大年三十和初一初二这几天,家里的气氛达到了顶点。长辈们带着各自的孩子,也就是我的兄弟姐妹们来了,我们这些学生凑到一起聊学校的事,在不就是看电视,打电子游戏。大人们呢,三五成群的在堂屋和厨房忙碌,杀鸡的,宰鱼的,剁饺子馅的,和面的,炒菜的。大人们一边忙,往往还一边吆喝孩子们,“一会儿有好吃的,别偷喝那饮料啊,吃饭时再喝”,总之是非常有过年的气氛。。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开饭的时候,我们家那三张实木大方桌就派上了用场,有时候大伙兴致高了就把三张桌子连起来,从厨房门口横穿堂屋一直排到卧室门口,有人还给起了个名字叫“开火车”。大人们忙活着炒菜,大勺把炒锅碰的铛铛响,那声音听着真好。出锅的时候,我们这些小孩早已选好了一个代表,专门端个盘子站在灶台边等着,大厨一吆喝“好喽”,这边那小手就抬上去了。这传菜员可不是那么好当的,要经过我们几轮的讨论选举才能产生,因为干这差事有好处,不但可以先闻,更可以先尝。剩下的人就开始摆凳子,倒饮料,那时候的饮料是大瓶的“高橙”,而“健力宝”可是高级饮品,只在吃到最后时才拿出来给我们一人分一罐。吃饭的时候气氛最高,上个菜大家你一筷子我一勺,几下就没了,大家往往还要赞扬一番菜的味道,显出意犹未尽的样子。我记得那个时候凡是肘子,鸡,灌肠就没有剩下的时候,一个菜都是菜剩下而肉早被挑完了。大人们吃着聊着,孩子们吃着闹着,难免掉个筷子倒个凳子。最后一道压轴菜是火锅,每到这个时候,爷爷就从橱柜的最顶端捧出那只铜火锅,支在桌子的最中央,然后再拿出一包油毡纸,从里面检出一些木炭塞到火锅的烟囱里,再弄点刨花,淋少许汽油,这火一点,一会功夫炭就红了。大家端来老汤,加水,等汤滚起来后,羊肉,酸菜,大粉条子就往里下了,大家丝毫不在乎炭火里溅出的零星炭灰,边刷边吃,有人索性站起来抄底,大喊一声“捞粉条喽”,只见一柱子粉条被长长的挑起,然后放在碗里享受起来。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进入九十年代中期以后,过年的气氛就渐渐的没那么浓了。再后来,甚至变的有些无味了。
   叔叔姑姑们不再往家里买东西送年货了,往往是从兜里掏出几张代金券,交给奶奶说“想吃什么就买点吧”,没人买活鸡了,因为谁都不想杀,更不想剃毛清理,香肠没人灌了,都嫌太麻烦,肘子也没人卤了,还是嫌麻烦,买现成的卤肉。而来的人呢?后来我们这一辈人也长大了,谁也不在乎吃这一口了,又好像总是有事,不是这个不来就是那个缺席,人老是凑不齐全。
   吃饭更没那个气氛了,原来的三张大桌子减到两张,后来减到一张了。做饭炒菜好像成了一种应付差事,等饭的人更是没有了,根本不馋。吃饭的时候,是个菜总是菜挑完了肉都剩下了,鸡鸭鱼肉就是动几筷子就不吃了,大家都是看看这个菜,没胃口;看看那个菜,没食欲,吃饭好像也是一种应付差事似的。过去吃完饭大家总是凑到一起,打牌,下棋,现在没等吃完不是你有事就是他太忙,陆续就走了。至于那个压轴菜呢?铜火锅太麻烦,加炭点火还不太卫生,用电火锅又快又方便,羊肉牛肉鱼丸子一个不少,可是大伙都吃的懒懒散散的,根本没个气氛。我多想听听过去那嗓子“捞粉条喽”!可惜呀,我再也听不到了,再也没人喊了,我再也听不到了!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后来,铜火锅就被彻底弃之不用了。成了一件古董被放起来了,家人说卖了吧,我说千万别卖,那是我的一个念想呀,那是我脑海中的过年气氛的美好回忆呀!
   铜火锅呀,我看着你,流下了眼泪。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宁波二日游随想

下一篇:难忘的父爱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