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突然想起你

突然想起你

时间 : 2019-08-12 07:21:22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安末    点击:Tags标签: 突然想起你
突然想起你
  
   没有特别的想你,只是突然想起。——题记
   光滑的黑板,透着晶莹剔透的光,那密密麻麻的板书,写着我觉得陌生又熟悉的代码。我不知道此刻我的心,是否还在这间教室,还是飘到了更远的地方?
   眼神的焦距,由远及近,由近及远,思绪也跟着眼神忽远忽近。脑海中忽然浮现出昨晚,我与哥哥的对话。虽然只是简短的几句,却让我的大脑停止运行了几秒。他的问题,拆开了一直不愿提起的故事,关于我,关于我的母亲。那段艰苦的岁月,我已经忘记,我的记忆似乎只停在五岁那年。春天,夏天,秋天,还是冬天,我不得而知。我只看见自己穿过走廊,很长,很静。墙上有很多扇门,而墙壁的颜色是雪白色的,我知道这是医院。我打开了其中的一扇门,看见受伤的父亲躺在床上,而母亲则站在床边,满脸的痛苦,两人之间有我一种无法形容的气氛,当时的我并不懂。后来,被母亲带了出去,我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出来的。我只记得母亲眼神中带着决绝,望了身后的医院一眼,便离开了。直到大点后,我才明白那是“分手”,人生中我参与的第一次“分手”,竟然是我的母亲和我的父亲。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五岁后,我的生活便不再有“爸爸”这个声音,只有“妈妈”。
   “丫头,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你爸爸啊?”昨晚哥哥的这个问题,让我的大脑产生一瞬间的休克。对于这个问题,他并不是第一个问我的人。或许那久违的感觉,让我又不得不去面对,不得不提醒自己,提醒自己这段封尘已久的遭遇。这是事实,没错,我是单亲家庭,可这不是我的错,这也不能代表什么。
   母亲却不是这么想。
   她说,孩子,不要随便告诉人家我们家的情况。我会顺口问一句,为什么啊?母亲则是抱着我,温柔耐心地告诉我:如果让别人知道我们是单亲的,我们会受到别人欺负的。幼年的我,不能理解母亲的话,但是我知道,她这么说,我就这么做。
   上小学的时候,我一直都牢记她的话,从未对谁提起。可不知道为什么,大多数人都很讨厌我似的躲避我,还给我取令人恶心的绰号。母亲接送我放学的时候,我只是一脸委屈地看着她,没在她面前提起这些事。而我的表现一直在班级表现良好,深受老师的好评,所以母亲也就不担心我什么了。直到某天,我被同学欺负,刚哈他们在我家附近,这一场景被站在阳台上的母亲看到了,她马上冲下楼来保护我,把我带回家。并质问我这是怎么一回事,我只好一五一十地告诉她。她看着我红红的双眼,不再多问一句话,只是生气地对我说:“以后被人欺负了,不要闷声不响的,活活被人家当受气包。”尽管母亲对我这么说是为我好,但是我仍旧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以容忍、宽容的态度去面对。可我知道,这样做并不能完全息事宁人。有次,班主任在上课之前,对我们说:“近来发现,有些同学欺负其他的同学,如果真有这事,同学们可以告诉我,老师会帮助你们的。”一开始我还郁闷,老师干嘛无缘无故提起,回家后我才知道原来是母亲的杰作。我早该知道的,母亲是一个心直口快的人,为了我着想,她肯定不会替我隐瞒。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对于她这个爽直的个性,我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在后来的日子里,我难得交上了几个好朋友。她们的学习成绩、家庭背景等,我从来不关心。我在意的,是能否聊的来。她们都住在我家附近,其中一位是我的同班同学。我们在学校发生的一些事,我都会告诉母亲。在我看来,此时的母亲是我的朋友,是我的倾听者。我还对母亲千叮万嘱,不要告诉别人。可是,我还是犯了错。朋友某天哭着跑来责怪我,责怪我把她的秘密说出去,还被她的外婆知道,结果她被骂了一通。回家后,我很生气地说母亲,为什么把我朋友的秘密说出去,我已经事先说过不要说出去了。母亲却一脸地傻笑,好像还没意识到自己犯的错,只是用一句“就这么说出去了,我也没办法”这样的话带过。我对这件事感到非常的懊恼,也明白对于母亲的“大嘴巴”,我以后坚决不在她面前说任何秘密。
copyright verywen.com

   除了这个,我还很讨厌母亲用学习成绩来管制我交友的范围。
   母亲对我的学习成绩要求向来严格,更对我的学习态度和学习方法要求颇多。一有不满,便对我破口大骂,我则固执死守,实在忍不住便抵抗。我有我的思想,我的自由,我不是玩偶,可以任人摆布,哪怕这人是我的母亲也不行。她说的有道理,我听着可行,我便会照着去做。倘若她说的蛮不讲理,不切实际,影响到我的自身利益,我会反驳,并拒绝接受。我是有分辨能力的,我懂得什么适合我,什么不适合我,什么是对的,什么是对我有利的,什么是对我有害的。可母亲并不这么想,她一直拿为我好的借口,强制性地把她的思想和仿佛用在我的身上,而我当然本能地排斥。为此,我们常常吵架,有时还拳打脚踢已是家常便饭了。邻居们看到或听到后,都劝说我母亲,说:“孩子还小,不要老打她,会打笨的。”可她仍是改不了这个毛病。她这么对我,我也习惯了,可她竟然连我交什么朋友都要插手,简直管的比长江还宽。对于每个来家中做客的朋友,只要她在家,都会一一问清她们的底细,比如你爸妈做什么的,你学习成绩怎么样啊,一问就是没玩没了。我在一旁替她捏把冷汗,然后赶紧打断。若是问得成绩不好的,她原本黝黑的脸更加显得阴沉。等她们走后,她就对我进行一番“爱的教育”,劝我以后少和她们来往,仿佛她们是恐怖分子似的,准确来说是“不良少年”。成绩决定一切,就因为我成绩好,就不能和比我差的人成为伙伴吗?我对母亲的劝告不屑一顾。我讨厌母亲的差别对待,我觉得人人都是平等的,每个人一生下来不可能是聪明的。我们不该仅仅用成绩来判断一个人的好坏,每个人肯定有各自的闪光点,只要我们细心去发现。我交过的朋友,她们随着环境的不同,经历的不同,对生活的阅历也不同,但她们的本质都是善良的。所以,在很多方面,我会向不同的人,求助不同的信息。好在,我母亲的压迫,并没有影响到我在她们心目中的形象,从而她们对我们的友谊也不会产生影响。 www.verywen.com
   上了初中,迎接我的,是另一个挑战,那便是正视自己的贫穷。初中开学,班主任便向同学们提起关于贫困生补助的事情,这是我第一次知道。我很想去拿表格,但是母亲的话在我的耳边响起。我一上去,同学们便知道了我的家庭情况,他们会不会用异样的眼光看我,我会不会回到小学时?我不敢再继续想下去。我明白我们家目前的情况,也知道母亲的压力很重。但当时的我,并没有想过替母亲分担。再三犹豫下,我走向了讲台上的班主任,小心翼翼地接过表格,然后迅速地塞进书包。我想,很少会有人注意到我刚才与班主任那几句简短的对话。我觉得自己就像做错事一样,生怕被人发现自己的秘密。回家后,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我的母亲,母亲只是随意地说了一句:“这有什么好害羞的?”我一脸地惊讶,然后用她之前告诉我的话反驳她。她立马变了态度,问:“没人知道你领表格的事吧?”我立马摇了摇头。我知道母亲是有自尊的,她不想让别人欺负我,也不想被别人欺负。同样的,我也是有自尊的,我不想别人因此看不起我,也不想被别人贬低。我和我的母亲,各有各的自尊。 copyright verywen.com
   所以,我一直都很认真地学习,对于我感兴趣的学科,对我亲睐有加的老师,我学得更加努力,上课听得很认真。老师曾多次表扬我,而我的成绩在班里也是名列前茅。这样的我,肯定避免不了同学敬仰的目光。他们有问题了,便会跑过来问我,而我也会尽我所能地帮助他们。有几个关系亲密的朋友,在几次领表格的时候,知道了我是贫困生,他们不但没有因此疏远与我的距离,相反走得更近。我才渐渐地明白,在他们眼中你是否贫困他们根本不关心,还有可能他们在某些方面帮助你。这让我开始摆脱童年的阴霾,同时也想让我母亲抛开多年的忧虑,正视自己的问题。母亲听了我的话后,只说了一句:“并不是所有人都是这样的。”她的话让我震惊,也让我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和母亲的截然不同。
   我想最令我讨厌的那段时光,应该就是高中了吧!到了高中,母亲时常闲赋在家,所以她有更多的时间来管教我。每晚差不多是盯着我做作业,我很讨厌被人监视的感觉。在高二时,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劝服我的母亲给我买台电脑,简直是心花怒放。可是,却不知它带来了很多的麻烦,我们因此差不多每天都会为电脑而争吵。我一向认为电脑是有利有弊的,它在帮助我解决问题的时候,也让我情不自禁地玩起了游戏。我不能说自己的克制力很差,只能说我压力很大。平时上课考试,我对着一叠厚厚的书本和练习题已经够让我一个头两个大了。如果回到家中我还不能够放松自己,我想胸口的气压会让我瞬间爆发,在我和母亲吵架的时候。吵完之后,两个人冷静,第二天又像没有发生过一样,正常生活。
copyright verywen.com

   到了大学,我似乎有点明白我自己了,也明白了母亲的心情。
   大学里,电脑不再是我的唯一。学习,是我首要的任务。我一星期几乎每天都会去图书馆看书,这是我长这么大以来最认真的时候了。没有老师的督促,没有母亲的逼迫,有的是我自己的自觉。我喜欢这种自由自在的感觉,自己能够决定一切。我变得刻苦,成绩自然不会差。身边的朋友,喜欢和我在一起学习,既能鼓励自己,又方便问我问题。尤其对要好的朋友,我也会像妈妈一样督促他们学习。一听到她们因为玩电脑而不来的,我心里也会不悦。然后我才知道,当年母亲劝我的时候,是不是也有同样的心情?
   到目前为止,我还是很讨厌我的母亲。讨厌她的唠叨,讨厌她的臭脾气,讨厌她的形式主义。
   每星期她至少会打一次电话给我,问我那边的天气怎么样。说家里已经冷了,我应该多穿点衣服。最近感冒的人很多,要记得吃药预防。天气好的话,晒晒被子。有时还一个劲地替我瞎操心。我在电话的另一端只能“嗯嗯”,漫不经心地听她说完。有时她还会针对我说的事,一个劲地问我前因后果,我说了一遍,她不懂,我又说第二遍,结果她还是不懂。我直接无视。 非常美文
   可后来想想母亲的遭遇,想到她哭泣时像孩子般可怜的模样,我只好再重复一遍。之后的通话,我以平静地语气和她对话,可是我不得不为了某些需要用脑思考的事而争吵。
   我也讨厌她的臭脾气。关于证书的问题,她有时三天两头就打我电话,问我到了没。我很厌烦。我一直强调会有的,是我的总会拿到的,人家不会赖着不放。可她一直催我,我表示极度地无奈。更可恼的是,她用她那吓死人的嗓门对我说话,我非常讨厌。
   我明白她的关心,可是她总是这样的杞人忧天,让我无所适从。她总是不明白,有些事不是我和她所能掌握的。而她的放不下,会让她的臭脾气一览无余。劝了她几次,她总当耳边风,到后来,我也懒得劝她了。
   我还讨厌她的形式主义,光说不做。总爱要求我做什么,可自己从未做到。我是自由主义者,在家里我习惯无拘无束。但只要我和母亲一点火花的苗头,她便会挑我的毛病,说我不讲规矩。我就反驳去,“你也从来不讲规矩”。然后,开始一一罗列她的“罪行”,可她仍顽强抵抗。最后,我总结了一句,“家长是要给孩子做个好的榜样的,你都没做好,凭什么让我信服”?她听完后,就像泄了气的皮球,又是憨憨一笑。 非常美文
   所以,我经常怀疑,我比她更像母亲。母亲也时常有所感悟,说:“你是挺懂事的,哎,早熟了。”便是一阵东扯西扯的感慨。
   现在想起来,我们从小到大的相处模式,就是吵完了合,合完了继续吵。似乎从小就是在吵闹中度过,我想这大概就是爱人的表现吧!因为爱,所以期待,所以挑剔,所以一心为她着想。只不过,我们不懂用怎样的方式去表达,以至于让彼此受到伤害。但是,我们并没有因此离弃对方,因为我们知道,这个世界,只剩我们自己相依为命了。
   我没有特别的想念,想念母亲比食堂难吃的,却充满温馨的饭菜;想念比寝室乱糟糟,却很有柔情的家;想念小小的房子,那张柔软的单人床。我真的,没有特别的想念。
   只是某天突然想起,想起你黝黑的皮肤,想起你又矮又胖的身躯,想起你满是老茧的粗糙的双手,想起你坚强外表下脆弱的心。我不得不承认,我只是突然很想很想你。 verywen.com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相约阳光下

下一篇:不读《水浒》 不回宋朝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