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漾舟东湖

漾舟东湖

时间 : 2019-08-12 07:55:14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秋野居士    点击:Tags标签: 漾舟东湖
早就想和伊携手相游,或泛舟碧水,或登山踏青,这份夙愿如发酵的酒时时弥散。这不,今天终于有机会一起漾舟东湖了。
   初夏的季节,融融绿意四射着,细柳轻拂,湖边游人如织,阳光显得奔放热烈,将金黄的余晖尽情地撒向人间。远远望去,游人虽未盛,然红装绿纱,神态悠闲。酣睡于长椅中的,闲步湖边小道的,携妻带子的,都在簇拥着这闹市中的一隅水光山色,惬惬地,甜甜地。是呀,谁不想拥有心中一方柔美的绿地,存放岁月给予我们的憧憬?
   来到入口处,我征求她的同意后,选择了情侣舟,心却开始怦怦直跳起来,情侣?这是浸淫多少年后的热切向往呀!难得今天有这样的际遇,该感谢谁呢?我不觉自失起来:柳永的杨柳岸晓风残月,兰舟催发,凄凄婉婉,哀伤离别,何等缠绵悱恻!而此时却是孟夏之际,在一日的黄昏边缘,没有离别的笙歌,只是相拥而坐,轻驾兰舟了。喜悦伴着酸楚渐渐袭来,颞颥着,但只在心的石壁前沉吟。不让她知道,以免分心了。 www.verywen.com
   上船后,我却不知道如何发动。她含笑着说道:“那里写了前进和后退的字样,该是启动开关了。”
   “噢,这样呀!”我感激地望了她下。
   一阵忙乱之后,就启动而行,小艇缓缓驶向前方。平静的湖面顿时微波连连,轻轻漾动,一层一层荡开。点点碎影如鱼鳞般闪烁,跳跃,升腾,尔后又倏忽消失。身后的湖水依旧平面如镜,坦荡如砥。我知道,娇小的画舫是难撼动波光明灭的湖心的。见此,心不觉触动下,半戏谑地说:“轻舟漂过,涟漪荡漾,泛起的波痕只是对湖心柔缓的扣问,那扇紧锁的心扉是很难启开的,”她惊讶的望着我,表情略显茫然,仿佛坠入云雾中。尔后,婉然微笑,掩饰刚才的错愕。我笑了笑,算是回应这曾经熟悉的笑。这娇媚而甜蜜的笑,不过,已是亲切而遥远了。
   是呀,此时相逢相邀已是二十多年后的今天,倘若我能成为岁月的一砖一瓦,也许早就锈迹斑斑,残缺破损了,只是这份固守在屋脊之上的相望,依旧承载着风雨侵蚀,酷日曝晒,依旧等待那轻巧玲珑的燕子在春的召唤下翩然归来,想此,我不由得余光斜射,窥视她一眼,生怕和她的目光相碰,那是许多年前令我痴痴相望的目光。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依稀中,一轮皎皎明月升起,朗朗月影下,那河畔上相依相偎的细声曼语,依旧如渺茫的歌声从岁月的莲瓣前迤俪而来,馨香醉人。似嗔,似怒,似哀,似怨的眼神早已栽种的我的心田,任草木枯荣,但已摇曳在我的晴空,做成了不眠的风景。
   “怎么了,又发什么呆呀,你们这样文人呀,说好了,我们是来游玩的,不要扫兴哟。”她朗朗一笑,甜甜的酒窝浅露着。
   啊,这笑声多么熟悉,今番又传入我的耳际,从我灵魂深处悠远的回响声渐渐袭来,马蹄声碎似的,乱踹在心田。
   哎,她竟然不懂我刚才有意的戏谑,我心一阵酸楚,隐隐做痛。头昂着,偏离了她的目光,任夏风吹拂。用衣角悄悄拭去星星热泪,怕她看见而踧踖不安起来,倘若这样,便是我的不是了。我心里絮絮切切的暗忖着,目光移向别处。
   湖面静若处子,点点散落的游船如皓齿微露,缓缓游弋,喧闹和聒噪蛇影似的没入湖底。我们索性熄灭引擎,任其自在漂泊,回溯东西。船停泊在湖的中央,做成了一叶孤舟的景致,在湖心微漾着,虽没有烟波浩渺的气势,难入诗人的内心,但在这城市局促热闹的裹煨中,倒也能沁人心脾,作最柔软的摇动了。只是坐船的不多,寥寥数笔,写意似的点缀着,一切很宁静安详,酣睡入梦般戏谑着浓浓的黄昏。这么一隅方地是没有柔曼的歌吹的,更谈不上画舫千竟,百舸争流的盛况了,存在的惟有岸上熙熙攘攘的行人和岸涘杨柳了。柳儿是无心的,如遁入空门的拂尘,昼夜不停的轻拂起来,只是这些拂尘没有拂去尘世中的种种欲念,倒是对着湖底的倒影不断挥舞,作无法离别的独白,如哀怨的弃妇,顾影自怜。行人的目光只在认领前方的路,一不小心,就趔趄起来。谁还会顾及湖心中这艘轻巧的画舫呢?这艘船内装载着酽酽的对视和叹息。叹息阵阵,如涟漪起伏,只是不会如湖波,局促在窄窄的几十顷的水面上,而是漫过了久久的岁月,在浩瀚的无垠的宇宙间弥散开来,倾泻如雨,在心的河床滥觞。汹涌澎湃,冲向心岸。

非常美文


   “妹,虽然,我们都已不惑之年,但你一直是我心头无法抹平的旧影,几番追寻你的下落,你的处境,但全都杳无音讯,现在过得还好吧?”我痴痴地望着她说道。
   “谢谢!”她抬头望了我一眼,目光很快的瞥过去。正是这倏忽中,我似乎感觉到什么东西藏匿在我们中间。望着她消瘦的脸庞,颧骨微露,眼角处的鱼尾纹向着耳鬓延伸,眼神依旧是那样似嗔,似怒,似哀,似怨。只是多了几分沧桑。
   我心疼地说道:对于你,你一直是我心中的歌谣,是不灭的倾诉,每至夜阑人静,你都成为了我笔头流露的文字,滋润着我枯绝的灵魂,多想做一床帷幔,揽你入梦,煨暖我的寒。如此时的舟,载着茕茕孑立的身影渡过此岸,渡过今生。
   “这是何苦呢。”“现在他对我很好,我也接纳了他,虽然都有过磕磕绊绊的时候,但时间已经磨平了一切隔阂,算了吧。”“牵手是成功,但放手也是幸福呀,我们何必再纠缠着昔日,一切都如我们身后的湖水,终究要归于平静的。”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懂得放下,就是懂得生活。”她发出感叹,一股幽怨的叹息也随着她的嘴角翕动浅流着。
   此后,我们再也没有诉说什么,一任夏日的风吹拂,任船随意漂,不想靠岸。
   许久沉默后,她感喟起来,头微倾:“时间真如一条小溪,潺潺流淌着,永不停息,有崎岖也有平川,有静止,也有跳跃,但都无法回溯到生命的源头。我们都已年过半百,已到了生命的晚秋,又有何解不开的心结呢?”
   “也许吧,也许我们都老了,岁月留给我们的沉淀需要我们一个完美的挽留。”我望着这熟悉而深邃的眸,回应道。
   “我们还是做好朋友吧,这个世界最好的朋友,如何?”她望着我,亮晶晶,蓝汪汪的明眸闪烁着期待的眼神。
   “哦?”我不禁诧异,半晌没有言语,心却颤动起来,一铁杵似地锤敲,咚咚作响。如船下的水,哗哗激荡。如石壁的屑,纷纷散落。我一时不知所措,身子努力的挪动下,摆正姿态,正襟危坐起来。算作回答,除此,我还能言说什么,希望和失望总是伴随我左右,纠葛一生。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情债难负,错过了,就当做是一场美丽的盛宴,永远摆放在我们梦的餐桌上,虽是珍馐馔玉,只要我们不曾轻动竹筷,它永远是芳香扑鼻,现在又何必去大快朵颐,剩下难言的残羹冷食?”她眉角间散开了些。低声地说。
   “也许吧。”我讷讷其词,鼻子徒然一酸,目光再次投向湖面。
   湖面虽是波光粼粼,已然没有了刚才的清澈明亮,也许是日近黄昏,也许是经历了一天的喧嚣之后,要归于宁静吧。山水的倒影,行人的匆匆,还有微风的轻漾,都要和一顷柔曼的湖水作别,作别永是尘世的挽歌,虽有缠绵,但不失潇洒干脆的情韵。这不?人影散乱,湖边空荡起来了。见此,忽有感触似的。
   “好吧,我们做最好的朋友,今生今世。”
   “缘分的消亡与升腾都是自然,佛曰:放下,也就是这个道理吧。”我进一步补充着。
   “小心,船碰到岸了。”“我们,是不是该上岸了?”她诡秘地望了望了我。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哦,上岸?原来回头就是岸呀,该是时候了,但我还是极不情愿的拍了拍船舵。
   上岸后,和伊缓步并行,沉浸在游玩的余韵中,偶然相视一瞥中,从她明丽的眸子中读懂了爱的真谛,爱不是凝固而腐化的枯木,而是如身旁潺湲而过的溪水,是灵动而丰富的。在岁月的雕刻下,爱赋予更多的内涵和活力。茫茫人世,留给我们余下的岁月,不是为年少的张狂继续作茧自缚,而是用我们的宽容和责任去构建新的花坛,那时,在我们都已到耄耋之年,守住彼此的晴空,守住一尘不染的誓言,就是我们对生活最好的礼物。对彼此最真切的呵护与爱。
   不知不觉的,我们游到了四点多,此时已是日薄西山,夜将临近,分别时,彼此抿嘴一笑。说道:“该回家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回乡散记我的官银号

下一篇:一点凝烟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