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有谁愿意倾听我的唠叨

有谁愿意倾听我的唠叨

时间 : 2019-08-12 08:20:54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唯梦随心飞扬    点击:Tags标签:
(原标题:有谁愿意倾听我的唠叨)
村西头,三间破旧的土坯瓦房,堂屋中间供着家神和菩萨像,旁边是两间偏房,一间用来做饭和睡觉,一间用来养鸡养鸭。院子里的桃树下,拴着一只大黄狗,偶尔呜吟两声。
   王老太,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孤单一人住在这里,听不懂普通话,也看不懂电视,唯一能和她相伴的就是那几只鸡鸭和大黄狗。想说话的时候,就对着乱飞乱跳的鸡鸭一阵子追骂,要不,就搬个凳子坐在桃树下。大黄狗乖乖地坐立在她的旁边,看着它的主人,听她诉说,听她唠叨,偶尔摇摇尾巴,表示它在认真倾听。
   王老太是孤寡老人吗?不是,她有儿有女,也有了孙子孙女。她五十多岁的时候,老头去世了,身边少了一个听她絮叨的人。和儿子媳妇一起,刚开始的时候她还沉默寡言,少说多做。毕竟媳妇是外来人,女儿外嫁了,儿子肯定是什么想法都顺着媳妇的,老妈亲不如媳妇亲,土都快埋颈脖的人,管那么多干嘛,儿孙自有儿孙福。 非常美文
   这样的日子过了半年多。老伴去世的悲痛也慢慢减退。爱说话的人要她突然装哑巴,是不可能的事,心里会憋得慌。慢慢的,王老太的话又多了起来。
   “柱子,太阳都晒屁股了,你媳妇怎么还在睡?地里草都快长一人高了,也不晓得去拔掉,像不像一个过日子的人呢?”
   “妈,她身体不舒服,就让她多睡一会,没事,地里的活我去做。”儿子柱子回答。
   “我说你,还像不像一个大男人哦?就这么的惯着你媳妇哈。想我当年,你婆婆(四川话,即奶奶的意思)头天晚上就安排好了活给我,鸡叫三遍就得起来干,稍微晚一点就骂得你狗血淋头,做错了事还要家法伺候。哪像现在哦,媳妇的地位爬婆婆头上了。你得拿出你男人样子来,好好管教媳妇,让她有个女主妇的样子。”
   “柱子,洗衣服做饭是女人干的活,你简直不像话,女人的奶罩裤头你也洗,这会给男人带来晦气的,你给我放下,叫她自己洗。”

www.verywen.com


   “简直不像话,过日子得节俭,肉那么贵,就不能分几顿吃?非要一顿就煮完。想我当年,几个月都闻不到肉味,少吃点又不会死。你看,饭也煮那么多,吃不完了拿去喂猪,猪有米糠,青菜就可以喂,粮食是汗水浇出来的,不知道心疼。”
   “柱子,你媳妇回娘家拎个大包干啥,你看好,别让她把家里的东西往娘家拿。嫁出去的女,泼出门的水,别富了娘家穷了婆家。”这样那样的事都管,刚开始媳妇也忍了,你是老人我让着。可时间一久,媳妇忍不住了,慢慢的有了争吵;再慢慢的,吵完架后,媳妇气得回娘家不愿意回来。柱子两头劝也没有用,自古婆媳是冤家。实在劝不好了,听媳妇的话,一起打工走了,几年回来一次,留下几岁的小孙子和她相依为命。
   老人都惯孙子的,好吃的,好玩的,自己不舍得,都给孙子,孙子是传宗接代的香火,可不能亏着他。小家伙虽然调皮捣蛋,但对王老太还是蛮亲近的,回家后就喋喋不休地对王老太说着每天发生的事。王老太每次都认真地听。现在的小孩世界她不懂,看看是和她当年大不一样了,也不知道怎么说好,就当一个倾听者,和孙子一起开心一起烦恼。她想说话的时候,孙子也成了她的倾听者,听她絮叨往事,絮叨儿子媳妇的诸多不是。小孙子听到说爸爸妈妈的不好,有时不吭声,有时马上反驳;听婆婆说当年她小时候的往事,会不时好奇的问。时间就这样的在其乐融融的氛围中过了几年。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后来儿子在外面赚了钱,首付买了房,又生了一个女儿,也要把儿子接走,说城里的教育好,盼望将来能考上大学,给祖宗争光。本来想把王老太一起接城里,但媳妇不依,说,你那个妈总是唠叨,现在都
   什么年代了,老拿她那会儿来和现在相比,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我可受不了。反正我不同意,她来我走,她走我留,最好就是让她在乡下好好待着,每个月寄生活费给她就行了。
   小孙子走了,王老太又剩下了孜身一人。女儿有自己的家,只是偶尔回来看她一眼。她不再提当年她怎么怎么样了,也不再提儿子媳妇有多不好了。只要有人从她门前路过,她就好像央求人似地说:“人活着事就做不完,你也别急在一时,来来来,我们摆一会龙门阵你再去忙吧。”(四川方言:龙门阵就是拉呱,聊天的意思)有人看老人实在是孤独,就留下来陪她说一会话。实在忙的,打声招呼就匆匆忙忙走了。这时,王老太就会很失意地自言自语说:“唉,人老了,活着还有什么用哦,儿不要,女不管,想和人多说几句话,人家还嫌你唠叨,还是老头你好啊,走在我前头,不受这份活罪了哦。”
www.verywen.com

   抬头望望天空,几只鸟儿也是匆匆地飞过,没有停留片刻的意思。再看看几只鸡鸭,几公几母一对 ,各自觅食,偶尔打成一团,也不理会她的孤独。再望望路口,没有一个人来。王老太转身又搬个凳子,坐到桃树下,摸着大黄狗的头,喃喃自语:“人哦,都是不可靠的东西,还是你这个畜生听话,愿意听我的唠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赞美与恭维

下一篇:节气里的村庄-雨水 ——雨水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