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有关于雪的那些记忆·散文真经典

有关于雪的那些记忆·散文真经典

时间 : 2019-08-12 09:20:31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付欢春    点击:Tags标签:
一:你那里下雪了吗?
   人们正议论纷纷说着暖冬的话题,说着这正是孩子们的气候了。因为小孩子们能够和往常一样,不至于缩手缩脚的,也不必穿上厚实的棉衣。蹦蹦跳跳,原本就是孩子们的天性使然。可这暖冬,却偏地令商家们大伤脑筋,冬货已不知不觉地积压了一大仓库。
   不过,时来运转,随着冬至的来临,气温骤降。由此,下了久违的第一场冬雨。时值又恰逢圣诞、元旦也将要来了,凛凛的北风,冷冷的空气,一切都在改变。空气中的氛围也在慢慢变浓,像那气温一样使劲地往下降般。整城的人好像都在此刻躁动了,商家的鼻孔嗅到了钞票的气息,心也热了,喜笑颜开地再也坐不住了。
   太平洋购物广场门前早早地搭起了一个锥形状的许愿树,三四米高,但色泽艳丽,喜人精巧。只需花上五块钱就可在一旁的临时树起的木制小屋内买一个圣诞牌子,再在牌子上写上自己的圣诞祝福,然后把它往许愿树上一挂,愿望寄托于牌与树即可美梦成真了。远远地望着那密密麻麻的许愿圣诞牌,很是精致。但却总是觉得这是一种小孩子玩家家的游戏,自己怎么也融入不了这洋节的喜庆氛围,也可能是洋的热闹熏不了呆板的我,再或许自己就是离青春远了那么的一点点。然,还是甚感洋节的魅力及商家的经营理念——这也能够赚钱?!再看那伫立于屋台前购牌子的,大多是俊男靓女,要么就是情侣。
verywen.com

   往日冷清的皮鞋卖场,也是人头攒动。女性自然多于男性,平时这里的鞋贵得出奇,稀疏的客源是常有的事。可如今这的鞋五折、七折、八折的都有,听说一直要持续到元旦呢。难怪这儿不同往昔、如此热闹非凡,就连怀里揣着二百元钱的我,也忍不住地赶了一回场子。本想捡个便宜给妻买一双皮棉鞋,可全场荡了一回,折折后最便宜的也得二百六七拾,囊中羞涩的我无赖地悻悻离去,老老实实地上了七楼的太平洋办公室。
   “去环球嘉年华看雪去吧!?”小曾看着报纸突然叫了出来。
   “雪?!”我甚是好奇,“我昨天的梦里都说要下雪了。”
   “报纸上登的信息!”小江接过话茬儿。
   “哼。”小曾重重地点了点头,“大后天。”
   “人工降雪——有什么好看!”我缓过神来道。
   “哎,说真的,我很久没有看到雪了。不知道人工降飘雪会是怎么样?”小曾似乎很是神往了。
verywen.com

   不过,说曹操、曹操还真的到了。下午五点左右天空中果真下起了鹅毛般的大雪,但我没有看到,雪下的大,持续的时间却很短。雪片纷纷坠地,转瞬即逝了,消失得无影无踪。当时我和同事正打麻将,正兴起时,所以没看到,于是甚觉可惜。
   翌日,我问小曾,“你看到雪了?”
   “看到了,站在窗台看到的飘雪。开始我还以为同学骗我的,跑出去还真的下了。”小曾笑着说完又沉默了。
   “怎?——有心事?”我感到有些不对劲,“就因看到雪?”
   “不。”小曾小声地摇了摇头,“我在想去不去看嘉年华的雪。”
   “那也没什么啊!”我不以为然地道。
   “也是。”小曾应了声。
   这个冬天的雪,也许是个好兆头吧。久居江南的女子,总对雪有着痴痴的偏爱。以往的大街小巷总有些机械般地冷清,可现在却沸腾了起来。走出太平洋商务大厦,竟然看到有小小的雪花游于空中。 www.verywen.com
   “哪都不下,就太平洋下雪。”不知道谁说了一句。
   我下意识地和别人一道转身寻找雪的来处,原来大厦二楼的一个窗户上架着一台喷雪机,正呼呼地喷着小雪花。而最为情趣的是伞下一对情侣,正暧昧地走着、说着、笑着。围着许愿树,寻着他们俩的许愿牌。我却一个人驻足了,顿时间想起了妻,遂加快了步伐朝家走去。
   过了几日,办公室里一下子充满了愤愤然。
   “哎,我真不该去看嘉年华的雪。”小曾叹道。
   “不好看吗?”我奇怪地问。
   “全球嘉年华的雪,市民被涮了一把……”小辉这时笑着念起了南昌晚报上的报头。
   “是嘛!那简直就是雨夹雪,雪又似米粒般,又难于看得出来。”小曾很是无赖,很是受伤。
   我急忙从小辉手上抢过报,果真看到了“有小孩冻的脸发紫也不肯离去,希望看雪。有人说是把圣诞节变成愚人节了,碰上骗子了……”。 非常美文
   “被商家骗了吧!”小江道。
   “当时的商铺肯定火了一把,还有那么多蠢子去看。”老汪道。
   “是啊,和报上登的基本相符。”我感叹道。
   哎,一句话:还是那雪惹得祸!
   日子还是在没雪的循规蹈矩中度过,不知哪一天,一觉醒来,外面竟白茫茫的一片银装素裹,篷顶、房顶、车顶上竟全是一层厚厚的积雪了。望着晶莹剔透的白雪,我不由自主地自语了一句“昨晚下了一场真正的大雪” !
   人行马路,到处是一派欢笑。追逐的追逐,打雪仗的打雪仗,滚雪球的滚雪球。有好事者摇晃了一下小树,自己则迅速地跑开,让那雪儿洒落同伴的一身——快乐是属于他们的!
   光秃秃的树枝一夜间穿上了亮亮的白盛装,甚是好看!不禁让人想问:“大树,你可冷否?”
   真不知道一周岁的小方语第一次看到雪是何情形?不想心里咯噔一下,小方语冷不冷?(2004-12-28)
www.verywen.com

  
   二:想雪了
   昨夜梦见忽至的一夜春风,千树万树梨花开了。咋是喜人!倏忽间,我则灵化了娉婷的女子,撑着一把伞,行走在白雪皑皑的苍穹下。任那漫天的雪花舞动着轻盈曼妙的蹁跹,远处的青山黛中显白,近处的枯枝穿上了青一色的白衣。一只小麻雀立在了枝头,抖动了翅膀,一旁红色的梅花开得正艳。一切都喜人,让人暖暖得好!
   驻足,双手搓动伞柄,让那飘忽的雪花顺着伞缘而下,形成一道洋洋洒洒的银色圆弧。伞上是纷纷扬扬的飘然雪片,伞下是我,我发自内心地笑。旋转的是伞柄,灵旋的是雪花。随着我的原地打转,飘扬着的是我红色的围巾,空中荡漾着的是我清脆的笑。
   雪啊雪,你来了!来得这样酣畅淋漓,令我欣喜若狂!
   伸手,摊开手掌接一片晶莹剔透的雪花,让它在掌心停留。我则凝眸了,心一下子并没有随着它的冷意而变得凉凉,反倒有一股暖意在心中渐次地滋生,漫漾全身。 非常美文
   我可爱的雪花啊,它深情地注视着我的脸庞,暖暖地靠在我的掌心上的肌肤,极不情愿地与我话别。慢慢地、慢慢地消融着,直至成了一滴小水珠,却还在我的手心打着转,百般得无奈。忙得我赶紧又接过另一片雪花,让那温情暖意重现。
   记得那一个下雪的冬天,你在寒舍旁候了我一个上午,脸青了,嘴紫了,见上我还一脸的笑,并急急地拉着我的手道:“走,我们堆雪人去。”
   雪下得忽忽轻巧,我们则融洽地忙碌,不亦乐乎,有说有笑。许久,我们堆了一个大大的雪人。用红色的萝卜点上鼻子,用红色的辣椒印上眼睛,用上事先备好的红色纸嘴镶嵌嘴唇。你还取下红色的围巾,替雪人带上,并从内衣中拿出一个大大的红色的桃心给雪人挂上,上面写着:你、我,我爱你!
   转身,你深情地凝视着我,并用手指了指我道:“你、我,我爱你!”我绯红的脸颊在燃烧,幸福在通身漫漾。立在微笑的雪人旁,额头靠在你的肩膀上,我满足,我惬意,我无比得兴奋!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堆出了雪人的脚,是你;划出了雪人的手,是我。你我共同织出美妙的你我。洁白的雪中有你有我,红色的心中有你有我,你我共同描绘出精彩生活的你我。任那雪依然下着,你我的欢歌笑语却在空中久久地荡漾。
   雪啊雪,你来了!来得这样酣畅淋漓,令我欣喜若狂!(2010-11-22)
  
   三:雪来了
   天气渐次地冷下来了,起了风,各处飞沙走石,天目四垂灰白。朋友说,雪要来了。我闻言喜悦并激动地应和:那敢情好啊!
   是啊,好久没有在南昌看到雪了。常听见长辈说什么只管自扫门前雪,哪管别家瓦上霜。记忆中门前的雪,咔嚓咔嚓地直过了膝盖。小时走雪的时候,还要随着母亲或是姐姐,生怕一脚下去腿就拔不出来了。
   最喜好在雪中玩耍了,滚雪球、打雪仗、堆雪人,无不透着童贞!我也会学着大伙伴的样,在屋檐或是禾草堆缘下采摘溜溜冰,把其放入口中,咸咸的,吸得还正带劲。

copyright verywen.com


   捕鸟,是一大乐事!纠集几个小伙伴们,像鲁迅作品里的一样撒些秕谷在雪地里,上面用一根木棒支起一个圆形竹篾匾。当麻雀来捡食时,只须轻轻一拉系在木棒上的远端一头,就大功告成了。
   但当我一个人捕鸟的时候,则是选择围着禾草堆转悠。用小手摸,用小眼瞧,用耳朵听鸟的方位,我时常没有经验,老是摸着鸟蛋或是雏鸟,尽显我小时笨手笨脚的本色。
   而下雪时的若大堂屋,却是一派欢腾!村中的大多数孩子们齐集一堂,有踢键子的;有掷沙包的;有跳绳的;有架起腿来斗公鸡的;也有互蹭采暖的……玩得不亦乐乎,津津有味。
   然而,记忆犹新的,还是我们用脚玩剪刀、石头、布的游戏。双脚并拢是石头,出一个脚出去是剪刀,双脚打开是布。但嘴中不停念叨的是歌谣:一米一米三,三尺三。三面红旗,解放台湾!
   却曾想,如今看雪竟是稀罕事了。全球被温室气候所笼罩,一雪难求,而鹅毛大雪就更是难于斩获。不过,当第一粒小小雪子敲打了我的前挡风玻璃的时候,我还是甚觉喜悦。在看到前方小车车盖上,有粒粒雪子在均匀地跳跃时,我竟兴奋地示意乘客并叫了出来:啊,真的下雪了!
www.verywen.com

   雪粒由稀变密,风霰潇潇飒飒,斜斜地敲击着各处。透过玻璃窗,看那高参的枯枝,迎着苍穹的白茫茫,仿佛像是上了蜡般挺立。而枯叶则随着风卷舞动,片刻又粘雪隐匿。
   雪一下子由小到大,由粒变片。下的纷纷扬扬、潇潇洒洒、飘飘渺渺,洁洁白白、坦坦荡荡。苍茫的大地一下子犹如穿上了一件久违的晶莹剔透的白色外套,四处皑皑茫茫,放眼远眺,空中似有一层流动的蒙蒙雾霭。车顶上、屋檐旁、石阶处、墙旮旯瞬间厚积了喜人的白,白的叫人喜笑颜开。银装素裹,好不提人快活精神!
   我仿佛看见小时围坐着的木炭火,老人正用铁钳子拔弄着通红的火炭。大人小孩正围成圈,闲话着收成与来年,其乐融融。暖暖的情,浓浓的意,在木炭火周围漫漾。
   瑞雪兆丰年,2010年的第一场雪来的虽是有些猛,但是大家伙都喜蜜蜜地甜入心尖,笑溢于言表。在接小方语回家的路上,孩子们见雪也兴奋异常,相互挂笑追逐嬉闹,个个抓雪互掷。

verywen.com


   方语也受到雪的感染,见我来,只是将手上提着的雨衣递给了我,连头都没有回,一个劲地躲在同学的雨伞中话着雪意。见有男同学掷过雪球,于是,两小女生也跑向厚雪处哈哈地抱雪球了。
   方语与同学分手的时候,见一辆路旁的披着白外套的小车。她兴奋地向前抓起车尾盖上的积雪搓雪球了,我则在玻璃窗上划了一个“大”、一个“爱”字。却意外地,方语上前加了一个“家”字。
   这雪,来得好过瘾!(2010-12-15)
  
   四:冷在外,暖在心!
   久居江南,不是阴就是雨,要么就是晴了。有人说,生活就是素日的晴雨表。晴也罢雨也罢,总是不停地呼叫转移着,轮回着生活本该有的轨迹。单调、复杂、平淡,乏味的总想有些调剂。如雪,总对其有一种痴痴的偏恋。些许年来,但凡都是如饥如渴地翘首以待雪的出现,现一场天空肆无忌惮的、密密麻麻的、随心所欲的缤纷大雪。 非常美文
   只因,如此胜景——难求!
   在朋友那听说,雪来了!我不以为然,放下书本,推窗,一帘冬白!潇潇簌簌清晰、奏着鸣曲般盈耳而来,竟有片片亲吻了我的脸颊,冷冷的,让我寒战般狂喜。
   雪花如若灵动的小马驹,到处乱窜。忽而如仙女散花一样纷至沓来,轻盈、飘逸,如诗般靠近每一处,清寒洁净;忽而似高空云层中的喷气机喷溅而出,涌得前赴后继,泻得簇簇成团,洋洋洒洒地呼过层楼,掠过树叶,纯厚纯白地给大地穿上了一件棉絮;忽而镶嵌了你我的窗棂,静静地落座,洁白精致,粲然无声,仿佛在对着窗中的你——笑着。
   远眺,茫茫皑皑如仙女织出的灵巧白帘,蒙蒙漠漠,好不气魄!雪儿,舞姿曼妙。或飘然入窗报喜;或平仄出巷狂舞;或平流空间厮磨;或轻点绿叶停留;或随风托起遨游……
   然,最为惬意、最为可爱的要算梅花。它躲藏在雪儿之下,露出了半个灿灿红脸,笑靥般挺挺精神,喜滋滋迎纳白中的寒意。傲、傲、傲,还是傲!
verywen.com

   伫立,望窗含笑。有冽冽风儿袭来,盈袖窜裤,迅速地寒意层层围裹了我的躯壳,寒战抱团。可我并没有关窗,而是转身寻了件棉衣披上。再次放眼窗外,银装素裹下,高参的树枝秃秃,间有忽忽雪儿滑过,又相望默然不语。高低错落的层楼,顶盖铺絮。身边的大地,留下的,是深深浅浅的脚印;消失的,是那咯吱咯吱的碎响。
   忽然间,我仿佛看到了老人久违的笑容;仿佛听到了孩童在雪中响彻云霄的欢笑;仿佛体会到了老少围坐在炭火旁的乐融温馨。不知不觉地,总有那么的一丝笑洋溢于我的脸,如盈盈光泽的雪儿般夺目。
   今日下了一场雪,冷冰了我的身躯,却满载了我的思绪;
   今日下了一场雪,淋冷了我的心情,却徘徊在了我的心绪。
   点点滴滴的雪,仿佛下在了我的梦里。拉盖被褥,冷的在外,暖的还是在心里!(2010-12-18)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五:下雪的早晨
   秋末冬初,满目萧条。黑白分明的日子总在瑟瑟的北风当中乏善可陈,心中有一种积压的憋闷极待缓解。或许,来一场雪是个不错的选择。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等一分钟

下一篇:都是钱多惹的祸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