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榕树下的老汉

榕树下的老汉

时间 : 2019-08-12 09:24:20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陈国招    点击:Tags标签: 榕树下的老汉
老屋生在农村,住在了榕树下,很有几十年的历史了,是用竹篱笆建成的,在风吹雨打下早已破旧的残乱不堪,瓦片也生出了厚厚的苔癣,屋上空偶尔一点烟熏让人很难相信这老屋还活着。
   榕树的历史稍短于老屋,叶厚大而苍老,树枝的裂痕处生出厚拙的老茧,村里的人说这棵榕树是老屋的庇护神,老屋里住着一位老汉,差不多70来岁,可看他的样子像城里八九十岁的老太爷,他的肤色也很黑,像极了非洲人,这也不怪,农村的活本来就重,想要糊口饭吃可真不容易啊,风吹日晒那可是活受罪,但还得看老天爷的面子,幸好这老汉的身体还硬朗,不然,可有他吃不消的哟。
   其实,老汉并不是孤苦伶仃的孤家寡人,要真是孤寡老人,政府早就送他去敬老院了。他有仨儿俩女,按照村里人的说法,可有得他享福了,但事实并不是这样子的,他可苦了哦,也别说他的子女不孝顺,是他不愿意走,说自己已经对这里有了深厚的感情,老屋和榕树都是自己亲手弄的,这也是啊,老人一般都有归家情缘,或许这只是他不愿走的其中一个原因吧。
copyright verywen.com

   老汉年轻时可神奇了,扛过枪,听他说他还参加过抗美援朝呢,这不,前些年他还向政府要了个退伍军人工资。小时候,我放学回家,经过老屋时常常还叫老汉给我讲故事呢,他讲故事可有一套了,不光是他讲的像是真的一样,而且我听得也如痴如醉,不过都是些他那个时候行军打仗的事儿,每次他都拿糖果给我吃,可幸福了。
   记得有一次,我听得太入神了,竟忘了时间,天黑路又滑的,我又不敢回家,只得留在老汉家里了,屋子里黑漆漆的,走进去没有一丝动静略带阴森的感觉,很恐怖,就像一个人在没有月亮也没有灯的情况下走进了坟场,如果屋子里再吹来一点冷风,那就更可怕了,老汉家是从不打灯的,他说已经习惯了黑黑的夜晚,其实那都是骗人的,他哪有钱打灯啊,那点微薄的工资还不够他喝酒呢?幸好还有点未燃熄的柴堆,我才能大声地喘口气,随后老汉生了火,才稍微看清了屋子里的摆设,整个屋子里弄得乱七八糟的,这间老屋只容下了一张大床和一些零碎的家具,床就像北方人的炕,别的东西都吊在屋梁上了。

非常美文


   老汉煮了些红薯,热了一点剩菜,放在了油油的桌上,另外桌上还有一瓶酒和一些用油炸过的碎红椒装在了瓷器中。我们正吃着,娘就来了,左手拿着电筒,右手握着一根竹条,看来今晚是免不了要挨打的了,然后我就哭着随娘回去了。后来我去县城上高中也就再没去过老汉家了,听娘说起老汉每天干完活回来就一个人傻傻地坐在榕树下,时而抽着烟,看着好可怜了。
   老汉已是残年了,数着日子过一天算一天,可我宁愿他永远过夏天,夏天暖和,他的手就不会受罪了,每到冬天他那生满老茧的笨手却又同样遭受着冻伤的痛苦,黑而臃肿的,简直跟烧焦了的猪肘子没什么两样儿,很多次我跟老汉提起,等我长大了有钱了,冬天就陪你一块到最南方的海南去过夏天的日子,我还听你讲故事。每次老汉都笑了,然而不一会儿就又沉了,真像天气里的晴转多云啊! verywen.com
   他的儿女也不是背祖忘宗的,每隔一两年就会回家看望老汉,可他们每次都住不到几天就回去了,屋子小,没地儿住,再说城里人哪住得惯农村呀,城里可比农村干净得多了。
   他的仨儿子都成了城里人家的上门女婿,和嫁出去的两闺女没什么不同,老伴也走的早,所以老屋里就只剩下老汉一个人了。俗话说:“嫁出去的儿子当不了家”。几个儿子都还是想把老汉接到城里去享享清福,再说了老汉这辈子可真不容易啊,为了这事儿,几个儿子都跟自己的老婆吵了好几次呢,老汉可都心知肚明,这不,去年老三和他老婆子回来,提起这事还差点闹离婚呢!两闺女可都是嫁出去的人了,哪里还有闲心管这事啊?村里流传了这么一个说法,就是“生闺女就像大旱天里种庄稼,只种不收”。老汉也知道他们有难处啊,也就不打算给他们添麻烦了,再说老汉他也住不惯城里,也听不得他们吵,他们吵起来比割自己的心头肉都还要痛呀!哪个老人不想过清静的生活啊?所以老汉就说自己不愿离开,还说老屋是他的晚年老伴呢,这之后也就再没人提起这事儿了。

非常美文


   去年我上大二,寒假放假我就坐车回来了,刚到家就问起娘关于老汉的事,娘说老汉家可惨了,今年十月份的时候,榕树被大风吹倒了,老屋也被压塌了,幸好老汉还没有事,不过这之后老汉就像丢了魂似的,也不干活了,整天喝的醉醺醺的,嘴里也不知道哼的哪门子的曲儿,就像一个疯子,可能是经受不起这个打击,看样子也没几天可活的了,这两天我也没时间去看他了,也不知道他今天吃过饭没有?哎,老汉可当了一辈子的好人啊。听到这些,我的心都凉了。
   吃过午饭,我就捎了些蜂蜜和奶粉去看老汉了。走到他家门前,四处荒凉极了,哪像是人住的地方啊,我的心也跟着沉了下去,榕树没了榕树,老屋也消失了踪影,只剩下些残泥和碎瓦,看到这些,我都差点哭出来了,老汉现在住在老屋的旁边,几根木头和一些烂布搭起来的小屋,风很大,呼呼的,吹得小屋吱呀直响,我提着东西小心翼翼地向小屋走去,想给老汉一个惊喜,我们可有好几年没见面了。 非常美文
   老汉,老汉,你怎么了,老汉?你醒醒啊,是我啊,我是鱼儿啊,老汉,我来看你了,你快醒醒,我要听你讲故事啊,老汉,你怎么就走了,我还要带你去海南啊,你怎么不等我呀?老汉……老汉的身体冰凉,也没了呼吸,我再也忍不住刚才的泪水,順着眼角就流了出来……
   不久后,村里的人都赶过来了,娘打电话通知了老汉的儿女,他们全都回来了,连同老汉从未见过的孙子孙女都回来了,这可是老汉多年梦寐以求的大团圆啊!可惜老汉再也看不到了,不过他在泉下会知道的,也会瞑目了。
   老汉被埋在了那棵倒了的榕树旁边,继续受到榕树的庇荫,过了春节我就返校了,后来娘告诉我榕树的断根又长了很多的小榕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都是钱多惹的祸

下一篇:『流年*砍柴煮字』老屋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