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流年*茶色时光』诗画徽州

『流年*茶色时光』诗画徽州

时间 : 2019-08-12 09:44:03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林文钦    点击:Tags标签:
【宏村,诗画徽州的剪影】
   刚踏上皖南古村落宏村的土地,我的心就随着这灵秀静谧、古典醇香的江南水乡而莫名地安静了。人—静,心自然空灵,就忘了缠身的烦恼俗事。怀着“寻幽探美”的心情,我静静地亲近着—见钟情的宏村,恬美地吸吮着宏村博大精深的灵秀、诗意和纯朴,它是建筑与水的完美结合。宏村的月沼等池塘,并不算很清澈,倒映出民居,使水中的民居抹了—层深暗的青色。初夏的午后阳光依然灿烂,灿烂过后的傍晚在水的上方便是云蒸霞蔚的景象,犹如泼墨重彩的写意山水长卷,正是情人相拥的良辰,完全可以演绎中国版的泰坦尼克号。
   初到宏村的当天,我住在当地老乡的简易小旅馆里,房主人是个典型的徽州女人,她不由让我想起《桔子红了》里的人物。在宏村的两天,天上都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间或,雨会停住,天上会有—点点阳光。不少的游人对雨抱怨不止,我却满意无比,我爱这温婉的小雨,我对它充满感激之情,它既不影响我的拍照,还让我找到了宏村“小街雨如酥”的古典情韵! www.verywen.com
   小雨像个高妙的画家,它轻泼漫洒,勾勒出了—片薄雾轻烟的非常之美。乳白的雾气迷离,迷离中凸现着诗—样谜—般的古老房屋,被岁月浸渍成锈迹斑驳的白墙黛瓦,极像—幅素淡朦胧的水墨画。由于下着小雨,这画里就有了女人打着花伞,男人戴着竹箬帽在薄雾轻烟里行走的景致。哦,耳朵感觉到的是雾的声音,眼睛看到的是雾的飘浮,脸庞触觉到的却是湿漉漉的雾的抚慰。不用捕捉,诗意便从心里冒了出来。《雨天小调》就在我的心里浅吟低唱了。我撑着主人家的桐油纸伞,轻悠悠地走在村中泛着青光的石板路上,怕滑,脚步踱得很轻很细,就像踏着古典生命中飘扬的魅力!
   小雨的声音也很好听,淅淅沥沥的,像—千多年前唐朝女子拨弄的丝弦,有淙淙的音还有颤颤的形。无数的小雨点温柔地滴落在宏村“半月潭”清粼粼的水里,击起的涟漪—漾—漾的,形成无数颤颤的小圆圈,使整潭水显得那么的清丽和活泼。镶着雀啼的雨天清晨还有笛子的感觉,像个不高明的吹笛手,—路咿呜地吹着,沿着窄窄的小巷飘走了。人夜,婉约了—天的雨声更是好听。“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蛙声、雨声、风声交混,天籁—般。经—夜的淅淅沥沥,院子里便有了落红无数…… copyright verywen.com
   由于雨多,宏村的河溪也多、池塘也多、沟渠也多。依我个人的兴致,临风面对清粼粼的水是最惬意的事。听房东说,春末,沟渠里流淌的便不只有水,还有各种各样的花,哀艳得让人销魂!沿着河岸,跟着蜜蜂和蝴蝶往前走,沟旁尽是桃花梨花……浪漫的想象便在我心海中荡漾起来:这样走下去,怕会寻到晋代文宗———陶渊明的住处了吧?古典浪漫的宏村呀,带着莹莹清露的气息和消魂醉魄的幽香,真像—首古老而沉郁的民谣,低缓而浑厚,庞大而静默!
   脱了旅游鞋作坐垫,小憩于村头的“南湖”,把脚放在清水里洗濯浸泡,清凉凉的感觉弥漫了全身。初夏的空气十分馨净,淡淡的栀子花香在爽净的空气中飘浮。我梦幻般地听到了流泻的波光撞击的音籁,隐约有鱼群在水中喋语。—条青灰的石板路蜿蜒地伸展,粉墙黛瓦的民宅静静地矗立着,处处都是“飞檐雕栋,钩心斗角”的徽派建筑。湖中,新月般的拱桥有着依稀的倒影。湖畔,—棵棵垂柳像垂钓的渔翁,抖抖索索的绿蓑衣上尽是晶莹莹的雨珠。淅淅沥沥的小雨中,宏村的—切都澄净到了极点,宏村的—切都纯粹到了极点!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多少代人梦中的徽州水乡呀,而今,我却在真实地陶醉于其中。整整—天,流连于素淡朦胧的景致中,观独特的人文景观,赏优美的自然风光,叹古文化底蕴之丰富,赞徽派建筑的博大精深……不知不觉已到黄昏时分。
   雨竟然住了,落日不情愿地坠挂在西山上,含情脉脉地倚在峰尖斜睨这美好的尘寰。我微含倦意地依靠着石桥的石墩,脊背隐隐渗人冰凉。目光随着被太阳余晕镀成微黄的水波荡漾。湖畔的柳丛挽着倒影,依稀蒙着淡青的烟雾。湖对岸低低地挂着灯笼,它氤红的光湮染了暗绿的波纹。我出神地凝望,视线仍无法透人神秘的水底,就如我心中不可卜问的俗事!
   顿时,善感的心又抹上了—层凝重的阴影,隐约中,我有了—种被包围被吞噬的感觉,难以抑止的呜咽泛滥般地冲出喉咙……缠绵的小雨呀,也真能懂我:它夹杂恓惶的弦声,又向湖里洒落着星星点点,我坐在古老的南湖边,思量着自己今后的走向,在小雨的掩饰下暗自神伤……我虽然是—介书生,却企盼能有英雄的壮举;我虽然平凡,却向往传奇的生涯;我虽然无为,却渴望着具有情味的生活;我虽然淡泊,却也需求轰轰烈烈的业绩;我虽然能忍辱负重,却也想在爱人的耳边喁喁细语。唉,也许穷尽—生,我最终也将无力把精神的旗帜插到梦中的山岗!

copyright verywen.com


   “客家,在等你吃饭呢,该回家了……”—声亲切的呼唤,慈善的房主人映人了我的视野。雨滴滑过了她的额头,偏分的发丝盖着右半脸,虽然年过半百,白皙的颈子,白皙的脸庞,仍使她看起来像雨雾中—朵盛开的栀子花。她和善雅致的笑容让我的心无端地感动起来,我们四目相对时,—种仿佛母爱的震撼滑过我脆弱的心弦!看着她柔弱的外表,我却分明感受到她身上有—股“小风能吹动,大刀砍不动”的韧劲!哦,典型的徽州女人,丈夫儿子女儿都离她在外打工,柔弱的她竟默默办起了“宾至如归”家庭旅舍,她和《桔子红了》中的人物又在我眼前晃动起来……她们多像宏村的水呀,穿越莽荒腹地,渗透山岩骨髓,涉人湍流与旋涡,她们既不回避,也不—味背弃,而是将污浊沉淀,将清澄超拔。面对抉择,冷静地分支成流,不折不挠;面对艰险,坚韧地跋涉,推波助浪;面对强硬,温柔地化解,滋润众生;面对干裂,含泪挥洒,产生剧痛但也容易结痂;面对无情灾变,淡然—笑,迎接粉身碎骨的涅槃!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我开始发现有—种异样的情愫在我的心内爬升,像藤—样,我觉得在水—样的徽州女人面前,我也变得温柔和坚强了!
   离开了宏村,就离开了我的梦中水乡。除了带走许多好胶片以外,心中还装走了宏村的水,宏村的雾,宏村的古文化,宏村的徽州女人……以后,像徽州女人—样,只要矜持地嫣然—笑,心中的水就笑,雾就笑,山就笑,人就笑。“无为心自静,无争品自高”,再欲卜问身前身后的烦恼琐事,便有了—笑迎之的答案!
   宏村,诗画徽州的剪影。我愿意把你当作—幅曾经保存了岁月沧桑的古画,永远铭刻人生记忆的胶卷里。
  
   【婺源,心中流淌的音乐】
   “又见炊烟升起,暮色照大地,想问阵阵炊烟,你要去哪里?”夕阳西下,站在婺源理坑的小桥边,看到桥那头农家的屋顶上升起一缕炊烟,我不经意哼起了这首老歌。终于禁不住诱惑,去了赣东北的婺源——中国最美的乡村。
非常美文

   一路上,我慢慢地走,静静地看,我的心像一把移动的吉他,在那些似乎与世隔绝的地方,时而弹奏出欢快的音符,时而又喃喃地低吟。清晨,婺源是在和着稻草燃烧的炊烟香味中苏醒的,久违了的烧柴锅的香味啊!白色的炊烟从黑色的屋顶上升起,坚定的黑与飘忽的白有种非凡的视觉冲击,让我恍惚。我想起了风箱和米粥。于是叫醒了还想懒睡的同伴,爬上了宾馆对面的茶山,初夏已经少有茶香,但松树、青草、竹子、芦苇还是让我们嗅到了在城里从未有过的清香,这就是山乡早晨的味道!用脚踏出林中的一条小路,松针在脚下扎你的鞋低,长得很高的茅草横扫过来,露水甩到你脸上,凉丝丝的。一抬头,猛然望见山弯里有一条碧玉般的小河,青青芦苇在河边高高低低地随便疯长。人看到山的时候感到特别雄壮,而看到水时心里就涌出一股温柔。如果有一款香水叫婺源,那她的前味是野花的甜香,清香是她的中味,后味是什么呢?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在这乡村纯情画面里,我享受着视觉的盛宴。植物的种类极大丰富,漫山遍野的浓重绿色,晚春的红色和黄色点缀其间,看不见一点儿黄土的颜色。在某个山洼中会闪现出不大的一小片梯田,以及一个小山村,村中的建筑一路都是白墙黑顶的徽派民居风格,和自然环境融合得非常和谐。而这一切都在晚春上午暖洋洋的太阳下泛着金灿灿的光芒,这让我心情充满暖意。
   推开一扇记忆的门,我又看见了清纯的古徽州容颜。我如获至宝般忙不迭对焦它镂空花纹的桥栏,错落有致的三层重檐,屋脊上造型别致的葫芦顶,当然最上镜的还是它木桥与石拱组合得相得益彰的整体和桥洞下流过的潺潺小溪。薄薄的晨光斜射在廊桥桥栏上,又洒落在清澈的溪水中,一阵清爽。只看它一眼是绝对不够的。它是那么清纯,甚至桥边大树垂下的一条绿枝不经意出现在你的镜头中,都羞涩和幽雅。村里全是石基老房子,依山势而建,溪水从村子正中蜿蜒流过。站在桥这边,要抬头才能看清整个村子,到处都是江南特有的圆石头斑驳的色调。这样仰视的感觉,有点像坠入了梦境。而这缕黄昏时的炊烟又像是李坑的点睛一笔,暖暖的,像回到了老家。 www.verywen.com
   推开另一扇记忆的门,我又看见了那张脸,是一位农家老妇。家里四世同堂,住在理坑一所有三百多年历史的老宅里,靠做地瓜粉为生。她身材矮小,满脸皱纹,拄着根拐杖,刚见到城里人时,有种本能的自卫反应,惊奇、迷惑,用浓浓的乡音问长问短。我和她促膝而坐。很难想象,今年88岁的这位农家老妇,却可爱得像个孩子。她的一颦一笑,双眸中有的只是单纯与友好。她会吃力地弯下腰,关切地指指我的鞋子,告诉我鞋带松了;她会艰难地移动她的一双小脚,把我送到门口,目送我离开,用孩子般天真烂漫的笑容。
   桥是通往古老记忆的通道。在蓝天碧水衬托下,红色的彩虹桥横卧水上,上有廊亭,与桥相当,倒影荡漾,风情万种。桥墩全用青石砌成,前端呈尖嘴状,俗称“燕嘴”,上面芳草萋萋,荒芜一片。桥上粉墙亭阁,亭中设石桌、石凳。坐上冰凉的石凳,听木桥嘎吱嘎吱的响声,恍如时光倒流,梦回宋朝。虽经几百年的洪水冲击和风雨洗礼,这彩虹桥依然坚固如初、巍然挺立。对于廊桥、亭桥,却是徽州古桥中的典范。在石拱桥上建廊建亭,又在廊亭内打造长条木凳,让桥既可引渡行人,又为行人遮阳蔽雨、停足歇脚,还增添了建筑工艺上的美感。这种以人为本的人性化、个性化设计,在古老的徽州、在数百年前的古桥建造上,得到了充分的表现。

copyright verywen.com


   于是,有多少徽州男人的匆匆步履从这一座座古桥上远去,又有多少徽州女人送别和期盼的眼泪在这古桥旁抛洒。古桥承载了艰辛,也承载了希望。回首当年,这些徽州女人们用泪眼送走的是布衣草鞋的山民,迎来的却是衣锦还乡的徽商。他们把桥当成自己的人生驿站,在家乡不断建桥修桥,还在桥上修建佛龛供奉神灵,以祈求平安、走向富裕。正如现代文史家唐弢先生所说,桥代表了改变,象征着飞跃,是向前者愿望的化身。
   如今,我又站在这背着小路过江的古桥上,用我的心与古桥对话、与历史对话。
   夕阳因了山间的淡淡雾气,在理坑褪去了以往耀眼的金色余辉,只是把那金色的影子留在了桥边、水中、老房子的院角、古树的枝丫、在村里摇晃的白鹅的羽毛上,还有老乡们笑出的眼角皱纹中,短暂却又永恒地钻进了我的记忆。
   入夜,整条清华镇的古街亮起红灯笼,究竟有多少盏,也没数过,只是长长的一片。 verywen.com
   夜半12点多,我独自踱到小街上的。这天没有月光,只觉得满眼是红与黑,分不清是夜色衬托了红灯笼,还是红灯笼点缀了它。倚靠在沿河的美人靠上,身后是两排看不见尽头的红色,街上挂的,水中印的,呈弧线远去。很久很久以前,这长长一排美人靠上、红灯笼下,坐的是什么样的美人儿?有多长的思念?如今这街上的老太太是否已靠在了她老伴的肩上?街的红灯笼是彻夜不眠的,我也是。
   路遥远,心中的吉他也依然没有停止,伴随着我边走边唱,在婺源的每一个清晨、黄昏和夜晚。
  
   【呈坎,诗意的江南“梦吧”】
   徽州的呈坎古镇,仿若一个古色古香的“梦吧”,装着一幅诗意人文的恬然梦境,等着外乡客来细细品尝的。呈坎“待字闺中”在黄山山麓,被葛山、弄山、灵金山和丰山四手环抱在怀里独自睡卧着。
   正值阳春季节,我的目光抚摸过呈坎的古祠堂、古更楼、古社屋、古庙、古亭及古树,古井上的目光便以窗外烟雨密集的样子,一丝一缕地又从遥远的记忆里聚拢了来,织成了一张纯粹的网,在网中我不知道与梦境有多远,与呈坎又有多近。那刻,我只感到有一种清寂、温润与柔软的感觉,朝我拥抱了来,厚厚酽酽地拥抱了来。 copyright verywen.com
   走向呈坎,走向她黑白的世界及黑白的往事里,穿过威严的牌楼,进到悠远的深厚历史文化中,和那不同凡响的古徽派建筑亲密,一次次陶醉于细雕镂花中,如打开了一叠厚厚的光阴,从而想象着久远的故事。那纠缠着爱,痛,悔,怨的故事。而敬仰,点燃了我对徽派文化的热望。“巍巍周武功,不乏采薇人。四皓自耽洛,两垄岂避新。东皋足舒啸,南亩可充困。弗挂圣人纲,常期欧鸟亲。”当念着罗东舒作的《答招隐》的全文,我深知熟悉一个地方就得从这里的人文认识起来的。一个文化人是可以决定一个地方的价值和品位的。
   贞靖罗东舒古祠无疑是一个展现古徽派建筑的殿堂,保留着完好的充满灵异、精致的徽派雕刻。这里的雕刻有三大种:石雕,木雕,砖雕。比如一块青石板,近看是一副画,远看还是一副画,挂在棂星门之上,张贴在通道的露台边,无论是花草云纹,或是几何图形,远望好像块块相似,走近仔细一瞧,实则没有一块相同,这就成了一组名垂清史的石雕;木雕:一根木头,在这里就是一张“宣纸”,一个柔润的可以随意拿捏的“面团”,轻松地赋予了她神圣的美与灵。即使是一根柱子,悬在横梁上,她也雕上了木如意,雀替。即使是一个木疙瘩,也会奇妙地成为平盘头,荷花托,为装饰,尊贵与大气便轻灵地被凌驾而起了,雕梁画栋。那荷花托悬挂在门楣上,竟像是一只只花色各异的灯笼呢,在某一个深夜时分,灵光乍现,就照亮了前人和今人的梦了;而砖雕多数就显示在屋顶了,朝天吼的边上有砖雕小狗,棂星门两旁水磨石墙之上,就有砖雕如意;所有的碑亭上,也有小螯鱼,龙;阁楼上雕着螭吻,透出生气和吉祥。 verywen.com
   在这徽派建筑里,我反复想着一个问题:住在这样精致的房子里,我会想些什么,做些什么呢?每一个窗格子里是不是都有一副我用双眸雕刻的画屏?画屏上的风景,飞鸟都是绢绣的,精致的,也是定格的。老房子被历史定格,里面深藏着怎样的传奇故事呢?难道,我还会从这古宅院里寻找出一些穿着长布杉,肩上搭着个大布袋从家里恋恋不舍就要离去的徽州商人飘逝在巷子尽头的背影,以次走近呈坎给我的神秘?
   呈坎古村落,徽州的一个纯粹而又香甜的梦,陈年的从瓦砾缝中弥漫出来的古意气息,守侯江南最温暖的梦境。绿色的小草摇曳在屋顶的身姿一晃一晃的,飘渺,慵懒。暖风悠然,拔节了我对她最诗意最浪漫的向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闲话老村

下一篇:鸡鸣寺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