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缱绻村口那棵老槐树

缱绻村口那棵老槐树

时间 : 2019-08-12 09:53:01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yangxuemei    点击:Tags标签:
(原标题:缱绻村口那棵老槐树)
我老远就看到那棵参天老槐树,葱茏劲秀,昂首云天的姿态。树冠浓密,犹如一团墨绿色的浓云。满树羽状较小的叶片,郁郁葱葱,就像千万只蝴蝶翩翩起舞;又似是一把天然绿伞遮盖着大地。
   树下伫立着一位老人,一只手轻抚在那棵老槐的树干上,就像是抚摸着一个甜蜜入睡的婴儿,另一只手搭着凉棚,正向我走来的方向张望。我想象着这似曾相识的场景,待我慢慢靠近,啊!这不是我的母亲吗?!我一下子就认出来,情不自禁地叫出声来:“妈!妈妈!这么多年您到哪去了?”我紧紧地拉住她的手猛地扑进她的怀里,但她一言不发,只是一个劲儿仔细端详着我,一双略带粗糙的手在我的面颊上不停地抚摸,像是怕我受到了什么伤害似的。我说:“妈!您看看,我是您最疼爱的小女儿梅儿。”这时她猛然挣脱我紧紧握住的手,头也不回地径自朝后山走去,我又紧追上去,拽住她的衣襟,就像是回到了小时候出门牵着母亲的衣襟一样,大声并嘶哑地叫着:“妈!您不要走!妈妈!”猛一惊醒,却原来是在梦中。我流连在刚才的梦境,不愿醒来,紧紧闭上双眼,努力地回忆着梦中的一切,暗淡的光线仿佛重现着淡淡的梦境,然而老槐和母亲一如袅袅炊烟慢慢散去,寻无踪迹,两行清泪划过脸颊,泪湿枕巾。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难道是母亲托梦给我,要我去看看见证我长大、又远离家乡的那棵百年老槐?
   在一个冬末春初的傍晚,血一样的夕阳斜照在乡村屋舍和这棵老槐上,显得习习闪光,似像是撒下了一把碎金光彩照人。虽说是冬末初春,可倒春寒一样让你感到寒气逼人,一阵北风吹来,不觉打了个寒颤。虽然有这薄薄的残阳暖照。
   这棵老槐是在邻村的路道口,离我家大约有一里的路程,要是走小路,来往行人必从这儿经过。只因工作的忙碌和孩子的羁绊,每次回去也都是来去匆匆,无暇顾及和拜访这棵老槐。我转过村庄的一角,再拐过一条羊肠弯道,一株高大葱绿的古槐涤然跃入我的眼帘,虽相隔大约二十年未见,可老槐依然一如以前那样傲然屹立,浓密墨绿的树冠就像是我在梦中见到的一样风采,虽风风雨雨一个多世纪,但就老槐树那蓬勃旺盛的绿色,你很难想象苍老与她现在的样子联系在一起。在静谧的村落之外,在苍茫的云天之下,只有她倔强地伫立,深情地守望着这一片田野和这些村庄屋舍,还有她周围这些不起眼的野花小草。此时一股暖流涌上心头。穿过老槐的枝枝杈杈,我的双眼湿润了,她那深褐色的枝干,沉默地伸向那暗灰色的天空,犹如一个沉默寡言的北方汉子,背负着尘世中的责任,一言不发地迈着坎坎坷坷的人生之路。那遒劲的枝干,在冬日的萧瑟中,则同样温暖着人们无处安放的视线,在冷寂的寒风中,挺拔地站立在薄凉的夕阳下,就像一位尊敬的长者,慈眉善目,像哲人沉思的锁眉,俯瞰着这人间尘世。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树的近前,一种不知名状的悲怆从心底溢出,暗暗的痛刺向我的心。多少年无数次风风雨雨的摧残;多少次电闪雷鸣的撞击,她竟然兀自挺立这荒野,依旧傲然苍穹。主干靠根部已被雷电劈成一个能容下两个五六岁小孩那么大的窟窿,并且不时有淘气孩子刻下已经模糊的道道伤痕,但丝毫没有影响到躯干的生命,再看那虬曲蜿蜒的枝桠,又是如此的枝繁叶茂,细小的叶片透过枝桠的缝隙,筛一地斑驳的晚霞,高大的光影招来流年的目光。我被感动着,一时无语,内心的惭愧无法表达,只怪我的文笔太笨拙,如此苍白的语言和无力的文字,又怎能勾勒出她的神态、气质、大度和超凡脱俗?!
   老槐如沉云一般沉静不语。我坐在老槐那裸露在外的根部且厚重的黄土地上,看那根部已经是千疮百孔,有的地方已露出白色的肉质,有的端节像是已被锋快的锄头铲断,可依然源源不断地吸取着大地的血脉,她们盘根错节紧密相依。可以想象那深扎在地底下的大家族,又是用怎样感人的画面在延伸着这棵百年老槐的绵长生命。 verywen.com
   坐于树根之上,再昂首向上观望,惊叹那些延伸的根根枝杈,相互支撑,相互谦让相敬如宾,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犹如相互交叉的常春藤,是如此的默契和深情,就像血浓于水的手足之情,传承着血脉亲情。
   数不尽厚质的绿叶像成千上万句语言,散发着悟不到头的盎然,读不透的深蕴和内涵。
   再看看古槐的周围,每一种植物都有尊严地快乐地享受着大自然的恩赐,沐浴着阳光雨露。田地里的冬小麦正在拨节成长,碧绿的油菜也从黑土地里探出头来,老槐旁边的一蓬紫竹直冲云霄,并延发出根根刚刚抬头的细细嫩笋,就连树根潮湿处生出的绿苔、沟边上摇曳的小草,都与这棵老槐朝夕相处,平等自由,老槐一点也不因自己的高大而对这些弱小的生命而自傲,她们之间似乎已经结下了不可分离的深情厚意。
   容人者才能容己。伤痕累累古槐的树梢,喜鹊在上面搭窝、主干刀痕一道一道已经深深地嵌在树皮里面、成群结队的蚂蚁正忙着往里运粮,甚至于能容纳两个孩子的树洞,也被乡邻当成神树膜拜,竟然在里面偷偷地焚烧香火,祈求老槐给予平安、赐福、送子,以求百年老槐神灵保佑。可老槐如此包容,竟然一点抱怨也没有,更没有仇恨、没有嫉妒,古槐心静安然始终如一,端坐一方。

verywen.com


   写到这里我又不得不想到母亲,对母亲的爱如同她深爱着我们一样,为在她生命的尽头少尽了孝道而自责,这也是今生今世无法弥补的缺憾,在时间的长河中,我再也无缘见到母亲。然而此时此刻,我站在这棵百年老槐的身旁,却惊异地发现我是多么的幸运,穿过时间的长河,我竟然见到了我的母亲,虽说是在梦里,但确确实实像是情景再现,当年母亲迈着那双被缠过的小脚,踮起脚尖伫立在这棵古槐树下,迎接着我这远道归来的小女儿,走时又再次来到这里,手搭着凉棚目送我远去,直到我在她视线范围内消失,多少次熟悉而又让人永远记忆的场景......
   我沉静地站在这棵老槐树下,缱绻老槐缠绵深情,内心平静而充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冬冰银雪筑冰城

下一篇:白雪里的白桦林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