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喝中药

喝中药

时间 : 2019-08-12 11:31:08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微尘    点击:Tags标签: 喝中药
很久不曾喝中药,因肩膀痛,弄了几帖中药喝,喝着喝着,一周也就过去了。现将经过述说如下,供大家一乐。
   一般来说,我这人小病是懒得就医的,而这次就医,也算不得什么大病,那么,就算不大不小的病吧。开始的时候,是9月份,后脖子胀痛,到医院做了一周的针灸,情形有些好转,就作罢了。12月,天气变冷,右肩又发作了,看过骨科,医生认定我小病大看,甚至是无病呻吟,给了点止痛药,哄小孩一般打发了我。再过一周,疼痛依然,干脆去看看中医,换个疗法,希冀能有所改变。
   那位医生,听说医技很不错,诊室里挤满了人,去了三次才轮上看病。一通望闻问切,下了单子,拿了就诊证去抓药,我的个乖乖,那么几大包,拎在手上沉甸甸的,当饭吃也可以管上好几天。回家过秤,竟然有2斤5两,只是称杆溜一点点而已。
   打开药包,几样东西吓我一跳,有一截一截的乌蛇,有一条一条的蜈蚣,不过都是魂归九天,没有爬到我的手腕上或者脚踝上,尽管放宽心。说到蜈蚣,我曾经遭遇过两次,一次是乡下,穿着裙子,站在一个田埂上,感觉脚管上有种紧压感,低头一看,一只大蜈蚣环绕着脚管,头部红红的,一些脚在那里躁动不安,当时吓个半死,不分三七二十一,用手拼命去剥离,好在,它并没有咬我,几下子就把它甩出去了。还有一次,在自家的院子里,夏夜,水池边,穿着凉鞋洗衣服,感觉大脚趾一丝丝疼痛,看过去,也是一只大蜈蚣,三寸长呢。老公拿了火钳夹住扯下,坚持要烧死它,我看在它只给我挠痒、没有伤及内里的份上,只用水浸泡了一会,就放了它,还它一条性命。有过这两次经历,我对蜈蚣有特别的畏惧感。至于乌蛇,虽然也很恶心,倒是留给我一点好印象了。那是很久以前,儿子才一岁多,夏天总是喜欢在烈日下玩耍,弄到头上长角,医生用刀子划开那痞痞,脓血渗出,儿子看到自己头上流血,吓得大哭。等到疮痞好了,儿子又禁不住去暴晒,又长痞子,又去看医生。几个来回后,好心人实在看不下去,教我一个土方子,弄一条乌蛇炖给儿子吃。其时,家境不富裕,儿子也不知道给他吃的是什么玩意,竟把这乌蛇当了佳肴,吃得津津有味,吃过之后,真的再没长过疮痞了,连小痱子也懒得光顾他,这就足以说明乌蛇是个好东西。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话扯远了,还得扯回来。看着那些东东,吓归吓,用还得用。找出久不用的药罐罐,倒进去其中的一包,足足一满灌,当然,水是加得进去的,就好比吃饱了饭还可以喝汤一个道理。封好了口口,放在煤气灶上,小火慢煨,几分钟之后,满屋子中药气,说不出是香味苦味,再煨个半小时,稍微冷却后,慢慢倒出药汁饮用,其实准确的说法是难以下咽,只好逼着自己喝下去,而且是大口大口地喝,免得舌头被浸泡时间过长。待到流进胃里,则没得痛苦了,顶多是药水过多的时候,可以感觉到胃里哗哗作响,跑起来更有要溢出来的感觉,偶尔坐下去,一个饱嗝,喷出来的都是药气,搞得家人远远避让,真的很不雅,很难堪。
   就是这样的不雅与难堪,我还是坚持了一个星期,因为医生说每付要煎三次,五付加起来就是十五次,我一次不少地喝了十三次,还有两次是将来进行时,我这种服药的态度应该是最最端正的,因为我知道,良药苦口利于病,这是必须的。而且,我的这种服药态度完全是自愿的,不是出于对别的治疗方法的回避才用的。记得儿子小时候,宁可喝中药而不愿打针,那才是不得已的行为,在他看来,喝药与打针,都是难以接受的行为,如果万不得已必选其一,那就喝药,两者相比,取其轻者。嘿嘿,与儿子相比,我的自觉性应该很高咯。 verywen.com
   且行且观,欲知药效如何,且听珍惜下回分解。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老同学

下一篇:沐浴心情的湿地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