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一张饭卡

一张饭卡

时间 : 2019-08-12 12:34:35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树阴凉儿    点击:Tags标签: 一张饭卡
静静的病房里,输液瓶里的液体,正不紧不慢的滴着。娘微闭双眼昏昏欲睡。
   看看时间,正好中午十二点半。怎么还不来?我心里有些起急,昨天说的好好的,今天这半晌了,这小子还不来?我推了推躺着的娘:“娘,你孙子没有来,饭卡在他那里,中午饭,我到外边去买吧!”娘睁开微闭着的眼,“要不,再等会吧,他说的,今天一定来。”“要不然我给他打个电话?”“他电话号码是多少?”娘四处打量他的手机,“我这儿好像没有。”“哦,我给她妹妹打一个吧!”我从兜里掏出了手机:“喂!小爽,你哥呢?”“姑姑,我在沧州呢!我哥,我哥好像说今天去他盟兄弟那儿。”听罢,心内一阵懊恼,这小子,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
   屋漏偏遇连阴雨,一场病毒性感冒袭击了我,呼吸困难,咳嗽不止。告了一星期病假,在家休息。星期五的上午九点,侄子的一个电话打来:“姑姑,我奶奶病了……”话音未落就传来五婶急切的声音:“小云啊,你娘大便失禁,裤子上,褥子上都弄脏了。你看是不是给你娘洗洗衣物。家里就俩孩子。你先别急,你娘没事,是她给我们开的门。”“好的,我马上到!”我接过电话,匆忙打了一辆车直奔而去。 copyright verywen.com
   赶到了家,看到五婶五叔还在。堂屋里杂乱的放着几个盆,里面放着衣物,侄子用洗衣机在清洗自己的衣物,侄女在洗头。看到娘在炕边坐着,脸浮肿得厉害。思维还算清晰,清楚地告诉我,清晨起来大便,结果低头下炕的功夫,一头栽倒在地,再没能站起来。一边向西屋爬,一边大声呼喊着我爸爸的名字,却无人应声。糊涂的娘还以为爸还活着。中间过程里,碰翻了一个暖水壶,也没能惊醒西屋沉睡的侄子。过了好长时间,侄子才发现。
   我连忙收拾起娘的那些脏衣裤和一床褥子,包裹好,告诉娘:“跟我回县城!”回到家,放下衣物,领着娘就奔了医院。陪着母亲到了门诊,医生让拍片子。拍完片CT,在外边走廊里等候。所幸的是娘走路不用我搀扶,说话思路清晰,也看不出什么毛病。十一点半,结果出来了,脑阻塞,住院观察治疗。听罢,我心里暗暗起急:真不凑巧!我在感冒,已经耽误一星期了!娘这一住院,又不知多长时间。唉,没办法,先安排好住院!
非常美文

   娘住院了,我打电话告知弟弟:“咱娘住院了,我在感冒,浑身没力气。你儿子不放假了吗?来帮我一下吧!”
   住院已经第四天了,中午已过,侄子没来。前几天,侄子要么不来,要么来了跟客似的站一会就走。昨天派他给奶奶打饭,饭卡在他手里,临走没放下。答应今天早早来的,却不想……
   “喂,弟弟啊,你儿子手机号码是多少?”“我也不知道啊,你找他有什么事?”“他把饭卡带走了,我总该问问吧!”我口气有些急。“不就顿饭吗,在哪儿吃不成。”“不是饭的事,你儿子口口声声答应来伺候病人的,你问他来了几回?呆了多长时间,我感冒连拿药的功夫都没有!”“啪”一声关了手机,转身到医院门口买饭去了。
   等我打饭回来的时候,旁边的陪护病人的小伙子告诉我,弟弟来电话了。看到母亲脸色不对,忙问:“娘怎么了?”“唉,都是我,要不我在这麻烦,什么事也没有。”“怎么了?他说什么了?”“他说,打个饭还得打长途,不会打个车,到哪儿买不个饭来呀!”我的急脾气一下爆发出来:“怎么他还来气,这好几天了,我也没听过他问过你的病情。”我拿过娘的手机,一摁号码打过去;“喂!你刚才跟娘说什么了,我告诉你,这不是一张饭卡的事,是你的儿子不守信用。我打电话是让你好好教育教育你儿子。饭的事根本不用你操心。还有,下午,我儿子就回来了。用不着你们管了!”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一下午,娘都在唠叨自己的病连累了我们,这使得我很内疚。后悔不该给弟弟打那个电话,想想,不值得的。侄子,不也是个孩子嘛!引出了娘这般感慨,真的是我不对了呢!
   “妈,我快到家了!我是回家,还是上医院?”哦,上大学的儿子放假回来了!“儿子啊,回来了!你直接到医院来吧!”一听儿子回来,兴奋冲淡了刚才的不快。当风尘仆仆的儿子站在医院门口时,我的脸上立刻漾满了笑意,“儿子你可救了我了,我快支撑不住了!”
   于是之后的八天里,儿子尽心尽力的照顾姥姥。他通知护士换药瓶,他给姥姥端便盆,他给姥姥打饭,他给姥姥打水洗脚,黄昏时候带姥姥回家来休息……
   当单位同事们得知母亲有病时,我正安然的呆在学校里上课。大伙齐声夸我的孩子懂事的时候,我竟有了一种自豪感。
   曾记得,孩子不大,就跟着姥姥姥爷去地里干活儿。稍大一点,每次打给姥姥的电话,内容都是家里有活儿没有?他干活的认真劲儿,感动了我们这些大人。因为四岁的孩子点玉米种,撒进坑里的玉米就那么两三粒,距离隔得又是那么的均等。九九年买楼的时候,钱很紧,曾经告诉孩子钱要省着点花。而每次去姥姥那儿都要买一些礼品送过去。孩子会不解的问我:“妈妈,你不是说了吗?钱要省着点花,那你为什么还要给姥姥姥爷花钱呢?”“因为他们年纪大了。就该给他们花。虽然我们缺钱,但不能少了他们的。”孩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在母亲到我家来时,给她添置新衣时,娘死也不肯要。儿子会说:“姥姥,您该收着,小的给老的花钱,应该的。”说这话的儿子,当时只有八岁!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姥姥终于病愈出院了!我终于松了一口气。看着身旁高大健壮而又懂事的儿子,那张饭卡的事,早就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行走在勐景来

下一篇:17.流淌千年的运河 ——羊虹散文集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