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一个人的石锅拌饭

一个人的石锅拌饭

时间 : 2019-08-12 13:05:44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梦魇单弦    点击:Tags标签:
很久很久很久没有一个人出去玩了,真正的一个人,我好像都快忘记了一个人什么感觉了,一个人的快乐。自从毕业以后,就一直在单位过集体生活,我一个人出去竟有点畏惧,久违就会有点生疏吧。
   我在网上团了一个韩国料理,九块九的石锅拌饭,查好了路线就一个人出发了。在寒风里等了很久的公交,都等不见,只看到自己头顶的天上有一道飞机留下的白烟,拖得很长,带着白色牙牙的边,看了好一会,有一辆78停在我旁边,车门打开后,投票口用白纸贴着“四元,无人售票”。我在司机的目光里犹豫了半天,然后车门关上走掉了。我就只好一个人走路了。我不会打车,我不知道该站在路边哪里打车好,因为显示着空车的出租车都不理我,我怎么摆手都没有车停下。我就顺着路走了几站,看着手机上的搜狗地图,分不清东西南北。顺着主干路的方向坐上公交,到了“泰华城”下车,可是我仍旧找不见那家“韩膳客”。 verywen.com
   我问了一位大婶怎么走,大婶建议我倒回去一点点去坐56路,我沿着路往东走,又往西走,看到一棵很大很大的树长在马路间,周身是坚固的栅栏。我觉得这棵大树旁边有温暖的影子,所以我站在它的影子里停了很久,可是我听不见它说话,我只听到周围商场里各种节奏的音乐,还有穿着五颜六色的染着头发的姑娘。我看不懂地图,就麻烦旁边等车的路人帮我看,他们指点我怎么走,我就沿着马路遵守交通规则地往前走。为了有零钱坐公交,我去和路边的大妈买了两元一只的冰糖葫芦。大妈给了我一个袋子。我坐上了56路车,只一站就下了,到了众客隆服饰广场,按照地图指示,往东走不远就到了。在我又问了一位大叔的情况下,我还是没找到。好不容易找到了沿江美食街,可是一家家暗暗的店铺,却依然找不见“韩膳客”。我只好打电话给那家店,店里的人告诉我再往南三五十米就到了。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等我安安稳稳坐在店里的时候,竟然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呢。小店环境很好,檀木色的主色,音乐节奏快、略伤感,客人不是很多,所以安静些。店家问我就一个人么,我说,是呢。他们就用眼睛再多看了我两眼。我觉得很踏实,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吃了一串冰糖葫芦的缘故,还是因为我提前就定了餐。那个带着黑色帽子的老板娘帮我擦了桌子,问我点什么,我说石锅拌饭。脱下羽绒服放好,我坐在靠墙的里侧等待我的拌饭。先发扣扣告诉许浩,迷路的家伙已经找到地方了。他问我说,怎么不打的呢。一来店面太小真的不好找,二来我确实打不到车的。何况经历了一圈的起承转合,自己用脚步丈量过很多路,还问了好多有爱的人,这种成就感不是出租车的方便能给的。有时候做事不就是修行么,修行在这个寻找的过程里,而不是单单一个结果。
   吃饭要仔细,才会有意思。两碟小菜,一叠辣白菜,一叠凉豆腐,银质的勺子和筷子,浅口平底碗,满满一小锅拌饭。韩国料理的辣味儿总是很有滋味,吃到嘴里醇厚得很,比起川菜的麻辣、湘菜的火辣,更有余味。这是我吃得最正宗的一次石锅拌饭,鸡蛋七分熟,流质蛋黄、含而不破,米饭较硬、历历可数,黄瓜、西葫、蘑菇、黄豆芽、菠菜,黄黄绿绿一片,在红色的韩国辣酱的衬托下,五颜六色,赏心悦目。其实吃起来,并不会有多好吃,自己胃口本来就不是很好,所以才会想着能吃一顿有滋味又不重口味的饭,是饭。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一个人靠在墙角里侧,一抬眼前面就是一面圆形的玻璃窗,玻璃窗里是白色的沙粒和绿色的塑制水草。我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小店的大半个布局,从前门到迎宾柜台,再到我身旁和身后的一侧,看样子大部分顾客都是家庭组呢,偶尔听到大人哄小孩的声音,觉得温馨异常。我把饭吃干净,又整理了下头发,摘下头上的白花边粉蝶的头饰,我想起做这个头饰的小佰来,小佰是我刚刚认识的朋友,我戴的这个头饰是她亲手做的,她人在北京,我人在潍坊,因为头饰上留有一个布贴扣扣号,所以我可以联系到她,还可以自己设计了花样,请她帮我做。这个白花边粉蝶的头饰,很韩式,很淑女的那种,旧式的开合头卡带着淡淡的怀旧和复古,和“韩膳客”小店的氛围很搭调。
   我从十字绣的布包里拿出笔,从桌上的餐盒中抽出一张印着九重葛花印的面巾纸,在上面绘出一对小铃铛,描出一根长长的发簪。不知道小佰能不能做出来呢,在明丽鲜艳的夏天,穿一身浅色的长裙,把长发轻轻挽起,一枚带着两个小铃铛的发簪,不是可以在步履的挪移里,生出环佩叮当的美感么。在绘图的一角,写上“独坐,独酌,独享”,记好日期、地点。哪天再看到它,该是会想起生命的短暂时光里,有这么一段小插曲吧。 copyright verywen.com
   喝着大麦茶,嘴里是粗糙而朴实的香气,等我心满意足地整理好衣服和包包准备离开的时候,已经七点半的光景。走出“韩膳阁”就是白浪河的河岸,“韩膳阁”处在西岸,西岸黯淡而宁静,即便沿岸一条街都是美食店,但是那种茶色玻璃、柔和灯光和轻音乐的组合,韩式、日式料理和欧美西餐、咖啡,都让一条岸显得旖旎而美好,就像是寒冷的冬季,冰雪的底色上,那淑女轻抿的红唇。我沿着河岸慢慢走了一段,踏上通往东岸的桥,桥上五彩的灯光没有亮,只有偶尔间隔的几个街灯样的灯饰,桥上的行人三三两两,旁边深深俯拜、蜷缩的、看不清面容的乞丐,让人胆寒。到了东岸就是奎文门,一座古城门,过了门,就是霓虹闪闪的闹市了,琳琅满目的店铺和小吃摊,让你目不暇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它们依附着“泰华城”(购物商场)的缘故。只一条河,就隔开了人世纷扰,格调和心境迥然不同。风从街口吹进来,带着旁边烧烤鱼丸、贡丸的味道,人群的熙攘里有尘世特有的浓香。我就这样在灯河人海中慢慢游走,像是一个观花走马的过客。 非常美文
   他出现的时候,我根本没有把他划入我的视线范围,我权当又是发传单的小孩,所以我说了声,谢谢,不用。就这样接着往前走,可是我没想到他追着我走了一段后,强行站在我面前,用他的身体完全挡住了我的去路。我不得不抬起头来看他,一个穿着红色外套、红色鞋子的男孩子,一脸的灰尘色,他手里拿着一张卡券,语速偏快地和我说:
   “你就帮我个忙吧,拿着这张卡券,去那边签个名就可以,你签了我就可以下班了。你是学生吧,你多大了?我是93年的。”
   我怔怔地看着他,一脸的平淡,也许在别人看来,我一脸单纯,可是我心里却在波澜不惊地盘算,我想着快点离开,因为我计划要自己走回单位的。可是看着眼前这个比我高至少一个半头的大男孩,我想也许我举手之劳就可以帮他一个不大不小的忙呢。93年的小朋友,许浩也是这么大吧,当一个年龄变成一个实体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我完全是有点手足无措了,原来93年可以这么……我想不出形容词,只是觉得这哪里是小朋友,完全是个可以挡住我去路,没有把我放在眼里的大人。
www.verywen.com

   “我不是学生,我工作了,我90年。而且我不需要这些东西。”我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很认真地回答他。
   “你把手伸出来。”他竟然命令我。
   我看着他笑得更灿烂的脸,把本来就插在口袋里的手又往口袋里伸了伸。
   “你不把手伸出来,我就不让你走的。大庭广众,我又不会对你怎么样。”
   我看着他没有恶意的表情,犹豫地把左手伸了出来,他没忍住笑了一声,把那张卡券轻轻放在了我左手心里。我单手捏着那张塑封的卡券,来来回回看,根本没有听清这一片噪杂里,这个男孩子在跟我叨叨些什么。我只是在心里想,这张卡券真的好旧呢,不知道多少人都把它拿在手里过。我就这样莫名地抬起头说了一句:
   “你想让我做什么,告诉我就是了。”
   我总是这样,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也许我是想快点摆脱他,也许我是为了他93年的年纪。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他在前面引路,说让我去签个名,不收任何费用,也不用留个人信息。我跟着他在人群里走了一段,他却要拐弯了,拐进一个黑咕隆咚的巷口,巷子很短,尽头是施工工地。我站在巷口不动,我不敢往里走的。可是他站在巷子的阴暗里一脸的无奈,像是嘲笑地对着我说:
   “就在这栋大厦的C座,我不会骗你的,你就这么看着我不像个好人么。我会负责把你送回来的。”
   就在这时候,一个跛着腿手里也拿着卡券的男生出现在旁边,表情是模糊的,但是我能感觉到他脸上的乞求,他含混地对着那个带我过来的男孩说,快点结束,我们就可以下班了。
   然后呢,然后我就继续跟着那个男孩走了,我看着那个跛腿的男孩的背影觉得难过,也觉得害怕,可是如果我不继续参与,难过和害怕都没有了,剩下的会是什么呢,唯一保证的自己的安全,故事却不会再有情节了。所以我继续跟着男生走了。他带我进了大厦,按了电梯,我根本也没去注意他按的第几楼层。只感觉到他的目光落在我的脸上,听着他唠唠叨叨和我说话,说他爸爸妈妈,说他家是青岛的,说他妈妈找人给他算命说,他找女朋友就要找个比自己大三岁的。 verywen.com
   我一声不吭地想着我想的问题,在出电梯口的时候他讪讪地说:
   “我不是说你啊,我不会想找你当我女朋友的,我们刚认识,也不了解啊。你有没有男朋友啊?”
   很快,一个女孩子出来了,一见了我们两个就一脸灿烂,很娴熟地招呼,打量着我边走边说:“很可爱啊,蛮漂亮,还是学生吧。”
   我跟着他们走,心里一点畏惧都没有,现在想想我也会觉得我脑残的,但是我又那么相信我不会遇到坏人和危险,这不是冒险不是么,这是我偶遇的一种过程,我生命历程的一部分。
   走过长长的走廊,拐进一个门,门内都是女孩子,房间内的办公桌和条幅都弄得颇有气势,其实就算到这一步了,我还是没有搞清楚他们是做什么的。一个涂着很浓的眼影的姑娘引我坐下,然后坐在我旁边给我介绍一张单子,单子上全是美容护肤的一些专用名词。等她一再让我选一套来做,我终于有点弄清楚了,他们是推销护肤产品的。她们递给我一张卡,等着我选定做哪一种。那个带我来的大男孩就坐在我对面的高一点的椅子上。我在想什么呢,我觉得好无趣的,我是想帮别人一个小忙的不是么,结果这么麻烦。我镇定地环视了他们一周,然后很坚决地说:

copyright verywen.com


   “除了我自己,谁也不可以动我的脸,连我妈妈都不可以。”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说地太郑重其事了,我说的是真的,他们也许都信了,全体都愣了,我就又成了展览品。她们七嘴八舌地问我,你今年多大了啊?你从来不化妆、不做护肤的么?你头发这么长,留了几年了?旁边的姐姐还动手摸我的发梢。嘴里喋喋赞叹着说,真的一根分叉都没有耶。
   那个大男生终于忍不住发话了:
   “要是你男朋友,你也不让他动你的脸么?”
   “我没有男朋友。”我有点小生气了,我最讨厌别人质问我,并且对我持有好奇和观望的心态和目光,而我置身在这群人中间,完全成了一个大玩具的状态。
   “我是说假如,假如我是你男朋友呢。”他边对我说,居然边捏着自己的脸颊,转而对他旁边的姐姐说,“她的脸看上去很有弹性。”
   我快被这群人给激怒了。只好重申:“总之,谁也不可以动我的脸。” www.verywen.com
   “那就不给你免费做脸了,我们给你讲解下护肤的知识总可以了吧。你总不至于连脸都不洗吧。”一个姐姐很无奈又很小心地和我说。我其实在心里默默想着,我的确连脸都不洗的,可是在大庭广众下承认自己不洗脸太丢人了,所以我就保持沉默了。
   这时候一个身穿蓝色制服,穿着一双高底平跟白鞋子的姐姐从一扇门里走出来了,看样子她是要引我进去,我当然不敢进去的,说:
   “不可以在外面说么?”
   “这里是接待大堂,里面才是会客室。”前台的姐姐显然对我有点不耐烦了。
   “你放心去咯,我在这里等你。”那个男孩子完全像是在看我笑话了。
   我犹豫地走进了那扇小门,还好,里面灯火通明,三个小隔间只有三种做脸用的小床,那个姐姐给我铺了一张毯子在床上,让我坐下,然后搬了张椅子坐在我对面,开始和我聊天。 verywen.com
   我其实最喜欢聊天了,和陌生人聊天不是更有意思么。这时候的我心里已经是欢欣鼓舞了,除了有点担心时间太晚。我开始仔细观察这个姐姐,她涂了很重的眼影,脸上光洁无瑕,但是我很容易就看到了她眼睛里的浑浊,眼角的皱纹,还有嘴边的暗色,再就是她真的好瘦呢,肩胛骨很高,这都让她看上去有点受压迫,有点局促。
   “你多大了,在哪上学啊?家是哪里的啊?”她很平易地问我,亲切又友好。也许是我坐着一动不动让她觉得我太拘谨了,其实我是怕那毯子不干净,能不动我就不动的。
   “本命年,不上学了,济南人。”我说的话是真的,虽然听上去是假的。
   “看上去这么小,真像个学生呢,济南人怎么来潍坊呢?”她问了不代表我要回答,我没应。她就接着给我介绍做脸的问题。
   “你平时用什么护肤产品啊?用什么洗脸,平时擦什么?”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我用肥皂洗脸,夏天不抹什么,春秋冬抹孩儿面,有时候抹大宝。”我没撒谎,可是我在她眼里看到无数惊叹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绽放,以花的姿态

下一篇:昨夜朱楼梦,今宵水国吟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