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怀念母亲

怀念母亲

时间 : 2019-08-12 14:01:21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彩云追月    点击:Tags标签: 怀念母亲
回忆是缠绵在人们心上的一种痼疾和专利,是对遥远的童心的激情呼唤,也是对心灵创伤的一种抚慰。通过回忆,去解读母亲那艰辛苦难的人生历程。让我们感受博大、厚重、温暖、善良的母爱。
   母亲是一位坚毅刚强的女性。有三件事,至今铭刻在我的心坎上。我记得,母亲怀孕八个多月时,仍然坚持在农机修造厂上班,做临时工,苦活,累活,脏话都能干。厂领导看到母亲身体这种状况,硬是把母亲撵回了家,第二天便生下了双胞胎弟弟(1963年10月13日)。生产时非常危险,由于家庭经济困难,从没做过任何检查,没有到医院去生,而是请接生婆到家里来接生的,大家都不知道母亲怀的是双胞胎,当第一个弟弟出生后,接产婆就把脐带剪断了,可另一个弟弟由于缺氧,把一只小手从母体内伸出来左右摇摆。当时可把父亲和接产婆吓坏了,父亲急忙跑到医院请来了两位医生,经过近一上午的施救,弟弟终于脱离了母体,母亲的生命保住了,但是,可伶的弟弟,连看到父母及家人一眼的机会都没有,就夭折了。小弟弟急切摇摆呼救的招手,变成了向父母及家人永别的挥手,人生的旅途尚未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copyright verywen.com
   为了全家的生活,忍痛割爱,将亲生儿子送人。三年后,母亲又生下了老弟弟,由于家庭生活实在太困难了,只好强忍悲痛,第二天便送人了。做为一位母亲眼睁睁看到自己的亲生骨肉被别人抱走,得需要多大的毅力啊!后来弟弟的养父在一次车祸去逝了,养母带着弟弟改嫁后不久也病逝了,很欣慰,十一年后弟弟又回到我们家中。
   土法治疗头疼。母亲由于日夜为家庭生活操劳,即忙里又忙外,从来没有休闲的时候,30多岁就患上了头疼病,没钱就医,也买不起药,就用“放血”的土疗法医治。其方法是:用手使劲反复在脑门上方往脑后梳头发,用手多次拍打脑门,把梳到脑后的头发抓紧,这时脑门的血管便清晰可见。父亲把一小块玻璃砸碎,捡一块锋利且较长的小玻璃条,把锋利的玻璃尖对准血管,用手指弹一下玻璃条后马上拔出,这时只见紫红色的血喷涌而出,然后用同样的方法将其它可见的血管逐一进行放血,刚开始时,血液流量非常多,喷射的也很远,到后来就不喷射了,血液顺着脑门往下流淌,母亲满脸全是流落的鲜血,看着母亲满脸的鲜血,我心里非常难过与无奈,真是扎在母亲身上,痛在我的心里。母亲当时也害怕,用手紧紧握住我的手,紧闭双眼,咬牙挺着,有时怕我害怕,就不让我看了,撵我到外面去玩。经过父亲治疗之后,母亲用清水洗去脸上的血迹,梳梳头发,这时母亲的头痛却缓解了许多,每当母亲头痛时,父亲就用这种“放血”方法为母亲治疗。 非常美文
   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进步,人民的生活水平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的医疗设备非常先进,医疗技术水平显著提高,治疗头痛的药物就有几十种或上百种,但这种“放血”治疗头痛的土方法,实属罕见。
   母亲是一位贤妻良母。即要侍奉老人和常年有病的丈夫,又要抚养六个孩子。身上的担子十分重,但她硬是用一双柔弱的肩膀挺起了家庭的重担。父亲常年在家养病,母亲便在县城里四处打工维持生活。先后在县钢铁厂,农机修造厂,被服厂,乳品厂,麻绳社,食品加工厂等单位做临时工。不怕苦、不怕累、不怕脏就怕没活干。下班后做饭,晚上为孩子缝补衣物,常常忙到半夜,为奶奶端汤,为父亲煎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上有老(奶奶),下有六个孩子,从未叫过苦和累,尽到了妻子、儿媳、母亲的责任。
   母亲,一个天下最平凡而又最伟大的名字,母爱是世界上最朴实而又最崇高的爱。母亲将朴实的爱,像涓涓的溪流,融入了我们生命的每一刻,渗透了到我们生活的点滴,她用甘甜的乳汁哺育我们长大,她用勤劳的双手养育我们成长,她用宽广善良的胸怀培养我们做人,她用柔弱的双肩为我们支撑着一片天地。

copyright verywen.com


   1969年,由于家庭生活实在困难得难以为计,在亲属的劝说帮助下,我们全家从嫩江县搬回了农村------科洛老家。
   父亲辞掉了编外退养干部的待遇,大姐放弃了国家正式工人的身份回乡当农民,二姐到县知青办办理下乡手续,大哥由三小五年级转到科洛五年级,可不知道什么原因只上一天学,第二天说啥也不念了。与大姐、二姐一起干农活。我由三小三年级转入科洛小学三年级直到1976年高中毕。那时生产队不挣工资挣工分,壮劳力每天能挣10---12个工分,姐姐哥哥年纪小,每天能挣8----10个工分,我家三个劳力,挣的公分较多,到年底扣除口粮和烧柴款外,还分了800多元。父母高兴了,从来也没见过这么多钱。父亲当年买了两块上海牌十七钻手表,给谁戴了我记不得了。第二年又是一个大丰收,父亲又买了一辆飞鸽牌自行车,但由于家庭人口多,底子薄,没有住房,全家人只好居住在亲属家里或租房居住,先后搬了好多次家。不久大姐和二姐分别考取齐齐哈尔示范学校,黑河师范学校。全家的劳动力只剩大哥一个人了,(半劳力)到年底扣除口粮和烧柴款后,所剩无几,有时还欠生产队的钱。这时,母亲的生活担子又加重了,洗衣做饭,喂鸡,养猪,上山采木耳,采榛子,采山野菜,下河囤鱼,整天为全家的生活忙碌着,还要承担两个姐姐的学习费,生活费。我在寒假,暑假时,到生产队干活挣工分,星期天陪母亲上山采野菜,下河捞鱼,以减轻母亲的负担。母亲以她博大的母爱和耐力,无私的哺育着她的子女,春去秋来,寒来暑往,被风雨垒起的岁月里,在母亲俊秀的脸上刻下了人生的沧桑,青丝变成了白发,双手磨出了老茧,对儿女和家庭的爱依然。 www.verywen.com
   伴随着时光荏苒,岁月更迭,大姐、二姐、大哥相继参加了工作,父亲的身体也逐渐康复,并恢复工职,重新安排了工作。我家的生活也好了起来。
   父亲77岁终老。母亲搬我家居住,感到很开心。母亲的爱像一条静静流淌的河水,养育着我们,呵护着我们,虽然岁月无情夺走了她的青春活力,但母爱之河却永远流淌在我的心田。
   时光似流水,岁月如穿梭,母亲的年龄越来越大了身体一年不如一年。患是了肺心病、冠心病、眩晕症等。虽然没少吃药,病情却没有什么好转。但意识清楚,不糊涂,生活起居能自理。早晨醒来后,得睁开眼睛呆一会儿才能做起来,就在做起的那一刻,眩晕得非常厉害,坐一段时间才能穿衣下地站起来,原地不动站一会儿后才能走动、洗脸、梳头、吃饭,我们上班后,家里就剩母亲一个人了。头几年,母亲还能走走步,逛逛街,晚饭后拿个坐垫到步行街去看扭大秧歌,回来后看会电视,便早早地躺下了,但是睡不着,每晚只能睡2---4小时的觉。时常做梦,梦里的事只记得很少一部分,跟我学一两句就说不清楚了,母亲反而笑了。
copyright verywen.com

   上述情况没有引起我们的足够重视,认为母亲年龄大了,得了些病也是正常的,又不是什么绝症,再活几年没有问题。其实,这时母亲的病已经很严重了。特别是眩晕,迷糊得仿佛整个屋子都在转,两眼直冒金星,母亲硬是自己扛着。
   2008年9月5日下午13时许,我和爱人在门口穿鞋准备上班,母亲也在穿鞋说:“你姐一会儿就来领我上医院看病,你俩走吧,你姐马上就到了”。哪曾想到,这是我最后看母亲一眼,与母亲说的绝别话,大约1个小时左右,接到姐姐打来的电话,说母亲不行了,快到医院来吧。我急忙赶到医院,看到母亲躺在抢救室里的床上,前胸裸露着贴了很多检测心脏仪器的连接头。医护人员正忙碌着,电脑屏幕已是一条不动的直线,我摸母亲右手的动脉,已经没有心跳脉博了,用耳朵听母亲的心跳,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我当即阻止了医护人员的检测工作,拔掉了母亲胸部检测心脏仪器用的连接头,为母亲整理好上衣,联系好了车辆,背起母亲下楼,送母亲回科洛老家,母亲呀,儿女多想再多孝敬您几年,让您所受的苦难和委屈化为幸福的回报。然而老天不允,您终于走完了,清贫苦难的一生,抛下了难以割舍的儿女,朝思暮想的家庭,走向了天国之路。思念的泪水,滴在我干涸的心田,心中一片失落与茫然。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从县人民医院到科洛乡近50公路里,我在车上抱着母亲又回到了家乡。在老房子的“炕琴里”拿出了母亲准备多年的衣物与姐姐弟弟一起为母亲穿上了衣裤,铺好被褥,停放在老屋的地上,下面是铺板,待寿棺从仓房抬到院中,支起了大帆布的帐篷后,把母亲安放在寿棺里,寿棺也是多年前准备好的,“足四六”红油松,四周画有24孝,棺内用白瓷漆刷了两遍,棺木是当地最好的,墓基是用钢筋水泥浇注的。两天后下葬与父亲“合葬”,用红砖水泥砌成拱形,红砖下面用钢筋制成网状连着。上百年都不会倒塌。墓碑也是县里最好的大理石碑,母亲下葬时,在众人的忙碌中,我失声痛哭。人世间的一切荣华富贵都将随着生命的结束而烟消云散,而母亲那种吃苦耐劳,艰苦奋斗的精神在我的血管流淌着,成为我生命中的宝贵财富。母亲的离去,不是一种用理智和情感所能挽回的现实。生命的流程无法逆转,母亲走向了松柏常青,群山环绕的家-----墓园。事后,我了解到,母亲从我家到医院门口,从车上下来后,就坐在地上再也没能站起来……。 copyright verywen.com
   人总是要死的,人们说:“死亡并不可怕,我们每个人都要经历它”。哲人说:“旧的事物在灭亡,新的事物在成长,这是辩证唯物主义的伟大胜利”。但,我要说的是,死亡最可怕,我们都要经历它,怕死也得死,不怕死也得去面对现实,有谁愿意去死呢?只是当死亡来临时的心态各异罢了。
   母亲的不幸去世,使我们失去生我养我的至爱亲人,她慈祥善良、贤惠孝顺、宽厚待人、吃苦耐劳、任劳任怨,七个子女从未打骂过一个孩子,与亲属,邻居,同事从未拌过一次嘴。她性格内向,有什么不顺心的事,从来不向我们诉苦,总是自己扛着。她把毕生的精力献给了家庭,把全部的爱给了儿女们。只求奉献,不求索取。对老人孝敬,对丈夫理解支持,相濡以沫,她是中华民族千百万个劳动妇女中的杰出代表。
   她在事业上最辉煌的是上世纪50---60年代,有张照片记录了当时的情景,梳着“五号头”,穿一件蓝色工作服,上面印有“鼓足干劲,力争上游”的文字,年轻漂亮,那时她已是四个孩子的妈妈了。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在我儿提时的记忆中,母亲曾哭过一次,在1964年左右,母亲到农机厂去扒松木上的树皮,树皮可做烧柴用,当时人很多,大家都在争抢着,由于父亲常年休养,新来的领导不认识母亲是职工家属,当众多人的面把母亲撵回了家,母亲向父亲哭诉着事情的经过,一边说着一边哭,哭得很伤心,父亲前去找领导说明情况后,等母亲再去扒树皮时,已是只有松木杆没有松树皮了。
   母亲健在时,子女们都很孝顺,每逢节假日,星期天,子女们常来看母亲,与母亲聊聊天,唠唠嗑,有时给母亲买些用品和礼品,也给我们兄弟姐妹带来相聚的美好时光。
   母亲在晚年时能喝点“小酒”每次能喝一两左右,我在嫩江酒厂为母亲买“散高春”给母亲喝,从未间断过,有时家里来客人时,母亲很自豪的用酒招待客人。她喝了几年后就不能喝了,不在动酒了。
   那饱含母爱的目光,穿透人间风雨,给我带来坚强和勇气,那深情的目光,仿佛是一条注满爱的河流,送我这只孤帆远航。1978年,我高中毕业,在老家科洛应征入伍,在山西省中国人们解放军89308部队,31分队当警卫战士,正赶上参加对越自卫反击作战,由于战时需要,我们的去向不便向家人透漏,暂时中断了与家人的联系。有人向母亲说;“你儿子到越南打仗牺牲了,骨灰正往回运呢”。母亲听后心急如焚,坐立不安。一点儿子的音信都没有。那时,我国与苏联的关系也很紧张,多种部队到黑河备战。我的家乡科洛就在嫩黑公路边上,正直寒冬腊月,北风刺骨,大雪纷飞的季节,母亲从早上就到公路边上站着,看着各种部队匆匆而过,晚上看不见才回家,全身冻得冰冷,手脚冻得失去了知觉,第二天还去,谁也劝不住。只盼望自己的儿子能从行军的大部队中跑出来,扑到自己的怀里,叫一声妈妈。从早晨到晚上,中午也不回家,也不吃饭,乡亲们都知道她在那看当兵的儿子呢,只有我不知道,母亲的眼睛差点都要哭瞎了,身体也虚弱了很多。这真正印证了“儿行千里母担忧”这句古老名言。儿子没有辜负您的希望,在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因表现突出,荣获了三次嘉奖,受到首长多次口头表扬。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母亲的一生是平凡的一生,是清贫劳苦的一生。她一生最大的财富是生育了我们五男二女,她给予了我们生命,养育我们长大成人,教导我们在困难和挫折面前,要坚定信念,要有战胜困难的勇气和决心,就足够了。生命是宝贵的,有再多的财富也换不来生命。
   母亲去世时已是78岁了,棺木,寿衣都是早些年准备好,砌的拱形墙是最牢固的,立的大理石碑也是最好的,按理说应该没有什么遗憾的,可我总觉得母亲去世时我没能在她身边,哪怕您只卧床一天,喂您一口饭,为您洗一把脸,伺候您一天再走也行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轻轻行走在大学

下一篇:想见网友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