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流年*分开修行』云阳仙的钟声

『流年*分开修行』云阳仙的钟声

时间 : 2019-08-12 14:20:13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嘎玛丹增    点击:Tags标签:
(原标题:『流年*分开修行』云阳仙的钟声)
夏天的时候,我在茶陵的茂密森林,听到过黎明的钟声。那声音就像天籁,至今在心底萦绕低回。
   我是一个缺少信仰的人。
   我知道,我的人生一直都在错误的道路上。所有的神灵,在我出生之前就离开了这片土地,它们在距离我心灵很远的地方,以未知的形式存在。上帝、安拉或者阿弥陀佛,在我的教育背景里,早就被我的父辈们软禁在迷信范畴。在世界本源单一存在的社会,我奔突于名利和油盐,愉悦于体性,无暇顾及心灵。我任性于音乐、诗歌、美酒和女人的感官,对宗教或哲学的多元和混乱,自然难分对错。
   虽然,我所处的意识环境,不应该成为信仰缺席的唯一理由,但我生命的开始直至当下,一直深陷于物质空间,它所锁定的精神地址,给其他线路贴了封条。长期的唯物活动,把我变成了一堆垃圾,醒目地摆在黑夜门口。我已经离开精神本源太久,很多时候,孤独潮水一样漫过我的白天黑夜,把我逼向了既不闻人间烟火,又不问精神向度的绝望边缘,我所做的一切努力,好像就是为了减少孤独对我的慢性毒害。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不管我是多么痛恨感官对心灵的伤害。为了眼睛和耳朵,满足性欲和油盐,我一次次放纵自己,身不由己地自杀了心性的本色之光,让我的精神既昼夜失明,又无岸可依。或许,我需要一种信仰来安置剩下的日子,不管是宗教的或是哲学的。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这是一种多么本真的宇宙真理!既尊崇自然万物、天人合一,又支援了体性,救助了心灵。很遗憾,在我最有激情和可塑性的年龄,总是和朴素的真相擦肩而过。于今,疲惫的尘世已经把我荒隔在精神之外,让我在寒冷的时间里惊魂不定。我自以为是地活着自己,从事喜欢的职业,选择易趣相投的人做朋友,自由地追逐喜欢的女人,生儿育女,声色犬马,无一疏漏。当这一切叫喊开始离开我的身体,突然发现,原来我既没有信仰,也没有信念,一直在错误的道路上背井离乡。
copyright verywen.com

   我试图放下那些物质的谵妄和追寻,给心灵一隅干净,同叫嚣的身体保持适度距离。事实总是高举刀枪,源源不断的忧伤绝望塞满身体,我激情于享受的感官,一次次背叛了我的精神。对荣耀名利的贪嗔,对美食形色的痴迷,对事实真理的人云亦云,毫无节制的爱情地理,把我挂在墙上,钟表样走着。我找不到一种当然的信仰,照耀心灵的道路。
   我崇敬有信仰的人,甚至嫉妒他们因此满怀希望。我希望安静地生活,像雪山草原的人们一样,贫富不争,万物平等,在信仰里呼吸,劳动并转经礼佛;在有限的土地上放牧牛羊,种植青稞和小麦;适度性欲和繁衍。也许我过分迷恋体性的欢愉和痛苦,一直和油盐酱醋纠缠不清。我曾试图通过不断地追寻和回忆,在死去的时间里寻求安慰,用一种死亡慰藉另一种死亡,结果就是最深的死亡。时间是多么的荒寒,没有一种记忆可以像日月星辰样恒定,记忆总是根据需要在不断粉饰中成为我们需要的式样,到了最后,没有一种真相能像真相。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最后并不存在,我所知道的最后,就是时间安排的宿命。花开花落,草青草黄,谁都不是最后,谁也看不到最后。或许,我把佛教意义的轮回断章取义了。我只是在体性失语的段落,期望看见诺亚方舟出现在道路的远方,恭敬地聆听先贤圣哲在梦境中和我低语。我的观想,长跪在雪山草原,但远离了五色幡和喇嘛庙,诵经声翻开的黎明和黄昏,距离我总是那样地遥远。
   我在虚构一场又一场讨好心灵的幻梦,而我的身体对此充满了仇恨。体性和心性的争吵,就像耶路撒冷的铁钉,把我牢牢钉死在烟火世界。有时,我真希望约旦河岸尖利的玫瑰花茎,通过波多拉的双手,深深扎进我万念拥挤的头颅,让我在淋漓的疼痛中随风漂浮,忘掉那些行影相随的幸福和忧伤,剩下一门心事,留给青藏高原上空飞翔的秃鹫。
   在我没有皈依任何一种信仰之前,找不到任何捷径,可以摆脱肉体和精神相互折磨的苦难,而我一直在亲手安排荒凉,使我的精神一贫如洗。我精心设计的尘世道路,永远不能改变时间,就像房子里那些纸质的花朵,不会枯萎也无需阳光和雨露,但毕竟没有根须和味道,徒有其表罢了,彻底错误着季节。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我尽可能谨慎自己的言行,但身体对心灵的背叛,会在不同的时段死去活来,它们在尘世的各个角落流连忘返,并且总是闪烁着混乱而迷人的光斑。这种把戏一再重复,弄得我精疲力尽。
   也许我忘了,所有的等待和找寻都将结束。弥赛亚还没有出现,我的白天,是否正在到来?
   我去过茶陵的云阳森林。黎明时分,我听到了钟声,可能源密林深处的云阳仙。我在那里看到过一棵树。树上有两只小鸟,穿着红色的舞鞋。它们张开小巧的嘴巴,精心为对方梳理着漂亮的羽毛……
   这是大地的神谕。
  
   【没有离开,如何回来】
   一场暴雨不仅驱散了暑热,也带来了惊慌和麻烦。
   所有的新闻都在追踪着暴雨,以及暴雨中正在发生的种种意外事件。
   这场暴雨下得太久了。
   暴雨把我包围在我的房间里。院落里杨树叶子被雨水冲洗得透亮闪光。窗台上的云竹和兰草正在飞风舞雨,在玻璃的另一面傲然。我在后面,有一种想象和触动开始在墙角生长、发芽并霉变。 copyright verywen.com
   空气中凝滞着水的谎言。我的指间没有一种情感可以点燃。烟草的味道停留在屋子里,就像风雨中昏黄的路灯,毫无意义而固执的坚持着,以照耀行走。
   湿重的夜晚,夏天的门窗已经紧闭。电视的声音透过沉沉的雨幕飘散在灰暗的楼道里。
   所有的迹象都在暗示,这场暴雨预言着关于河流和道路的拥挤和倒塌,或者灾难和不幸……
   当暗夜用一种低飞的姿势落在我张开的手心,我期望有星星的光明打开混沌,任由窗檐流淌的雨季漂白我的清醒。
   一场暴雨把我阻隔在世界的外面。我看不清远方的道路,不需要雨伞和窗口。这个时候的交谈,已经没有任何文字的背景。粘鼠板上尖叫着的声音几乎已经被雨声淹没,但依然可恶地强调着一种死亡的存在。
   不想让自己漂浮的影子在灯光里萧瑟,此时彼刻,远方的鹰翅也没有飞翔,羽毛下的眼睛正在睡眠。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书架上的伟人们不愿意打开封印,没有阳光自然看不见智慧随着尘埃飞扬,那些闪亮的羽毛停止了睿智地抒情和诉说,一条条指纹,我的指纹,没有找到历史和未来的把手。
   日子就这样过着。岁月,在额角弯曲,欢笑,在鬓发惨白,思维,在黑夜冻结……
   时间,没有清醒,固执地朝着一个方向,一个和生死相关的方向。一旦,感动惊叫着远离,酒精的翅膀也舞不动沉重的躯体。
   麻木,是麻木着的情感,迟钝,是迟钝着的生命。一个人,就是一个人的城堡。
   我不喜欢这个城堡,也不想离开这个城堡。我在这个城堡里,被暴雨围困,被我的想象和慵懒围困。我的想象在暗夜的缝隙间艰难生长,但沉重的雨雾拉不开我行走的序幕。我要去西北,计划了很长时间,但一个变化,瞬间就粉碎了我计划中的旅行,我的西北,我愿望了几乎半生的西北,在今夜,彻底流产。 www.verywen.com
   我再一次与奇台县的魔鬼城擦肩。晶莹剔透的和田玉,照不亮我的花朵;三江源的雪水,无法流进我的掌心。哈纳斯湖畔的苏尔,只能继续在我的梦中响起……
   喀喇昆仑,依然距离着我的一生。我想站在那个高度的愿望,被今晚的暴雨洗劫,站立和倒塌,均在一念之间。
   我的倒塌,不是因为暴雨。倒塌只是一种姿势,这种姿势与风骨和气节无关。
   损失假期,为生存和责任让步,这一步,是不是意味着西北距离我越来越远?
   活着,是为了行走,但一场暴雨模糊了我的道路……
   我的黑夜和白天已经与纳斯达克、恒升以及日经链接在一个缺乏想象的数据里,红色是天堂,绿色是地狱。
   俗世的咒语,摇摆。我,举棋不定。
   暴雨落在长夜里,夏,已经凋零。萧瑟在一片叶的秋色里,看云飞霞舞,水起风生。
verywen.com

   没有出发,自然就没有回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好好过年

下一篇:心碎的声音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