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我的天使之 ————宝贝吊针记

我的天使之 ————宝贝吊针记

时间 : 2019-08-12 14:55:59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熏衣草的微笑    点击:Tags标签: 我的天使之
(原标题:我的天使之 ————宝贝吊针记)
才下班,就看到守在沙发上的宝贝冲我跑了过来,然后在我弯腰脱鞋的时候抱紧我的脖子,低声对我说:“妈妈,我今天呕了。”我才抬头看见了她苍白的脸色。心疼地把宝贝抱在怀里,她也紧紧地抱着我。宝贝很害怕生病,因为经历了两个爷爷(其实一个是外公,但一直这样称呼)的去世,她对与生老病死有莫名的恐惧。
   吃饭的时候听母亲说,下午幼儿园打电话来说宝贝已经吐了两次,就早点把她接回家照顾,结果没多长时间又吐了两次。正说着,宝贝可怜巴巴地问我:“妈妈,要是我老是这样吐下去怎么办啊?”我放下饭碗,就把她揽在怀里:“不会的,傻瓜,爸爸妈妈一会带你去看医生。”宝贝乖巧地点头。
   到了医院,挂号、验血,一路忙过来,宝贝居然一点没害怕的样子。正当我松了口气的时候,宝贝听到要吊盐水急得不知道怎么好。看着爸爸在那排队买药,她使劲拉我的衣服,要我蹲下跟她谈谈。(宝贝总是这样,碰到“重要”的事情,她喜欢我蹲下跟她交流,也许这样给她感觉能很平等地跟她交流,当然我也很乐意。)我弯下身子,她随即在我蹲着的腿上一坐,我心疼得抱住了她。平时宝贝从来不这样,可能今天没吃东西,真的累了。“妈妈,我真的很害怕,真的。”宝贝的小手握着我的手,很用力,看来她真的很害怕。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宝贝,爸爸妈妈都在你身边呢。”我努力想给她一点安全感。
   “不是的,妈妈,我真的很害怕。会很疼的。”她顿了一下,又问,“怎么打吊针的,你能告诉我么?”
   我从来不会故意撒谎,尤其对我的宝贝。所以她很信任我,我很骄傲。我伸出手背,给她看我手上隐隐的青色血脉:“医生就在这把针插进去。”
   “啊?”宝贝的脸色都变了。“妈妈,我们回家吧,我不打。”她的口气很坚决。
   我努力使她安静下来:“宝贝,你没打过吊针,可是妈妈打过啊。”宝贝认真看着我的脸,大概在辨别我说话的口气是否可信。
   “妈妈在生宝贝的时候啊,肚子上可以划了一道很大的口子。”这个伤疤宝贝看过,宝贝笑了,她信任我。“但是宝贝出来了,妈妈的肚子就得缝合起来不然血要流光了。缝合完了,妈妈就得的吊针,不然妈妈伤口会感染的。”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宝贝已经把注意力转移到我的伤口上了:“什么叫感染?”
   “就是很多细菌,妈妈身体里的好细菌会打不过它们的。”
   “哦。你接着说吧。”
   “所以妈妈就打了三天的吊针,每天要打好几瓶呢。开始妈妈也很害怕,但是后来发现护士阿姨很小心,就刺进去的时候有一点疼。”
   “哦。”宝贝忽闪的眼睛,对我说:“带我去看看,妈妈。”
   我带着宝贝来到门诊补液室,季节交换的时节,很多人。其中有不少孩子在父母陪同下打吊针。
   “看,宝贝,小弟弟小妹妹都不哭,喏,那边一个小弟弟还睡着了,肯定是不疼的。”这样的逻辑推理宝贝很相信,她一下子就安静下来了。等着爸爸在那边给她排队。
   终于轮到宝贝打针了,宝贝胆怯地拉拉我的手,我蹲下,宝贝在我耳边说:“妈妈,你对护士阿姨说让她轻点。”我微笑着点头,拉着宝贝的手走进了补液室。

非常美文


   护士很配合,微笑着跟宝贝说话。听见她答应会打得轻点,我看见宝贝明显松了口气。可是当看到那一管针,宝贝的脸色又开始发白。
   “宝贝,你可以看着妈妈,不看针,那样会少点害怕。”我安慰宝贝。
   “会么?”宝贝看着我,我点头。宝贝把头转向我。
   我也没去看它,一直看着我的宝贝,给她微笑。我发现我的宝贝始终都没露出疼的神色。
   没几秒,宝贝就过了难关。
   我们陪着宝贝坐到位置上时,我模仿着她的样子说:“妈妈,妈妈,我真的很害怕。”宝贝不好意思地笑了。
   这就是我可爱、勇敢的宝贝。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荒诞的梦境

下一篇:寂寞的玫瑰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