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地 罗 岭 旧 事

地 罗 岭 旧 事

时间 : 2019-08-12 15:03:36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霞中子    点击:Tags标签: 地 罗 岭 旧 事

   1、前途迷茫
  
   1970年7月,寻石平凡的初中生活结束了,初中毕业的寻石暂时回家劳动。那年头是“文革”当中,所有的青年学生,长期以来接受的是“无产阶级政治”教育,心灵象一张白纸般的纯洁,对于未来的安排,都抱着“一颗红心,两种准备,”“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哪里艰苦哪安家,”“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寻石决心“响应党的号召,插根农村干革命。”寻石当时知道是有高中存在的,大学是不是停办了他不知道。当时全国取销了升学考试制度,初中毕业了,大家都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办,谁能上高中?怎样才能上高中?同学们都不知道,老师们谁也没说过这个问题。寻石和同学们和往常一样,四散回家,心中一点别的考虑也没有,只知道下学期就不用到江池初中校去了。

verywen.com


   寻石心中天真纯洁得象一块百玉,象往常放假一样,收拾书包离开了江池初中校。由于那里从来是走读的,没有宿舍,根本谈不上收行李。毕业了,没有合影,没有纪念册,没有毕业典礼,这是因为革命的年代,不讲繁文缛节,不要老一套。同时也是因为贫穷,没有条件的原因。寻石毕业离校,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只当作一次放假回家劳动一样。不是寻石清高,不是寻石愚钝,也不是对前途毫不关心,是因为寻石知道他的未来是他父亲说了算的,或者说,寻石完全依赖他父亲为他做主。寻石相信,他当了十多年农村干部的父亲,不会不考虑寻石的前途的,也不会考虑不周的,因为他父亲当时是江池大队党支部书记。后来的事实证明了这一点。
   一九七0年七月上旬,寻石离开江池校回到了生产队,参加农业生产劳动,当时寻石十六岁,可以作为正式劳动力参加生产队劳动的。那年头,丹庭屯与敢下屯并作一个生产队。队长叫黄静汶,他安排寻石当生产队文化夜校的“学习毛著辅导员”和“扫盲教师”,寻石尽职尽责。回家后半个月左右,他父亲从大队带来消息,说上海棉纺厂来高里公社招工人,他父亲到公社争取到一男一女两个名额,他父亲起初打算让寻石及他家隔壁一个比寻石大一岁的女孩叫媚光的去应招,说马上准备去高里公社体检和接受目测。但是,第二天他父亲却赶回家对寻石说:“你不要去应招去了,准备读高中吧。”寻石无所谓,听之任之,因为他不知道到底读高中好还是当工人好,由他父亲说了算。隔壁的女孩听说要给她去上海当工人,高兴极了,她积极去体检面试。可是过了几天,寻石父亲从大队部回来时告诉她:“上海你是去不成了,因为他们要初中以上文化水平的,你才小学三年级。”以前,媚光的父亲不让女孩子读书,媚光长到很大了,经不住她的吵闹和旁人的动员,才让她读了几年书。她听到这个消息,很失望。寻石父亲安慰她:“去不了上海,咱们去别的。”恰巧那几天广西东江棉纺厂又来招工,寻石父亲就让她去了。也是前面所述的原因,寻石没有因她成为工人,脱离辛苦的农业而羡慕她的走运,寻石心平如镜,还是照常在生产队劳动。
copyright verywen.com

  
   二、喜讯与木枪
  
   过不了多久,地罗高中到高里公社招生,分配到江池大队初中校的名额只有一个。“江池大队教育革命领导小组”和“贫下中农管理学校委员会”一致推荐寻石,经过大队“革委”和公社“革委”的批准,寻石被地罗高中录取了。八月中旬,寻石得到了录取通知书,他并不见得很高兴,他知道在校读书,不过如此罢了。寻石以平常的心态,按入学通知书的要求准备行李和须带的物品。最使寻石难为的是,通知书中要求要自带一支木枪。寻石没有木工技术,家里也没有木工工具,寻石好不容易找到一块厚一些的旧木板,凭一把柴刀、凭着想象砍成一把怪摸怪样的木枪。特别是枪托的造型严重偏离了真枪的形状,致使寻石带它上路时使许多人发笑,“天呀!这是什么枪呀!”寻石听得心中害羞。但他们也不怎么批评它,因为那年头物质实在贫乏,何况在寻石那个贫穷的山旮旯里呢。寻石心想,将就些吧,过得去就行了,有总比无好,先把它带到学校再说。

verywen.com


   在寻石那个生产队附近的一个自然屯叫敢上屯,有一个比寻石高一届的同学,他叫原铁,是在高里中学读初中的,他读三年初中,刚好与寻石同时初中毕业。这时,恰巧原铁也得到地罗高中的录取通知书,他立刻来到寻石家,商量开学时一同上路的事。寻石与原铁以前同在古对校读小学,是老相识了,彼此并不客气。原铁高里镇上读初中,见多识广,胆子比寻石大得多,自信心和自尊心也比寻石强得多,性格也比寻石刚强。他不按照通知书中要搞什么木枪的要求,不屑地说,“带什么狗屁木枪,先到学校再说。”
  
   三、初进地罗岭
  
   那年九月一日开学了,寻石的父亲借单车驮他的行李到安阳县城去。高里镇离县城整整十五公里,他父亲叫他跟韦原铁走路去,他用单车运寻石的行李。那天下午,寻石与原铁一同到地罗高中报到,并住进一排长长的学生宿舍里去。寻石第一次见到那么大的学校,第一次见到那么多的同学,第一次离家那么远。寻石好象走进了一个十分陌生和神秘的世界,一切的一切都感到十分新鲜,好象天、地、草木、路和屋子、甚至风声鸟鸣都与山村不一样。他心中隐约有些害怕,露出怯生生、羞答答的样子。从原铁的举止和眼神看得出,他比寻石老练得多,在他眼里,这个新环境算不了什么,好象是无所谓的样子。他们忙碌了一阵子,安顿了下来,时已黄昏了。原铁叫寻石一同到学校办公室去看新生榜,他们被安排在第十一排(当时高中学生的另一种意义是民兵,所以班不叫班,叫排),排指导员是纪英岚老师。他们俩东走走,西看看,熟悉学校的环境。寻石心想,这所学校真大呀,在这样的学校读书,只怕各方面跟不上别的同学哩。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在当时,地罗高中一共有十七个排,共九百多学生,四十个教职工。学校所在地叫“地罗岭”,东方以一条大河为界,南面是县委所在地,西面是县城(叫安阳镇)上部分,北面是城厢公社的农村。“地罗岭”整个地形是圆的,象一个倒扣的大盘子,中间高,周边低,中心高处一个大操场,可容一千多人集会。学校办公室是大操场南边一座长长的房子。那房子的左边有一个木桩,桩上挂着一条长两尺、宽五寸、厚半寸的钢板和一把小铁锤,用小铁锤打那钢板时能发出清脆的“噹噹”声,学校以此当钟声,传达上下课和集合的命令。那钢板的声音比钟声和铃声更明亮,更尖锐,更远扬,更具有钢硬的气息。它的声音可以传到三、四公里远,学校打“钟”,在安阳镇里也清晰在耳。寻石和原铁正散步闲观,天黑了下来,操场上已经亮了电灯。
   突然,那钢板响起了急促的“噹噹”声。他们知道这是集合的信号。新老学生纷纷向中心操场飞快的跑。寻石和原铁立即向操场跑去。原铁跑得很快,寻石几乎追不上他。当寻石跑到大操场附近的地方,突然感到天地颠倒,眼冒金星,寻石来不及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寻石已经跌进一个大泥坑里去了。寻石急忙挣扎着爬起来,并吃力地爬上坑口。这泥坑不知是干什么挖的,坑口有一米多直径,深约一米。好在里面没有铁尖利物,寻石虽然没有受伤,可是双膝跌得很痛,坑底的湿泥弄脏了寻石的裤子。寻石难过地揩抹着,一跛一跛地朝着昏暗的灯光走去。原铁早在那里站着了,寻石靠近他,他责备寻石:“你跑到那里去了呢?”寻石难过地将跌坑的事告诉他。好在灯光不太亮,众多的同学站在那里,寻石的裤子脏了一大块,并没有被他们发现。寻石的左腿被划破了一道血痕,寻石自思道:运气真不好,刚到“地高”第一天就跌跤了。寻石心中委屈道:“天黑黑的,灯又不亮,这么大的坑,怎能不出事呢?可出事的偏偏是我,以后可得小心啊!”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寻石和原铁才在那里过了一夜,他们就想家了。原铁对寻石说:“后天才正式上课,明天我们请假回家吧,我们向纪老师请假去。”寻石同意了,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他们就走到纪老师的房间,门关着,老师还没起床哩。原铁在门外大声道:“老师:我和寻石请假回家去。”纪老师声音模糊地问他们是谁,要干什么。当他知道他们要请假时,不大乐意地说:“才来一天就请假回去,干什么?”原铁大胆一些,回道:“忘了东西了,要回家去拿来。”
   在刚到“地高”的第一学期,人心都还没有稳定,却传来了在高中生中招中专生的通知,学校号召同学报名。寻石心中没有主意,便问原铁:“你有什么想法呢?”他回答说:“读高中算了,有机会时我们考大学。”寻石立刻赞同他的观点,他们都不报名。后来许多报名的同学都没有如愿,只有十排的一个同学叫潘陆权的,被某个麻风病专科学校录取了。因为“麻风”很可怕,他们庆幸没有报名。
www.verywen.com

   初到十一排,寻石发现他自己长得特别小个,但他并不自卑,因为寻石发现别的排也有比寻石小个的。由于寻石读初中时的那个江池校不正规,没有发展团员,而十一排四十五个同学中,近半数是团员,所以选排干时寻石没有份。原铁当上了十一排的团支部书记,寻石只当了个班长。这种编制中,班长相当于组长而已。寻石只是十几人的“领导”而已,他心中不快。因为在初中和小学的大部分时间,寻石都是当头的,年年都是“甲等生”或“三好生”,到了“地高”这里,寻石却没有优势。在那“政治挂帅”的年头,不当干部是没有优势的。因为寻石不是团员,能当上班长就已经不错了,关于这一点,在当时寻石并没有认识到。
  
   四、助学金的尴尬
  
   刚到“地高”的时候,学校领导说,有困难的同学可以申请助学金,但要详细交代家庭的经济状况,要到生产大队要“证明”,并加盖公社的公章。助学金分三等,甲等每月三元,乙等每月两元,丙等每月一元。寻石和原铁都申请了甲等。原铁的家庭较富裕,父母都是强劳动力,每年生产队分红都得到“工资”。他家中有猪有羊,又善于节俭,所以经济状况比寻石家好。寻石家他父亲虽然当大队干部,但每月的统筹工资往往收不上来。他母亲是常年胃病不愈,工分较少,加上拉扯三个弟妹,经济上很困难。每年生产队分红,寻石家都是“超支户”,要交出一百多元的“超支款”。当时生产队的一个工分才值一毛或九分钱,最多才一毛二分钱。照这样计算,要交出一百多元,是很多的了。他父亲经常为了招待来往他家的干部,东借西借酒肉钱,总是债务累累的。可是他父亲爱单车如命,他向公社报了要买一架上海凤凰单车的指标,然而排了几年队,也不轮到他。当寻石上“地高”那年,恰好排到他了,他东拼西借,好不容易凑够了一百二十元,把那新单车领回来,锁在大队部他的办公室里。初到“地高”时的一天,寻石和原铁到大队部盖“助学金申请书”的公章。原铁看见了寻石父亲的单车之后,对寻石申请甲等助学金不满。他在与寻石回校的路上说:“有些人富到能买得起新单车,还要申请甲等助学金,太不应该了。”寻石听得很着急,只作了一些解释,可原铁他怎么相信呢。寻石硬着头皮,照样交上申请书。寻石只怕原铁向学校透露他父亲刚买新单车的消息。如果那样,寻石不但得不到助学金,还有说假话之嫌,会直接影响寻石入团愿望的实现。其实寻石家里是很穷的,他怎么知道,原铁光知道外表,不知道内情。好在原铁他没有向班主任反映,也没有跟谁说。不过寻石的入团志愿,久久都没有批准,直到毕业前三个月,寻石才能加入团组织。这意味着在他入团之前的一年多时间里,他要用多大的努力去创造条件,才实现入团的愿望啊!那时候,排里有十几个团员,都是道化公社同学占多数的。寻石迫切要求入团,经常做好事,努力创造条件。可是道化公社和城厢公社柏地大队有些团员同学看不惯寻石积极创造条件的样子,他们说寻石是为了入团而做好事,入团动机不纯。又说寻石性格不好,个性太强,所以老是卡他,不发展他入团。寻石很伤感,他心里想,难道我就差到入团也困难的吗?寻石虽然力气小、个子小,但他有上进精神、有为革命努力工作的思想。他该怎么办才能在“思想上真正入团”呢?他茫然。他用一句古训安慰自己:“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后来终于在毕业之前的一九七二年四月十九日入了团。那个日子,是寻石大喜的日子,寻石终于抬起头来,不再受道化和城厢某些同学的闲气。在入团之前,他真有“入团比登天还难”的感觉。在那个年代,占了上风的同学,总是爱弄弄权柄的。寻石入团后三个月就高中毕业了。寻石在入团前所付出的努力,还得不到理解,每当他想起这件事,心中有些辛涩的味道。
www.verywen.com

  
   五、艰苦的磨练
  
   使寻石最为难堪的是初到地罗高中(简称"地高")时的劳动。因为寻石个子较小,体力又弱,劳动时常跟不上同学。因为他当了个班长,由于体力的原因,做不到“时时、事事起模范带头作用”而感到惭愧。有一个星期,二连决定到远离学校五公里以上的堤苏公社、常江大队的一个荒坡上劳动。连指导员要求每位“民兵”都要从学校挑大粪到那儿去。这样的劳动内容,一个学要重复做几次。“民兵”们——同学们一般都挑得满满的,他们没事儿一样地小跑着走。寻石当时个子小、力气也小,他只挑两半桶,而且走得很慢,还不停地走走歇歇。女同学都赶在寻石前面老远了,唯寻石还在后面追赶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父亲的墨盒

下一篇:妻子与情人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