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三个鸡蛋

三个鸡蛋

时间 : 2019-08-12 16:06:38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漫影若涵    点击:Tags标签: 三个鸡蛋
我是个毫不起眼的女生,瘦弱,矮小,像一片随处飘零的枯叶。
   在学校里,处处遭人白眼,受尽欺凌,但是我从来都是闭口不言,把所有苦楚像黄连一般吞入肚中,让所有辛酸的泪在胃里翻江倒海。
   我恨父母,恨他们给了我如此平凡的容貌,更加厌恶这个贫寒的家庭。
   家里养了几只鸡,也是家里的重要经济来源,可以卖钱,换来柴米油盐酱醋茶。
   中学在镇上,我住校,平时一星期回家两次,周三一次,周六一次。
   带饭的人很少,同学们几乎都去食堂吃,但是由于家境困难,父母为了我的学费而整天愁眉不展,更加谈不上什么拿出多余的钱给我补充营养了。
   我平时就默默的拿着饭盒带到宿舍,坐在床上吃饭,菜是从家里带来的腌菜,不容易变质,即使是炎炎夏日,也能放上个三五天。同学们嘲笑的风头很快过去了,也罢,反正我也习惯这种特殊待遇了。

copyright verywen.com


   偶尔有淘气捣蛋的男生一边冲我做鬼脸一边大喊大叫:丑八怪!校丑!这些还无所谓,更有良心狗肺者,从地上拣些碎玻璃,小石头的,往我身上扔,有一次,我的饭盒就这样无辜的被砸中,掉落在了地上,他们见状哈哈大笑,好像发生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我默默捡起了饭盒,散落了一地的米饭,中饭算是泡汤了。我难以自制的瞪了他们一眼,这让他们越加肆无忌惮了:瞪你妈啊!然后一阵哄堂大笑,我唯有安静的转身,走向宿舍。耳边不断充斥着他们的谩骂声。
   那个夜晚,我睁着眼睛,看着窗外皎洁的月亮,彻夜难眠,想着自己的遭遇,眼泪终于开始不听使唤的霹雳巴拉往下掉,又不敢惊醒室友,只能无声的啜泣,枕头一如既往的亲吻着我的脸颊,好像在说:孩子,不哭,你要坚强。
   第二天是星期三,回到了那个一贫如洗的家。 www.verywen.com
   母亲正在昏暗的厨房忙碌着,我整顿了下心情,平淡的说:妈,爸呢?
   他今天砍了几捆柴,卖给了邻村的王伯,12元一百斤,他今天砍了四百斤,赚了快五十元,去拿工资了,你也快期末了吧,好好复习。母亲继续操持着家务,头也不抬的说道。
   父亲拖着疲惫的身躯跨进了家门,浑身脏兮兮的,头上还顶着几片叶子。即使在昏暗的白炽灯下,我也轻易的看见了他的白发。
   丫头,爸这么累,只想让你以后日子过得好点。父亲布满血丝的眼睛里透露着慈爱。
   嗯,会的。我转身走出了家门,在院子里看着天上的那轮月亮,心里盛满了凄凉。想起在学校里的遭遇,我就感到了深深的悲哀。
   深呼吸一口气,便折身回到家里。
   丫头,快考试了吧。父亲问道。
   是的。我漫不经心的拨弄着筷子。
   哎,总让你吃咸菜。父亲深深叹了口气,就不再言语。 verywen.com
   气氛变得很沉重,每个人都欲言而止。
   终于,父亲开口说了:鸡窝还有三个鸡蛋,等下让你煮下,明儿一早,你可以带去学校,增添下营养。
   母亲的脸色一下子变难看了,小声嘀咕:二姨身体不好,家里也没什么拿得出的东西。这鸡蛋,还是让丫头别吃了。
   父亲突然加大了嗓门:给丫头吃!
   母亲也不甘示弱:还不是怪你没本事?真是瞎眼了,当初怎么看得上你这种窝囊废!
   ……
   无休止的争吵,让这个本来就摇摇欲坠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我本来就支离破碎的心一下子变的冷如冰霜了。
   别吵了,我不吃鸡蛋。说罢,我放下碗筷,径直走进自己的房间,锁上门,一下子跌到床上,不如死了好了。我暗暗的咒诅自己,尽给人添麻烦。
   第二天,天还没亮,鸡叫一响,我就爬了起来,无论在学校还是在家,我永远都是个不讨喜的孩子。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又困又饿,我很快在教室睡着了。
   丫头,丫头。迷糊中,我听见有人叫我,好像父亲的声音。
   突然还有人推我,我一下子惊醒了。
   无意间瞟了下窗外,有个身材矮小,皮肤黝黑的男人。我一下子冲出了教室,果然,是父亲。他拎了个花布袋子,随走随喊:丫头,丫头。周围的学生都是讥讽的眼光,哄笑不停。
   爸!我一下子站了出来。
   哇~原来是校丑的亲爹!
   果然亲爹!
   这个必须是亲爹!
   男生恶意的吹起了口哨,争相去各个班通报,好像我和父亲是动物园里的猴子,恰巧逃到了学校。
   父亲自然不知道我此刻的难受,他从花布袋子小心翼翼的一个个的掏出鸡蛋,恭恭敬敬的放在我的课桌上,突然咧嘴冲我傻笑:丫头,趁热吃咧。爸还得回去砍柴,替你忙活下学期的学费呢。
   爸!我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所有的委屈在此刻如同决堤的洪水般,狂妄的流了出来。

www.verywen.com


   哭啥呀,丫头,不哭!父亲一脸惊慌,像个做错事般的孩子一样,手忙脚乱的去擦我脸上的泪水。
   谁让你大老远送鸡蛋来的,妈不是说给二姨吗?我嗔怪的看着父亲,看着这个被岁月侵蚀的男人的脸,看着这个被风霜刻下印记的男人的脸,心里莫名的一阵悸动。
   丫头!爸错了,以后不和你妈吵让你生气了,走了十几里来到了镇上,还问了好几人咧。父亲憨厚的挠挠头,一脸傻笑。
   这简单的一句话,包含了多少辛酸,包涵了多少父爱!
   目送父亲的背影渐渐模糊在我的视线中,我觉得那三个鸡蛋就像三克拉的专属一样珍贵。
   每当我在以后的学习生涯上,被同学欺负嘲笑,我都想起曾经有那样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不辞辛劳的走了十几里路,只是为了让他的女儿吃的好一点,读书好一点,以后的日子可以不要像他那般劳苦。 copyright verywen.com
   无数次想要放弃,无数次想要趴下,父亲那天一脸憨厚的傻笑和三个温热的鸡蛋就像一种执着的信念支撑着我,在渐渐远去的岁月中,这种信念不但没有淡褪。反而像钻石般的显得熠熠生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学习之趣味”的幽默

下一篇:村姑和哈佛大学博士后 ——--在香港的诸暨人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