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风雨兼程半扎店

风雨兼程半扎店

时间 : 2019-08-25 12:09:53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东方磊子    点击:Tags标签:
(原标题:风雨兼程半扎店)
人生总是会有一些五花八门的目标,大的也好,小的也罢,那似乎是我们此生奋斗的一种动力。比如说假如有一天我有钱了,假如有一天我当总统了,再假如有一天我住上了豪华别墅等等……这些目标让我们神往让我们渴望让我们沉醉让我们想入非非让我们彻夜难眠让我们营营苟苟如蝇逐臭……因此也造就了我们乱七八糟的不同人生
   然而当那目标有一天真的实现了,我们是不是就没有烦恼没有忧伤没有痛苦没有愁怅了呢?答案往往是否定的,不管是什么样的目标,一旦真的实现了,你就会发现,在短暂的欢乐之后,痛苦和焦虑依然如影随形,并没有让我们真正摆脱人生的痛苦而进入极乐世界。小时候听过一个笑话,有个乞丐曾对人大发感慨说,他奶奶的,有一天我当了皇上,天天吃大饼。而当上皇帝的人在为什么发愁呢,《晋书·惠帝纪》记载,晋惠帝当政时,全国发生饥荒,百姓易子而食,饿殍遍野。消息传到宫中,惠帝好奇地问,没有粮食吃,为啥不去吃瘦肉粥呢?看看,老百姓都饿死了,皇帝还在为吃不完的瘦肉粥发愁呢。 非常美文
   其实稍稍留心我们就会发现,当上总统的人并不是天天就无忧无虑心满意足;发了大财的人们也依然天天惶恐不安患得患失,而终于住上豪华别墅的人却还在想着权倾朝野一言九鼎的荣耀……那么,人生的欢乐究竟在哪里呢?其实就在这个奋斗的过程中,那一路的艰辛和汗水,才是人生的真谛,才是活着的真正的意义。其实人生本就是一个活着的过程,所有的目标最终都会化为乌有,我们都只是在享受这个过程,过程完了,一切都完了。因此,当我大汗淋淋地骑着单车走过新城区豪华的宾馆看到那些喝得醉熏熏的男人搂着漂亮小妞跌跌撞撞地钻进停在路边的轿车里呼啸而去的时候,并没有特别的羡慕和向往,说到底,这只是人生的追求不同罢了。不管你玩什么,到最后都得死。
   汝州半扎店成为我这次旅行的目标已经有很长一段日子了,最初是听身边的一个朋友说起,呱唧呱唧的,又是古建筑呵,又是老寨墙呵,还跟太平天国的洪秀全扯上了点关系。后来又在当地的报纸上看了介绍,也是吹得神乎其神的。因此,那个坐落在平顶山西部山区的小小村落,就成了我心向往之的一个目标。上星期我曾想单车独行前往,无奈天公不作美,半路下雨只好中途折回,这似乎更增添了我前往一看的愿望。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前两天看到大漠寒星在鹰城印象论坛发帖召集前往半扎店古寨探幽,正合我意,更激起了我参予的热情。星期六这天一大早,天虽然阴着,小风习习,但对于骑行者来说,应该说是个好天气,至少不用担心烈日当头了。我起床后匆匆收拾行装就赶到了凌云路集合地点,骑友老玉米等人已经等在那里了,嘿,他比我还急,出门时居然忘记带钱了,这会儿赶紧打电话让媳妇骑着车子给他送了过来。我们两个在焦店喝了著名的胡辣汤包子之后,在路边稍等片刻,寒星的大队人马就杀过来了,我们二话不说,跟上队伍向新城区进发。刚一上路我就发现这伙人个个都是精兵悍将,骑起来如追风逐电一般,不多时我就被远远地甩在了后面。那就追吧,反正今天我是豁出去了,不管多远,今天必须赶到半扎,不能再留遗憾了。
   一路赶到新城区西出口,累得呼哧哧的,大队人马这才歇了下来,稍停片刻后,继续沿着平宝路向西再向北,一路上你追我赶,拼了命地蹬车,九点多点就到达了宝丰县城。在这里休息时,我趁机到路边店里去添了些水。再回来时,看到两位骑友一红一白已经骑车先出发了,大伙一看,不甘落后,纷纷上车,拍马追赶。我也不敢怠慢,骑上车子就追,出了宝丰城向北再转向西,追着追着,前面的大队人马就没了踪影,扭回头看看,后面也没有骑友的身影,真可谓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呀,到这时我也彻底死了心,暗想,你们跑吧,反正我也追不上了,就按我平时的速度慢慢骑吧。来到一个叫泥河樊桥的地方,看到桥上有两个清洁女工正在修整桥面上的公路标志,色彩很鲜艳,索性停下来拿出相机给她们拍起照来。刚拍完,远远地就看见三个骑友的身影从后边追了上来,骑在前边的正是那一红一白,我心想,奇怪,他们不是最先出发的吗,怎么这会儿反落在我后面了?后来凑到一块时我问了问,原来他们三个人在县城里时并不是先走了,而是到附近找厕所解决私人问题去了,等解决完出来,才发现人都走光了,这才奋起直追,而且中途还追错了队伍,赶了半天才发现那是一支去西区娘娘山的骑友,这才转道又追,与我相遇。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我们四人结伴沿公路猛追,一直过了商酒务,还是不见大部队的身影,心绪茫然,就在路边停下来。这时大漠寒星打来电话,询问我们到哪儿了?我说我们在商酒务呢。原来他们中途拐下公路参观了一个景点,这会儿反落在我们后面了。我们就在路边等,左等也不来,右等也不来。大伙都等得不耐烦了,就骑上车子又往前走,过了季营高桥一个急下坡,又过了一个村子,不知不觉就到了汝州地界。在路边问一位老者离半扎店还有多远,老者说还有大约十公里地。再向前骑,下了一个坡就来到了汝州的小屯镇。在这里我本想买瓶饮料继续赶路,因为带的水又喝完了。另外三个同伴却已经累得不行,打算在这里吃完饭再赶路。看看码表显示是十一点,问问路人,说是还有二十多里路走,而且全是上坡,大家都有点泄气了,就决定在这里吃饭歇会儿再赶路。于是,我们在路边一家河洛面店吃饭。其间我在一家路边烟酒店前看到一个三四岁的小姑娘长得特别漂亮,忍不住给她拍了几张照片,小姑娘很配合,PS摆得也很到位。拍完相我们正在吃饭时,小姑娘又来到饭店门口,隔着门用大眼睛一个劲地看我,我忽然想起应该犒劳一个这位小模特,便从包里找出几块奶糖递给她,她先是看看我,忽闪忽闪的,但还是胆怯地接了过来,转身跑了。没多大一会儿,她又带了个小男孩来,依旧眼巴巴地瞅我,我只好翻翻包,又找出几颗奶糖,分别给了她和那个小男孩,两个孩子这才兴高彩烈地跑远了。 verywen.com
   吃完饭,大约是中午十一点半,骑上车子重新上路,却感到浑身没劲儿,身上困乏得厉害,真想找个地方睡上一觉。一个骑友看了看车上的码表,说我们已经走了六十三公里了,如果说到半扎还有十公里左右的话,那就是说这一趟单程就有七十多公里,来回得一百五十公里。另一个骑友闻听大呼上当,很是担心一天赶不回去。但是我们既然已经走到了这里,怎么能再折回去呢,剩下这二十多里,就是爬也要爬到半扎店去。大伙互相鼓励着,打起精神继续前行。这一带就是传说中的四十五里虎狼爬,全是起伏的丘陵地带,我们拼尽全力,也只能以时速十四五公里的速度前进,走啊走呵,左绕右绕,在过了一个叫大李庄的地方之后,终于走上了通往半扎的路。这一路又是上坡,走走推推,跌跌撞撞,好不容易看到了路边树着一块半扎村的蓝色路牌,心中那个高兴啊,赶紧跳下车子在路牌下照张像。心里发着狠说,半扎店,嘿嘿,老子终于来了。 verywen.com
   这半扎店,又名半扎万泉寨,距汝州城约17公里。据考证,300多年前,半扎一带曾是荒山野岭,人烟稀少。后来周边的四棵树、安定乡、薛家店、董家村等几个村庄的人迁居于此。老百姓为了防止盗贼和土匪,纷纷在村子周围建起土寨或石寨。因这里的寨建在万泉河的北岸,寨内的街道北面有宅院、店铺,南邻寨墙,无法建房居住,形成了半拉(个)街,半扎因此而得名。多年来半扎人引以自豪的是万泉河和年代久远的文昌阁、关帝庙、戏楼以及长达4.5公里的高大石寨。从清代汝州地域图中可以看到贯穿汝州全境且唯一通往外地的古道:洛阳―临汝镇―温泉―杨楼―蟒川―半扎―大营。这条古道从湖北襄樊经南阳、洛阳到山西、陕西、青海一带,纵贯大半个中国。而当时汝州城却没有与外地直通的古道。杨楼到半扎,除有汝河、燕子河、蟒川河三条河流阻挡外,大部分地区荒无人烟。这里虎狼出没,土匪劫道。大营到半扎约25公里,中间是虎狼爬岭。从这段路经过,一要防劫匪,二要让牲口歇脚。半扎有高寨保护,万泉河两岸,树木参天,杨柳依依,河中水清石洁,鱼翔浅底。夏日街上绿树成荫,一派江南风光。这里优美的环境自然是古道上理想的休息场所。半扎人依天时地利人和之优势,纷纷建起旅店、饭馆,创造了古商道上“吃不完的大营饭,住不完的半扎店”之美誉。现如今80岁以上的半扎人还清楚地记得几十头骆驼组成的商队从半扎街经过的情景。驼铃声中,商队向南贩运青海的食盐,向北贩运布匹、大米、茶叶和丝绸等。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半扎店历史上最大的土建工程就是修筑半扎寨。清朝同治初年,社会动荡不安,清政府内外交困,无力维护地方安宁,各地乡绅纷纷筑城寨自保。由于半扎一带土匪猖獗,半扎镇又地处晋鄂古道,晋商云集,富户较多,迫切需要一个高大坚固的寨墙守护。一个被称为张县老(又说张德老)的绅士,家中有弟兄5个,是半扎的旺族大户,有权势和号召力,被推荐主持负责修寨。他们用尽了各种强硬的手段来筹集银两。历经数载,终于在原寨墙的基础上扩建了半扎石寨。其间,有4个银号被拖垮。关于半扎寨还有个传说就是,寨子建好后,正好有个远游来的秀才人称赵监,饱读诗书,见多识广,而且写得一手好字。寨中乡绅就请他给寨门题名字,赵监考察了周围的山势和地理环境后,把面朝蒋姑山的西门叫鸿奖,把门外有秀水寺的东门叫秀水。在南寨门外的万泉河南钟乳石崖上,有一股山泉常年流淌,从未干涸,不知什么时候人们用青石做成一个龙头,将龙头安放在泉水喷涌处,甘甜的泉水通过龙嘴注入万泉河中。因龙头雕刻得栩栩如生,人们把这里称做龙嘴泉,赵监就把南门命名为龙泉。因石寨依河而建,寨名就叫万泉寨。赵监的这一命名方案得到乡绅们的一致称赞。待赵监题字后,人们就找来工匠刻制门匾。这样,每个寨门上嵌入了统一式样、笔体的门匾。西门的门匾上除了“鸿奖”二字外,左右两侧刻有两行竖排阴文小楷,上书:“半扎万泉寨”和“同治四年天贶穀旦立”的落款。 清朝同治五年秋,捻军首领张宗禹、牛老红率部千余人驻守半扎寨等地与清军对抗。清军两面夹击,最后攻占半扎,把所俘捻军将领穆天顺、陈福元等在寨外斩杀。清军占领半扎后,有人从门匾上看出了“洪(鸿)秀全(泉)万岁(龙)”的谐音和寓意,认定这是洪秀全的余党流窜此处,借机怀念太平天国的领袖洪秀全。于是清兵四处追捕题匾人赵监,并要求寨民拆除门匾。赵监在清军攻寨时已逃至汝州市小屯张村隐居。门匾也因镶嵌在石墙内无法取出,后在众多乡绅的周旋下才免于被毁,仅把南门的“龙泉”改为“龙吟”了之。从半扎立匾时间和太平天国的天京失陷时间差来看,此传说十分可信。
www.verywen.com

   如今,半扎寨仅存关帝庙和东寨门保存尚完好,西寨门却只残存一座寨门,而且破败不堪,周围都是新起的建筑。寨前的万泉河水流也不大,浅浅细细,裸露着干涸的河床,龙嘴泉处还在吐着涓涓清泉,周围坐着两三个浣衣的农妇。我们在寨子里随便转了转,向当地老人打听了一些过去的传说。只是身体太累了,又正值中午,光想睡觉。在关帝庙门前的走廊里,趁着聊天的工夫,两个骑友居然就躺在门廊两边的两根大梁上呼呼睡着了。
   在半扎游逛时,我们意外地碰上了一位来自宝丰的骑友,他也是来看半扎店的,然而看了龙嘴泉之后,他又悄然隐去,不知所踪。我们四人出了半扎村沿一条乡间水泥路往南走,路况还不错,有点上坡,但很平整。走过一个村子再向南走时,路况开始变坏,石头沙子特别多,而且还是漫上坡。没走多久,我就下车推起车来。走了好一会儿,来到一个建在山坡上的寺院山灵寺,几间殿房都是新建的,僧房还是石头垒起来的,但寺中的僧人很是热情,看见我们跟见了亲人一样,忙不迭地从屋子里出来打招呼,还拿出暖壶供我们添水,热情地问这问那,跟我们拉了半天话,使我们在这里得到及时休整。一个年轻僧人指着寺边的路说,这里就是宝丰与汝州的分界线,路西北属汝州,东南属宝丰。正说着话,宝丰的那位骑友忽然又赶了过来,大伙相视一笑,宝丰骑友解释说,他刚刚拐了一个弯,看一个朋友。后来看到我们在路上,就追了过来。哈哈,由他作我们的向导,归途自然是顺利多了。我们一路下坡顺风顺水就骑到龙兴寺水库,在这里稍作停留,在大坝上照了些相。然后又是一路下坡,不多时就赶到了前营。出了前营,前面是一条平展展的水泥路,简直就是一道坦途。大伙心里这个高兴呀,终于转出四十五里虎狼爬了。一位骑友豪迈地说,伙计们,咱们可以加加速了。于是我们以每小时二十五公里左右的速度一路狂奔,任两耳风声呼呼,身边物换景移,眨眼工夫就赶到了商酒务煤炭转远站,过了商酒务那座铁路桥就上了我们来时的那条公路,这下子大伙更有信心了,看看表才三点多钟,天黑前赶回平顶山应当是不成问题了。于是,一路上你追我赶,到下午四点半左右就到了宝丰县城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纪念“9.18 ”

下一篇:滚犊子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